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的世界

编者按
在好莱坞动辄烧钱几亿美元的大制作中,《源代码》绝对是一个异类。投资不大,创意绝妙,表演精彩,结局出人意料。
影片讲述了一位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美国空军飞行员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辆前往芝加哥的火车上,并就此经历的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电影的主人公在战争中殉职,重伤的身体被一家研究单位所利用,让这名殉职军人的脑电波返回到列车未爆炸之前的一位乘客身上,利用8分钟的时间,找出凶手并将其绳之以法。电影前后将男主角送回爆炸列车达到多次,每一次,主人公的心理都产生微妙的变化,对自己处境的了解更加深入,直到坦然面对自己死亡的现实,并且真正接受了这项拯救百万人生命的艰巨任务。
如果你是主人公,给你8分钟的机会,你能改变自己的人生吗?

李 佳/文

一切,终结于一场爆炸。
碧蓝的湖水,幽静的树林,穿林而过的列车……模糊,扭曲,寂静而又喧嚣,美丽而又诡异。列车上,靠窗而坐的男主人公猛地惊醒,在他对面的是一个陌生女子,身边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就连女子喊他的名字“肖恩”,也那样陌生;卫生间的镜子,照见自己,却呈现出一张素未谋面的脸……全错了!错得猝不及防。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是梦境吗?何以梦境如此真实?
还来不及细想,爆炸就在身后猝然发生。火光中,一切灰飞烟灭: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陌生的自己……全卷入一片红光,进而陷于黑暗。
荧幕前,观众脑海里刚建立起来的世界,也随之分崩离析。
在英国导演邓肯·琼斯执导的科幻影片《源代码》开场没多久,观众预期即被彻底打乱:主人公死了吗?列车没了吗?说好的“主角光环”呢?爆炸怎么能说发生就发生?
“欢迎回来,斯蒂文斯上尉!”温和而坚定的女声,一声声呼唤,观众也渐渐由震惊中平复,随主人公的视线来到一个新地方:杂乱无序的破机舱,一个巴掌大的屏幕,成了与外界联系的唯一出口。
“我在哪?”主人公茫然地问。观众内心也在发问。
男主人公本名柯尔特·斯蒂文斯,美军上尉,飞行员,原本正在阿富汗作战,当下被选中参加一次秘密任务。这个任务隶属于名为“源代码”的政府试验项目,其目标是:找出安放在一辆开往芝加哥的城际列车上的炸弹,并挖出元凶!——就在今晨,这辆列车发生爆炸,整部列车都被炸毁,乘客无一幸免。凶手宣称:下一个目标,是芝加哥市中心,留给政府的时间只有六小时。
之前的疑问一点点被揭开。主人公之前看到的景象,正是在被炸毁的列车上,那是爆炸前的8分钟:人死后,脑电波还会把生前的记忆保留8分钟;而“源代码”项目将主人公的脑电波移置到一位遇难乘客身上,与其他乘客的脑电波碰触,从记忆碎片中找寻真相。列车其实已荡然无存,主人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死者;他的所见所闻,全是幻象。只有凶手是真实的,必须找到他,才能阻止新的悲剧发生。——之前的扭曲、无序,似乎进入某种新秩序。观众预期也随之重建:寻找凶手,阻止爆炸。
穿越!不停地穿越。一次,两次,三次……八次!
随着男主人公不断“穿越”,一个又一个8分钟反复上演,观众眼前的世界被不断打乱、重建……出乎意料的事接续发生:主人公爱上了邂逅的女子克里斯蒂娜;每个8分钟似乎是同一时段,却又不完全相同;在每一个8分钟里,他都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每一种选择又会带来不同结果。更意外的是,主人公偶然发现他自己也是幻象:现实中的他已经死了。
