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会被遗忘

张晓虹/文

在和平年代,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面对群众的求助,他们冲锋在前、保民平安;同时他们是孩子,是丈夫,是父亲,是和平年代的战士,是我们身边的英雄。建国以来,消防部队有626名战士在灭火救援战斗中牺牲,他们的平均年龄是24岁,时光之河奔流不息送走了春秋冲淡了记忆,而他们的名字,不会被遗忘。

浓浓烟雾中 他再也无法应答

救火是消防员的本职,在火场中会遭遇各种各样的危险。特别是火场浓烟,除了降低能见度给灭火造成困难,还会使困于其中的人员中毒、窒息,造成消防人员的伤亡。近5年来,全国在救火抢险一线牺牲的消防人员达144人,每年有300多名消防员受伤甚至致残。这些被称为“英雄”“烈士”的人,他们其实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有父母,也有爱人,也有家庭,但是他们却用生命告诉我们什么是责任和勇敢。

2018年9月19日16时20分,五家渠长安街消防中队。

消防官兵们正在准备下午的训练。

急促的两遍电铃响起——

官兵们迅速着装,第一时间赶赴火灾现场。

现场火势很大,浓烟滚滚。

但报警人称,火场内有一名女工被困。

进出口已被汹涌的大火封住,要想强攻救人,必须由作战经验丰富,业务精湛的人员担任攻坚组成员。

面对凶险,还没等队长分工,副班长吕文鑫便主动要求作为攻坚队员,进入火场救人。

队长李小鹏决定,让吕文鑫和闫高峰随从自己执行此次救援任务。就这样,他们用手中的水枪将大火分割,一条看似无路的路形成了。

16时38分,受困女工被成功救出。

此时的火魔仿佛被消防战士的英勇消减了锐气,火势呈下降趋势。

李小鹏抓住时机,立即成立一组内攻人员,准备对火场内部进行扑救。吕文鑫再次请缨,要求作为内攻组一号水枪手。

“你刚营救完被困人员,体力消耗太大,先在火场外围待命”,队长拒绝了吕文鑫的要求。

“但是我的体能是全中队最好的,而且我进过火场,对里面的情况最清楚。”吕文鑫坚持。

最终,他与李小鹏、闫高峰再次进入火场进行灭火。

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是吕文鑫最后一次向火逆行。

16时40分许,火场突然发生轰燃。大火再次变得猛烈,浓烟席卷而来。

战友们通过对讲机拼命呼喊着三个人的名字,但没有任何回应。

16时58分许,经过战友们多次掩护搜救,李小鹏和闫高峰被救出。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吕文鑫。

“吕文鑫!吕文鑫!!吕文鑫!!!”

迎着漫天的火光和刺鼻的浓烟,战友们一遍遍地试图冲进火场,一遍遍地呼唤吕文鑫的名字,却再也没有见到他那青春的面庞。

随后增援部队赶到,大火被扑灭

18:43,救援人员终于找到了被掩埋的吕文鑫,送往医院抢救。

19:30,年轻的消防战士吕文鑫在医院抢救无效,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年仅20岁。

李小鹏回忆,进入火场不久,便听到了呲呲的烟气声。身前吕文鑫回头用力地将他和闫高峰向外推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生了轰然。

“他完全可以直接往回跑”闫高峰哭诉“他不该救我们”。但在危急时刻,吕文鑫偏偏没有跑,而是用尽全力将自己的战友往外推,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让瞬间成了永恒

无数次,吕文鑫和他的战友们一起经历了生命、鲜血与烈火的考验,700余次的抢险救援见证了他不平凡的军旅生涯。

在9月21日的追悼会上,吕文鑫昔日的战友们都来了,年轻的脸庞上写满了悲伤,他们的脑海里像电影胶片一样浮现出一幕幕和吕班长朝夕相处的瞬间——

忘不了吕班长手把手教他们爬梯子的画面;

忘不了吕班长放弃休息在烈日下和他们一同加操训练;

忘不了吕班长出营归队后带他们一起收水带、洗救援服,有说有笑的日子。

然而今天,中队晚点名时,点到他的名字却再也无人应答……

滚滚急流中 他留下最后一句话“有我在!”

消防员的本职工作是防火灭火、抢险救灾,紧急救护、为民服务也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职责。即使是在和平年代,人们也不免会遇到各种的突发事故,火灾、车祸、地震、洪水……并会因此面临随时可能发生的生离死别。在百姓发出呼救时,消防员是前进还是退缩?他们,用生命完成了这道选择题。

2019年8月14日下午5点多,浙江安吉县鹤鹿溪村西苕溪水域一对父子在乘皮划艇戏水时,不慎被河水冲到下游漩涡处,皮划艇侧翻,二人落水,安吉县消防中队中队长吕挺带领16名消防员赶赴现场救援。

现场水流湍急,皮划艇没有办法下水。消防员决定利用抛投器将绳索抛到对岸架设绳桥横渡救人,但由于河流太宽,抛投器无法将绳索打过去。

激流中的被困人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危急时刻,熟悉水域救援的吕挺和余书辉挺身而出。二十多分钟后,吕挺和余书辉合力将15岁的男孩救出。

