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梯49》和“2014 年的我们”

杨维雯/ 文 吴学华/图

4 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也是一个铭记英雄的时刻,最近看了部老片叫《云梯49》,里面的内容多少和现在的感受很相投。

《云梯49》——

电影描述的主人公杰克( 杰昆·菲尼克斯饰) 现在还能记起他第一次来到49 纵队报到时的情景:他那时候初出茅庐,战战兢兢,同时用充满抱负,坚信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拯救更多被困火场的平民。接待他的是老消防员,纵队的队长麦克尔·肯尼迪( 约翰·特拉沃尔塔饰),他老成持重,风趣诙谐,他很喜欢这个新加入的小伙子。
在消防队成长的日子是快乐的,队友们就如同他的兄弟一样,无私地传授自己的实战经验,队长麦克尔是一名循循善诱的导师,更像一名慈祥的父亲。在工作中,队中温暖的气氛和随时准备冒险的职业精神都一直激励着杰克,在他们的带动下,他快速成长,并且在许多消防任务中展现出自己优秀的职业素养和敏捷的身手。
工作上一帆风顺的杰克开始遭遇到来自生活的难题,因为随时都要因为火警而离开家,他的妻子莲达经常抱怨他没有更好地照顾她和孩子。而杰克对家人的爱和愧疚也深深地影响着他,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亲密无间的队友和家庭之间,他必须要做出痛苦的抉择。然而就在这时,他也开始接触到消防工作的另一面,他的一名队友在一次事故处理中不幸罹难。
面对队友的去世,悲伤和忧郁的情绪开始在曾经充满欢乐的49 纵队中蔓延,麦克尔试图调整队员们的士气,但这谈何容易,他最看好的杰克也渐渐萌生了退意,这更让他感到一筹莫展。
杰克刚刚因为队友去世而对自己的工作和理想产生怀疑,正在这时,他却意外地置身一场罕见的高层大火之中。
现在他由一名从前的拯救者变成了等待救援的人,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得以有了一次换位的思考,也经历了一次对事业,家庭和人生的重新思考,在重新认清方向之后,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困境,楼层过高,氧气不足,他必须协同自己的伙伴,战胜这场来势凶猛的大火。

“2014 年的我们”——

电影用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给我们带来快乐或悲伤,而整个2014 年,我们几乎都处于悲伤之中。

2014 年2 月4 日11 时许,上海环震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发生火灾, 两名消防员在扑救过程中,因建筑物突然倒塌而造埋压,抢救人员徒手清理建筑废墟,不幸的是这两名90后消防员被救出后已无生命体征。

2014 年2 月4 日,大年初五。那天上午,我和我的战友们刚处理完一起社会救援任务,正当我用电台和总队报告“处理完毕,归队”的时候,我听到电台里有一阵急促的声音:“报告总队,这里发生了坍塌,我们的人还在里面。”
那是上海环震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仓库失火,救援中队陆续到场,约两个小时后,陆晨、孙络络两名战友,在内攻作战中突遇厂房坍塌,被埋牺牲。
2014 年5 月1 日,在扑救上海市徐汇区龙吴路某民居火灾中,两名消防员不幸因受轰燃和热气浪推力影响,从13 楼楼道窗口坠落不幸牺牲,5 月6 日烈士亲属怀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悲痛,来到英雄生前战斗和生活过的关港消防队,缅怀失去的亲人。

那天,我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电台,不停地在电台里搜寻着现场的消息,大概在下午电台里报出被埋的战友被找到了。在队里,我没有敢多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晚上查房的时候,我看到值班的同志在门卫室里哭泣,我就上前询问他情况。原来,今天牺牲的战友中,有一个人和他约定,曾经同坐一趟火车来当兵,9 月也要一起退伍回家。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却无法用更多的语言去安慰他,只有多陪陪他。悲伤的阴云,并没有很快在中队中散去,而是慢慢被挤压,被大家埋到心里去,但是我们的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依然在我们驻守的这块土地上,出警,生活,工作,学习。
每年的“五一”长假,是一年里难得的快乐时光,大家可以不用训练,待在营区里面,好好地休息休息。长假的第一天下午,还没完全放松下来的我们,就被一阵急促的警铃拉到了救援的现场,现场火势很大,好在没有人员被困,我处置得也很迅速,火势很快就被我们控制住。正当我们准备收操回去继续我们的休息的时候,电台里传来消息,徐汇又牺牲了两名战友。
那是在黄浦江的另一头徐汇区龙吴路一处居民住宅着火,突然袭来的爆燃气浪,将钱凌云、刘杰冲出13 层楼道的窗户……那张照片很真实,我没敢多看,可即使这样我们也能把自己代入到那时的情景,仿佛就发生在眼前。
那天的下午,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没有人多去讨论什么,说实话队里的气氛坏到了极点。随之而来的还有家人的担心,我的爸妈是第一个给我打电话,他们始终在电话里嘱咐我要注意安全,我知道他们想说的更多,但是有些东西是我自己选择的,就逃避不了。紧接着我就陆陆续续地接到很多家长的电话,很多和我们父母一样叮嘱我们要注意安全,也有情绪激动,想我们帮他儿子换个相对安全的岗位,而电话这头的我,说得更多的也就只有让对方放心。
那年的年底,灾难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是空前的,本来说要留下来继续服役的,可能是受了家人担心的影响很多都表示不会再继续服役,我们几乎就要面临着无人救火的境况。最后通过和家人以及战士本人多方面做工作,最后还是留了一部分灭火救援经验丰富的老兵下来。那一年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若要改编成一部电影,那还是考验编剧和导演的功力。
自新中国成立至2017年清明,共有42 个名字镌刻在上海消防的英烈墙上。
他们中既有解放初期的徐品衡、阎德成、张保江,也有曾经并肩战斗的陆晨、孙络络、钱凌云、刘杰4 位“90后”。2017 年4 月4 日,消防英烈墙前,年轻的消防官兵们注视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熟悉并不是因为相识,而是因为他们的肩上扛着相同的使命。看着英烈墙上的战友照片,消防官兵们许愿:“但愿墙上永远不再有新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