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被烟火阻断的归国之旅

张晓虹/编辑

1948年2月10日,身在纽约的冯玉祥在一本黑色硬壳封面笔记本里,用毛笔写下遗嘱,他写道“蒋是封建头子,帝国主义之狗,非铲净不可”,并对身后事作了安排:“我死后最好焚成灰,扔到太平洋。如果国内民主和平,真的联合政府成立了,那还是深埋六尺种树,不把我的肥料白白的完了。将来树长成,好给学校和图书馆作桌椅用。”当晚,冯玉祥又在日记中写道:“我的遗嘱写好了,不怕任何时候皆可死的。”这并不是冯玉祥立的第一次遗嘱,但却是他的最后一次。

案件回放 过程清晰

1948年,冯玉祥死于轮船失火。几十年来,冯玉祥的死因一直是个谜。

当年7月,苏联客轮“胜利号”驶抵美国准备开往中国。行前,冯玉祥分别于7月30日和31日在报上发表《告别留美侨胞书》和《告别美国人士书》,表示:“这次回国是为了参加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真正民主的联合政府。这是一个真正代表中国人民利益的政治会议,这是中国历史从旧王朝走向新时代的一个里程碑。”

与冯玉祥一起登上“胜利号”的,还有他的夫人李德全,两个女儿和儿子、女婿,以及秘书赖亚力。“胜利号”借道埃及,绕过苏联,最后才会抵达中国,客轮先到高加索的港口城市巴统,放下1500名欧洲归国的苏侨(白俄),然后横渡黑海,开往敖德萨。

船上的文娱生活很丰富,每天除了有音乐会和交谊舞会,还放映电影,因此电影胶片积聚有成百卷之多。抵埠前的一天,即是8月22日,放映员在回倒电影胶卷过程中,不慎拷贝起火,并很快从放映室蔓延到客房。由于风大火势凶猛,浓烟冲腾而起,正与两个女儿在舱内谈话的冯玉祥立即带着夫人、女儿向出口处冲去,不料离房间最近的那扇门竟被从外面锁死,怎么呼唤也无法打开,为寻找出口,小女儿冯晓达冲向走廊的另一端,竟被烈火所吞噬。他们三人被困在胶片燃烧的化学气体充溢的走廊里,直到儿子洪达和四女婿、冯的秘书赖亚力几人把他们一一抢救到甲板,此时冯玉祥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冯玉祥致死原因很清晰,是在船舱内因吸入烟火窒息而死,但因其身份特殊,当时就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关注。

按照当时的逻辑,冯玉祥之死应该是国民党特务干的,甚至是蒋介石直接指使的。冯蒋两人的恩怨,说来话长。

结盟兄弟 恩怨情仇

冯玉祥与蒋介石之间不仅有过一段“蜜月期”,而且两人还是“互换兰谱”的结盟兄弟。1928年2月18日,在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司令部,蒋介石与冯玉祥举行了结拜仪式,冯玉祥在兰谱中写道:“结盟真意,是为主义,碎尸万段,在所不计。敬奉介石如胞弟惠存。”蒋介石在兰谱中写道:“安危共仗,甘苦同尝,海枯石烂,死生不渝。敬奉焕章如胞兄惠存。” 冯比蒋年长5岁,冯为盟兄,蒋为盟弟。

不过,蒋介石与冯玉祥虽然称兄道弟,实则同床异梦。如果说北伐战争时二人还能戮力同心的话,当北伐战争行将结束,各方瓜分利益时,就出现了矛盾。张作霖率部撤离北京时,为了限制冯玉祥的势力,蒋介石用计让冯玉祥放弃了华北,而把这块“肥肉”给了阎锡山。冯玉祥对此耿耿于怀,逢人便说:“我可认识蒋某人了!我们死人,别人做官,真不是东西!”

