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

胡 磅/ 文

姐~ 干嘛盯着人家看啊~ 二美一扬声,带着话尾巴。
虽然两人分开这么久,虽然之前远远就看见了穿着土气的大美,但一张嘴、一听自己拉长了的话尾巴梢,二美才知道,这世上,大美还是她最亲的人,一点没变。也许这辈子都变不了。
进了城的大美,看上去哪儿都拘谨着,就连打量二美的眼光都带着怯意。姐儿俩已经整整两年没见过了,要不是眉心那颗美人痣确凿无疑地给了大美勇气,眼前这个冲着自己微笑的城里姑娘她还真不敢认。
二美的话尾巴转着弯儿轻巧地剥掉了紧裹着大美的那层棕叶,但深勒入肉的痕还在,这让二美心疼。
二美极少疼人的,想来大美是唯一的一个。
她原地转个圈,特意用家乡话说,姐你看哈,二美是不是老漂亮哈~
大美笑了,她眨了眨眼睛,努力把洇上来的水汽压下去,才慢慢开口,可不是么! 二美,姐老想你了!
姐姐,那儿有一只小狗,我能去看看吗?一边的杰杰无趣,趁机提议。
这就是……
对,这就是我弟弟。
二美麻利地堵住大美后面的话。她顺着杰杰指的方向看,桂花树下几个人正在逗一只小狗玩,差不多十米开外,自己一抬眼就能照看到,便说,去吧,五分钟回来。
大美被堵回去的话,无外乎,这是你东家的孩子啊?
几岁啦?小朋友好帅好乖哦。在二美看来,这些寒暄毫无意义,并且也违反原则。原则上,她是杰杰的姐姐,而非保姆。这不仅仅是二美对外的原则,也是东家韩先生韩太太的规定。韩太太说,姐弟相处对杰杰的教育有好处。杰杰才上幼儿园,韩太太不想他从小养成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优越感。
人,生而平等。到韩家第一天,韩太太就拉着二美的手说,知道吗,在我们家,没有保姆和主人,你就是我们的小妹,就是这个家庭的成员。
韩太太说这话时,眼睛湿漉漉地凝视着二美,她是被自己的情怀感动到了;二美当时眼睛也应该湿的,最好能掉两滴眼泪,那样才应景,符合气氛,但二美的眼睛很不争气地干涩着。面对韩太太真诚的目光她只能低下头去,仿佛承载不动这番恩情。
二美当然明白,家庭成员只是一说,自己来韩家就是做保姆的,照顾他们的家务和孩子。这些活对于二美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要知道,在乔妈妈的“幸福驿站”里,她和大美几个要照顾三十多个孩子,人多的时候都能有四十来个,从给襁褓里蹬腿哭闹的婴儿喂奶瓶,到一次又一次教弱智少女换姨妈巾,再把一筐筐洗净的衣服晾满院子,每天早上一睁眼就开始干活,直到晚上闭上眼睛还有一大堆没干完的活等在第二天,周而复始。
二美年轻,年轻到从不知什么是累。大美也是,三美五美也如此。
大美是乔妈妈收留的第一个弃婴,从她开始,又有了二美他们。乔妈妈家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远近都有了名声,外界也来采访报道,还给起了个名字叫“幸福驿站”。
这些年来,乔妈妈早花完了自己的家产,她自己也老了病了,但幸福驿站停不下来,在社会爱心人士的资助下继续收留抚养弃婴、流浪儿童,渐渐长大成人的大美二美们也自然接过接力棒,成为抚育孩子们的主力军。
从幸福驿站出来的孩子,自然手脚勤快,比常人更早懂得人情冷暖,所以,虽然二美在韩太太动情地说出家庭成员这一词时,很不自然地低下头在心里抵抗了一下,但她还是很欢快地胜任了这个家庭里所有家务,况且,这本来就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喜欢韩家的大别墅,她喜欢自己单独的房间,她喜欢韩先生韩太太的温文尔雅,她特别特别喜欢的是:薪水。
当她拿到第一个月薪水的时候,激动得浑身发抖。这就是让灰姑娘翻身幸福的水晶鞋啊,必须妥妥地捏紧在掌心,绝不能遗失!
