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种房”发财梦

谭 婧/ 文

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上海嘉定区南翔镇政府某工作人员正在办公,手机里突然蹦出一条陌生短信:“听说你们挺横啊!要清理我们?你们不让我们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等着和我的煤气罐子同归于尽吧!”这则恐吓短信的发出时间,正是嘉定区南翔镇新裕村区域性重大火灾隐患的整治阶段。
工作人员怀疑,这条短信八成又是违法承租人对抗执法的“伎俩”。

20 余万平方米有300 多家商户

这样的猜测没错,发出如此穷凶极恶短信的人,正是新裕村整治地块的违法承租人之一——“包租公”张大鹏(化名)。
十多年前,外乡生意人张大鹏听说南翔镇新裕村有块空地正在出租做堆场和停车场,便想承包下这块地皮。可惜,当年的他囊中略显羞涩,手头的资金只够包下其中一块。为了尽快“钱生钱”,这块土地在张大鹏手上还没捂热,便被他转手租给他人做了停车场。
张大鹏本想积累些租金后继续承包剩余空地,谁知想做“包租公”的人可不止他一个。眼看着空地前后被人分租,张大鹏动起了歪脑筋:他在租来的空地上用砖头砌起几间平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租给了一家小型五金加工企业。虽然租金比市场便宜,但相对于停车场的租价来说还是涨了不少。
第一次的“种房”投资让张大鹏尝到了甜头,其他承租人争相效仿,纷纷在空地搭建违法房屋再转租给别人。一时间,这股“浪潮”一发不可收拾,面对丰厚的利益,他们疯狂地榨干了每一寸土地,甚至不惜在违法建筑上再建违法建筑。
“房屋”越建越多,为了抢盖,砖砌房早已不是他们的首选,省时省力的彩钢板房才是这里的“新宠”。
由于价格便宜,又方便工人吃住,“张大鹏们”的房屋受到不少企业的青睐。随着时间推移,这块358 亩的违法用地上,密密麻麻地盘踞了388 家企业,违法建筑面积多达26.3 万平方米。说是企业,其实大多是以家具生产、五金加工和泡沫塑料加工为业的小作坊。一晃十年光阴,如今的这些作坊墙面斑驳,门窗也爬满了锈迹,每日伴随着加工机器的轰鸣声,大量污水、废气和粉尘由此产生,严重影响了新裕村当地的自然环境,周围村民反映强烈。
除了环境脏乱差,小作坊里随处可见的火灾隐患更是触目惊心。“你能想象吗?一大片由彩钢板和其他可燃、易燃材料搭建而成的‘房屋’杂乱无章地遍布,本来就狭窄的通道上还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生产材料、生活垃圾和易燃易爆品,空中悬挂着密密麻麻的电线,像一层层蜘蛛网。”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嘉定支队沈智伟警官说道,“这些‘房屋’既是车间又是仓库还是宿舍,属于典型的‘三合一’建筑。屋里没有任何消防设施,一旦发生火灾就是火烧连营,很容易群死群伤。”再加上近些年京沪高铁、沪宁城际的建设,新裕村地块成为多条铁路的必经之地,高耸的铁路桥上不时有一列列火车疾驰而过。铁路线路近在咫尺,如果火势蔓延,大火和浓烟还可能会危及列车的正常运行。

阻止违建继续“野蛮生长”