蒋介石的黄埔系称为中央军,冯玉祥的西北军称为杂牌军。杂牌军的军饷,只有中央军的1/5,待遇极不平等。蒋介石还收买冯部大将韩复榘、石友三等,对其分化瓦解。于是蒋冯决裂。1930年3月14日,冯玉祥联合晋系、桂系等57名将领联合发出倒蒋通电,列举蒋介石的十大罪状,要求蒋介石下野,擂响了中原大战的战鼓。中原大战以蒋介石胜利而告终,冯玉祥被迫下野,部队接受改编。

1933 年,日军侵犯山海关,冯玉祥向中国共产党要求,派干部与他一起组织抗日同盟军。蒋介石指责冯玉祥“赤化”“引用共匪头目”,调兵遣将,进攻张家口,迫使冯玉祥离开察哈尔,隐居泰山。七七事变以后, 蒋介石开始抗日,并与苏联、中国共产党合作,受到冯玉祥坚决拥护。

抗战胜利后,冯玉祥力主和平、民主,希望和平建国,同中共、民主人士来往较多,蒋、冯二人矛盾日益激化。特别是冯玉祥与国民党民主派进行的秘密反蒋活动,更为蒋介石所不容,派特务对其进行严密监视。

1946年初,冯玉祥提出出国考察的要求,为了不让他找麻烦,调虎离山,蒋介石也同意他以“水利特使”的名义出国。同时,未经征得冯玉祥本人的同意,蒋介石指使国防部按照抗战后颁发的复员令,给冯玉祥办了退役手续,迫使其离开军界,从此结束了他50多年的军事生涯。“他为这个事很伤心,他可是个终身的职业军人啊。” 冯玉祥的儿媳余华心认为,这也是冯玉祥后来始终不肯原谅蒋介石、反蒋到底的重要原因之一。

心系家国 公开反蒋

冯玉祥到美国后,时刻心系国内局势。他一直同国内的李济深、何香凝等国民党民主派人士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积极团结国民党高层军政人员,结成反蒋联合阵线。

1947年,南京发生国民党反动政府镇压学生游行的“五·二○惨案”,冯玉祥当即在《世界日报》上发表《告全国同胞书》,强烈谴责南京当局屠杀爱国学生,镇压民主运动。

《告全国同胞书》的发表,标志着冯玉祥与蒋介石公开决裂,在大洋彼岸举起了反蒋的旗帜。得知冯玉祥发表《告全国同胞书》,蒋介石暴跳如雷,立即组织御用工具对冯玉祥进行围攻。

1947年夏天,朱学范到伯克利镇看望冯玉祥,冯玉祥将一封信交给朱学范,请他带回香港、上海,转交宋庆龄、李济深、何香凝。信中写道:“蒋介石控制的国民党已经腐败得不可救药,堕落为人民的敌人,与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完全背离,对它不能抱任何幻想了;国民党内的有识之士应该开出革命之花,建立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是完全必要的。”

美国基督教组织美以美会请冯玉祥前往演讲。他用形象的语言给蒋介石取了四个诨号:“蒋介石在中国屠杀了成千上万的教授、学生、青年和老百姓,因此,他是‘屠宰公司的总经理’。中国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共产党,还不是一个人一手造成的?军队待遇不平等,当然一师一旅地带着军火去投靠共产党,人民生活无着,自然会拥护共产党,去加入共产党来推翻这专制无能的政府。所以我说蒋介石是一个‘制造共产党工厂的总老板’。因为你们美国人送给蒋介石的坦克、大炮、枪支、弹药,他都转送给共产党了,所以我说蒋介石是输送军火到共产党去的‘运输大队长’。而且他还是一个‘无底洞的洞主’,无论你们美国给他多少支援,总是永远填不满的。”

应邀回国 死于火灾

1948年7月,冯玉祥应中共中央邀请,准备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工作。当年5月2日,中共中央电示上海局和香港分局,邀请29位民主人士北上商谈新政协召开事宜,冯玉祥在这“29人名单”中位列第二。其实,冯玉祥与中共的渊源也是由来已久,双方曾有多次合作的机会。