二美约大美进城,之前约过好几次,但大美就是走不开。
也难怪,二美离开后不久,刚满18 岁的三美参军去了,驿站一下子少掉两个好劳力,乱套了,大美恨不得三头六臂,哪敢还离开半步。
今天,是二美发了狠话,下了最后通牒,说再不见面就一刀两断啥的,大美这才忙不迭地赶来。
看你,皮肤白了,手指细了,说话也轻声了,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真好!两人在小公园的石凳上坐下。二美发现,大美真是越来越像乔妈妈了,看自己时神情那种慈祥,眼睛一直湿湿的,泛着水的波光,不肯褪去。
其实,她也只有20 岁,才比自己大几个月而已。二美在心里叹口气,从包里拿出事先买的某奶茶饮料,拧开瓶盖递过去。大美看一眼瓶子,笑笑,眼里又迅速涨潮。
第一次喝这奶茶时她俩15 岁。
那年春节一拨人来慰问幸福驿站的孩子们,带来了一堆年货,晚上,乔妈妈分给她们一人一瓶这奶茶。之前,二美对饮料的认知还只停留在雪碧可乐,哪见过这种巧克力颜色的饮料啊,甜甜的香香的,浓得在嗓子眼里化不开。
二美舍不得这人间美味,喝掉半瓶后她突发奇想,用凉白开兑进去,心想又会是满满一瓶呀。没想到,这么一来,美味竟完全消失了。二美心疼被自己糟蹋的半瓶奶茶,躲在被窝里哭得稀里哗啦。大美看见了,便说这奶茶味太浓喝得头晕,便把自己的那瓶换给二美。
那天晚上,搂着那大半瓶奶茶的二美很甜蜜地入睡了,临睡前她在心里发誓,这辈子她就只对一个人好:大美。
你说你这召魂一样的把我催来,微信视频聊天不和见面一样一样的么?想着驿站里那一大堆事,大美就有点坐立不安。
放心,我不拖你时间。二美说,当着面你给个痛快话,出来不?
出不来啊。
怎么就出不来?
这不,就出不来啊。大美软软地叹气。
这次我给你相中的那家,比韩家还有钱,家里又没孩子,轻巧。大美显然没听进去,二美恨铁不成钢,嚯地站起来,我看,你是打算一辈子呆在那儿?
呃,乔妈妈那不也一辈子吗?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慌乱的叫声,小孩落水啦!快来人啊!
二美这才想起杰杰,抬眼一看,桂花树下空空的,一个人影也没了……

对于二美来说,这个暑假太美好了,美得不真实,美得让她心慌慌的,反而觉得啥也抓不住。
那天在小公园,趁着她和大美聊天,杰杰跑到人工河边,去看人家用竹竿粘知了。他伸长脖子看,浓密的枝叶间根本看不见知了的踪影,也不知道那一声声嘶扯的叫声哪儿来的。杰杰专注于寻觅知了,仰着头一步步后退,突然一脚踩到河边的斜坡,重心不稳,骨碌骨碌就滚下去了。
当二美和大美闻声赶到河边时,只见一个红色人影飞快地跃入河中,划拉几下就抓住了正在下沉的杰杰,并把他托举过河面,用力游回岸边。
杰杰闭着眼睛躺在草地上,小脸煞白,救他的红衣男子跪在地上一下一下按压他的胸口,动作规范。大美变戏法似地从包里掏出几条新毛巾,娴熟地给杰杰从头到脚擦拭,焦急地叫唤,醒醒孩子,醒醒孩子!原来,进城后大美看见小百货摊在低价抛售毛巾,一合计比网上还便宜好几毛钱,就批了一大包,反正驿站的孩子用得着。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迅速,二美吓傻了,平时很有主张的她反倒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这回我要被炒鱿鱼了!
