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危险的“乘客” 地铁拒载

谭 婧/ 文

上海拥有庞大而发达的地下轨道交通网络,2016 年2 月以来,上海轨道交通每周一至周五的日均客流量都在千万以上,运营里程也在2015 年底就超过了600 公里。今年上半年,上海地铁的大家庭中又添一位重量级新成员——轨交11 号线的迪士尼站,它的开站运营也意味着上海轨道交通正式通向充满梦幻的迪士尼城堡。
在各路游园图片中,五颜六色的“萌萌哒”米奇头像款氢气球非常吸睛,游客们几乎是人手一个。可惜,在园区里颇具人气的它,却是迪士尼地铁站的黑名单“乘客”之一。
因为上海地铁严禁携带易燃易爆品,所以乘坐地铁不能带充气的气球或者氢气球。但是,若是放暑假的小朋友们来到迪士尼游玩,从园区出来大多会牵上一个气球,如果强行制止,可能会引发小朋友的大声哭闹,影响地铁站的正常秩序。为此,迪士尼地铁站专门准备了一些毛绒玩具,遇到不愿意放开气球的小朋友,就用玩具把气球换下来。
作为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内唯一的地铁车站,站厅中央矗立的米奇米妮雕塑翘首迎接着八方来客,但氢气球并不是车站遇到的唯一问题,对于另一些“特殊乘客”,不只是迪士尼地铁站,整个上海地铁都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不欢迎“气瓶乘客”

为了给高考的儿子做饭,有乘客试图 将这六个便携式煤气罐带进地铁,好 在被安检人员及时发现。
为了给高考的儿子做饭,有乘客试图将这六个便携式煤气罐带进地铁,好在被安检人员及时发现。

高温酷暑、蚊虫叮咬都是夏季最令人烦恼的事,不少市民会在包里放一瓶花露水对付蚊虫叮咬,很多女性还习惯随身携带防晒喷雾、止汗剂等。但须注意,花露水中含有酒精成分,属于易燃物品,防晒喷雾、止汗剂等高压罐装物品属易燃易爆品,都不能带入地铁。
一瓶看似小小的喷雾已经是消防安全隐患,比喷雾体积还要大数倍的液化气瓶,更是地铁“拒载”对象。这个被人们俗称为煤气罐的生活用品,一旦在运输中遭遇猛烈的碰撞、暴晒或者明火,都可能发生燃烧爆炸。夏季高温暴晒加上地铁拥挤晃动,就可能成为它爆炸的导火索。
正因为它的危险性“名扬四海”,所以很少有乘客会带它乘地铁。不过今年6 月7 日,轨交9 号线杨高中路站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幸好在安检中被及时发现,才避免了这个易燃易爆品威胁地铁安全。当时,乘客陈某拖着一个深色的拉杆箱准备进站,经过安检时工作人员例行要求他将拉杆箱放在安检机上。画面中的场景令安检员大吃一惊:“等一下,这个箱子有问题。”安检员连忙叫住陈某。见难以脱身,陈某只能在扭扭捏捏中拉开了拉杆箱。虽然刚才已经在画面中观察到,但当6 瓶便携式煤气罐齐刷刷地出现在箱内,还是令人捏了把冷汗。原来,陈某的儿子今天参加高考,因为家里距离考点较远,为了防止迟到就住在考场附近的宾馆,这6 瓶煤气罐是陈某为了方便给儿子做饭准备的。经过一番解释和教育,最终陈某自愿将6 瓶煤气罐全部上交。

地铁里的商业设施会影响疏散逃生吗?
随着1993 年上海地铁1 号线的开通,23 年来地铁已融入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便民设施也纷纷入住地铁。这些设施在给乘客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增加了车站的用电负荷,万一出现火灾还可能影响乘客的疏散逃生。为了避免这一情况,轨交消防部门严格审批,将不利于消防安全的商业设施拦在地铁之外,今年以来已有12 个地铁里的商业设施因消防设计、审核验收不合格被叫停。同时,消防部门还制订了《上海地铁商业消防安全管理规定》,用制度规范地铁内的商业设施。

