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消防教材的生命

丁 雨/ 文

一堂别开生面的消防课,在上海普陀区万里城实验学校四年级的一个班上展开。老师从《小学消防安全教育》读本中的知识点开始入手,引导小朋友们自由讨论和交流,让他们谈一谈在自己家中有没有一些潜在的导致火灾的行为。
一位小朋友说:“妈妈经常烧饭的时候去接电话,这是不对的,因为在打电话的时候,菜就可能会被烧焦,也没有人看着火,就有可能引起火灾。”
老师接着问:“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小朋友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说:“可以让爸爸去接电话。”“可以把火关了再去接电话。”……
还有一位小朋友说:“爸爸经常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手机放在床头充电,这样手机会容易爆炸,就会伤着爸爸。”
“可以让你爸爸把手机放到客厅去充,这样你爸爸就不会被手机炸着了。”一位小朋友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可是这样,要是手机在客厅着火了,还是会烧到房子的!就应该白天的时候把电充好,或者是等白天再充电。”一个小朋友举手反驳道。
……

《小学消防安全教育》采用任务驱动式结构设计,可以更大限度的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课堂气氛十分活跃,小朋友们的学习积极性全都调动起来,踊跃发言说出自己的经历和看法。在课堂上小朋友们还一起齐心合力完成了教
材后的“鸱吻跳跳棋”的设计。
在小朋友们的欢声笑语中,这堂课结束了,而消防安全知识的学习和实践却刚刚开始。

从理论到实践

《小学消防安全教育》始于数年前的一项科研任务。
2014 年,公安部上海消防研究所副研究员王荷兰刚刚结束了国家软科学的一个研究项目,在这个以中国城市公众消防科普教育管理与措施为对象的研究中,她发现,当前的城市公众消防科普教育水平还远远不能跟上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缺乏连续性、系统性、科学性,社会教育力量还很不足。在研究中,她提出了一系列针对性的对策和措施,与此同时,她也深切地感受到,消防科普教育必须从娃娃抓起。就这样,她紧接着又申报了新的研究课题,给青少年编制一套实用的消防安全教材。搞科研,她是行家里手,编教材,她却是头一遭,但她的热忱让课题组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编一本又实用又有趣的消防教材是多么迫切的事情。于是,消防行政部门的同志来了,教育出版社的编辑来了,教育系统的老师也来了。大家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让《小学消防安全教育》读本顺利诞生。
这是一本以提高消防安全意识、培养消防安全素养,发展消防自救能力为目标,教师容易教、学生乐意学,符合新的时代要求的消防教材。不仅吸纳了国内外最新的消防研究成果,而且采用了任务驱动式的组织结构。全书共分为十个主题活动,每个主题活动采用“任务引入—知识(技能)学习—实践应用”来组织具体内容的。这种任务驱动式的结构设计,可以更大限度地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让学生在完成任务、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学习消防知识、学会消防技能、提升消防意识和能力,体现“做中学”的教育思想。
然而,教材的出版还仅仅是万里长征迈开了第一步,只有让学生用上教材、喜欢上教材、学会消防知识、会用消防技能,才能称得上是这个科研项目取得了成效。普陀区万里城实验学校自2016 年11 月,正式成为该教材的试点学校,承担起教材中《查找家庭火灾隐患》和《绘制家庭逃生路线图》两个活动的教学试点。

从体验到探究

万里城实验学校的拓展性课程教学在区里是有名气的,早在《小学消防安全教育》进入课堂试点之前,学校就已经开展起了包括防震减灾、卫生、禁毒、交通安全等在内的拓展性课程。尤其是在汶川地震后,学校更加强了学生们的逃生演练的训练。

