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的花样新年

烟花起源于我国,经过多年的发展演变,“爆竹声中一岁除”的传统从国内走到了国外,虽然各国对烟花的情结不同,但出于安全考虑,对烟花燃放的严管是共有的。
古往今来,新春佳节被我们寄予了太多内涵与期望,我们总是以最隆重的方式迎接、庆祝,随着烟花爆竹的渐渐远离,我们的迎新、祈福方式也有了新变化。
不妨走出国门,看看国外的“新年”。

韩 国

韩国的烟花爆竹生产厂家寥寥无几,大部分烟花爆竹从我国进口,为了确保烟花爆竹的安全性,早在进关的那一刻,韩国就做足了准备。比如,韩国《枪炮、刀剑、火药类管理法》规定,进口商必须在管辖地向警察厅长申请备案,得到批准后才能够经营进口,进口烟花爆竹必须通过规格检查。当合格的烟花爆竹进入市场流通时,销售方应事先在辖区警察局进行备案,烟花销售量超过500 公斤、爆竹超过250 公斤的应进行申报,所有的烟花销售商必须接受定期和不定期的安全检查。燃放也有一系列的管制要求,如燃放场所必须与房屋有一定的距离,且远离各种易燃易爆物,集中燃放场所以及大型燃放烟火场所周围必须准备消防工具乃至部署消防人员等。

欧 盟

欧盟各国对烟花爆竹有详细规定,涵盖进口审批代理制度、产品分类、经营范围时间、燃放地点等。如西班牙根据花爆竹的危险程度、爆炸物成分、重量或体积等技术指标,将烟花爆竹分为八类,前三个级别危险性小,可以在室内、院落或较小空间燃放,由工业部实行进口审批,普通商店在获得经营许可证后可从事营销活动;4 到8 级属高级别危险程度,需经国防部审批并由专业公司负责经营与燃放。一般情况下,获得经营许可的商户只能在节日的前三天或一周前开始销售,且不得将危险程度较高的烟花爆竹出售给18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等。

英 国

每到中国除夕夜,伦敦城会举办倒计时活动迎接新年到来,以一声爆竹声响开启为期数日的新年庆祝活动。接下来的庆祝活动堪称海外狂欢盛典,各种色彩缤纷的游行、本地艺术家的表演、热闹的庙会,以及各种传统美食和手工艺摊将会散落在市中心的各个角落。

新 加 坡

新加坡将中国的春节设为了公共假日。在老一辈华人的努力下,中国农历新年的习俗在新加坡生根发芽,新年期间,牛车水(Chinatown)沿街彩灯高悬,小摊贩们出售各种传统节日礼品和风味小吃,商店里随处可见“福”字对联、象征吉祥的红色和金色装饰等传统的“中式装扮”。必不可少的还有一年一度的街头游行庆典活动妆艺大游行,妆艺游行从1973 年开始举办,如今已发展成为汇聚舞蹈、花车、杂技等不同表演形式的新春庆祝活动。

美 国

由于历史习俗等原因,美国各州关于烟花爆竹的法律规定大不相同。弗吉尼亚州只允许燃放慢燃、悬空式、地面式轮转、喷泉式等烟花;紧邻弗吉尼亚州的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虽然可以燃放慢燃烟花,但是花炮的长度不可超过20 英寸(约50 厘米),对于在燃放过程中会产生爆炸声响的礼花类等烟花爆竹绝对禁止;与弗吉尼亚一河之隔的哥伦比亚特区,禁止燃放地面式轮转烟花和任何在花炮侧面带引信的烟花。各州燃放烟花的方式大多是集中、定时、有专人管理的,烟花鞭炮屑大都由燃放者自行负责,如果打扫不及时,可能被处数百美元的罚款。此外,纽约州、新泽西、特拉华、罗德岛和马萨诸塞完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纽约是全美拥有华裔最多的城市,2003 年起中国农历新年被纳入了纽约的公共假日,每到这时,纽约帝国大厦千余只彩灯流光溢彩,用红色和金色表示对中国农历新年的祝贺。居住于此的华人们会在麦迪逊大道上跳龙舞,表演木偶戏、武术等。到了午夜,常年漂泊在外的华裔会到庙会点香祭祖,以这种最传统的民俗过一个红红火火的春节。

阿 联 酋

中国农历春节前后,迪拜会举行许多主题活动,包括舞狮、春节亮灯等,许多餐厅还会推出年夜饭,精致的中式春节晚宴让人在这场异域的狂欢中倍感亲切。在充满异域风情的国度,不仅有中西结合的晚餐,还能看到享誉全球的烟花秀,每年春节,帆船酒店的外墙上会用投影灯打上巨大的生肖形象,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除夕夜更是有盛大的烟花秀。
除了上述这些相对传统的迎新方式,还有不少极具特色的庆祝传统。如西非国家喀麦隆为了庆祝节日,常常以社区为单位,组织迎新足球赛;罗马人则要努力听懂自家饲养动物“说话”,如能明白其中的含义,代表着新年会交到好运;墨西哥人在辞旧迎新的钟声响起时吃下“许愿葡萄”,一共要吃12 粒,祈祷新一年的每个月都吉祥如意;委内瑞拉人热衷购买黄色内衣,认为来年就能“招财进宝”,同时将大面额纸币放在钱包或是右脚穿的鞋子里,表示自己掌握了财富。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领取稿酬。)
(栏目编辑:钟韵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