不欢迎“香烟乘客”

在地铁站里吸烟不仅影响空气质量,还很容易引发火情。尽管地铁里禁止吸烟早已不是新规,但总有人时不时以身试法。就在今年5 月,正当上海市公安局轨交总队陆家嘴派出所民警在轨交7 号线杨高南路站进行日常盘查时,一名男子竟然大摇大摆地当着民警的面抽起烟来。当发现民警正在观察自己,这名何姓男子非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继续掐着腰肆意地吞云吐雾。结果当然可想而知,根据有关规定,这名男子为这片刻的潇洒付出了500 元罚款的代价。
还有些人干脆直接从地铁站进了拘留所。5 月12 日下午,65 岁的徐大爷正准备乘坐地铁去看望自己的小孙女,走在上海体育馆的轨交换乘楼梯附近时,眼前出现这样的场景:一名男青年边走边点燃了手中的香烟,带着悠闲而满足的表情边走边吸。“这里不能抽烟的。”徐大爷见状,立即上前想制止这个男青年。谁知男青年眼睛一瞪,向徐大爷的脸上猛地吐了一口烟:“要你多管闲事?是不是欠揍?”说完,他用力地甩开徐大爷的手径直往前走,那些烟圈也跟着他的脚步打着旋上升。见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徐大爷伸出手拉住男青年继续劝说。男青年怒火中烧,一回身朝着徐大爷的脸上就是两拳,打得徐大爷直踉跄。见对方想溜,徐大爷只能死死抱住男青年的腿,周围乘客见状赶紧报警。直至被带进警务室,男青年仍然觉得是徐大爷多管闲事。民警只能在一番法律解释后,对男青年处以行政拘留10 日并处罚款500 元的处理,并专程前往徐大爷家慰问。

不欢迎“玩火乘客”

任性男子地铁里玩火烧纸巾,由 工作人员及民警带离车厢,后被 处以行政拘留。
任性男子地铁里玩火烧纸巾,由工作人员及民警带离车厢,后被处以行政拘留。

轨交区域是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在轨交车站、车厢内玩火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行为,不仅会造成乘客恐慌甚至伤亡,还会严重影响地铁的正常运营。可即便如此,依然有人堂而皇之地试图在地铁里玩火,这一幕也被车厢里的监控全程记录。
那是5 月的一天傍晚,年轻小伙庄某从火车站出来,搭乘轨交10 号线准备前往一家美发店打工,背着红书包拖着银色行李箱的他,在车厢里找了个离车门最近的位置坐下。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刚坐下没多久,就把瓜子壳吐得满地都是,让其他乘客无从下脚,随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把玩。
他的举动让周围乘客目瞪口呆,不时有乘客提醒他“车厢里面不要玩火”,他非但置之不理,反而在听到有乘客报警后,点燃了随身携带的纸巾!一时间,周边乘客立即四散避开,还有乘客赶紧通知了龙溪路站台上的地铁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和轨交站厅内的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把火扑灭,将庄某带离车厢,并按照相关规定,对其依法行政拘留,这场玩火闹剧才收场。

地铁疏散标志大多安装在什么位置?
各种功能的标志对地铁来说是一种无声的指引,一旦发生火灾,在站台上没有登车的乘客就要按照消防指示标志听从指挥沿着楼梯逃生。如果车厢里着火,要迅速按住每节车厢车门上的红色按钮,把着火情况告知列车司机。
为了了解受众到底习惯于悬挂在站厅上方还是张贴在脚下地面的标志,轨交消防部门联合高校做了一次问卷调查,有45% 的乘客习惯抬头寻找导乘标志。但目前的现实却是,导乘标志和疏散指示经常指向不同方向,在紧急情况下乘客很可能走向错误的道路。于是,轨交消防部门联合申通集团相关部门,共同研制开发疏散指示标志与客流导乘标志结合的新型疏散指示标志,这种标志已经在12 号线虹漕路站试点安装。

(本文图片由上海市轨道交通公安消防支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