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城中村”

无标题
自2015 年3 月红旗村改造整治以来,拆违40 万平方米,减少人口近8 万,今年下半年,地块将启动建设更新。

无标题
自2015 年3 月红旗村改造整治以来,拆违40 万平方米,减少人口近8 万,今年下半年,地块将启动建设更新。

无标题
自2015 年3 月红旗村改造整治以来,拆违40 万平方米,减少人口近8 万,今年下半年,地块将启动建设更新。

李雯涵/ 文

冬季的寒风里,上海市普陀区红旗村地块上热闹非凡:数台大型机器来回挥舞着机械臂,不断推倒已经清空的违章建筑,接连不断的轰鸣声里,一间又一间房屋碎成废墟,标志着红旗村整治攻坚战正式打响。
位于普陀区的红旗村,是目前上海中心城区规模最大、问题最突出的“城中村”,安全隐患重重,红旗村的整治工作也一直是普陀区政府的心结。不过这块区域环境整治的“硬骨头”
最近终于要被“拔点”,住在这里的村民也终于迎来了居住环境改善的一天。

曾是上海出了名的脏乱差“城中村”

普陀区的红旗村,由当地7 个自然村组成,东至上海联运公司及规划路、西至曹杨路、南靠武宁路、北邻铜川路,周边还有山华果品市场、水产市场和蔬菜集散中心等5 大市场。多年来,该地块内私搭滥建严重,存在大量安全隐患:非法经营、无消防许可情况普遍存在;消防设施严重缺失,消防通道梗阻;曹杨路果品市场生产、存储、住宿“三合一”场所集聚,易燃物无序堆积,私拉乱接电线、违规使用大功率电器和无证燃气设备等隐患尤为突出。
对于这样的周遭环境,生于此长于此的归阿姨深有感触,年过六旬的她就住在红旗村内一条狭窄通道的尽头。这条狭窄通道口,被一家餐馆架起了一条油烟管子,这条管子沿着外墙直通到三楼,外管壁上由于常年油烟,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油垢。每天归阿姨进出家门,都要从粗壮油腻的油烟管底下通过,稍不留神头上就会被滴到油污,而只要餐馆开业,这条管道内发出的低沉轰鸣声,在家里的归阿姨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归阿姨说:“我小时候这里还没这么多房子,这些违章建筑都是后来一点点搭出来的,很多房屋被出租了,租户就在里面开饭店和商店,那些油烟管道味道呛人、声音吵人也就算了,更让我烦心的是管道旁边那些油腻腻的电线,都是租户自己私接乱拉的,你说万一短路起火了,我被堵在通道尽头,逃得出去吗?”
无独有偶,本地村民徐先生对此也怨声不断:“现在红旗村的违章搭建越来越多,外来人员越聚越多,不少租户平时在村里摆摊卖菜、卖水果、做夜排档,弄得污水满地还有油烟味,每天一到下班高峰或者晚上,周边的路还经常因为街边设摊占道被堵住,车子根本没法开。万一着火,消防车都没法开进来。”
“彻底整治”——这四个字成了住在这里的居民多年来的愿望,大伙都希望政府最好能把违章遍地的红旗村“早点拆平”,如此就能彻底解决环境脏乱差的问题。

七个工作组“分块包干”破除整治难题

红旗村居民迫切的愿望,让上海市政府、普陀区政府将整治的目光放到了这个“城中村”上。2014 年,上海市委、市政府将红旗村列入了全市首批“城中村”改造项目。2015 年,上海市委、市政府又将红旗村列为消防安全高风险整治重点项目,明确了“安全隐患必须消除、违法无证建筑必须拆除、脏乱现象必须整治、违法经营必须取缔”的要求。2016 年元旦后,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还亲自来到红旗村暗访,了解问题症结。根据实地查看的结果,普陀区对红旗村的整治计划进行了重新部署,由原来的2016 年年底以前完成提前到2016 年6 月底以前。
猴年春节前夕,普陀区联合执法队开始对红旗村内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排污和违法居住这“五违”问题进行整顿。违建民房和违建企业的拆除、无证无照租赁户的清退、安全隐患的排查等工作也逐一展开。
然而,要彻底整治这个占地586 亩的“城中村”,并非一蹴而就之事。“城中村”内的7 个自然村落融合混杂,逐个整治,往往是“前脚刚整治完,后脚又死灰复燃”。相比起反复来回的“车轱辘战”,不如将这7 个自然村划分片区主动出击来得更有效。于是,一个专门针对红旗村整治难题的“分块包干”方法应运而生。
普陀区委、区政府根据红旗村地块排摸情况及属地划分,成立了由民警、红旗村生产队、市场监督管理局、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特保、协管人员组成的七个工作组,然后将红旗村划分成七大块片区,一个工作组对应一片区,“分块包干”开展整治。
“红旗村内情况复杂,‘三合一’多,其中不乏无证经营的‘黑窝点’。”工作组人员介绍,2015 年12 月初,普陀区针对红旗村内存在的“非法行医、非法食品加工”等城市管理突出问题,进行了重点整治,共查处无证地下食品加工点2 处,扣押并销毁非法加工食品黄豆、蚕豆、半成品豆芽、成品豆芽等共计5210 公斤;查处地下黑诊所2 家,没收牙椅、补液针剂等全部器械药物及违法所得,并分别处以罚金。
类似的专项整治行动,在红旗村改造项目推进过程中始终不断开展着。由于红旗村内消防隐患严重,普陀消防支队的工作人员也参与到各类专项整治行动中,进行消防安全隐患排查,对住宿人员做好清理工作,最大程度减少火灾隐患。诸如高压线下居住、违章搭建等问题,也都被列为整治重点对象。
自2015 年以来,经过为期一年的整治,工作组目前已顺利关闭了红旗村地块内约13.3 万平方米的曹杨路果品市场,并分批安全拆除了市场内的违法建筑及退租商铺。乱设摊现象少了,村民徐先生家门口道路的“肠梗阻”问题也得到了明显缓解。