组织学生参加逃生演练,是万里程实验学校拓展性课程之一。

有一次,学校门前的一条路上来了一辆救护车,鸣着警报,呜呜地从学校门前驶过。当时最靠近马路的一间教室,学生们正在教室里上课,老师听到警笛声,不以为意,心想逃生演练学校定会提前通知,兀自淡定地在黑板上写好板书,一转身,发现全班的学生都跑没影了。赶紧跑到走廊上一看,全班的同学都在操场上紧急集合的地点站着。
偌大的一个操场,一个班的学生站得整整齐齐,老师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不管怎么说,学生们能有这种反应,证明学校组织这么多年的逃生演练是很有成效的。
然而,老师们也渐渐发现专题教育就像是一个大背囊,它好像什么东西都有,什么都覆盖了,可是又好像什么都是讲讲就过了。如何让课程不仅仅是走过场,而是根植在孩子的思想当中,成为老师们刻不容缓要解决的事情。
于是,学校决定邀请消防员到学校来现身说法,组织同学们去消防博物馆参观等等。孩子们看见消防车一打开,所有的消防器械就在他们眼前,他们可以看一看、摸一摸,切实了解每个器械的使用方法。让学生实地去看,去走,去感受,这个过程比原来纸上谈兵要好很多,但老师们还是觉得缺点什么东西。
大多数的火灾不是发生在学校里的,而是发生在家庭里和社会上的。老师们感觉之前孩子们的体验和学习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因为学校里发生火灾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那我们的孩子在家庭或者在社会上,遇见火灾要怎么保护自己呢?《小学消防安全教育》恰好回答了这个问题。
“查找家庭火灾隐患”是这本教材中的一个活动,这个活动要求学生学习并了解家庭中导致火灾发生的主要原因和类别,然后要求学生考查各自家庭中的防火情况,找到存在的火灾隐患,并制定整改方案,最后自己评价这次家庭防火行动的结果,并在课堂上向其他同学反馈。
“小朋友们在做‘查找家庭隐患’的时候,其实是带着审视别人工作的眼光去看待问题的。我们其实也是这样,自己的问题常常看不出来,可是别人的错误一眼就能找出来。小朋友们如果能发现别人哪里做得不对,证明他自己也掌握了这个知识点。比如睡觉的时候给手机充电,这是生活中的确存在的问题,但我们大人常常会忽略。孩子们给我们的东西是教学相长的。”万里城实验学校分管拓展性课程的副校长陶礼华老师如是说。
在课程中,消防知识的传授不是满堂灌,消防技能的演练也不仅仅是亲身体验,更多的是培养小朋友们的主动思维,自觉自动地去探究知识寻找合适的方法。“鸱吻跳跳棋”是一个有趣的方法,可以让孩子创造性地去认识火场中哪些活动是正确的或者是错误的。棋盘是根据教材内容绘制的,小朋友们根据自己的理解设置游戏规则。课间时候,经常看见三五个小朋友们凑在一起,听见他们兴奋地说着:“你‘跳楼逃生了’返回原点!”“我‘低头、弯腰、捂住口鼻’了,我前进一格”……
“孩子在设计游戏的时候就在自己心中有了对行为正确、错误、严重性的考量,在游戏的过程中,其实就强化了对知识的理解,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陶老师笑着说。

从应用到提高

教材的试点应用,让小朋友们体会到了拓展性课程的魅力,也让老师们感受到了家校配合的重要性。第一次试上“家庭逃生路线图”的活动时,老师们没留心孩子们对建筑俯视图没有概念,画不出房型图,导致这堂课的效果不是很满意。老师们后来想应该让孩子在家长的协助下完成房型图的绘制,“我们让孩子画房型图的目的是要孩子知道逃生的几个要素:比如不能坐电梯;手电筒要放在必经之路,作为信号灯,要靠近阳台,窗户;每个房间要找到至少两个逃生路线,就是让孩子知道一个问题:逃生不是只有一条路,一条路堵死了,要努力找另外的出路。”陶老师说。
《小学消防安全教育》在试点中教学相长,老师在与学生们的互动中,也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在书上所说的“家庭防火‘四件宝’”,指的是:手电筒、防烟面具、安全绳和灭火器。可是,防烟面具当前对于大多数的家庭都是很难接触的。
“我们老师在上课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在上课的时候,会告诉学生,防烟面具,你们现在很难接触到,可能以后你也不会用到。但我们会问学生防烟面具的作用是什么?你能不能找到替代它的物品?
我们主要是让孩子明确防烟的重要性。这也是这个活动在四年级进行试点教育的原因,因为这个点的孩子既有理性又有点感性,既可以完全理解书本上的知识点,也可以很好地把书本上的知识和自己的生活实际相结合起来。”陶老师说道,“还有逃生绳,如今的商品房,大多是落地窗,家里的家具也大多是定制的,没有可以系绳子的地方,那么逃生绳要系在哪里呢?我们会抛出这样一个问题给孩子们,让他们去观察自己的家,去找、去发现,甚至去创造。”
陶老师说:“我们希望小手牵大手,孩子们对消防的热情能带动一个家庭对消防安全的关注。我们中国的孩子不比美国的孩子差,只要给孩子相当的平台,他们的能量是很大的,就像这次消防教育,他们的眼睛看见的比我们多得多!”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