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上伸出两个手指

童孟侯/ 文 丁德武/ 插图

被大火严重烧伤的韩洱竟然还活着

3 月20 日晚上9 点10 分,高家桥路16 弄16 栋楼房着火,起火点是二楼的206 室,滚滚浓烟夹着火光从窗户卷出。警报声四起,呼救声四起。
幸亏消防中队就在高家桥路,消防车飞速赶到,强大的水龙把火扑灭。消防队员用斧子劈开206 的防盗窗架,强行从窗户进入206 室。
黎明警长、林霖警官和火调员钟畅随后进入206 房间,当即看见烟雾弥漫的床边倒着一个中老年男子。黎明警长搭了一下他的脉搏,发现还活着,立刻对他的徒弟林霖说:快把这个被严重烧伤的人送到医院抢救,记住,他活着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你一刻也不要离开他,等他醒了,听他说什么。林霖是刚到公安局刑侦总队报到的大学生,她回答:我明白,师傅。
大约过了12 分钟,林霖打来手机:师傅,救护车还没有开到医院,这个男子已经死亡。
黎明问:他说什么了没有?
林霖回答:什么都没说。
唉——黎明长叹一声,他叮嘱了一句:此事暂时对外保密。林霖介绍说:被烧死的男子叫韩洱,三点水耳朵的耳,本市人,今年61 岁,曾在云南插队落户,回城后在宝光皮鞋厂工作。6 年前退休,退休工资2200 元。父亲亡故,母亲健在……

有人竟然在206 室浇了豆油

钟畅是消防局的火调员,也就是专职的火灾调查员,他和公安局派来侦查的黎明警长兵分两路,同时展开调查。
钟畅最想知道起火原因,这是重点。他先把地上的灰烬扫拢,然后拿出一块很大的吸铁石,在灰烬上面吸来吸去。突然,扑一下,灰烬里一块小铁片和一个小弹簧“跳”到吸铁石上,这是一次性打火机上的两个小零件,塑料的部分已经烧掉了,这也正是火调员钟畅要找的东西。两个小零件说明206 室的起火原因不是因为电线短路,不是因为煤气爆炸,很可能是有人用打火机点了火。
img1656那么,是有人纵火呢?还是屋主韩洱不小心失火?还是他故意引火烧身?钟畅在肚子里暗暗琢磨着,他默不作声,继续在地上搜寻着。很快,他又发现沙发的脚边有一只透明瓶子——难道是韩洱喝醉了酒然后抽烟,不小心失火烧身?
很快,钟畅趴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又发现了沙发脚的地板上似乎有一些油的痕迹。他立刻挖起一小块地板,连同那只透明的瓶子,交给一位消防员:快,立刻送到局里实验室化验。只过了半个小时,消防员从实验室打来电话:大钟,地板上的油渍是豆油,那只瓶子是豆油瓶。
豆油?豆油瓶?钟畅好生奇怪,他当了十多年火调员还没有碰到过:起火原因难道是有人在现场浇上了豆油,然后点燃了打火机?起火点不在厨房,而在卧室;豆油瓶不在厨房,也在卧室——这就说明有人特地从厨房拿来豆油,浇在卧室里,而后点着了豆油,引发大火。同时说明纵火者是“心血来潮”,他要烧毁206 室是没有预谋的,否则他一定会带上一瓶容易燃烧的汽油!
钟畅继续在地上拨拉着,寻找其他起火证据,他沉思:如果206 室除了屋主韩洱之外还有一个人在场的话,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凶手,韩洱不可能用这种方式自杀……