救护车赶到时,杰杰已经苏醒。
那就别去医院了吧?二美不想把事闹大,趁着家里现在没人,赶紧回去给杰杰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或许可以假装啥也没发生过。
不去医院怎么行,孩子这么小,得全面检查一下才能放心。红衣男子站起来,标准的大长腿,比娇小的二美足足高出一个半头。
可是……二美欲言又止,那边大美已经抱着孩子上了救护车。
我没带钱,这医院不都得收现金么。二美挤出笑来,对红衣男子说,像是解释。
没事,我带了钱,我和你们一起去。红衣男子说。
二美指指他,提醒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哈哈,我这跑步的速干衣,这天一会儿就干了。
红衣男子笑起来更像都教授,牙齿雪白。二美心里暗骂自己,都大祸临头了居然还春心荡漾……
得知儿子溺水,韩先生停下手里的生意,立刻从国外飞回来,一言不发,面色铁青。
二美收拾好衣物,主动向韩太太告别,她放低了眉眼,不停地道歉,一想到自己将不得不重回幸福驿站,突然悲恸,眼泪就断了线地往下掉。
闯下这么大的祸,差点送了孩子的命,滚蛋是毫无悬念的,但韩太太一向心软,如果自己再使劲哀求哀求,也许能把这个月的工资给结了。二美这么想着,便又抹一把眼泪。
万万没想到的是,韩太太居然转过身去,像是不忍直视二美的可怜样,悠悠地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以后还是要小心。
以后?二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有以后吗?
哦,姐姐不走喽不走喽。但杰杰听明白了,开心地在地板上原地跳着转圈。
那不行,找她来就是帮着看孩子的,这么没有责任心,下次还不知道捅出啥娄子!你说我在外面怎么能放心?韩先生态度坚决。
这桥段,必须二美表态了,她扑通一下就跪了,连声说,我再不敢了,请给我一次机会吧……
后来,韩太太告诉二美,韩先生之所以会松口,是因为乔妈妈和大美特意进城来找了韩家,在二美之前乔妈妈已经代她跪求了。
乔妈妈年轻守寡,30 岁那年开始救助弃儿。原本可以凭先夫留下的丰厚家产舒适过完一辈子的,却义薄云天挽救生命,直用到家徒四壁,只有几十个大大小小围着她叫妈妈的孩子;韩先生父母早亡,自幼在福利机构长大,遍尝世态人情,听说了乔妈妈的事迹后很感动,便每年都带着物资和钱款去幸福驿站,对乔妈妈十分敬重。
当乔妈妈为了二美跪下求情时,韩先生忙不迭地扶起她。乔妈妈腰受过伤,起身踉跄蹒跚,才五十多岁的人满头白发枯成了干草,这剜痛了韩先生的眼睛,一阵心酸,那边,大美又拍着胸脯把责任全部包揽在自己身上,再加
上韩太太和杰杰又软磨硬泡的,便作罢。
韩先生又匆匆飞去国外,临走前让二美约杰杰的救命恩人见面。救命恩人姓童,名童遥,是某健身中心的游泳教练。韩先生给了10 万现金作为酬谢,并对太太说,这件事倒是提醒我们了,应该让杰杰学游泳啊,学习技能也多一项求生本领,坏事变好事啊!
