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群租”

谭婧/文图

image-45
在上海,房子是个大问题,因为这里不仅有高度发达的城市经济,也有高密度的人口.内环线内作为上海的中心地带,聚集众多用人单位,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房价也跟着水涨船高。“房租太高啦,实在租不起”、“我自己一个人住,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好地段的门面房怎么价格都那么高”……面对这些租房需求,一些人从中找到“商机”,在内环线内的一些区域做起了“群租”甚至是“三合一”的生意。

又一处存在隐患的“群租房”出现了?

沿着中山西路的内环高架走,一路上高楼林立。经过吴中路与虹桥路之间,几栋用彩钢板搭建的低层建筑夹杂其中,蓝色的屋顶尤为显眼。
这里地处长宁区中山西路住安物业综合楼,进进出出的人们络绎不绝,周围嘈杂不安。住安物业综合楼由A、B两幢6层建筑组成,分别位于中山西路1257号和1265弄12号,隶属于上海住安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这些年在两幢楼周围又陆陆续续出现了1900余平方米用彩钢板违章搭建的房屋。这块区域在高峰时住着700多人,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里还“盘踞”着24家小吃餐饮、3家快递公司、2家修车店、1家旅馆、1家广告公司等商铺。

区区几幢楼是怎么“塞”下这么多人和商铺的呢?

整治工作推进组通过拆除边缘性违法建筑,实现了清理人员和消除安全隐患的目的。
整治工作推进组通过拆除边缘性违法建筑,实现了清理人员和消除安全隐患的目的。

的确,原本两幢建筑根本住不下这么多人和商铺,即使加上违章建筑也远远不够。但利益的驱使让二房东们疯狂压榨着居住空间,硬生生地把原有空间用木板和胶合板分隔成近300间小房间,部分房间还存在砖墙隔断。其中,A、B两幢楼的每间房间里都摆放了6-8张上下铺,A楼成了酒店200多名员工的宿舍,B楼的2楼住着保安公司员工,5、6楼住着饭店员工,被出租为员工宿舍的情况更为严重。
看起来,这似乎是一处群租房。因为地理位置佳、房租低廉,这里的入住率居高不下,成为不少打工者生活的“港湾”。
但这个被多少人视为“家”的地方,在长宁区消防支队防火监督处余小平眼里却处处隐藏着危险。“且不说它是由有证建筑和违章建筑共同组成,它连基本的消防安全都达不到。电气线路私拉乱接、电线也没有进行穿管保护、使用大功率电器做饭,而且违章搭建的彩钢板耐火等级很低,一旦发生火灾,很容易在短时间内造成坍塌。”余小平说道。更让消防部门忧心的是,面对如此多的火灾隐患,相应的消防设施却少得可怜:有些商铺把消防通道变成了自家的额外仓库,使得原本就狭小的通道拥挤不堪,火灾报警系统、灭火器等消防设备也都没按要求配备。
面对如此乱象和巨大的消防安全隐患,今年初,住安物业综合楼被列为长宁区区域火灾隐患单位,消防部门决定重拳出击,将A、B两幢楼及违章建筑“一网打尽”。