竟然只有防盗门和防盗窗架是新的

钟畅火调员在屋内探寻,黎明警长已经走下楼去,他在第16 栋楼房的四周查看,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仔细观察之后,再回到206 室。他发现了一种强烈的反差:206 室室内的东西都很简朴,沙发是旧的,大橱是老的,电视机是21 英寸的,浴室是水泥地的,只有两样东西是新的,而且十分考究——一个是防盗门,这是一款中国目前最好的名牌防盗门,如果丢了钥匙,任何锁匠都打不开,屋主必须打电话叫这家销售防盗门的公司来开。一门锁死,十分保险。
另一样考究的东西是南北两边所有窗户外的防盗架子,全部是不锈钢制成,锃亮,结实,管壁很厚,要用手把它们扳断是不可能的,刚才消防员用斧头才劈开防盗窗架。
黎明推断:206 室的防盗设备都是新的,安装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月。这说明主人的防范意识很强。虽然16 弄的十几栋楼房都是老公房,建造有30 多年了,但这些老公房正是小偷强盗愿意光顾的地方。韩洱做得对,防人之心不可无。
但是黎明心里有个疑问:这个韩洱光是装修门窗,为什么不把室内也一起装修一下? 30 多个平方,简单装修花不了多少钱。
当黎明和钟畅合力掀开屋主睡的床,床底下又出现一种“防盗装置”:一只50 厘米高50 厘米宽的家庭保险箱,体积虽小,但是死沉死沉。
顿时,黎明的心里凸显了一条连接线:防盗门——防盗窗——防盗的保险箱,这条连接线很有侦查价值的,这条线绝对是线索。黎明说:我们把保险箱抬到刑事技术中心去吧,打开保险箱,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几个年轻的消防队员蹲下身搬保险箱。黎明提醒说:小心小心,不能碰保险箱的几个面,要从它的底部抬。
一个消防员不以为然:保险箱外面的油漆都烧掉了,估计箱子里面的东西也烧毁了,抬回去其实意义不大。
黎明摇摇头:不不,这个保险箱一定藏着好多有用的信息,它是韩洱保险的一个“终点”。
抬走了保险箱,黎明又在沙发边烧毁的茶几下面,发现了两个玻璃杯,一个碎了,一个没碎,没碎的那个杯子里还有茶叶。他拿起几片茶叶,用放大镜看了一下,然后用手捻了捻,又闻了闻……
黎明的心里清楚了:这是普洱,是上个世纪90 年代的老普洱茶。这样的普洱茶,如果是中国茶叶公司云南省公司出品的“中茶牌”圆茶,那么,眼下的市场价每一饼要6000 到8000 元左右,如果在茶馆里叫服务员泡一壶这样的老普洱,价格是1500 元。
茶叶不是关键,关键是茶叶带出了人,掉落在地上的两个杯子诉说着韩洱家出现过的场景:有个外人来过了。韩洱和这个人一起喝茶。这个外人不是一般的客人,而是韩洱愿意拿出几千元一饼的老普洱来招待的客人;这样的客人,即便不尊贵,起码也是个“分量”很重的客人。还有,来者不是强行打开防盗门进入206 室的,而是韩洱开了门让他进入的。来者是韩洱的熟人,很熟的熟人。
那么,来者是不是作案人呢?

