信息时代为什么还需要消防杂志

2018年11月28日,有同事问我,《申江服务导报》休刊了,你知道吗?虽然我不买报纸已经有一段年头了,但我还是知道,这份20年品牌的都市报纸曾经陪伴了众多市井百姓的青春岁月,也见证了摩登城市的发展、潮流文化的更替,如今却到了它自己被替代的日子。纸媒关张的事情,这些年听得多了,但我还是生出些许兔死狐悲的感觉。就拿消防杂志来说吧,曾几何时,消防杂志在全国各地处处开花,而进入新世纪后,却也都逐渐凋零。被新媒体替代,难道就是它们的宿命吗?

联想到手边的消防杂志,信息社会还需要消防杂志吗?

用保护视力来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有气无力。的确,电子墨水也不伤眼睛。那么消防杂志存在的意义,应该就在于它内在的需求。作为传媒,归根到底,比拼的还是它所能提供的文化产品的质量。内容为王,是唯一标准。

从形式上来说,消防杂志相较于新媒体,更加保守。它不如微博微信等新媒体能在新闻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快速反应,它需要采访、写作、编辑、排版、印刷,乃至邮寄等多道步骤,才能最终展现于读者面前。然而这世上有一利往往也有一害,反之亦然。新媒体由于其入行门槛低,往往就良莠不齐,比如在微信朋友圈中就充斥着宣扬伪科学的鸡汤文。前不久有位年轻人在家庭群中转发了辟谣文章,力证没有塑料做的大米、土鸡蛋和其他鸡蛋没有差别、不存在食物相生相克的说法、隔夜水不会致癌等科学结论,结果反被踢出了群。在假作真时真亦假的网络环境中,纸媒的保守性却也让它的内容更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时间可以沉淀渣滓,编辑就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消防杂志在传播正确的知识上,是有其作用的。

在推送手段上,新媒体可以时时推送,一次还可以好多篇,只要你的服务器够劲带宽够大,信息容量几乎不受限制。消防杂志却有其出刊周期,每期的内容又都是有限,一共也就是这么几页的容量,只能放这么多的文章。文字多了,图片就少了,图片大了,文字就排不下。不过,从另一方面想,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经过编辑,我们能够去芜存菁,为读者节约下很多时间。像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起初那些新媒体一忽儿说是女司机犯错,一忽而说是小车逆行,充满着不确定的揣测之词,这些在消防杂志上都被省略了,因为它们非但无关宏旨而且都不准确。总之,编辑花时间,读者省时间。

当然,话说到这会儿,其实并不是把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对立起来。从本质上来说,媒体的任务和目标都是一致的,区别只在于呈现的方式不同。电视机的发明也没有让电影走上绝路,相反却分流了观众,让电影艺术走上更高层级的发展。作为一个越来越多元的世界,各种形式的媒体并存,正是人类社会发展壮大的必然现象。与此同时,读者的需求也日益多元化,不论哪种媒体都不可能独霸每个读者的视野。喜欢看各种新闻的反转“剧情”,请去新媒体。喜欢节约时间、节省目力的,来份消防杂志。加之杂志姓“杂”,一期中容纳的文章也尽可能多种多样。不感兴趣,大可以一翻而过。大家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幸甚至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