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心软手 贴身监护“老城厢”
黄浦区力保21万平方米待拆迁区域消防安全

 

谭 婧/ 编辑

无标题对老上海人来说,老城厢是个承接地气、安放心灵的地方,它是城市的腹地,是这座城市的起点与基石。这些年,在一轮轮的拆迁改造中,记忆那头弄堂口的老虎灶,屋里厢的雕窗都渐渐难觅踪影,眼前的广厦万千渲染出新的城市印记。
转个身,弄堂里的吴侬软语犹在耳畔,然而对老城厢的消防安全究竟该怎么管理,尤其是如何处理大面积待拆迁地区存在的消防安全隐患,是拥有众多石库门建筑的黄浦区回避不得的一道题。自今年夏季以来,黄浦区紧盯6 处10 年以上、建筑面积逾21 万平方米动拆迁停滞基地内“三合一”、违章搭建、楼道堆物、违章用电用气等重大火灾隐患,完善落实“政府牵头、部门联动、公安主推、社会群防”的工作机制,确保3000 余户动迁居民的消防安全。

用宣传叩开待拆老城厢安全之门

老城厢表面上喧嚣杂乱,“面子”似乎不大好看,“里子”却透着市井生态的活力。尽管居民有蜗居斗室的不便,但这里自成一格的市井生态,执着地保持着老上海早先的影子。如果整治仅是硬生生地一刀切下去,是否能彻底割除“面子”的痼疾不说,反而会破坏了老城厢“里子”的活力。
在老城厢的顽症整治中兼顾“面子”和“里子”,首先要强化宣传教育。黄浦区组建了由社区民警、居委干部、综治社保队员、消防协管员、社区居民为骨干的消防志愿者队伍,他们穿梭在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弄堂,在宣传栏里张贴消防安全宣传海报,挨家挨户地发放告知书,定期开展家庭防火知识宣传,用全方位的宣传提升居民自防自救的技能。同时,消防志愿者还专门向居民们普及消防法律法规知识,组织消防演练,让居民们在实际操作中实践所学的逃生知识。
老城厢也是不少老年居民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待拆期间,这里仍有不少重点人群居住在此。针对这类弱势群体的消防安全意识和自防自救能力相对较弱的状况,街道社区开展消防安全结对帮扶活动,派驻治安保卫社工、民政社工、外来人口协管员等人员,分别对独居老人、病残人员、外来人口等弱势人群落实严看死守措施,确保他们的消防安全。
这些建筑大都是上世纪的里弄石库门建筑,以砖木结构为主,耐火等级较低,再加上居住者年龄层偏高,消防责任重大。为此,属地街道、公安派出所分别与入驻的动拆迁公司及相关单位进行消防责任签约,督促落实主体责任,明晰生产生活垃圾管理、空置房管理、水电煤管理职责。同时,建立动拆迁公司、街道、公安派出所三方协查机制,依托企业专人、社区民警和街道消防协管员力量,确保“每周常态查、假日重点查、作业跟踪查”的消防巡查机制落实到位。

用整治促进待拆老城厢新陈代谢

老城厢是城市的灵魂,也是上海沧桑兴衰的缩影。虽正待拆迁,那些窗户外被单衣服撑起的“万国旗”,仍默默保留着老上海传统城市生活面貌。市井生活催生出各种需求,也牵引出各种消防安全隐患顽疾。
这种因时因地、具体而微的贴身监护,考验着消防安全工作的智慧和耐心。黄浦区定期在停滞基地消防安全工作例会上通报火灾隐患排查和整改落实情况。
在亚龙及福民二期动拆迁停滞基地,豫园派出所联合社区居委、城管等部门对住户逐一开展消防安全检查,共清查住户632 户,消除消防隐患743 处,清理“三合一”场所12 处,关停无证盒饭摊点21 家;在董家渡2 号动拆迁停滞基地,小东门派出所则深入开展彩钢板建筑住人“清零行动”,成功拆除彩钢板违章建筑2000 余平方米,清退留宿人员250 余人,收缴电磁炉、热得快等劣质电器设备100 余件;在士林华苑二期动拆迁停滞基地,老西门派出所以“周四整治日”为抓手,定期对“黑作坊”开展消防安全隐患整治,成功取缔无证制衣作坊18 家,收缴染料、醋酸、双氧水等众多化工用品以及煤气钢瓶、汽锅、热得快等生产用具30 余件;在高福里动拆迁停滞基地,瑞金二路派出所联合物业、房管等部门,累计清理内楼道堆物50 余吨,限期搬离15 户拾荒留宿人员,确保安全疏散通道畅通无阻……
黄浦区还通过改善消防设施让这一区域焕发历久弥新的活力。针对老城厢特点,瑞金二路街道斥资25 万元为835 户居民安装漏电保护器,小东门街道斥资18 万元为动拆迁停滞基地内的居民配置灭火器、更换老化电线,老西门街道自主配置150 张厨房灶台防火板、450 具干粉灭火器。
拆迁改造是城市发展必经的过程,并不是所有物件都像“老虎灶”那样成为上海老式弄堂记忆的一种符号,但从保障消防安全上发力,也是对老城厢这种城市精神归宿的另一种守护。整顿后商场内情景。

( 本文图片由上海市黄浦区民防办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