对呀对呀!韩太太也连声附和。
杰杰当场就吓哭了,不行不行,我怕水我怕。
席间,大人们当场拍板,暑假期间,请童教练教杰杰学游泳。每天下午1 个小时,由二美陪去健身中心……此时,二美坐在游泳池边的白色塑料椅上,看着一汪天蓝色的水发呆。
杰杰在浅水区,两只胖胖的小手用力扒住水池边缘,两条同样胖胖的腿儿在水里模仿青蛙的样子划拉,嘴里很认真地背着口诀,收翻蹬夹,收翻蹬夹。
杰杰的旁边,就是他的游泳教练童遥。
虽然泳镜泳帽遮掉了童教练的上半张脸,但腮帮和下巴这里的帅气线条足够二美痴迷半天了。二美的目光变成一条最柔软的毛巾,从他匀称健壮的脖子肩膀胸肌腹肌一路滑落,擦拭健美肌肤上的水珠。突然,童教练钻到水里,给杰杰演示动作,冒出水面时又带起一大片水花。
二美无比耐心,她喜欢这种擦也擦不完的感觉。
以前,在乔妈妈的幸福驿站里,二美每天给婴儿换尿布,给半大不小的孩子擦屁股,她锁紧眉头屏住呼吸,手脚麻利地刷刷刷。虽然这些小孩挺干净娇嫩的,但她在他们的身上总嗅到一种气味,很难闻,就像菜市场门前的大竹筐里,总是丢弃着快腐烂的菜叶鱼虾和水果。那种气味二美自己身上也有,怎么也洗不掉,即便这两年她离开乔家进城后也没能摆脱,有时寂静的夜空里,那气味还会钻入二美的梦乡,缠绕着挥之不去。
被丢弃的人生永远不会美好,不会芳香。
但游泳池边的午后,那么美好,二美炽热的目光躲在太阳眼镜后很安全,一遍遍贪恋着童遥健美的身体,不算电影和网络图片,这是她20 岁刚刚开始苏醒的年轻生命中看见的第一个赤裸的男人,真人秀!
最令人血脉偾张的是,每当一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完成后,童教练都会双手一撑池边,轻巧地跳上来,整个人就这样滴着水迈着大长腿跑过来,径直来到二美的面前,一把揪掉泳镜,说,今天杰杰表现不错,已经学会了换气。
但他腿部夹水的力量还不够,明天继续练习……
二美紧张得指甲都嵌入掌心,出于礼貌,此时她应该站起来,并且摘掉自己的太阳镜的,但她做不到,她慌得不行,耳鸣,童教练说啥她一句也没听清。再说,她也愿意继续戴着太阳镜,她甚至把头偏了偏,好让童教练注意
到她太阳镜架上那个著名的奢侈品logo。
韩太太去了趟欧洲,买了新款眼镜就把这送她了。不仅如此,二美的苗条身材刚好是韩太太发福前的版本,所以,她浑身上下的穿戴不乏大牌,再加上杰杰这孩子单纯,人前人后都姐姐姐姐亲热地叫,谁会想到她只是韩家的一个小保姆呢?

暑假很快结束,杰杰开始去幼儿园。二美提议杰杰每个周末去健身中心,巩固刚刚学会的蛙泳之外,还可以开始学自由泳。
游泳对身材好,你没见人家童教练,那大长腿真是。
二美说着嘴角就情不自禁地上翘,好像童遥就水淋淋地站在她面前。
那太好了,我怕辛苦你呀才没好意思说。二美你对杰杰可真好,真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韩太太一高兴,主动给二美加了1000 元工资,还送了一个名牌手拿包给她。二美低下头,她习惯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情绪,涨工资高兴,能去健身中心更高兴,那样她就可以经常看见她的童遥。
在韩家呆的这两年,她算把这夫妇俩摸清摸透了。他们是最理想的东家,心地善良,为人简单,从不颐指气使。
像童遥救杰杰这件事,在二美看来,酬谢1 万2 万元也就行了,偏偏一出手就10 万,童遥不收他们急得真要哭出来。
反正,钱多人傻这话用在他们身上就对了。
但杰杰落水这事后,二美对韩先生很是不服。口口声声把自己当家庭成员,还说二美呀你年纪轻轻总不能做一辈子保姆,去学个财务考个证学费我们全包,以后安排在公司里做事。说得好听,但一出事翻脸比翻书还快,还不是板着脸叫她滚蛋么?难不成他亲生儿子杰杰闯祸了,也往外赶的?再说了,这韩先生孤儿出身,和自己境遇也差不多,若不是远房的富豪叔叔辗转找到他,他现在还不是穷光蛋一个?
