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中心”过大年

陈俊宇/ 文图

他的办公室在地下室,工作的职责却是守护上海城市制高点的平安;春节假期本来是属于合家团圆的时候,他依然在岗位上紧盯每一个细微的消防隐患。冬季天气干燥,这是一年当中弦绷得最紧的时候。
闵祥军是1997年9月27日来到上海消安公司的。说起这段经历来,其实也算是机缘巧合。他的老家在山东临沂,中专毕业的闵祥军在当地的一家工厂里上班,有一天当地的电视台播放的一则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上海消防安全服务公司招录合同制消防员”,这则广告一下子激起了闵祥军内心深处沉睡了很久的“军装梦”。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特别羡慕那身迷彩绿,曾经想从军没能如愿,有时候睡着做梦梦到自己站在军营里,威风极了。看到广告的第二天他就按照电视上的电话报了名,没过多久就成了上海消安公司的一名正式职员。一转眼,17年。“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能在消防的岗位上做这么久。”闵祥军说。
现在他工作的地方说出来会让许多人羡慕——上海中心。因为建筑还处于施工阶段,消安公司作为第三方监督单位驻派了几名人员负责日常施工过程当中的消防安全监督管理工作,闵祥军就是消安公司驻上海中心大厦第三方消防安全管理的负责人。作为上海新型的标志性建筑和重点保卫单位,可不是所有人都能胜任得了这份工作的。
上海中心地上121层,地下5层,整幢建筑被分为9个区域。闵祥军和另外一位同事,工作的进度基本保持一个上午就能巡查一个区域。因为各个楼层施工的进度不同,各家单位的施工区域也存在立体空间交叉,大多数时候闵祥军执行监管之前先要明确是需要整改的地方是属于哪家单位负责,这种情况下首先是通过工人的工作服来判断,要是工人穿的衣服戴的帽子区分度不是特别明显的话,就要观察他们的施工特点进行确定。

闵祥军在工地上度过了马年除夕
闵祥军在工地上度过了马年除夕

“我在现在的岗位上确实没少学习东西,以前的工作岗位接触的人只有消防队的战友,来到上海中心每天都要接触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感觉自己的适应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另外一方面,我掌握了更全面的专业知识。”他说。
一旦发现施工现场在消防上面存在安全隐患或违章行为,闵祥军都是要求现场整改,对于当场整改不了的问题,每天下午将以“隐患整改通知单”的形式发给相关施工方。两天内被要求整改的单位会以照片和文字的形式提交整改结果。“同以前在工厂做专职消防员相比,压力要大许多。”闵祥军在2013年之前一直是在一家化工企业做消防员,那份工作相对来说比较单一,主要是灭火方面,兼顾防火。到了上海中心,除了灭火,要更多地涉及施工过程的防火工作。他在平时完成本职工作的空余,也没忘提升自己,从进上海中心时的消防管理员中级,自学考取的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大专文凭(机关管理与办公自动化专业),近两年又考取了消防管理员高级证书和注册安全工程师的证书。
施工现场的动火作业产生大量的火花,现场要求必须持有“双证”,清理动火点周围及下方可燃、易燃物,配备灭火器,监护人现场监护,关键要做好有效的接火措施。这个时候的防范措施,就是一只接火斗,在动火作业的下面都备有这样一个类似水槽的斗,斗里面再放一些水和柔软的物体,火花和燃烧的东西掉下来就会起到减震的作用,避免外溅。因为施工场所中有很多包装垃圾,包括塑料包装等易燃品。火花与易燃品的同时存在,给消防工作带来了极大的火险隐患。
吸烟也是防火工作中的重点,闵祥军在日常的监督当中没少发现这样的例子,最初发现先进行教育,如果单纯的教育说服不奏效的话就会采取响应的处罚措施。此外,他还要经常性地监督各个楼层里面是否按照要求把相应的灭火设备配备到位;已经建好的楼层是否已经通了消防水源,楼层盖到哪个位置,水源就会供应到哪个位置。为了方便工作,也为了施工人员能够及时尽快地掌握消防知识,他还亲自专门设计了一本施工现场的消防手册。
他能清楚地记得自己已经在这份岗位上工作了90多个星期了,每周都积极参加总包、监理和业主方组织的安全生产例会,同各方相关负责人聚在一起分析这一周存在的安全问题与隐患,寻找对策。羊年的春节,闵祥军在工地上度过了一个除夕。
头顶万丈高楼,又一年施工平安。“虽然能够在上海中心工作感觉很骄傲,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陪家人过个团圆年。”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