遗留的指纹竟然没能比对到那个隐身人

206 室室主韩洱的保险箱被小心翼翼抬到刑事技术中心。老资格的钱法医说:来得太及时了,最近我研究了一种新技术,可以在爆炸和火灾现场提取指纹。正好,我要验证一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黎明警长对于指纹也是内行,他对钱法医说:这个保险箱虽然没有烧成灰烬,但是大火烧它烧了10 多分钟,外表都烧掉了,油漆都没有了,你还能从保险箱的表面提取到什么指纹?指纹是由汗液和皮脂留下的,指纹中的有机物质被火一烧,就烧掉了。
钱法医说:所以要研究新技术啊。犯罪嫌疑人在物体表面的指纹,通常会包含体表分泌的多种化学物质,包括蛋白质、脂肪酸和盐分。在遇到高温和爆炸的情况下,蛋白质和脂肪酸等有机物质难以存留,可是,由于盐分的化学性质高度稳定,难以分解,所以能够保存下来,能保留盐分指纹,关键是能不能采集到。
黎明说:盐分指纹?听着很新鲜啊。
img1659钱法医一边操作一边解释:只要火灾现场留有一些金属平板,只要有人碰过这些金属板,那么,这个物质,也就是我说的盐分,就会留在金属平板上,大火是烧不尽的。现在,我用仪器对残留在保险箱表面的盐分进行扫描,你们看,出现了吧?有了吧?现在,我把扫描后的数据输入电脑软件,再进行分析。你看到了吗?这保险箱的五个面上留下了16 个比较完整的盐分指纹,大部分留在保险箱的开门关门的这个面。现在,我把这16 个盐分指纹进行分析归类……好,出来了,这16 个指纹是属于两个人的,其中这10 个,一、二、三……是韩洱的指纹,还有6 个指纹属于另一个人……
黎明问:你的意思是还有6个指纹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钱法医点点头:我已经比较精确地恢复了原先留下指纹的面貌,它在我的新技术面前会再现原形。
火调员钟畅很兴奋:如果你的新技术能够见效,那么对我们侦查员和火调员来说,有了大帮手啦!
“3•20”专案组的组长是刑侦总队的李总队长,他指示,立刻把钱法医发现的6 个指纹,和韩洱所有亲朋好友的指纹进行比对。
黎明他们一共找到了70 多个亲朋好友,然后开展调查比对。结果是令人遗憾的,这6 个指纹不是这70 多个人的指纹。
而后,“3•20”专案组又把这6 个指纹拿到公安部的指纹库里去查询,查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相同的指纹,甚至连比较相似的指纹都没有。只要这6 个指纹的拥有人有犯罪前科,那么他的指纹和DNA 一定会在公安系统留档。也就是说,这个隐身人没有犯罪前科。大家都觉得有些茫然:这6 个神秘的指纹是谁留下的?
黎明和钱法医是很要好的同事,他毫无忌讳地问:钱法医,你的新技术还不够完善吧?你提取到的盐分指纹可靠吗?我们查了一大圈,都没能比对上。
钱法医说:今天不是我第一次用我的新技术来验证,我已经用过N 次了,效果都比较好。你问我可靠不可靠?等到这个案子破案了就可以得到证实,现在我再怎么说它可靠都没用。黎明说:好吧,我们打开韩洱的保险箱看看。
林霖戴上了橡胶手套,说:保险箱说不定会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防盗门也好,防盗窗架也好,防盗保险箱也好,最终不都是为了保险箱里的秘密吗?
黎明点点头,他觉得他的徒弟有灵气,和他想到一起去了。没料到保险箱没有被锁死,林霖只拿住把手一拧,门就打开了,不用拨弄转盘,不用找寻密码。更没有料到的是保险箱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空空如也,上下两格都是空的。不是里面的东西烧毁了,而是没有东西,连灰烬都没有。眼下,正如那位消防员说的:“其实意义不大”。
黎明警长陷入了沉思:是保险箱里原来就没有东西,还是东西被那个来客取走了?韩洱是个55 岁就退休的皮鞋厂工人,一个月的退休工资只有2200 元,他要保险箱干嘛?他当初和妻子离婚时,只留下这套一室一厅的32 平方的房子,其他全部给了妻子,钱,首饰,银器,连儿子都判给了妻子。用一贫如洗来形容韩洱是毫不过分的。那么,一贫如洗的韩洱要保险箱干嘛?要一个“一贫如洗”的空的保险箱干嘛?

你竟然才说出“伸出两个手指”