站在齐肩深的急流里,身高1.8米的余书辉双脚根本无法使力。他和吕挺两人数十次尝试靠近小孩,都被急流冲开,过大的水势让余书辉根本看不清吕挺的位置,只知道他在自己身旁。

水流越来越湍急,余书辉体力已经渐渐不支。随后,岸上的消防员和周边群众一起将余书辉拉上岸。余书辉上岸的时候,已经晕倒,迅速被送到了医院。

“下面的水把我打上来,上面的水把我压下去。”“滚水坝”的激流,让余书辉接连吃了几口水,“感觉体能耗完了,无法呼吸,我喊‘队长’。”

吕挺游过去,抱着他胳膊说:“有我在!”

这是水中他俩唯一的对话,也是说的最后一句话。后来余书辉因体力透支昏厥过去,被立刻送往医院。

看到余书辉被拉上岸后,中队长吕挺又再一次接近涡流区寻找另一名被困人员。而这时上游水库水位超警戒线,正进行泄洪,水位越涨越高,洪水像洗衣机桶一样的翻滚,刚刚接近涡流区的吕挺被迅速卷了进去。

水流太急了,吕挺在水中高高招手,岸上的队友和市民们赶紧开始拉绳子。

救援大队通讯员彭翔说:“结果拉回来的时候发现只剩下救生衣了,再往那边看的时候,一个浪打过来,两个人都看不到了。”

岸边消防员和周边群众试图用皮划艇逆流而上接近吕挺,但由于水流太急,几次尝试都没成功。几分钟后,吕挺再次被卷入涡流。

浙江省消防救援总队了解情况后,迅速调集救援力量,展开拉网式行动,对失踪的二人进行全面搜寻。

8月16日,救援人员在失联处下游的1.8公里处终于找到了吕挺,但是,他已经不幸牺牲了。

战友们哭成了泪人,他们站成一列,向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敬礼。

昨天中午,烈日炙烤着大地。一位戴着墨镜的女士带着儿子来到安吉中队的营区门口,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女士姓曹,家就在消防中队附近,从新闻上知道吕挺牺牲的消息后,她中午去花店订了一束花,带着儿子来到中队,来表达敬意。在队执勤的消防员接过了花,曹女士和儿子给他们深深鞠了一躬,抹着眼泪离开了。

这两天,像曹女士一样自发来吊唁吕挺的市民有很多很多。

对老家父母,吕挺常说“没事没事”,是不愿让父母牵挂担忧;对中队战士,吕挺敢喊“向我看齐”,救灾训练永远冲锋在前。

安吉天荒坪北路281号,是吕挺再熟悉不过的安吉县消防中队的营区。吕挺2012年12月加入消防队伍,2015年9月来到安吉,在这里度过了近4年的时光。家属整理吕挺衣物时,还看到了吕挺生前用过的一个脚部固定器,那是他生前一次受伤的时候使用的。他等到伤好了,才告诉父母。

“我2017年9月入队,在队里有几次身体不舒服,都是吕队长送我去的医院,有一次半夜我肚子疼,他陪我在医院直到凌晨三四点。”余书辉说。

“灾情救援总是冲在最前线,私人事务却永远置之脑后。”这是大队长厉海荣口中耿直淳朴的吕挺的最佳写照。来消防队伍之前,吕挺是长安大学的一名毕业生,毕业之后,在湖州当地有份稳定工作,但他却义无反顾投身消防队伍。“是因为他从小就有的军人情结。”厉海荣说。

对于水域救援的这块,厉海荣说吕挺是队里的“专家”。“吕挺是全队唯一参加过去年八月份全省水域救援培训的队员,对于安吉当地复杂的水情,他也会经常在周边水域进行训练。”

队友叶家豪连夜写了一篇祭文,深情惦念这位曾经并肩作战的好兄弟、好队友:“向你致敬,我的兄弟!未来你的父母便是我们大家的父母,不必牵挂,一路走好!”

“离乡是少年,回来是英雄,吕挺,我们接你回家!”这几天,吕挺的家乡东阳也沉浸在一片浓浓的哀思中。8月19日下午,超过10万名群众守在运送吕挺烈士骨灰的车队所经过的路口和东阳市革命烈士陵园,送英雄最后一程。

颠簸山路中 他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

在这个和平年代中最危险的职业就是消防员。不管是春秋轮换,还是昼夜更替,消防员都时刻待命,时刻守卫人民的安全。在消防员面前,充满了未知的危险,上一秒还在为刚扑灭的火灾感到庆幸,下一秒就有新的危机出现……

冷雨纷飞,车辆悲鸣,人群哽咽……2018年2月8日19时30分,护送刘乃夫烈士的灵车,在经过8个小时长途跋涉后,终于从马尔康回到了家乡乐山。灵车缓缓驶过等待的人群,有人开始擦拭眼泪。刘乃夫烈士,回家了!