倒是自己冰雪聪明,却总也看不见出头之日……
二美啊你这么想可不对,换成你孩子差点送命你能不生气?大美在微信里说语音,还有啊,东家对你好,你要感恩才对,咋还越来越惯出千金小姐的坏脾气了?就像乔妈妈,她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我们要一辈子……
好了好了,我这儿有事,回聊。
二美不想和大美讨论这话题。没错,乔妈妈是把自己抚养大,但她和大美自懂事起就开始帮着干活,乔妈妈不停地把孩子一个个捡回来,女孩基本都还健康,因为是人家重男轻女才扔掉的,但捡回来的男孩就各种毛病了,痴呆的弱智的残疾的,在农村谁家生了男孩都当宝,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丢弃。常常是,好不容易把襁褓中的拉扯大了,乔妈妈又抱回来一个,简直没完没了。
12 岁那年,二美的怨气就已经转化成了怨恨。
那天,有一对想收养孩子的中年夫妇来到驿站,和乔妈妈说,进门前他们看见有个穿黄花小袄的女孩在水井边洗衣服,聊了几句觉得很喜欢很投缘,他们想要收养那个女孩。乔妈妈没有正面答应,而是把当时8 岁的女孩四美叫过来,推荐给这对中年夫妇。这一切都被悄悄尾随过来、穿着黄花小袄的二美躲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
当四美眼泪汪汪一步一回头地跟着她的新爸爸新妈妈离开时,幸福驿站的孩子们都出来了,几个弱智的孩子跟在后面跑,哇哇大叫,兴奋莫名。二美觉得自己的心被刀子割碎了,而拿刀的人就是乔妈妈!幸福驿站根本不幸福,真正的幸福在远方在城里啊,她想离开这里,想有自己真正的家,不用再洗衣服带孩子,不用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想啥时候吃糖就啥时候吃,根本都吃不完,那个被父母牵着手离开这里的人原本应该是她二美啊!
她知道,幸福驿站现在缺人手,大美和她是两根顶梁柱,乔妈妈不舍得放她走,莫非是要把她困在这里一辈子吗?
二美转过头去找乔妈妈,刚好乔妈妈也在看她,目光里有着她读不懂的复杂,那一刻,二美夺下刀子反身捅进乔妈妈胸膛的心都有。
 
 
四美,后来在一次旅游途中遭遇车祸。同车的养父重伤,四美和养母却因伤势过重,没能救过来。那是四美去新家后的第五个年头。
两年前,韩家照例带着物资去驿站救助,二美听见韩先生和乔妈妈在闲聊,说他自己经常出差,韩太太体弱,现在住家保姆也不好找。
我!我去您家做保姆!二美立刻跑到韩先生面前说,继而又转头向乔妈妈,目光坚硬地问,您同意的,对吧?
大美给她收拾行李时,不解地问,你咋突然想离开这儿呢?
我早就想着离开了!
看着大美的一脸迷惘,二美笑了,她想起那瓶珍贵的奶茶,心想,放心大美,我以后会来带你走!
二美坐在游泳池边,白色靠椅的弧度很舒适,她眯缝了眼睛看水波粼粼,感觉有谁拽住了大酒杯在晃啊晃,也不喝一口,就这么不停地把玩。
生活,大概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把玩着的吧?