不能算群租的地方该怎么整治?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长宁区区委、区政府领导给了我们高度的重视和大力支持,政府的态度也让二房东和租客们意识到了整治的决心。”余小平说。在住安物业综合楼所属的虹桥街道牵头下,整治工作推进组在1月初成立,一个由多部门组成的综合整治平台被迅速搭建起来。
整治工作刚起步,工作推进组就遇到了一个没出乎意料的问题,甚至让人有些大跌眼镜。由于目前认定群租行为的文件依据主要是《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和《关于加强本市住宅小区出租房屋综合管理的实施意见》,其适用范围为上海的居住房屋租赁及其相关监督管理活动。中山西路1257号、1265弄12号这两幢住安物业综合楼属于非住宅(居住)用房,不适用于现有群租性质认定的文件规定,暂不能认定为群租。
也就是说,这片大家眼中十足的“群租”并不是法定意义上的群租行为。
这片大规模的隐患,牵扯到的问题还不是一两个,这里涉及几百人居住,既是火灾隐患单位又存在管理方纠纷,部分建筑还属于违章搭建。如今还不能使用整治群租的方式,该从何入手呢?
针对这样的特殊情况,工作推进组决定通过拆除边缘性违法建筑,实现人员清理和消除安全隐患的目的,联合有关部门逐一核实违法搭建、治安消防、人口管理、市场经营等方面。不仅如此,工作推进组还制定出以每10天为一周期的详细计划,每天进行简报汇总,对存在的问题个个击破、能快则快。
整治的第一步尤为关键,工作推进组把解决问题的“入口”放在了A、B两幢有证建筑上,“想要整改这两幢楼目前的居住情况,‘搞定’产权方、转租方和实际经营者是关键,我们在1月5号就启动了约谈程序。”虹桥街道防火办工作人员朱刚介绍道。
幸运的是,工作组和三方的约谈还算进展顺利,在说明清楚利害关系后,对于要求他们自行拆除整改房间隔断和消防设施等具体事宜,三方也均表示配合。同时约谈的还有承租用作员工宿舍的几家单位,他们必须把居住密度控制在合法范围内,压缩人数,只减不增。
确定好有证建筑的整治工作稳步进行,工作推进组又把目光转向了违建上。在约谈中,工作推进组要求违建租赁房与租客解约并全部搬离。“本来建房子是为了赚钱,万一发生火灾,造成损失不说,如果还有人员伤亡,那不仅全部赔本,很可能还要接受法律制裁。”余小平苦口婆心地说。至于违建租赁房和住安物业如何分配支付解约金等矛盾,工作推进组也积极帮忙协调。

不给隐患留“尾巴”

那段时间恰逢2015年春节前夕,长宁消防支队巧妙结合冬春火灾防控工作与区域隐患整治,抓住春节期间大部分租客要返乡过年的契机,利用横幅等宣传方式加大安全宣传,要求他们尽快搬离。企业和物业方面也带头拆除违章建筑及房间隔断。“我和我老乡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前面不远就是虹桥路地铁站,价格便宜,外面肯定找不到这个价位的房子,还真是有点舍不得搬出去。但想想看安全比钱重要,我们也不想天天被人来检查,所以通知一出来,我和老乡就一致决定搬了。”居住在B楼里26岁的林女士说道。
随着宣传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和林女士有同样想法,陆续在年前搬离了这里。长宁消防支队坚持每天早晚上门逐户检查消防安全、排查安全隐患、填发立即整改通知书,保证清人、清房、拆违和消除安全隐患的同步推进。住安物业小区经理郑永华介绍说,春节期间的住安物业区域就是“重点监控对象”,除夕、初四、十五等重要节点还有民警和志愿者驻守。”
在违建区域的商铺中,有一对来自云南地区的少数民族夫妻,两人经营着一家加工水的小店,身边还带着两个正在读书的孩子。但是他们的作坊太小了,小到能在每桶水上赚到的利润微乎其微,即使夫妻二人每天起早贪黑,一个月下来,赚来的钱只勉强够全家的温饱,夫妻还要花精力去照顾年幼的孩子。当听到要求搬离的消息,夫妻二人顿时傻了眼,这可怎么办?只怕在规定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去处啊!难道一家四口要带着加工设备露宿街头了吗?让夫妻二人没有想到的是,工作推进组得知了他们的困难,帮他们筛选出了好几处合适的新去处,“最近了解到他们搬去了凯旋路那边,我们也就放心了。”余小平说。
在这场整治中,各方形成合力加速了整治工作的进度,仅用了2个月就铲除了这一火患毒瘤。区拆违办负责协调各主体单位,组织队伍开展拆违;区公安分局虹桥路派出所安排民警和协管人员逐户上门核对实有人口数,参与集中拆违;区城管执法大队虹桥中队全力做好拆违安全保障工作;区消防支队 、区规土局、区公安分局虹桥路派出所、区市场监管局虹桥所联名向各住户和经营户发放通知,要求限期自行拆除违建、停止无证经营行为、消除安全隐患,保证合法承租、合法居住、合法经营。
8年前,教育部将“群租”这个词列为公布的171个新词之一,如今它大多在新闻中以负面形态出现。一时间,谈“群租”色变,几乎沦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现在看来,不能把“群租”作为是否需要整治的唯一标准,即使不是法定意义的群租,我们也要擦亮眼睛看清“非群租”面纱下的危险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