刘乃夫,男,汉族,中共党员,四川省乐山市井研县人,1994年2月出生,2011年12月参加消防工作,生前为四川省阿坝州消防支队壤塘县大队壤塘县中队战斗一班班长,三级消防士。2018年2月5日17时15分,壤塘县消防大队接到报警称该县茸木达乡一民房发生火灾,刘乃夫同志在中队干部的带领下驾车赶往现场进行处置,在翻越了海拔4000多米的尕卡岭后,就接到县公安局指挥中心通知火已熄灭,中队随即组织返回。返回途中行至距离县城3公里处的国道227线尕卡岭路段时,经过一段10多公里的长下坡冰雪路,车辆失控,向路边左侧河道冲去,再不采取措施,将整车冲入尕古玛沟。情急之下,刘乃夫为保护战友生命安全,果断采取紧急避险措施,利用公路右侧山体减速。“大家立即做好防护准备,现在只有靠山才能把车停下来了!”他向同车战友喊道。车辆撞上山体后,左倾侧翻,由于车辆惯性和猛烈撞击,驾驶室严重变形,刘乃夫被死死的卡在方向盘和座椅靠背的缝隙间。5名同车战友受伤后相继被救出并得到及时救治,而刘乃夫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时间定格在2月5日,大年初一,这个特殊的日子,距他25岁生日,只有9天。

“他在消防车失控的那一刻,一定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威胁,但是在生死关头,他毫不犹豫选择舍生取义保护战友,这是因为他平时骨子里就有一股勇者无畏的干劲。”刘乃夫的战友说。

入伍7年以来,刘乃夫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了不凡的业绩。作为驾驶员和班长,他立足岗位,勤学苦练,练就精湛技艺,受到各级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好评。7年来,刘乃夫先后参加了“4·20”芦山地震、“6·24”茂县山体高位垮塌、“8·8”九寨沟地震等灭火和抢险救援行动300多次,因工作成绩突出,曾两次荣立三等功。

2017年8月8日,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地震,上万名游客滞留。作为第一批增援力量,刘乃夫加入攻坚队伍,徒步进入景区内部,在滚落的飞石受损的道路上跋涉3个小时,抵达景区搜索被困群众。一支10余人的驴友小队,因地震被困景区,在确认驴友并没有受伤后,刘乃夫主动将随身携带的食物和水源让给他们,与同行战友经过近4个小时的徒步跋涉,将这队驴友转移至安全地带。连续战斗7小时,他并没有选择休息,而是抓紧黄金72小时搜索时间,数次进入核心区域,营救被困群众。

“他所坚信的,他会一直去做。”他做到了。

作为驾驶员的乃夫,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啃烂”了一大堆器材构造、汽车电路方面的书籍。为了提高自身实践能力,每当中队车辆维修时,他就蹲在旁边仔细看,主动与中队驾驶员一起刻苦钻研摸索车辆维修保养技术,不放过任何细节,不懂的地方马上就问,熟记在心,仔细揣摩,慢慢地,他掌握了这些车辆的维修技术,具备较高的专业技术素质,为中队提高驾驶员技能、预防车辆事故、保养检修消防车辆等方面,总能提出很多富有建设性意见。

刘乃夫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坚守。

刘乃夫同志牺牲了,当地藏族同胞在得知其英勇事迹后,自发前往事故地点为其挂送经幡,在当地寺庙为其祈福。并利用微信、微博转发消息为其祈祷。

在乃夫的追悼会现场,他的父亲哽咽着说:他为保护战友而牺牲,我们做父母的,是光荣的。身后,刘乃夫的妈妈忍着悲痛低头哭泣。所有的悲伤和怀念,都在这一刻凝固。

英雄之所以为英雄,是因为他的行为如同火焰,会照亮了每一个人。青山绿水长流生前浩气,花松翠柏堪慰逝后英灵!刘乃夫真实而无私地来过,我们都记得,而乃夫留下无愧天职的崇高与荣光,也将引领着我们向前!向前!

2018年10月9日,消防部队移交仪式正式举行。17万公安消防官兵集体脱下军装,退出现役,移交应急管理部。50余年的消防现役史告一段落,随之而来的是全新的消防救援体制。对于消防员来说穿不穿军装、是不是军人身份,已经不是一道“硬杠杠”。那份使命感和荣誉感,那份责任和忠诚,那份舍己为人的牺牲精神,是永远不会变的。

这些在危难时刻的逆行者,依旧披星戴月,照样风雨兼程。变的是体制,不变的是精神!

自应急管理部成立以来,共批准37名同志为烈士。英雄永在,浩气长存!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 

闫亚隆  李 铁   孟鸣之  刘乃夫  刘 磊   张向博  赵万昆  蒋飞飞  张 浩  

刘代旭  代晋恺  幸更繁  程方伟  陈益波  赵耀东  丁振军  唐博英  李灵宏  

孟兆星  查卫光  郭 启   徐鹏龙  周 鹏   张成朋  赵永一  古剑辉  张 帅   

吕文鑫  高继垲  汪耀峰  孔祥磊  杨瑞伦  康荣臻  孙雷宇  俞 旺  吕 挺 贾灿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