二美想,这世上其实有很多事情好好坏坏讲不清。你认为好的,未必就是真的好;此时看起来很好,彼时却又变糟糕了。如果当初中年夫妇领走的是她而不是四美,那四美也不会遭遇飞来横祸;再说这次杰杰溺水吧,谁能想到自己非但躲过一劫,能继续留在韩家,并且还因此认识了童遥。重点是,这个帅气阳光的大男生现在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自从两人开始约会后,二美就隔三差五送东西给童遥,都是昂贵的名牌。
童遥每次都要拒绝很久,实在拗不过二美,便说,你以后不要再送东西给我了,我受不起,而且我也没钱给你买。
二美答应得好好的,但下次还送。随着两人关系越亲密,礼物也越送越昂贵。
她知道童遥不是图慕虚荣的人,送礼物完全出于她自己内心莫名的恐慌和需求。她是杰杰的姐姐,韩家大小姐,她需要粉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维持她金枝玉叶、白富美的假象。
和你谈恋爱我觉得压力好大,我实在配不上你。童遥说,你看你家境那么好,而我每个月底薪加上私教提成全部加一起,都不够买个像样的礼物给你。
我已经有礼物了。你,就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恋爱中的二美很浪漫,不需要人教,便常常口冒金句,非常符合她向童遥杜撰的自己北大高材生的身份。
我没钱。
我有,就够啦!二美伸一根手指竖在童遥嘴上, 你还要那么多钱干嘛呢?
你傻啊,我不是这意思。
对对对,我就是那个钱多人傻,哈哈哈。二美被自己逗笑,花枝乱颤。
呃,等我以后有出息了一定好好回报!童遥感慨,不禁搂紧了二美。
两个年轻的身体在一起,真是可以物我两忘的。甜蜜的约会常常被二美的手机吵醒。每次出来约会,二美都会设置好闹钟,她必须飞奔回家,在韩太太下班前,动作麻利地去幼儿园接杰杰、做晚饭、打扫卫生。
每个灰姑娘的心里,都住着一个骄傲的公主。
二美在朋友圈里看见过这句话,她特别喜欢,就写下来作为微信的签名。亲爱的,我在前台等你哦。童遥带着杰杰去浴室冲洗换衣,二美给他的手机发了一条微信。今天,她带来一个白色拎袋,里面是送给他的名牌T 恤,还有一个价值5 位数的运动腕表。
二美丢了两盒进口面膜给前台一胖一瘦两个姑娘,她们很开心,连声道,谢谢美女谢谢美女。她跷着腿在健身中心的贵宾室坐下,一边等童遥出来一边娴熟地打开某贷款App,手指滑动,点击几下。几秒钟后,随着一声叮咚,1 万元借贷又到账了。
此时,二美同时在几个App 上的借贷已经累计达6 万元。

进入深秋,杰杰重感冒,连续两个周末没去游泳。
星期六,二美约童遥,他说老乡来了没空。
星期天,再约,又说健身中心加班。
健身中心作息很有规律,每天晚上9 点游泳池关闭,能加什么班呢?二美觉得蹊跷,便直接找了过去。
童教练啊,他在泳池轮值呢,看。前台的胖姑娘指着监控屏幕给她看。
果然,童遥正坐在泳池边高高的救生员位置上,弓着背俯视,一动不动,看上去忧心忡忡的样子。要不是水波在灯光下荡漾,二美还以为监控坏掉,卡住定格了。
哎唷,我以为谁,原来是白富美小姐。瘦姑娘人瘦,嘴唇也薄,嬉笑着和二美打招呼,眼光闪烁。胖姑娘胳膊肘用力捅她一下,制止她说下去。
二美觉得她俩怪怪的,但没心情搭理。手机响了一下,一条短信通知:你的借贷已逾期多日,务必在3 天之内付清本金和利息,否则后果自负!
App 借贷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手指动动,钱就落袋,但借来的钱流水一般花完了,怎么还?这个二美从来没想明白过。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她在几个App 间周旋,借这里还那里,结果是本金和利息越积越高。
一夜暴富不是梦。
缺钱不求人,时来运转就在今天。
成功的人生= 1 分勤劳99 分运气……
点开App 推送的一个窗口,原来是个网络赌博平台,弹幕上滚动着极具诱惑鼓动的语句,但二美的银行卡上已经没钱了,拿什么赌一把呢?
