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灭孽火 凤凰涅槃

陆幸生/ 文

在今天,去看“迷信小说”《封神榜》原著的读者,想来已经不多。原著中半白半文的叙述和对话,很浅显,但拗口,在当下是个阅读障碍。还有那么多怪里怪气的各式名号,人不人、神不神、鬼不鬼的,更是在挑战当今谋生求存的快节奏,让人不耐。冷不丁“取出”一段“火情”,要说个究竟,似有些难的。
先把近四千字的文本梗概化一下。两大阵营,一是西岐阵营,董事长是周武王,CEO 是姜子牙,阵前打仗的各路神仙,是车间主任或生产小组长。另一阵仗是殷商集团,董事长为纣王,CEO 是国师申公豹,其为姜子牙同门师弟,两人却是死对头。纣王长子殷郊为阵前统领,也就是常务副总经理,未来的董事长接班人。姜子牙派说客劝降,未成。姜子牙和殷郊布阵开战,姜部燃灯祭用“琉璃”神器,将殷营马善“化为飞灰”。殷将温良再出,姜部哪吒抛金砖击中其后背,再被杨戬暗器射杀,跌下马来丢了性命。殷郊亲自出战,不敌,土遁而逃。
民间道士“火龙岛焰中仙罗宣”与“九龙岛炼气士刘环”,因申公豹相邀来助。罗宣与刘环商议:“今夜把西岐打发他干干净净,免得费我清心。”“时至二更,罗宣同刘环借着火遁,乘着赤烟驹,把万里起云烟射进西岐城内。此万里起云烟乃是火箭,及至射进西岐城内,可怜东、西、南、北各处火起,相府、皇城到处生烟”;“画阁雕梁,即时崩倒”,烧得“黑烟漠漠,红焰腾腾。黑烟漠漠,长空不见半分毫;红焰腾腾,大地有光千里赤”, “男啼女哭叫皇天,抱女携儿无处躲”,“百姓呐喊之声,振动华岳”。
然而,“武王有福逢此厄,自有高人灭火时”。危难时刻,凤凰山青鸾斗阙的龙吉公主驾到,她“乃是昊天上帝亲生,瑶池金母之女”,今见子牙伐纣,也来助一臂之力。公主命:“碧云童儿,将雾露乾坤网撒开,往西岐火内一罩。”即时将万只火鸦尽行收去。
顿时火灭,满城民人齐声大叫:“武王洪福齐天,普施恩泽,吾等皆有命也!”欢声震地。武王在殿内祈祷,百官带雨问安,子牙大喜,吩咐侍儿,打点焚香净室,与公主居住。
原版小说《封神榜》如此这般地咬文嚼字,要是采用今天同名通俗电影的说明,那就简单多了:三千年前,商末,昏君纣王酒池肉林,荒淫无度,联手申公豹,召集“黑暗力量”,与日益强大的西周争战。面对邪恶势力,姜子牙、杨戬、哪吒等英雄团结一致,联手杀了七怪。最终,西岐胜出,纣王摘星楼自焚,周王朝成立,姜子牙封神,至此天下太平。“百姓向往之和谐大同世界初显,一派祥和”。
恶人“天火烧”,而“诗与远方”自有定夺,派众神众仙前来助阵,埋葬旧世界,创立了新天地。用老百姓话讲,就是好人灭了坏人,这是理想,更是希望;“碧云童儿”施法器,“正能量”获得胜利,“解放区”的天终于是明朗的天。
这一段情节,是中国式“明君道统”的典型范例。这火,为恶而起,因善而灭,用文学语言统而论之,可谓是凤凰涅槃之火。这场“动乱”由妖姬妲己而起,被女神龙吉而灭,首尾呼应,女性的否定之否定,还是有点意思可以咀嚼的。

《封神演义》中的火

第六十四回 罗宣火焚西岐城(节选)

