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讲座(四十八)
离婚后的彩礼

吴海/文

又是一个周末,平日里安静的小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大家都趁着休息走亲访友或外出游玩,小区的中心花园里满是聊天的老人和嬉戏的孩子,门口的水果店生意也变得格外红火,大排长龙。

“真是一片和乐景象呀。”保安小王今日当班,闲暇之余不禁感叹道。同时自己也不敢掉以轻心,这样的日子正是小区安全事故和邻里纠纷的高发时期,所以小区巡逻也要比平日更加频繁、仔细。

早上刚过9点,小王就开始了当天的第二遍巡逻。走到九号楼前时,突然有人从楼上摔下来一个碗,差点砸在小王头上。小王吓了一跳,抬头看整栋大楼只有三楼的窗户是开着的,想到最近因为高空坠物出了不少事情,这个可马虎不得,于是小王赶紧上楼去察看情况。

刚走到三楼楼梯口,就听见门内传来吵架的声音,还夹杂着摔盆砸碗“叮叮铛铛”的声音。听了一会儿,小王意识到应该是夫妻俩在吵架。这家的住户是20多岁的年轻人小盛,前两年刚在老家结了婚,因为在这边工作,所以独自一人在小区里租了套房子。由于是两地分居,这几年邻居们谁也没见过他媳妇长什么样,有几次小王开玩笑说他把媳妇藏得太好了,让他把媳妇带来给大家见见,他也只是腼腆地笑笑不说话。看来这次终于把媳妇带过来了,但好像发生了不小的矛盾。小王本不想掺和别人的家务事,但害怕又出现刚才那一幕伤了别人,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一敲门,里面的声音平息了,不久后门开了,开门的正是小盛,小王朝物理望了望,屋内一片狼藉。

小王走进屋内,不好意思地说道:“是这样,刚才有个碗从您家窗口飞出去砸到了路上,这太危险了伤了人可怎么好啊。再说了,这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有什么事好好说……”

“谁跟他是夫妻,我们早离婚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突然对着小王吼了一句。

小王一听这话吃了一惊,十分尴尬不知该说什么。这时候,那个女人转向小盛说道:“既然现在有别人在,那我们也别吵了,就让别人给我们评评理,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小盛听了,虽然不太希望别人知道,但就目前来看,再吵下去也不是解决办法,再说小王在这小区当保安好几年了,时常遇到这样的家庭纠纷,说不定能帮上忙,就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屋子里的女人正是小盛之前在老家娶的妻子小张。小盛和小张经老家的亲戚朋友介绍。根据老家的习俗,小盛在订婚后给了小张家10万块钱的彩礼,小张也从家里带了一些嫁妆,随后两人便去登记结婚。但是没过两天,小盛在体检中突然发现自己有肝病,而这个病会影响下一代生育。为了不拖累小张,小盛就向她坦白了并提出离婚。小张虽然很伤心,但一想自己的将来,还是同意了,两人签了离婚协议就和平分手。可是就在前几天,小盛突然不断给小张打电话,要求小张返还10万元的彩礼钱,小张气不过,觉得好歹也是夫妻一场,已经好聚好散,突然又来要钱,实在是说不通,没办法就找到小盛住处理论想做个了断,没想到两人说着说着竟然动起了手。

“小王,你来评评理,人家说退彩礼的,都是没结婚才退,我们都已经结婚了,结婚后也要再添新物件,用来生活啊。再说我陪了嫁妆,也从来没找他要过。我们家在乡下,10万块也不是小数目,再说我还没找他赔青春损失费呢,我可是从‘未婚’成了‘离独’啊,竟然还好意思找我要回彩礼!”小张边说边哭了起来。

小盛听了这话,也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没错,我是对不起你,可是你说话也要凭良心啊,你说你把钱都用在添新物件上了,可事实上根本没有。你一直催我去体检,所以我们结婚第二天我去体检,然后就发现了问题。这种病只有城里能治,所以我很快就回城上班治病了,我家为我们准备的新房基本就没被动过。再说,你不是也从我体检回来就回娘家了么。所以,虽然我们结婚了几个月,但是压根就没共同生活过,也没为这个家添过什么,你明知道我有病,离婚是必然的,所以你就算买了什么,也肯定是为自己花的。现在我拿回我原来的钱治病,这总不过分吧。”

小王听了这原来的夫妻俩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也是十分心酸,但是劝和看来是不可能了,还是尽量把彩礼的问题解决了吧,于是问道:“那你们离婚的时候没有商量这个事吗?”

