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志愿者——“没有新闻”的春节

谭 婧/ 文

周建平觉无标题得,这个猴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没有坏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没有坏新闻才是最好的春节。
除夕夜,周建平在家里匆匆吃了晚饭,便赶紧套上橘色的平安志愿者马甲,伴着万家灯火,准备出门巡逻。一出门,刺骨的寒风直往脖子里灌,周建平用手把外套领子提了提,匆匆钻进了夜色中。
今年春节期间,60 岁的静安区南京西路街道新成居委会副主任周建平比往年更忙:为确保猴年春节烟花爆竹“禁放令”顺利实施,身为上海30 余万名平安志愿者之一的他坚守在烟花管控的一线,只为上海春节那一份珍贵的宁静。据统计,今年春节期间,静安区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火灾事故为零。

“没有新闻”的除夕静悄悄

从今年1 月“禁放令”实施后,周建平便常常能在媒体上看到有关非法储存、燃放、运输烟花爆竹的新闻,报道的内容大多不是劝阻就是罚款,更有甚者被行政拘留。到了春节前几天,这样的事情更是纷至沓来。而自己所在的新成居委会,隔壁就是电视台大楼,走几步就到南京路,拥有着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却连一个类似的新闻故事都“拿”不出来。
不过,这份“没有新闻”却让周建平有些开心。面对外环以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首个春节,这样特殊的节骨眼上,“没有”反倒成了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他们居委会在春节期间组织了一支45 人的平安志愿者队伍,主要分配在四个重点时段进行巡逻管控。小年夜那天,没有喧嚣的鞭炮声,没有往年的“红地毯”,居民们都感慨耳根难得清净,空气也格外清爽。
但是转念一想,像静安区这种365 天全年禁放的区域,对烟花爆竹的管控注定是一场没有终点的“硬仗”。随着天色渐渐暗沉下来,越来越多的平安志愿者的身影出现在街道和弄堂。大家都明白,即将到来的除夕夜是这场“硬仗”中数一数二的“大战役”:从17 时到年初一7 时,他们要轮流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一旦发现有居民拿着烟花爆竹准备燃放,就要马上劝阻,绝不能让鞭炮声响起来。周建平的心里也有些嘀咕:真正的春节还没来,到时候居委会管控的区域里,这份“没有”还能坚持下去吗?
带着这样的担忧,周建平开始了自己的巡逻工作。与固定岗位不同,周建平这样的“机动部队”,整晚都要穿梭奔走在居委会管控的各个角落。“没具体计算过要走多少公里,反正从居委会出发,青海路威海路、青海路南京西路吴江路交会口、招商局广场、南京西路591 弄周围等都要绕上一圈,边走还要边观察,一个小时能走两圈吧。”周建平拜了拜手,淡淡地说道,“为了严控烟花爆竹,这点事不算什么!”
一圈快要走完的时候,周建平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用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滑开解锁并接听起来,“嗯,不要紧,我现在就赶过来。”原来,青海路威海路路口的志愿者突然想上厕所,便赶忙打电话来请周建平替他一会儿岗。放下电话,周建平的脚步由慢变快,最后甚至小跑起来,“这是我和平安志愿者们定下的规定,一旦有事暂时离岗,一定要找到机动队员接替。”
有些志愿者感觉自己就离开几分钟,但谁又能保证这几分钟内不会有人试图燃放烟花爆竹呢?所以,保证自己所负责的岗位时刻有人,是周建平和其他平安志愿者共同的承诺。

世博经验奠定“没有新闻”

