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让患者家属也放心的“手术”杨浦整治医院周边群租隐患

董晓白/ 文图

一套60 平方米的二室一厅被隔成8 间小房间,大的约五六平米,小的只有两三平米,一共住着十几个人;一张床铺日租金100 元,租期短则一两天,长则十来天……这样的群租情况在长海四村小区内不足为奇。由于邻近长海医院、东方肝胆医院两家大医院,外地来沪病人及家属住宿需求大,长海四村内一度群租泛滥,“胶囊旅馆”遍地开花。截至2014 年12 月,杨浦区认定的群租房共1500 多户,而五角场镇就有493 户,占全区三分之一。

剪不断理还乱

黑山路上的长海四村,是建于上世纪90 年代的售后公房,与长海医院仅一墙之隔,通道处有不少人拿着写有租房信息的宣传单在晃悠。“这些人都是‘租房中介’,以前这种黄牛可多了。”长海四村所在的黑山居委会相关负责说,“长海四村总共480 户人家,最多时群租房有110 户,其中70 户对原房型作了分隔,安全隐患比比皆是。”
居民住宅变身“地下黑旅社”,大约从五六年前开始。由于来两大医院求医的外地病人多,有的要等病床,有的家属要陪护,还有的来复诊、做化疗,需要短期住宿。于是,有人就做起了将住房分隔后用于短租的生意。
“租住居民房不仅比宾馆便宜,而且可以开伙做饭,爱人去年突发疾病,到上海来治疗,现在每个月都要过来做复查,复查期间就会租这里的房子住。”一名外地来沪求医的病患家属说,仅仅一年,租金从原来的70 元/ 天,涨到后来的80 元/ 天,现在已到了100 元/ 天。而这还只是一个床铺价,如果单间,则要130 - 150 元/ 天。“有的一套三室户,原来整套出租月租金只有3000 元,隔断后变成群租房,每月可收入1 万多元。二房东每个月都可以赚翻,我们也没办法,因为整套的租金对我们来说实在有点高,而且每个月我们就来几天,租一个月也没有意义。”
由于这样的租房形式一直有市场,过去五角场镇整治过几次,但没能持久。一段时间不管,这些群租现象就如杂草一般,春风吹又生了。

举步维艰隐患四伏

“这样的群租房多了,会给小区带来一系列安全和消防隐患。”上海公安消防总队杨浦支队相关负责人说,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居住条件很差,最小的一个隔间只有2 平米,原来是走廊,塞了张单人床就变成了房间,成为典型的“胶囊旅馆”;大量人员在楼道进进出出,使得防盗门形同虚设;租住的病人家属陪夜十分辛苦,有时在厨房烧煮东西时竟睡着了,食物烧干炉灶冒烟,直到邻居敲门叫醒,才避免了火警。此外,小区里时常有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出入,甚至有病人拿着输液瓶坐在花园里。几年来,居民投诉不断。
“且不说隔开房间所用的建材完全不符合消防安全相关要求,不少居住在这里的租房者会在走廊上摆起小桌子、电磁炉、电暖炉等生活用品,电线都是从房间里面拉出来的。除此之外,不少人家门口还摆放了扫帚、拖把、垃圾桶、脸盆、鞋子等生活用品,原本就很狭窄的走廊,更显得局促了。一旦发生火情,会给人员疏散带来很大不便。”杨浦消防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大多数来租床铺的都是外来人员,对防火方面的知识知之甚少,平时生活中完全没有防火意识,群租房里安全隐患四伏。“有时候我们在检查中发现,有些租客为了节省空间,会买不少架子放在房间里堆放生活用品。上层放的脸盆还在滴水,下面就放着手机充着电,实在太危险了。”

集中整治告别群租

2014 年下半年,市区两级政府大力整治群租,五角场镇也立即行动,由镇市政办牵头,建立了由房办、工商、公安、城管、消防等部门参与的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工作组通过周密排摸,确定辖区内群租房共493 户,涉及10 个小区。
7 月,通过前期的约谈,在相关法律程序就绪的情况下,工作组对长海四村住宅小区内10 套群租房开展第一批集中整治,拆除违建200 平方米。集中整治起到了震慑作用,之后,不少户主表示将自行整改,还有一些自行拆除有困难的住房,则由志愿者帮助拆除。经过3 个月的整治,长海四村恢复了原有的宁静,居民们拍手称快。
“我们在整治的过程中也用了不少方式方法。比如说适当调高一些小区的物业费,部分二房东觉得物业费高了,群租管理起来又麻烦,就不做了。然后,我们从火灾隐患的危险性这个角度对二房东进行劝说,并收集了不少群租房内的火患酿成悲剧的事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经过多次沟通和约谈,不少住户同意自行整改。”杨浦消防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剩下的拆除有困难的住房,则交由居委会和志愿者协助拆除,目前长海四村的群租问题已经得到了全面的解决,成绩在全区群租房整治中尤为突出。截至2014 年年底,杨浦区已排查群租户1724 户,发整改通知书1462 份,完成整治1523 户。
据了解,为了防止群租问题再次出现,居委会已经组织了志愿者定期上门巡查。“整治群租最重要的就是要反回潮,如果整治了以后不进行管理,不出几个月又会有人贪图利益‘重操旧业’。”黑山居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巡查,居委会还将群租房的危害以讲座和开会的形式传达给辖区内的居民,希望他们能多留心身边邻居的情况,把群租消灭在萌芽状态。“平时邻居之间多走动走动,多关心关心,如果发现有很多不认识的人频繁出入同一居所,或者其他疑似群租房的居室,就可以向我们居委会汇报,我们会派志愿者或工作人员上门核实情况,保障小区的居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