“幻象”可能成真吗?能否在幻象的真实里阻止爆炸?随着主人公的苦苦求索,观众的心也不知不觉发生偏移:寻找凶手的愿望,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代之以对主人公和整车人命运的关切。那些已经逝去的生命,可不可以获得救赎?——邓肯·琼斯导演用影片将人们引入了另一种逻辑的真实。
终于,主人公说服了项目执行者戈德温,在圆满完成任务之后,又一次(第9次)回到列车上。这一次,他成功拆除了炸弹、控制了元凶;这一次,在8分钟之后,世界没有终结,我们的英雄抱得美人归!“幻象”的世界,又迎来了新的可能。在这个充满希望的可能里,影片进入尾声。
《源代码》是典型的科幻电影。我原本不太喜欢科幻电影,对此剧却一连看了3遍。像我一样被吸引的,还有许多观众。上映当年(2011年),这部投资仅3200万美元的低成本电影,在全球范围创造了超过1.2亿美元票房,邓肯·琼斯导演也因此名声大噪,此后他的科幻影片,在竞争残酷的好莱坞终于站稳了脚跟。
影片何以如此成功?首先,导演和编剧都是讲故事高手,如前所述,他们牢牢掌握了观众心理,通过对故事进程的巧妙设计引导观众预期,把观众一步步带入到他们的节奏里、与主人公建立心理关联,进而认同影片的逻辑、产生移情与共鸣。当然,这些都是潜在的、技术性的。在内容上,影片也开辟了一个新领域,那就是对“平行宇宙”的探讨。
“平行宇宙”是量子物理学术语,也称“平行世界”,它是理论上无限个或有限个可能的宇宙的集合,包括了一切存在和可能存在的事物。其观点由来已久,上世纪50年代以来更不断引发热议。对“平行宇宙”的探讨,催生了新的世界观:此世界之外,可否存在彼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是如此;在另一个世界,又是怎样?在不同的世界,生活是否有多重可能?影片中,主人公的每一次“穿越”,其实都到了一个新世界;他所经历的,不是同一事件的不停重复,而是多重世界的平行演进。
近年来,也有许多电影探讨过“平行宇宙”,着墨或多、或少,较近的、关注度较高的如“漫威”系列的《奇异博士》。不管“平行宇宙”之说成不成立、“平行宇宙”的世界观是否只是假想。像这样的探讨,都给我们的思想提供了更多维度,至少是创作、想象与欣赏的可能;也为一成不变的现实增添了几许奇妙意味:只有承认多重可能的世界,才更加可爱、更加有趣。
《源代码》中的“平行宇宙”,还制造了一种现实不可能的温暖和慰藉。当主人公第九次“穿越”、解除危机后,本该天崩地裂的瞬间,车厢中的每个人都沉浸在由滑稽艺人带来的欢乐里,笑容绽放在他们的脸上。——那是他们活着的模样,也是人生的另一种可能。在这个有过太多灾难的现实世界里,相信每一位坐在荧幕前的观众,都禁不住为这种可能而动容。曾经的那么多逝去:亲人、朋友、乃至毫无关系的陌生人……都可能以另一种方式生活着:也许“911”事件在其他世界只是幻影,也许马航“MH370”客机早已在另一个世界抵达,也许……邓肯·琼斯导演用电影给了现世的人太多“也许”,每一种都是希望!所以,每当看到影片接近尾声那些渐次扩大的笑脸时,我眼中总禁不住泛着泪光。
有许多关于《源代码》结局的讨论,很多人表示不懂这个结局。我也是看到第三遍时才恍然大悟的:原来,收尾之处的人和事,都属于另一个世界——由主人公最后一次穿越、所救赎的新世界;不只逝去的人们,活着的人,生活也可以有其他可能。平行世界,似是而非,到底还有多少种可能性呢?也许,影片根本没有结束,还有更多,等你来追寻。

(栏目编辑:谭 婧)


【电影名片】
中文名:源代码
外文名:Source Code
导演:邓肯·琼斯
编剧:本·瑞普利
制片人:霍克·科奇、马克·戈登
类型:科幻
主演:杰克·吉伦哈尔/维拉·法米加/米歇尔·莫娜汉
片长:94分钟
上映时间:2011年8月30日(中国内地)
对白语言:英语
色彩: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