我要用钱,你有吗?二美在微信上找大美。
有啊,刚存够三千,微信转你?
三千能做啥啊!二美很沮丧,又不甘心地问,乔妈妈不是让你管账吗?
那钱可不能动,大大小小几十张嘴吃喝拉撒的。大美有点着急,说,二美你要多少钱啊?遇到啥事了?和姐说说看。
算了,当我没说吧!
二美一抬眼,监控上那个位置不知啥时候空了,童遥不见了,泳池里也干干净净,一个人也没有。
她发微信给他,没回。打电话,也不接。
等到快10 点,健身的人都陆续出来,要关门了,还不见童遥人影。她想进去找他,前台瘦姑娘拦着,说不是会员不得入内,这是公司规定。
可我一直来,你们又不是不认识我啊?我一直带我弟弟来游泳。二美很生气,怎么回事,这些人都约好了要跟自己作对?
妹妹你是穿越了,还是入戏太深啊,弟弟,真好笑,你真忘了自己只是他家的小保姆吗?瘦姑娘笑得五官都挪了位。胖姑娘也捂着嘴背过身去。
二美气噎,一时说不出话来。她转身而去,后面追来一阵哗笑。
二美气急败坏地往回走,快到别墅区大门时,手机响了,童遥发来了语音,谢天谢地。
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爸生病,我妈让我回老家去照顾他。
二美捧着手机赶紧回话,童遥,你不是听见什么闲言碎语故意要躲我吧?
其实,我已经听说了。是,一开始我很生气,我不是因为你不是韩家大小姐而生气,我是气你为什么要骗我。
但是,这几天我慢慢想明白了,应该是我没做好,让你错觉我这个人很爱虚荣,才不得不将错就错扮成杰杰的姐姐。
我哪里知道,和我交往你要承受那么大的精神压力,我觉得很羞愧,真对不起……
童教练一连发过来好几段语音,不停地自责。
怎么会这样?二美怀疑自己听错,又隐隐看见一线生机。
我们交往的这段时间,你花了很多钱,送了我很多礼物,你实话告诉我,这些,不是你从韩家偷的吧?
不是不是,我从没有偷东西,我发誓!
那就好。等我回老家看看,把我爸安顿好尽快回来。
答应我,如果我们还有将来,让我们平平淡淡,做回自己好吗?
最后一句,童遥说得极其温柔,好像正抚摸着二美的脸,等着她回答。
好的,好的,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二美也回答得很轻,像在喃喃自语。深秋的风带着寒意吹来,她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二美回家,刚打开房门,一股焦糊的异味直冲鼻子,玻璃门映出火光。她赶紧跑到客厅,吓了一跳,只见装饰柜的门框正往外冒出火苗,瞬间的工夫,火焰就蔓延开来。
二美随手抓起餐桌上的花瓶,向火焰中心丢过去,玻璃瓶碎了,水泼出去只压灭了一小朵火苗,火焰没有片刻停留反而愈发膨胀。怎么办,去厨房盛水显然来不及了,二美看见沙发上的毛毯,立刻想起以前电视里看过的救火小贴士,便冲过去抱起毛毯,奋力压到火焰的中心,不断拿脚踩踩踩……
韩太太被楼下的动静惊醒,下来时火已被二美扑灭。
物业和消防很快赶到,经查,是装饰柜里电线老化导致短路引发的火灾,装饰柜边上就是厚厚的落地窗帘帷幔,如果燃烧过去并蔓延到楼上杰杰的卧室,后果不堪设想,所幸二美及时发现并扑灭。
专业人员指出,别墅装修年份较长,可能还存在其他方面的安全隐患,建议韩家尽快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和整修。
韩太太没把这事告诉先生,怕他揪心。反正半个月后他就回国了,这栋房子装修已过10 年,到时候索性全面重装。她感激二美,说,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第二天一早,韩太太塞给二美一个厚厚的信封。二美回自己房间一数,3 万。
二美如获至宝,她立刻去ATM 机上把钱存进银行卡。
打开贷款App 准备还款的时候,她犹疑了一下,欠款近10万,还掉3 万也解决不了问题啊,不如在网上赌城试试手气,也许1 秒钟就能咸鱼翻身?