1924年10月,冯玉祥趁第二次直奉战争之机发动了北京政变,组织了国民军,并邀请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在统一战线政策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积极加强与冯玉祥及其国民军的联系。1926年3月,冯玉祥得以去苏联访问。回国后在苏联的援助下,在五原誓师,与南方革命军遥相呼应。冯玉祥也接纳了刘伯坚、邓小平等几十名中共党员去国民军中负责政治工作,不过不久就下了逐客令。

原来,蒋介石于1927年6月和冯玉祥在徐州会面时,提供了比苏联更具诱惑力的条件。因此,蒋介石在东南“清共”,冯玉祥随之也在西北“逐共”。不过,冯玉祥对待中共的态度与蒋汪的斩尽杀绝有所不同,他请辖区内的共产党员240多人到郑州,对他们说,你们要反蒋,我要和蒋合作打张作霖。你们要反蒋,愿意到哪里去就去哪里吧!然后,他送给刘伯坚1000元,科长以上的,每人100元,其余每人50元。鲍罗廷及一些俄国顾问也被遣送回国,临走前,还给鲍罗廷一份高等顾问的聘任书,请他以后多多指教。还派两位高级军官沿途保护,一直送到库伦。

冯玉祥夫妇与女儿在美国的合影。

中原大战后,冯玉祥为联络反蒋力量,再次与中共秘密接触。七七事变后,他积极拥护中共所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鉴于冯玉祥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表现及与中共多年的友好关系,1941年11月,当他六十寿辰时,中共《新华日报》以整版篇幅刊登了毛泽东、朱德等人的贺电以及周恩来的祝贺文章。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应邀到重庆和蒋介石举行谈判。冯玉祥认为“毛泽东到重庆,说明他胸襟坦白,一片至诚”。毛泽东等抵达重庆后,就去看望了冯玉祥。9月6日,冯玉祥又在自己的寓所宴请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

1948年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后,身在纽约的冯玉祥夫妇秘密来到苏联驻美大使馆,提出途经苏联回国的打算。此后,李德全又两次单独会见苏联驻美大使潘友新。抗战时期,潘曾任苏联驻华大使,是冯玉祥的老朋友。他从安全角度考虑,建议最好搭乘苏联客船走,若搭乘他国客船,国民党政府可能会向对方提出引渡,或在船上被特务暗杀。冯同意潘的主张,表示愿乘苏联客船回国。

冯玉祥搭乘回国的“胜利”号。

冯玉祥的遗孀李德全在1965年对冯玉祥的老部下张宣武曾说:“……冯玉祥自赴美国,蒋介石的特务始终跟踪不离左右,但是,在乘坐苏联‘胜利号’轮船抵达埃及开罗时,冯玉祥已经下船,特务也跟着下了船,启碇时,冯玉祥悄悄上了船,但那帮(国民党)特务却没有赴苏联的船票和签证,他们上不去。于是,(冯玉祥)才把特务甩开了……”

1948年正是国共两党的内战年,此前闻一多、李公朴等被国民党势力暗杀,中国共产党迅速将之公之于众,揭露国民党独裁专制,以争取民心。假如中国共产党认为冯玉祥被国民党谋杀,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批判国民党的机会。20世纪90年代,冯玉祥的次女冯弗伐在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期间,曾就此事询问沈醉。沈醉说:“冯到美国以后,发表反对美国援助蒋介石的演讲,蒋十分怒恨,但国内形势吃紧,他的手没那么长了,顾不上了!”

还有一种怀疑指向苏联。但当时的冯玉祥已经宣布与蒋介石决裂,与中共和苏联日益走近,所以说此案若与苏联有关,其作案动机就成了问题。再者,火灾中一共烧死70名国际乘客,这个作案代价明显过高。所以,虽然有此一说,但也缺乏确定的证据,逻辑上也有些说不通。

尽管有怀疑,但每种怀疑都没有“实锤”证据,我们只能说冯玉祥死于火灾,但灾难的背后究竟是否有人为因素,留下的就只能是永远的猜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