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掩盖的阁楼

张晓虹/文

冬春相交,消防安全形势严峻,徐汇区在全面落实火灾防控措施的基础上,对其辖区内的消防安全隐患进行全面排查,以人流密集的场所为重点,查封了9 家单位,清退了20 个违法住宿的人。把因存在隐患而可能导致的火灾事故坚决遏制住。在排查中,徐汇消防支队和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分为两路,对辖区内的对象点开展全面检查,发现有些场所确实存在着隐患。

噩梦的开始

消毒、清洁、迎宾、洗头……这是钟琪琪一天的工作内容,她所工作的美容院位于徐汇区的钦州北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店里生意也一向不错。小钟是一个才刚到上海半年的小姑娘,她的脸上已然挂满了疲惫,有种对未来的不安和对现状的焦虑。初来上海的那种新鲜感与打拼热情也似乎已被满脸的疲倦吞没。
“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是和别人群租的,因为手头不宽裕,只能选择这种方式,我们几个一起住的也都是同行同事,都是在美容院里做的,因为美容院的工作时间一般都要晚归,所以找同行一起住才不会影响对方的正常生活,大家一起住,又省钱又省事。”小钟回忆道。然而好景不长,这几个美容院小姑娘,每晚都是10 点、11 点下班回家,然后一阵喧闹,直到把周围邻居都吵醒了,才罢了。有时候甚至是半夜,譬如周末就是凌晨两三点下班到家。据周围邻居称她们除了走路声音很响外,就是聊天声。要知道那个时间点都是人们睡觉的时候。小钟作为其中的一员其实也很无奈,每次都好心和室友说她们这样做不好,会吵到别人,然后就会被室友们排挤,几次之后小钟只好妥协与之同流合污。那时候是有邻居好声好气地对她们说过几次的,后来无果,又半夜大声敲门呵斥,最后就是有邻居向消防部门举报,小钟一群人就被赶了出来。然而,这之后才是噩梦的开始……

隐形的阁楼

小钟被赶出来之后,心急如焚,没地方住这可怎么办,于是向美容院老板张姐诉苦说自己在上海没有住的地方,干脆辞职回老家算了。张姐听了之后,也有了自己的小算盘。她问小钟:“你可以接受群租的是吧,那姐这里有地方给你住,之前和你一起租房的小芳小莹现在也没地儿住吧,你要是相信姐,你们就来姐这里住吧,你们就当作员工宿舍好了,我就收你们一人三百,你看怎么样?”小钟一听,立马答应。
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只要有地方住就好。利索地收拾好自己寄放在美容院更衣室的行李,小钟跟着张姐去了所谓的“员工宿舍”。
说它是员工宿舍还真没说错,张姐提供住宿的地方其实就在美容院上面的阁楼里。小钟跟着张姐穿过只容一人通过的小走廊,踏上长年失修的木制楼梯,终于来到了顶层,这还没完儿,到了之后,张姐拉了一下走廊灯,灯光昏暗。小钟只看见好几块破木板堆在那里,哪有什么员工宿舍的影子。
“老板,员工宿舍呢?我怎么没看见呢?”小钟四处寻找着。
“别找啦,员工宿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张姐一脸神秘地把破木板一块块挪开,瞧,一个原本被木板遮掩掉的员工宿舍门就赫然出现在小钟面前。只见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上挂着好几颗钉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点瘆人。而此时的小钟哪还管得上那些一路上来的种种安全隐患和这区区让人有些不安的环境,她只想能在上海有个立足之地。
走进阁楼房间里面,里面已有几张上下通铺和些许生活痕迹,例如绕得满地都是的电线、吃完没扔的外卖、挂着的各种衣服等等。“这里还有我们美容院的其他员工住着,以后你们就住一起,同事之间感情更好,工作起来也更和谐,而且你们住在这里上班也方便,楼下就是我们院儿,也没人会来管你们,想干嘛干嘛。不过住在这里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每次出门后必须把木板掩上。”小钟想也不想就立马答应张姐,还连忙叫上小芳小莹一起请张姐吃了一顿饭感谢她,现在小钟想起来觉得自己那时候真傻。

火患险燃惹人怒

小钟和几位同事的群租生活很欢乐,几个年轻小姑娘凑一起,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好不热闹。同事关系变好了,工作也的确如张姐所说变得更加和谐。小钟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捡到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然而在这一片安宁之下,隐患暗流涌动。
一天晚上,小姑娘们回到寝室后,嬉笑说着一天发生的趣事,突然下铺的小芳一句“我好像闻到一股焦味”吓得众人噤声。于是她们开始寻找味道的来源,发现地上散落着的某一个插线板已经开始冒烟,几个姑娘吓得想赶紧逃到楼下,说是逃,不如说是瞎跑,通往楼下的走廊与楼梯都是细细一条,门口还有木板碍事,加上灯光昏暗,好几个姑娘都被绊倒了。小钟好不容易走到了楼下美容院将阁楼的总电闸给关掉了,然后将楼下美容院的电闸开开,几个姑娘也磕磕绊绊地从阁楼下到了院里,在美容院的员工休息室睡了一晚。
早上张姐一来,就被众人围住说阁楼太不安全了,昨晚差点发生火灾,万一发生火灾外面那几块木板挡着,我们逃都逃不出去,我们想把木板撤掉。张姐不以为然地说:“撤木板绝对不行,到时候被查出来,大家都没好日子过,不想住的去外面租房住,别住我这儿,又想便宜又想舒服,哪有那么好的事儿,赶紧该干嘛干嘛去!”众人一听,哑口无言,眼下哪里还有那么便宜又方便的房子给她们住。而小钟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邻居向消防部门举报她们的群租问题,然后消防部门来整治的场景。
再回想起昨晚的种种,小钟做了一个决定。
徐汇公安防火监督处参谋樊陈凯:“你们今天把床铺都拆除了,做得蛮好的。以后这种经营性的场所不能再住人了。”
小钟:“好的,以后我们不会再住在这种地方了。”根据事先排摸得到的线索加上后期有人举报,徐汇公安消防支队确定了钦州北路一家美容院有着经营场所合并群租的行为。这个美容院的宿舍,就在这个阁楼上,但是阁楼门被钉子钉死了,还做了巧妙的木板伪装,如果事先不排摸加之没有人领路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现。检查人员去除钉子进入阁楼,看到了不少寝具,在对美容院老板张姐进行质询时,她还不断狡辩。对此,执法人员当即采取了果断措施。其实徐汇公安消防支队之前来排查的时候就发现她的阁楼上面有一些床铺被褥,估计存在着住宿的现象,但是一直苦于寻不着门路,查不出个所以然,好在现在有知情人士举报。所以这次徐汇公安消防支队联合派出所对这个地方进行复查,终于将这个地方取缔查封。
是什么让小钟从一开始的天上掉馅饼到之后的哑巴吃黄连再到最后的举报呢?是那场还未燃起来的火灾?还是那几块阻拦逃生的木板和那条挤得只能一人通过的小走廊?还是张姐那张日渐显露出的只想赚钱不顾员工生命安全的嘴脸呢?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便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