黎明警长、林霖警官和火调员钟畅一起来到解剖室,负责解剖的法医把解剖结果告诉三位:韩洱的烧伤面积达到全身的19%。他的头部,也就是左眉弓的地方发现有挫裂创,因为这个部位皮肤较薄,所以撞击以后,出血很厉害,你们看,白色的骨头都能看见了。此外,韩洱的背部有被硬底鞋子蹬踏的痕迹,虽然不明显,但是我们看到了。还有,他的膀胱里尿液充盈。他的肠子里有面条、咸菜、肉丝……
黎明的手机响了,是刑侦总队李总队长打来的:请你们立刻过来一下,我们“3•20”专案组开个分析会,大家把信息汇总一下,争取尽早破案。
来到会议室,李总队长开门见山:指纹比对有结果了吗?钱法医说:指纹提取到了,但是还没有和对象比对上,我估计那6 个指纹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
黎明警长说:李总,我刚才理了一下我的推断思路,我想试着描述一下韩洱家发生大火的过程,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李总队长伸出一个手掌:你说。
黎明点了一支烟,款款道:我来描述一下,3 月20 日晚上8 点左右,韩洱在家里吃过晚饭,他吃的是雪菜肉丝面,非常简单。这时候有人敲门。韩洱从防盗门的小孔里看到敲门的人是他认识的,于是开门迎客。来人的身高大概在1.75 米左右,这是我根据韩洱背部留下的痕迹以及他撞在保险箱的部位推断的。来人进屋以后,韩洱给他泡了一杯陈年的高级的普洱茶,他自己也泡了一杯。两人坐下来喝茶聊天。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韩洱从床底下拉出保险箱,蹲下身,拨了密码,打开了箱门。这时候,来人冷不防在韩洱的背上狠狠蹬了一脚,这一脚很重很重。韩洱一头撞在保险箱的边缘上,他血流不止,昏死过去。来人趁机取走了保险箱里的财物,关上保险箱的门。他一不做二不休,来到厨房里拿来一瓶豆油,浇在韩洱的卧室里,然后用打火机点火,造成韩洱不小心家里着火的假象。当大火烧起来的时候,这个人赶快逃逸……
李总队长问:你们觉得来人是这样的人吗?
林霖说:来人是韩洱的熟人,还不是一般的熟人,而是很熟的熟人,但又是已经疏远的熟人。来客没有前科。他是激情犯罪,不是有预谋的,但是心狠手辣!
李总队长说:我们来细细梳理一下,要杀掉韩洱总有个动机,是仇杀?是财杀?是情杀?还是自杀?
林霖说:首先应该否定财杀,因为韩洱很穷,他的退休工资只有2200 元,他几乎没有什么积蓄,一年不吃不用,也只有26400 元。有谁为了这点钱而把他置于死地?他每个月要给妈妈200 元,要给儿子800 元,自己只剩下1000 元,这1000 元在我们这个城市生活,是有点紧巴巴的。
火调员钟畅说: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排除的是自杀,而不是财杀。因为韩洱还在为自己家里进行装修,估计门和窗架换新以后,还会对室内进行装修。这样的对生活充满规划充满信心的人,是不会自杀的,不会自暴自弃的。
黎明点点头:我赞同钟畅的意见,韩洱不会自杀。我觉得还可以排除仇杀,因为韩洱在云南插队落户时,还有在宝光皮鞋厂上班时,一向沉默寡言,自己管好自己,从来不管别人的事情,他没有什么仇人。退休之后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来往,也不和邻居打招呼,独进独出,不和别人接触——居委会王书记是这么向我们反映的。
钱法医说:我觉得可以排除情杀的可能。他十年前和老婆离婚后,没有再找新的女友,也没有发生过什么风流韵事,也不嫖娼。他是一个吝啬鬼,极度的小气,哪一个女子会喜欢这样小气的穷鬼?我们调查过了,火灾发生时,韩洱的前妻带了儿子正在台湾旅游。她和他平时不联系,只有儿子有时到韩洱那里去一次,取他爸爸给他的800 元生活费。
这么说来财杀、仇杀、情杀和自杀都让你们否定了?李总队长问:最近韩洱有什么反常?
黎明想了想:要说反常,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常。我们在调查他妈妈的时候。妈妈说半个月前韩洱去看她,给了老人家2000 元钱。可是以往他每个月只给妈妈200 元……林霖打断道:对了,会不会他伸出两个手指是指给妈妈的2000 元钱?
黎明诧异:什么“伸出两个手指”?
林霖说:我忘记告诉师傅了,韩洱被我送往医院的路上,没有说过一句话,快到医院时,他抬起右手,伸出了两个手指,是食指和中指。然后一歪头,就停止了心跳。
黎明大声责备:你怎么不早说呢?这是很重要的线索!李总队长说:他临死的时候伸出两个手指,非同一般,可以说这是他的“临终遗言”,我们应该从这两只手指开始,重新侦查。现在休会吧。