小张回答道:“就是说呀,当时觉得夫妻一场,他送了彩礼,我给了陪嫁,也算两抵了,他没提我也没说。直接签了协议书就去领证了,这都离婚一年多了才来提,谁知道是何居心呢!”

小盛又生气说道:“当时抹不开面子没跟你提,没想到你竟然反应这么强烈,我已经说过你陪嫁的部分我会抵的,可是你不就陪了几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加起来也就2000千多块,好意思说能够两者相抵吗?”

看着两个人越吵越凶,小王很想帮忙解决,不过一般来说彩礼问题都是因为没登记结婚而产生的财产纠纷,这已经登记了还能返还吗?而且这两个人早就离了婚没了瓜葛,现在再提还能作数吗?小王也拿不定主意,便说:“这样吧,我一个人也不好给你们下什么结论,我们去找找我们李队长,听说他去年也帮他老家的朋友调解过类似的事情,我们听听他的意见好不好。”

小盛和小张听了,心想再吵下去也没法解决,还是找有经验的人来评判吧,于是便跟着小王一起来到物业办公室,把此事原委跟李队长说了一遍,希望寻求解决的办法。

李队长听后,问小张说:“你也承认你们婚后没有共同生活过吗?”

小张答到:“是呀,他没住两三天就检查出肝病回城治疗了。”

李队长皱了皱眉,说道:“那如果你们确实协商不成,按照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小盛确实有权利要回彩礼。”

小张一听,心急问道:“彩礼不都是没结婚才能返还吗?结了婚也可以吗?”

李队长说:“去年为了老家朋友的事,我特意查了法律规定。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对于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是可以要求返还彩礼的。你们就属于这种情况,按理说小盛是可以要回彩礼的。而你的嫁妆既然都已经给了小盛,那就从彩礼中扣除也是应该的。”

小张听了,觉得还是有些气不过,继续委屈地说道:“可是我们都已经离过婚了,离婚协议也都说好签完了,当时在协议中并没有这一条,现在还可以继续要求返还吗?”

李队长继续说:“是的。因为彩礼和嫁妆都属于婚前财产,并非婚后共同财产,而离婚协议只是对婚后共同财产进行了处分,所以彩礼问题还是能够继续另行解决的。而且,虽然刚刚那条法律规定必须以离婚为条件,但是并非是说只能在离婚时予以解决,所以就目前来看,小盛想要回彩礼是于法有据的,但是,如果你们之间另有其他协定,那就遵从你们的协定。”

小张一听,叹了口气,说:“原来法律都已经对这有了规定,那我们也不要再争吵下去闹上法庭了。我把彩礼钱悉数还你便是。”

小盛看到小张态度转变,也解释道:“我也不是真的为了那几万块钱故意纠缠你,我的病确实需要钱,实在不好意思找父母开口要,所以没办法也只能找你了。本来以为你能通融的,结果我也是脾气太急没说清楚,何况本就是我对不住你在先。我当时你放在我们家陪嫁的那些家电,买来大概2万左右吧,你退给我7万就是了。”

小张说:“我也不是故意刁难你,只是离婚的伤心还没过,你又来要钱,我实在是气不过才和你吵架的,知道你不容易,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啊。”

说完,两个人握手言和,李队长和小王看了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李队长叹了口气说:“造化弄人,还是和和气气解决的好啊。”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  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法条释义

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时,除双方未能办理结婚登记的支持彩礼返还外,结婚后,双方办理结婚登记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以及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都应当支持彩礼返还,只是后两者需要以离婚为前提条件,且因婚前给付的彩礼、嫁妆等为婚前财产,在离婚协议之外亦可另外协商、起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