后续管理不是“一阵风”

政府的积极行动,让红旗村的居民看到了环境转好的希望,但是也有居民担心这场轰轰烈烈的整治行动效果能维持多久。
“我住在这里两年多,以前也见政府人员来整治过,但整治好没多久,不安全的隐患又回潮了。”红旗村的居民徐先生的话道出村里不少人的担忧。
在普陀区委、区政府看来,拆除改造是根治“城中村”的最佳方法,但简单的一个“拆”字,并不是那么容易写的。很多整治之所以“整不干净”“整了也没效果”,归根结底还是在整治期间管理没有做到位,整治结束后后续管理没跟上,结果让整治行动变成了“走过场”的整治。
就在红旗村整治的过程中,一套同步管理的方案“出炉”:地块整治期间,普陀消防支队负责日常消防检查,消除冷库、液化气钢瓶、群租、安全生产等各类消防安全隐患及各类烟花爆竹的管控;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无证场所进行查处取缔,配合相关部门对异地经营的商户进行发现、查处,取缔黑作坊、黑诊所等两黑场所;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跨门营业及占道经营的依法查处,取缔周边无证设摊;特保及协管负责夜间巡查,对社会治安秩序、违法犯罪进行检查。
而对于红旗村内已经拆完的区域,工作组则会不定期再回去巡视,同时派遣工人抓紧砌起围墙,防止再有外来人员入内,引发回潮。

村民们安置也有了好去处

红旗村改造项目不仅涉及到需要拆除的违章建筑和企业,还涉及到地块内的83 家居民,近300 人需要安置,如何妥善安排村里这些居民去向,也是普陀区委、区政府念念不忘的事。
“红旗村能够得到整治拆除,这是好事。但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这一下就要搬走,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不过归阿姨的不舍很快就得到了化解:在红旗村的改造项目结束后,被拆空的这里将建造起小区公寓,像归阿姨这样居住在红旗村的村民们只要及时签约,就可以原拆原还,继续住回到这里。
听到这个消息,归阿姨乐坏了。去年年底,选房、签约项目刚开始,归阿姨和家人就立刻赶到红旗村地块“城中村”的改造指挥部里,在已经被村民挤得水泄不通的办公室里抢着完成签约。归阿姨说:“想到两年后就能搬回到这里住上干净敞亮的新房,谁不想尽早签约呢?”
据了解,为了能顺利完成征收工作,让后续拆违整治行动跟上,使得村民们尽早摆脱现在脏乱不堪、隐患重重的居住环境,负责征收项目的工作组早在2015 年4 月底就进驻到红旗村的改造指挥部,进行了一系列的摸底、调查、评估,了解应安置人口,过程中还有两次公示。去年年底选房、签约项目开始后,短短十余天内,红旗村的签约率就达到了90.12%。春节前夕,已经签约成功的村民开始陆续搬离,留在红旗村的居民变得越来越少。
从过去消防安全隐患重重的“城中村”,到如今拆成一片废墟的平地,普陀区红旗村自2015 年3 月启动改造整治以来,已经拆违40 万平方米,减少人口近8 万。2016 年6 月30 日前,这里将全面完成红旗村综合整治扫尾和宅基地动迁工作,6 月30 日之后,地块将启动建设更新。红旗村村民们盼望的美好安全新生活指日可待。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便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