这一次竟然采用敲山震虎之计

走出会议室,林霖问钱法医:韩洱会不会是指那个凶手在他背上狠狠蹬了两下?
钱法医回答:从背部留下的痕迹看,因为皮肤被烧伤烧焦了,所以蹬了一下还是蹬了两下,表现得不明显。这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是他的头部撞在保险箱的边缘,出血严重,很可能当场导致昏厥。
林霖“哦”了一声。
img1664专案组再次拜访韩洱的妈妈。韩妈妈说:韩洱原来不叫韩洱,而叫韩尔,因为我们韩家的大儿子叫韩达(韩大的意思),所以老二就给他取名韩尔(韩二的意思)。中学没毕业,韩尔到云南思茅去插队落户,他就把自己的名字改为“韩洱”。不是因为他喜欢普洱这个地方,而是他喜欢上了普洱茶。专案组再次拜访韩洱的哥哥韩达。韩达说:我弟弟单身十多年了,他没有老婆。要说老婆,那个普洱茶就是他老婆,他喜欢普洱茶喜欢到骨子里,走火入魔,天天喝,天天泡,一日三次,喝得人精瘦。没事的时候,他就在家里摆弄那些老的七子饼,神经兮兮的。
黎明推断:那个不速之客应该和普洱茶有关,至少,他是喜欢喝普洱茶的,他是懂得普洱茶的老和新的,他是懂得普洱茶的好和坏的……
钟畅说:韩洱一个月的收入是2200 元,半个月前他破天荒地给了妈妈2000 元,这并不能证明他的孝心,也不能证明他大方了,而是证明他突然手头宽裕了,否则他绝对不可能把2200 元退休工资中的大头2000 元给了妈妈,自己只留200 元,这数目是平时的10 倍!我们很难叫一个很贫穷的人很大方……黎明问道:就这2000 元钱,值得韩洱临死的时候“重申”一下?
钟畅分析: 他可能得到了比2000 元更多的钱, 比如20000 元,两个指头表示两万。
黎明说:好吧,我们暂且把侦查的重点对准财杀,我们要找找韩洱所有钱财的来源,大家分头行动吧。
查银行,“3•20”专案组查到了韩洱在建设银行的户头,那是他退休时宝光皮鞋厂给韩洱指定的发退休金的银行。平时,每月15 日发退休金,韩洱最晚16 日一定把2200 元全部取走。可是这个月,也就是3 月份,他的2200 元还在卡里,“过期”5天了——这是反常的。
除了建设银行有户头,韩洱在其他任何银行都没有开过户,他没有办理过什么借记卡、信用卡、贵宾卡之类。他也没有做过银行的理财产品。要做理财产品,起板是5 万元。
专案组再到证券公司查寻。结果韩洱没有做过股票的记录,自然,也就没有股票户头股票账户。
专案组又到保险公司查寻。韩洱自己没有买过保险。记录显示,20 年前,宝光皮鞋厂要想多给职工发点奖金,但是奖金的额度不能增加。厂长特地为每个职工买一份特殊保险,金额是1000 元,它可以放在保险公司当保险用,也可以打个折扣兑现。那笔保险金第二个月就被韩洱领走了……
调查结果是:韩洱是一个彻底的穷光蛋,他没有任何一笔除了退休工资以外的金钱收入。他的生活就像一只在大江大河里行进的小舢板,不覆舟已经够幸运的了。
黎明心里的疑惑不断加深:他没有钱,他没有金银首饰,他没有保险,他没有股票,那么他特地买一个新的保险箱干什么?他换装了这么好的防盗门干什么?他换装这么结实的防盗窗架子干什么?这些都证明这个吝啬鬼的家里肯定有了值钱的宝贝!
林霖说:他难道得到了一个官窑的青花大碗?
大家都不吱声了,虽然黎明警长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是大家都认为韩洱临死伸出的两个指头好像和钱没有什么关系。那个“二”会不会代表“剪刀”?代表“两次”?我们“3•20”专案组是否应该转换一下侦查思路了?
