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这样,也不是最真实的现场

杨维雯/文

《切尔诺贝利》是一部关于讲述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核事故的电视剧,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几位主演,还有一位叫柳德米拉的消防员妻子也成为了剧中的重要人物。那么,这位叫柳德米拉的女性是真实人物吗?她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其实《切尔诺贝利》剧中所叙说的故事大部分都是真实的,有一些也通过细节展现了当年的故事。而由杰西·巴克利所饰演的柳德米拉是一名真实的人物,她是剧中的人物也是现实世界中的人物。在爆炸中幸存下来的柳德米拉的存在是为了警醒人们,以及切尔诺贝利的核灾难对众多家庭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以及心理阴影。

剧中许多故事正是参考了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一书,导演在读过这本书之后获得了极大的灵感。在第一集中我们看到火光冲天以及那些漫天飞舞的核尘的画面正是受到了这本书的启发。导演曾坦言柳德米拉的故事是他度过所有故事中最让人揪心的,她的故事中含有了太多的爱。消防员瓦里西和柳德米拉在十几岁就认识了,那正是美好的年纪。

我们在剧中看到柳德米拉在发生事故后就迫切的想要找到自己的丈夫,当她抵达医院时便看到了那个正在和同事们打牌的瓦西里。在瓦西里生命的最后阶段,柳德米拉不顾辐射的危险始终陪伴在瓦西里的身边。在切尔诺贝利发生事故的时候,柳德米拉正在怀着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吸收了大部分辐射,所以一出生就随着父亲离开了人世。

瓦西里去世的时候柳德米拉只有23岁,接到火警电话的当晚瓦西里是第一批抵达现场的消防员。当时的瓦西里在没有任何防护装备的情况下就进行了一夜的灭火任务,直到凌晨被送往医院。影片中描述到“当柳德米拉看到瓦西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肿胀了,眼睛肿都一条缝。”而这与《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一书中描述的柳德米拉在医院看见瓦西里只是有些许灼伤的情况不太一样,或许导演并不想向观众展示过于残忍的和面,抑或者导演想一步步的演示人被辐射后的情况,所以导演将这个细节做了些改变。受到辐射后的瓦西里基本上是每天一个样,柳德米拉将这样的情况形容为每天我都会遇到一个全新的人。直到瓦西里生命的最后两天,他基本已经不成人形,最后他把自己的内脏都吐了出来。不知道是出于爱还是出于无知,抑或者两者都有,在瓦西里住院期间柳德米拉始终陪伴在瓦西里身边。即使护士曾警告她不许碰瓦西里,柳德米拉在高兴的时候还是将瓦西里拥在怀里然后亲吻……

“他们给他穿了礼服,头盔放在胸前。鞋穿不上,因为脚肿了。双腿肿的像炸弹。礼服也剪开了,因为穿不进去。躯体已经不完整了全身都是渗血的伤口。在医院的最后两天……我抬起他的手臂,骨头松松垮垮,晃晃荡荡的,身体组织已经与他分离。肺的碎片,肝的碎片从嘴里涌出来……他常被自己的内脏呛着……我缠着绷带伸进他嘴里,把东西抠出来……这没法说!也没法写!甚至让人难以忍受,然而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

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让她的女儿一出生就有患有肝硬化以及心脏病,而她的女儿在出生后四天就离开了人世。在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的几年里,柳德米拉也曾多次中风,医生曾告知柳德米拉她将终生不育。万幸的是柳德米拉后来生下了儿子,现在一直在乌克兰的基辅生活着。

其实,不管是书本《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还是电视剧《切尔诺贝利》中的描述的场景,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所以庆幸我们生活在这个和平又安全的年代。

相关链接:核辐射对人体的损伤

核泄漏一般的情况对人员的影响表现在核辐射,也叫做放射性物质,放射性物质可通过呼吸吸入,皮肤伤口及消化道吸收进入体内,引起内辐射,γ辐射可穿透一定距离被机体吸收,使人员受到外照射伤害。

内外照射形成放射病的症状有:疲劳、头昏、失眠、皮肤发红、溃疡、出血、脱发、白血病、呕吐、腹泻等。有时还会增加癌症、畸变、遗传性病变发生率,影响几代人的健康。一般讲,身体接受的辐射能量越多,其放射病症状越严重,致癌、致畸风险越大。

轻度损伤,可能发生轻度急性放射病,如乏力,不适,食欲减退。

中度损伤,能引起中度急性放射病,如头昏,乏力,恶心,有呕吐,白细胞数下降。

重度损伤,能引起重度急性放射病,虽经治疗但受照者有50%可能在30天内死亡,其余50%能恢复。表现为多次呕吐,可有腹泻,白细胞数明显下降。

极重度损伤,引起极重度放射性病,死亡率很高。多次吐、泻,休克,白细胞数急剧下降。核事故和原子弹爆炸的核辐射都会造成人员的立即死亡或重度损伤。还会引发癌症、不育、怪胎等。

简单的说,染色体被中子及伽马射线破坏,身体绝大部分细胞还存活但已经无法在复制更新。随着身体细胞的不断死亡,看着自己身体慢慢的一步步的腐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