当晚,二美一开始手气很好,3 万元几个回合就变成了8 万,距离自己的目标一步之遥。二美激动万分,谢谢老天,再来一把再来一把,只要还掉借贷,我以后就和童遥踏踏实实过日子。
没想到,接下来运气急转直下,二美输得一败涂地,刚到手的3 万也全部打了水漂。
远在老家的童教练发来视频聊天的请求,说他爸的情况不太好,医生让尽快手术。所以,二美,我还要在老家呆一段日子。童遥说。
二美看见童遥脸上原先最迷人的青春气息被憔悴替代了,她很心疼。
她把账上仅剩的2000元,转账给他,说,你先收着,给你爸买些补品。
他立刻退回,说,不要,你照顾好自己。二美,等我回来。

接下来的一周,是二美人生中最难捱的日子。
几个借贷平台催促还钱,一个比一个凶狠,有的甚至恫吓她说,已经掌握到她的住处,再不还钱就会带人上门,剁她双手。对方发过来一张照片,绿树丛中掩映着白墙红瓦的别墅,看上去正是她所在的小区。
一天,二美骑着小黄车从菜市场买菜回家,感觉后面有个人开着电单车在跟梢,那张脸和讨债人的微信头像一模一样,她害怕极了,转弯抹角拼命骑到一个公共厕所,在里面躲了2 个多小时才敢出来。
二美搜遍了各借贷App,想再借点钱把催讨最凶的两家还掉,没想到因为她借贷不还,征信已被拉入黑名单,任何一家都不再借钱给她。与此同时,她之前的借贷利滚利,雪球已经滚到15 万元,越来越恐怖了。
童遥则回程无期,医药费还没有筹足,焦头烂额。
二美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做菜的时候重复放了两次盐。韩太太问,二美你有心事啊?
姐姐,你啥时候带我去游泳啊?杰杰说,我也想童教练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二美无法入睡。
她后悔当初,为了虚荣光鲜,假扮白富美不惜债台高筑。现在,她需要一根救命稻草,将这一切烦恼都归零后,她一定会安分守己,好好工作,好好谈恋爱。
她辗转反侧,再一次想到了网上赌博。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她自信是可以捞到一根稻草的。关键是,她没有赌博的本钱啊。
此时,唯一能帮自己的就只有大美了。如果大美没钱,又不肯挪用幸福驿站的钱,那么,可以教大美通过App 借钱,大美的征信干干净净,拼凑起来借十万八万肯定没问题。
但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她不想祸害大美。
睡觉,关灯,灯丝哧哧闪了几下红光。二美的脑子里立刻就划过一道闪电,鬼使神差间,她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灵感”——人为搞一次火灾,再扑灭,让韩太太酬谢自己。
电线再次发生短路是可能的,而事后韩太太的慷慨酬谢也是必然的。拿到酬金好好赌一把,不仅把欠债还掉,还能给童遥爸爸做手术……二美觉得这个计划完美,天衣无缝,美好生活唾手可得。她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大的赞。
凌晨2 点,二美蹑手蹑脚来到客厅,点燃了地毯。
地毯太厚,火苗吃力地跳动,感觉随时会熄灭,二美回房去拿卷纸,想扔进去把火搞大些。
当她返回客厅时,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地毯上的火已窜到一人高,烧着了旁边的沙发,火焰更是一路吞噬了落地窗帘,变成疯狂的红色山虎,向墙壁高处席卷……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