正因违法建筑数量巨大,且建筑材料耐火等级低、消防设施缺失、“三合一”现象、私拉乱接电线等消防隐患的大量存在,南翔镇新裕村被列为2015 年市级重大火灾隐患整治区域和中央综治办、公安部联合督办的80 处全国区域性火灾隐患之一。
要想根除这片区域的火灾隐患,与小作坊“一刀两断”是最彻底的办法。2015 年4 月16 日,南翔镇正式启动新裕村地块重大火灾隐患整治工作,下定决心拿下这块“硬骨头”。
为了彻底摸清复杂的地块情况,各部门组成联合拆违小组,全面掌握了违法承租人、违法建筑及企业商户的基本情况,尤其是进驻存在一定年限的商户以及张大鹏这样较早一批承租人的状况。整治伊始,消防部门发挥了基层消防网格员的力量,收集掌握第一手火灾隐患等信息,挨家挨户和商户宣传,用一场场火灾案例的残酷教训言明利害。“当时一听说要整了,立马就有人给每家都发了告知书。”来自安徽的刘琴回忆道,她和家人曾从张大鹏手里租下三间房开废品回收站,顺便隔出两小间来吃住。“后来又发了宣传册,还在我们家对面拉了宣传横幅,那些天氛围怪严肃的,大家私下都在议论是不是真得走啊。”
信息掌握精准,氛围宣传到位,整治也进入关键阶段。
面对曾经大面积“野蛮生长”的违法搭建,嘉定区采取“化整为零”的战术,将整治地块划分为8 个单元,由新裕村在内的南翔镇7 个村和南翔物业公司各承担一个单元的整治任务,用“协同包干”的办法,清晰划分责任片区。新裕村的重点区域也留下了整治队伍的脚印,消防部门和派出所联合成立了8 个检查组,每周对重点区域进行消防安全检查。与此同时,嘉定区迈开约谈、签约、促搬、拆违“四步走”的整治脚步,由政府部门正式向各家企业下发动迁通知,并逐一约谈企业负责人,督促对方主动配合,签约搬离。
这种情形下,像张大鹏这样的违法承租人早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然而,张大鹏却依旧“稳坐钓鱼台”,因为他很清楚,方圆几公里像他手上这样相对便宜的房源非常稀少,好不容易租到了,谁能舍得搬走?果真如他所料,开始时确有不少商户企业对整治态度暧昧。为此,多部门用强有力的措施,浇灭了违规商户企业的侥幸之心。2015 年5 月29 日,消防部门发现,新裕村胜辛南路355 弄一处面积约500 平方米的宿舍有严重的消防隐患:它位于仓库之上,外面全部由彩钢板搭建,里面还被分隔成大大小小的26 间房,最高峰时住着100 余人。一进房间,抬头是随意乱拉的电线,低头是各处散落的烟头……这样高密度的宿舍,竟然只有一个狭窄的楼梯作为进出口。
经查,这间如同“火药桶”般的群租房,责任人正是张大鹏。
为此,消防支队、南翔派出所立即传唤了他,并对这里进行临时查封。仅一周后,这处彩钢板建筑被拆除了。

“种房”发财一场空

无标题
南翔镇新裕村地块经过整治,火灾隐患已经解除,生态环境也正在改善。

无标题
南翔镇新裕村地块经过整治,火灾隐患已经解除,生态环境也正在改善。

这次拆除触动了商户企业们脆弱的神经,随着整治清退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人相继准备搬离。看着自己花钱搭建的房屋被拆,自己的“摇钱树”们还嚷嚷着要走,张大鹏终于慌了。他连忙联合曾经的“包租公们”一起化身“赖租户”,“什么?要拆掉?房子是我花钱建的,你们凭什么拆我的房子?”“想都别想!收来的房租我都花掉了,哪来钱退给他们。”
开头的那条恐吓短信只是张大鹏阻挠执法的“冰山一角”,为了留住手头的承租户,他私下威胁商户企业,阻止它们签约。
除了从中作梗,他还故意在互联网上传抹黑整治事实的视频,许诺给承租户更加便宜的租金,用巨大的利益驱使他们“抱团不配合”。张大鹏绞尽脑汁设置重重障碍,甚至在宣传资料上做文章,“拿到过两本看起来差不多的宣传册,结果翻开来我都愣住了,怎么一本写着这里隐患大、不能住,另一本说的是不要搬,都是做样子,我们也看不懂到底什么意思。”
无标题
南翔镇新裕村地块经过整治,火灾隐患已经解除,生态环境也正在改善。

无标题
南翔镇新裕村地块经过整治,火灾隐患已经解除,生态环境也正在改善。

靠近铁路沿线一家木器加工厂的小工如是说。
虽然一些承租户不配合,但执法人员以区域存在结构“三合一”现象、安全通道不达标等为突破口,启动消防执法程序,撤离居住人员,合力依法推进整治。2015 年9 月22 日,由嘉定公安分局统一指挥,消防支队与特警、治安、交警、派出所等单位组织力量200 余人,深入新裕村隐患重点区域,开展了以整治火灾隐患为主的大规模集中清查行动。同年12 月8 日下午,4 台破拆机在新裕村地块同时开动,伴随着2200 平方米家具厂房的墙体陆续倒塌,最后一幢违法建筑被成功清拆。
目前南翔镇新裕村地块经过整治,火灾隐患已经解除,生态环境也正在改善。待今年上半年这块空地补种绿化后,它将化身为生态林带和城市绿肺,助新裕村打造成一个幸福宜居的美丽乡村。
至此,在这场8 个月的较量中,消防部门、派出所发放了23000 份消防宣传资料,张贴消防宣传展板40 份,悬挂40幅消防宣传横幅,共处罚单位21 家,临时查封、关停单位18家,行政拘留3 人,刑事拘留2 人。其中,张大鹏就因发送恐吓短信、私自搭建违法建筑、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拒不整改消防隐患等行为,把自己送上了违法犯罪的被告席。

(本文图片由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嘉定支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