长久的沉默。可怕的沉默。屋子里静极了。
钱法医到洗手间去了一次,回来后给自己倒了一点热水,他嘀咕了一句:嘿嘿,一个穷光蛋要暴发,只有彩票,还有动迁,穷人翻身靠动迁嘛……
黎明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巴掌:啊呀,我们漏了调查彩票公司!一到彩票公司,案情果然有了重大进展:半个月前,韩洱最近买的一期福利彩票,在附近的一个实体店对奖的时候,竟然对中了20 万元大奖。
彩票公司的经理说:我们三个人同时核对韩洱的身份证,核对他买的那张彩票,认为都是真实的,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我们公司把20 万奖金扣除应交的税4 万元,余下部分16 万元,用现金当场支付给了他,他签了名。这里都有记录。我们公司也有监控录像……
有啦!原来吝啬鬼韩洱中了20 万元的福利彩票,他的两个指头应该指的就是20 万元!他的“临终遗言”说的就是:他抢走了我的20 万元!
李总队长再次召集“3•20”专案组全体成员开会。
李总队长分析道:案情侦查至此,应该说有了眉目,韩洱中了20 万元的彩票大奖,他把钱放在家里的保险箱里,他还特地装了防盗门和防盗窗架。于是,祸从钱出,有人到他家里,把他踢倒,然后抢走了保险箱里所有的钱,还放了一把火。钱法医说:这个犯罪嫌疑人就是那个到206 室的不速之客, 他的指纹我们已经提取到了,不会错,一定是他的指纹。黎明点头道:包围圈越收越紧了,可是,案子的侦破遇到了个最大的坎,犯罪嫌疑人没有到位。
林霖向总队长汇报说:我们比对了韩洱所有的亲朋好友的指纹,人数达到76 人;后来我们扩大范围,比对了韩洱工作过的皮鞋厂所有职工的指纹;比对了韩洱在云南插队落户时绝大部分同事的指纹……人数达到上千,都没能比对上。而这个凶手恰恰又是和韩洱很熟悉的,否则韩洱不会让他进206 室,不会当着他的面打开保险箱。我不明白,凶手是从哪个格子里漏网的?
黎明说:我不认为有人“嗅”到了气味,然后跟踪到16 弄16 栋……
钟畅赞同:彩票公司的保密工作是做得很好的。会议室里烟雾缭绕,除了林霖,几乎所有人都在抽烟,熏得林霖直流泪水。
该分析的都分析了,该调查的都调查了,就等刑侦总队李总队长发话了:下一步怎么走?万事俱备,就等把狼套住。可是这只恶狼就在公安局布下的大网外面逍遥自在。
李总队长点燃了一支烟,他深深吸了两口,然后说:以前案子发生,我们采用的侦查手段一般都是悄悄地进行,尽量不打草惊蛇。这一次,我觉得应该来个反其道而行之,采用敲山震虎的办法,就是要惊吓到老虎,叫老虎自己下山来。大家觉得怎么样?如果这一招还是不能见效,我们再商量下一步的侦查计划也不迟啊!
“3•20”专案组全体成员举手同意李总队长的敲山震虎之计。
第二天,全市大街小巷贴出了市公安局的布告——3 月20 日,本市高家桥路16 弄16 号发生纵火案,犯罪嫌疑人为男性,身高1.75 米左右,身材壮实,他的指纹已经被采集到。警方将在近日大范围地在市民中比对指纹,捉拿案犯。欢迎广大市民举报。纵火者看到此布告,要立刻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杨保竟然是偶尔路过韩洱的家