话说罗宣现了三头六臂,将五龙轮一轮,把黄天化打下玉麒麟,早有金、木二吒救回去了。杨戬正欲暗放哮天犬,来伤罗宣;不意子牙早祭起打神鞭,望空中打来,把罗宣打得几乎翻下赤烟驹来。哪吒战住了刘环,把乾坤圈打来,只打得刘环三昧火冒出,俱大败回营。
…………
话说罗宣在帐内与刘环议曰:“今夜把西岐打发他干干净净,免得费我清心。”刘环道:“他既无情,理当如此。”
正是子牙灾难至矣。子牙只知得胜回兵,那知有此一节。不意时至二更,罗宣同刘环借着火遁,乘苍赤烟驹,把万里起云烟,射进西岐城内。此万里起云烟乃是火箭:及至射进西岐城内,可怜东西南北,各处火起,相府皇城,到处生烟。
子牙在府内只听得百姓呐喊之声,振动华岳。燃灯已知道了,与广成子出静室看火,不题。怎见得好火?
黑烟漠漠,红焰腾腾,黑烟漠漠,长空不见半分毫;红焰腾腾,大地有光千里赤。初起时灼灼金蛇,次后来千千火块;罗宣切齿逞雄威,恼了刘环施法力。燥干柴烧烈火性,说甚么燧人钻木?热油门上飘丝,胜似那老子开炉;正是那无情火发,怎禁这有意行凶?不去弭灾,反行助虐,风随火势,焰飞有千丈余高;火逞风威,灰进上九霄云外。乒乒乓乓,如同阵前炮响;轰轰烈烈,却似锣鼓齐鸣。只烧得男啼女哭叫皇天,抱女携儿无处躲;姜子牙纵有妙法不能施,周武王德政天齐难逃避。门人虽有,各自保守其躯;大将英雄,尽是獐跑鼠窜。正是:灾来难避无情火,慌坏青鸾斗阙仙。
话说武王得悉各处火起,连宫内生烟,武王跑在丹墀,告祈后土皇天曰:“姬发不道,获罪于天,降此大厄,有累于民。只愿上天将姬发尽户灭绝,不忍万民遭此灾厄。”俯伏在地,放声大哭。且说罗宣将万鸦壶开了,万只火鸦飞腾入城,口内喷火,翅上生烟;又用数条火龙,把五龙轮架在当中。只见赤烟驹四蹄生烈焰,飞烟宝剑长红光,那有石墙石壁,烧不进去。又有刘环接火,顷刻齐休,画阁雕梁,即时崩倒。正是:武王有福逢此厄,自有高人灭火时。
话说罗宣正烧西岐,来了凤凰山青鸾斗阙的龙吉公主;乃是昊天上帝亲生,瑶池金母之女。只因有念思凡,贬在凤
凰山青鸾斗阙。今见子牙伐纣,也来助一臂之力,正值罗宣来烧西岐,娘娘就借此好见子牙。使跨青鸾来至,远远的只见火内有千万火鸦,忙叫:“碧云童儿!将雾露乾坤网撒开,往西岐火内一罩。”此宝有相生相克之妙,雾露者,乃是真水,水能克火,故此随即熄灭;即时将万只火鸦,尽行收去。
罗宣正放火乱烧,忽不见火鸦,往前一看,见一道姑,戴鱼尾冠,穿大红绛绡衣;罗宣大呼:“乘鸾者乃是何人,敢灭我之火。”
公主笑曰:“吾乃龙吉公主是也。你有何能,敢动恶意,敢逆天心,来害明君?吾特来助阵,你可速回,毋取灭亡之祸。”
罗宣大怒,将五龙轮劈面打来。公主笑曰:“我知道你只有这些伎俩,你可尽力发来。”乃忙取四海瓶,拿在手中,对着五龙轮,只见一轮竟打入瓶去了。火龙进入于海内,焉能济事?罗宣大叫一声,把万里起云烟射来;公主又将四海瓶收去了。刘环大怒,脚踏红焰,仗剑来取;公主把脸一红,将二龙剑望空中一丢。刘环那经得起,随将到环斩于火内。
罗宣忙现三头六臂,祭照天印打龙吉公主。公主把剑一指,印落於火内;又将剑丢起。罗宣情知难拒,拨赤烟驹就走。
公主再把二龙剑丢起,正中赤烟驹后背,赤烟驹自倒,将罗宣撞下火来,借火遁而逃。公主忙施雨露,且救了西岐火焰,好见子牙。怎见得好雨?有赞为证:潇潇洒洒,密密沉沉;潇潇洒洒,如天边坠落明珠;密密沉沉,似海口倒悬滚浪。初起时如拳大小,次后来瓮泼盆倾;沟壑水飞千丈玉,涧泉波涌万条银。西岐城内看看满,低凹池塘渐渐平,真是武王有福高人助,倒泻天河往下倾。

(栏目编辑:谭 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