说起志愿者,就像打开了周建平的话匣子。年轻时的他曾工作于宝钢宣传科,2008 年街道急需人手,他便来到南京西路街道安全科工作。与安全工作朝夕相处的4 年让他深刻领悟了什么是“安全无小事”,也让他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安全心得。这期间,他又被街道选派前往世博园担任2010 年世博会志愿者。这段志愿者经历虽然短暂,却给周建平留下了可以品味良久的思考:志愿精神的理解,团队分工的感触,安全工作的方向……
2012 年,带着一身安全工作的经验,周建平来到南京西路街道新成居委会担任居委会副主任,这里地处静安区,毗邻南京路和南北高架,特殊的地理位置让新成居民区的安全不能有丝毫闪失,满怀责任的他一干又是4 年。这次烟花爆竹管控的春节“大考”在周建平看来辛苦归辛苦,但如果这份辛苦能换来环境美丽、治安有序,那么累点也值得!
不过从小年夜开始,周建平的心就一直悬着,尤其是这个春节在烟花爆竹问题上,居委会保持着“没有坏新闻就是好新闻”的记录,周建平打心底里不希望它被打破。正月十五元宵节是春节尾声的符号,吃完了香甜的汤圆,周建平才敢确定:2016 年猴年春节期间,新成居委会没有一个居民非法储存、燃放烟花爆竹,更没有发生一起与烟花爆竹有关的劝阻、罚款或拘留的新闻。除了上海这座城市的守法意识与公民素质,周建平觉得,是默契齐心的工作团队和世博经验的双重作用,再加上前期工作的到位,才创造了新成居委“零新闻”的记录。春节前,新成居委仔细研究培训世博志愿者的手法,专门针对45 名平安志愿者进行了培训,一方面是巡逻时如何宣传,另一方面是发现问题时如何劝阻,力求达到“看不到闪”“听不到响”的预期效果。横幅、微信等各种手法齐发力的同时,居委工作人员还逐个门洞张贴告知书,挨家挨户发放承诺书,并重点对一些“燃放大户”反复做工作。分工上也借鉴了世博的岗位安排,将工作强度、岗位特性等因素考虑进去,先标出每一个关键位置,再根据位置安排适合的平安志愿者轮流值班。比如弄口的固定岗位和往年燃放地分别需要2 名志愿者站岗,居民区的制高点等特殊位置也要安排2 名志愿者坚守,另外,在弄堂里来回巡查的志愿者也必不可少,但考虑到这个岗位工作强度大,因此安排6 名志愿者轮流巡逻。

有故事的志愿者带来“没有新闻”的春节

这个春节,周建平与 其他平安志愿者一同 坚守在烟花爆竹管控 前线,只为上海那一 份平安。
这个春节,周建平与其他平安志愿者一同坚守在烟花爆竹管控前线,只为上海那一份平安。

在“零新闻”的背后,要感谢的是平安志愿者的默默付出、坚守在岗和彻夜不眠,“好多居民到居委会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班随便你们排,一定保证值班时间都有空!这实在是让我们感到意外和感动。”对于居民的热情,周建平连称想不到。春节对中国人的意义非同小可,再加上深冬的夜晚寒冷且漫长,之前他们还担心会有志愿者打退堂鼓,可实际上没有一个人找借口不参加。
与新成居委会相距不远的康定路上,还有一名往年的“燃放大户”,作为一名私营业主,这位俞老板每年都要花上30多万元,带领员工燃放烟花爆竹,讨个好彩头。如果连这个“燃放大户”都不放了,对其他居民来说一定有影响力。在民警和社区志愿者几次登门宣传后,这位俞老板松了口,但仍然表示不放烟花爆竹,初五“迎财神”就没有气氛。眼看正面宣传不足以让俞老板转变观念,无奈之下,民警和志愿者只能将近期抓获非法燃放储存烟花爆竹的案例转发给他,这些案例的惨痛教训一次次戳中俞老板的神经,几番下来他终于答应不放。后来,这位“燃放大户”不仅戒了烟花爆竹,还计划着明年早早报名,让公司里的年轻人穿上平安志愿者马甲,协助管控烟花爆竹,给志愿者队伍输送新鲜力量。
有的志愿故事是幸福的,72 岁的徐金英就是这样一名平安志愿者。15 年前,被确诊为乳腺癌的她曾以泪洗面;10 年前她迈上了社区志愿者的道路,心情好了,身体也逐渐好转;6 年前,她积极报名了世博会志愿者;今年春节的小年夜、除夕和年初四,她都坚守在平安志愿者的岗位上,这股劲头也带动了不少居民。
也有的志愿故事充满遗憾。张秀云的母亲瘫痪在床12 年,2 月4 日,医生开出了病危通知。2 月6 日那天,本想去看望母亲的她听说母亲有好转,想到晚上5 点要值班,便没有前往医院,谁知这竟成了她的终生遗憾。第二天,安排好母亲的后事后,张秀云强打精神赶回居委,继续完成管控烟花爆竹的各项工作,直到年初四她在朋友圈发布了简短的悼文,大家才知道她家出了这么大的事。
周建平觉得,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有故事的平安志愿者,才换来这“没有新闻”的新春佳节。如今过完了这个颇具回味的春节,面对未来常态化的烟花管控,周建平还希望这个纪录能保持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本文图片由南京西路街道新成居委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