3 月31 日下午,一个壮实的男子来到刑侦总队自首:3月20 日高家桥路那把火是我放的。
黎明问:你叫什么名字?年龄?居住地?
男子答非所问:韩洱是不是已经死了?
黎明反问:是我们审讯你,还是你问我们?年龄?姓名?
我叫杨保,今年56 岁,身高1.75 米,无业。我和韩洱小时候曾经是邻居,后来大家都从石库门弄堂搬走,他搬到高家桥路,我搬到澳门路。
林霖问:你为什么要来自首?
杨保看了她一眼,说:我看到公安局的布告了,我想我的身高你们知道了,我的指纹也已经被你们掌握了,抓我只是时间问题,早晚总要被抓的。等到警察来抓我,还不如我自首,可以争取从宽处理。你们的布告里没有提到韩洱是死了还是被抢救过来了,我想他可能还活着。如果韩洱醒了,也一定会告发我的……
黎明提醒道:杨保,讲讲你的作案过程。
杨保喝了一口水:好的。3 月20 日晚上8 点多,我骑车子偶然经过韩洱住的高家桥路16 弄,我一眼就看到206 室外面的防盗架子很新,很结实,路灯照着闪闪发亮。以前,我到韩洱家去玩过,他根本没装什么防盗门窗,家里破破烂烂的。这个穷光蛋变了,难道他发大财了?反过来想想,要是没有财产他防什么盗啊?
我停下车上了二楼,按响了206 的门铃。韩洱大概从小孔里看到是我,就开了门。他问我:杨保,你今天怎么会来?我说:我来恭喜你嘛!最近发财了吧?中大奖了吧?
韩洱很奇怪,脱口而出:你怎么晓得?我一个人都没讲过,你怎么晓得的?你的鼻子真比狗还灵。
我拍拍胸脯,诈他说:彩票公司保险公司证券公司,到处有我的朋友,你瞒得过别人,你瞒得了我杨保?
他说:你坐你坐,喝茶喝茶。于是他拿出陈年的老普洱,泡了两杯,我们一人一杯。
我吓唬他说:韩洱,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很紧张,盯着我看,不说话。
我说:15 年前我亏掉的钱,现在你要补偿我了,我被你忽悠了……
黎明警长插话:15 年前你和韩洱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保又喝了一口水,说:他从云南回来以后顶替他父亲到皮鞋厂做皮鞋。一次,他碰到我跟我商量,要我和他一起做普洱茶的生意,合伙开一家小的茶叶店,专门卖普洱。他说进货他有路道,可以从云南茶厂直接拿到便宜的茶。生意肯定不会错。我被韩洱忽悠了,心动了,两人各拿出5 万元,真的在澳门路开了一家茶叶店。他还是在皮鞋厂上班,我没有工作,就看店,卖普洱,做店主。2000 年的时候,普洱茶根本卖不出去,生意清淡得要死。硬撑了半年,再也撑不下去了,茶叶店就关门。韩洱给了我300 饼七子茶,说这件事就算了结了,我也没有办法。
我当时就火了:你小贼坑了我,你说你没有办法?这300饼普洱茶难道值5 万元吗?你给我现钱,我不要普洱茶。韩洱说: 运输费, 租房费, 电灯费, 工商登记费,七七八八加起来,我们全部亏掉了,你问我拿钱,我真的没有钱,你都看到了。这样吧,我再给你加100 饼,一共400 饼,我们两个从此一刀两断。
就这样,我拿了400 饼普洱茶走人,从此我和他再也没有联系过,老死不相往来!
黎明紧盯不放:你在高家桥路碰到韩洱,提起那笔老账了?杨保说:我当然要跟他算老账。我说韩洱你现在发财了,我还是那么穷,你应该补偿我一点吧? 2000 年我亏了5 万元,那时候的5 万元值钱啊!
韩洱不买账,他说:我当初给了你400 饼普洱茶,对不对?怎么吃亏了?你如果觉得吃亏了,你把这400 饼茶还给我,我立刻给你5 万元。
其实,那400 饼普洱茶早就让我送人了,那个年月谁要普洱茶啊?就是现在,喝普洱茶的人也不多。我就说:韩洱,你以为我是傻瓜啊? 2000 年出品的普洱,放了15 年,你以为还是20 元一饼吗?现在起码500 元一饼。你还想蒙我吗?韩洱回答我说:既然你赚了,你还要我补偿你什么?
我板着脸说: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我不是要你补足我5 万元,你补我2 万元,我就和你了断,否则我是不会走的,今天我就坐在这里,一直到天亮!
林霖在一旁快速记录着,她心里想:韩洱伸出的两个手指,会不会是指杨保问他要2 万元呢?
杨保继续说:韩洱听了我提的数目大吃一惊:什么?你要2 万?不可能!我最多给你2000 元。
我翘着二郎腿冷笑:哼哼,2000 元?你打发叫花子啊?
韩洱从床底下拖出一只崭新的保险箱来,对着那个密码转盘横转竖转,门咔的一声打开了。我探头一看,里面一万元一捆的有十多捆,这小贼真的发财了呀!
我说:你有这么多钱,只给我2000 元?我要2 万!韩洱低头数着一叠钱,说:你要也好,你不要也好,反正我只给你2000 块,你就是讨钱的叫花子,你是无赖!我是叫花子?我是无赖?我一时热血冲顶,抬起右腿在他背上狠狠蹬了一下,没想到他一头撞到保险箱的边角上,血流了出来,身体横倒了。我把他推开,伸手到保险箱拿了2 叠子钱,大约是2 万元,把钱装进自己的裤袋。我回头一看,韩洱倒在地上不动了,血流了一地。我用食指在他的鼻子边试了试,好像只有一点点气了。啊呀,这下闯大祸了!怎么办?我在206室转了几圈,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他保险箱里所有的钱统统拿走……
黎明警长插话:一共是多少钱?一共是15 万2 千,我都带来了……这时候,钱法医拿着一张白纸走进审讯室:杨保,你在这里按三个指纹。
黎明知道,钱法医要用这三个指纹去比对留在保险箱上的6 枚盐分指纹,他要证实他的新技术是不是可靠,证实那个放火的人是不是杨保。
林霖对杨保说:你说下去。
杨保说:我想如果韩洱醒了,他一定会去报警的,我干脆坏事做到底,放一把火,把他和他家一起烧了,到时候警察就查不清了,什么证据都烧掉了,谁都没有看到我杨保去过韩洱家。
我在206 室找了一圈,没找到汽油,只在厨房里看见大半瓶豆油,我就把它拿到卧室,把豆油浇在地板上,然后点燃了打火机,等火烧了起来,我赶快扔掉打火机,逃走了……哦,韩洱临终伸出的两个手指,不是指20 万元彩票大奖,就是指杨保要问他拿2 万元补偿。
杨保虽然是被敲山震虎“震”出来的,但是有三项罪名指控等着他:纵火、杀人、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