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期

谁的智慧

去年夏天,因幼儿被遗忘在校车中闷热致死,我写了一则小文,文中还提到这一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今年的夏天还没来,又出现了幼儿被遗忘在车里的悲剧。所不同的是,这次忘性大的是遇难儿童的生身父亲。4月8日,就读于湖南益阳读幼儿园小班的四岁幼儿琪琪(化名)由其父驾车送去幼儿园。车在幼儿园门口停下,那个爸爸接了个电话,还用手机玩了几个社交软件,然后就忘记孩子在车上没有下去。他将车开走后,停到了工作场所,直接下车锁上了车门。直到当日黄昏,在车内被困了近十个小时,琪琪才被家长在车内再次找到。遗憾的是,琪琪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应对媒体采访的时候,家长质问幼儿园为什么孩子没进幼儿园,老师都不知道?没有考勤制度的吗?直到下午放学,孩子都没有出现在幼儿园,园方为什么没有及时向家长确认去向?对此,网友评论了两个字——无耻。这个评论实在太犀利了,也有点不太人道。还是给家长出个主意,把锅甩给手机吧。谁让它早不响晚不响,偏偏在送孩子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响?谁让它越来越智能,除了打电话还能玩社交?要不然,怎么能让亲爱的爸爸忘了骨肉至亲呢?

琪琪爸爸需要放下智能手机,而琪琪则应该穿上智能校服。媒体报道,贵州某中学给学生配置了带有智能芯片的校服。只要身着这套校服,学生进出校门的准确时间就会自动发送给学校老师和家长。当然,如果未经许可出校门,那也会激活自动语音报警器。而且校服还会配合校门口的智能摄像头一起使用,假如学生互换校服,警报也会响起。据介绍,后续升级后,还有一系列功能和前景。比如“侦测”到学生打瞌睡时会自动响起警报;可建立“无现金校园”,学生通过智能校服、指纹、指静脉,及人脸识别在校园内支付各种消费,家长也可通过手机查看子女在校的消费情况,并控制消费上限。试想,幼儿要是穿了这样的智能校服,又怎么能让人遗忘呢?再有遗忘的话,那位家长就又多了一个可以甩的锅了吧。

层出不穷的各种智慧校园工程,挟带着包括“智能校服”在内的各种智能设备来赶这个科技大潮。然而,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智慧工程却难免因为隐私和数据保护问题而遭受质疑,甚至出现了涉及刑事犯罪的案例。任职某科技公司的张某负责管理维护安徽全省学籍管理系统,她利用职务之便,以每条1毛钱的价格,出售了4万名学生的隐私信息,于去年8月被安徽省繁昌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定有罪。

智能设备首先应该保障使用人的安全,不然它越智能,祸害更大。《名侦探柯南》第22部剧场版《零的执行人》,虚构了一起利用智能设备发起互联网恐怖袭击的事件,虽说是文艺作品,但有其合理性,理论上也是可行的。当然我们也不必杞人忧天,现阶段个别智能设备使用不当虽会引发火灾、爆炸等危险,但还是可防可治的。如何预防,大家不妨翻到我们科普栏目,后面的文章会有介绍。我只想说,智能技术是一种工具,也永远只是工具,别以为冠上了“智慧”一词,它就真的能自我思考起来,它永远也无法代替人类做出决策,因为真正的智慧永远只属于“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