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回眸:中国消防奋战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

言西/文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70载栉风沐雨,70载披荆斩棘,70载砥砺前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华民族正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70年来,我国的消防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项消防建设与新中国一同成长、不断发展,在推动共和国发展的道路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2019年,也是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成立后第一年。站在建国70周年的时代当口,细数70年来中国消防事业的变化,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时光和铿锵有力的奋斗脚步,正是中国消防对平安中国的更高追求。

法治——从一部法律到整个体系 坚持从无到有,钻研从有到全

回望70年前的那个金秋,从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开始,中华民族从此进入了发展进步的历史新纪元。伴随我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消防事业也发生巨大变化。作为一项事关全民安全的重要工作,消防法制的变迁,见证并推动中国消防事业的进步。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温饱社会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1957年公布的《消防监督条例》,到1984年制订《消防条例》,从1998年制订《消防法》,到2008年修订《消防法》,从2019年再次修订《消防法》,到印发《关于深化消防改革的意见》,都深刻反映了消防事业发展的进程和规律。

1957年11月29日,经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86次会议批准,周恩来总理签发公布了新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消防基本法律《消防监督条例》,实行“以防为主,以消为辅”的方针,为我国的消防法制建设奠定了基础。随着社会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时期,消防工作出现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消防任务也愈加繁重,对此,经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批准,国务院于1984年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条例》,重新将消防工作方针确定为“预防为主,防消结合”。

时间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改革开放带来的鸿利一路高歌猛进,各种新项目、新材料、新工艺大量开发和应用,用火、用电、用气范围日益扩大,火灾诱因越来越多,11·19深圳致丽玩具厂大火、12·8新疆克拉玛依友谊馆大火等带来的重大伤亡和财产损失更暴露出部分消防工作的突出漏洞。除此之外,一些公共消防设施严重缺乏、消防安全责任不明确、消防队伍专业化水平不高等未能与社会经济发展同步的同步也逐渐显现。为此,国务院于1995年批转公安部《消防改革与发展纲要》,将消防事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1998年,第一部消防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应运而生,推动消防事业在强有力的法制保障下突飞猛进,从而形成以消防法为核心的整套消防法律法规体系。2008年,随着我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深入推进,《消防法》进行了修订工作,这次消防法的修改侧重改善民生,在消防工作基本原则、政府和有关部门消防工作职责、单位消防安全职责、建设工程消防监督、消防产品监督管理、火灾公众责任保险、社会消防技术服务、应急救援工作、多种形式消防组织建设、消防监督检查、消防法律责任以及公安派出所消防工作等方面做了重大改革。

一晃又十年,我国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日新月异,消防事业面临很多新情况、新问题,消防法律法规中的一些内容也应该跟上时代的变化,此时对《消防法》进行适时修订显得尤为必要。2019年4月23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的修改。新《消防法》的出台将对预防火灾和减少火灾危害,加强应急救援工作,维护公共安全起到无可比拟的作用。

当前,我国已逐渐形成以《消防法》为基本法律,以消防规章和消防技术标准(规范)与地方性法规、规章、标准相配套的消防法规体系。这样趋于完备的消防法律体系为消防事业的发展进步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并成为消防工作发展的关键环节。随着消防深化改革的持续推进,拥有70年积淀的中国消防法治进程也将迎来新的时代,持续为推动消防救援事业的改革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法制保障。

装备——从一位数到五位数 增长的是数字,提升的是水平

70年共和国的光阴中,消防法治的逐步健全不仅有效监督和约束消防事业的科学发展,也对抵御火灾的综合能力提供了指引和保障。70年消防事业的发展中,也赋予了消防装备建设一份沉甸甸的使命。从成立公安消防队时接管的美式“道奇”消防车,到上个世纪70年代的消防指挥车,80年代的干粉灭火剂消防车,再到现在的举高喷射登高车;从上个世纪60年代供电式消防通讯接警机,80年代纵横式通讯接警机,再到现在“119”火警调度指挥中心接警……70年来,伴随着中华大地的沧桑巨变,消防事业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时光的隧道中,消防装备等一系列消防硬件设施设备的使用变迁都留下了时代的烙印,推动着公共消防事业的车轮滚滚向前。

作为消防装备中的一大重头戏,消防车自上世纪初问世以来,经过不断的发展完善,很快成为消防工作的主力军,也改变了人类与火灾斗争的面貌。虽然按照行业分类来说,消防车属于专用车,但在实际应用中它早已超越了汽车本身的意义。每当危险发生时,一辆辆消防车俨然化身消防救援人员的“作战武器”,在火灾扑救和抢险救援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新中国建立后,消防事业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消防车制造业开始兴起,但都是用外国汽车底盘,再根据用户的需要进行改装。另外,车上大多没有装高压水泵,配备的仅仅是一台机动泵浦。当消防队员接受指令到达火场时,从车上把机动泵浦抬下,用来吸水救火。那时的消防车,其主要功能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消防队员和消防器材运送至火场,及时投入救援活动。直到1956年7月,中国第一汽车厂正式投产,才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汽车的历史,也改变了中国消防车长期依赖外国汽车底盘的局面。一年后,震旦消防机械厂率先釆用国产解放底盘改装出泵浦消防车,新中国的第一辆消防车正式诞生。

1963年我国第一辆泡沫消防车开发成功,1965年我国第一代轻便消防车正式投产,1967年第一代全国统一定型的解放中型水罐消防车批量生产,1973年中国试制的第一辆登高平台消防车在上海诞生,1974年我国第一辆干粉消防车试制成功,1977年中国第一个通讯指挥车正式投产……从初期的技术落后到连续30年的奋起直追,我国消防车行业的研发制造得到了飞速发展。随着消防形势的不断变化,改革开放后消防车制造业更是突飞猛进,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据《新中国消防50年》记载,1978年全国各类消防执勤车共计10974辆,其中公安消防队执勤车5691辆,企业专职消防队执勤车5283辆。到了2018年初,全国消防车辆总数更是达到了41564辆,其中灭火消防车21957辆、举高消防车6192 辆、专勤消防车7845辆、战勤保障消防车4714辆。但据初步统计,2018年全国共接报火灾23.7万起,出动消防车辆219.3万辆次,连续第3年突破210万辆次,全年出动总数仍高位运行。面对日趋复杂的消防需求,我国消防车等消防装备仍有很长的发展道路要走。

另外,随着《消防法》的持续发力,70年来,我国消防队伍建设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培育了数以万计的专业救援队员,铸就了一支专业化程度非常高的救援队伍。截至2018年初,全国消防队伍已有执勤队(站)5413个,其中特勤消防站471个,地震救援队545个。

体制——从军营绿到火焰蓝 变了身份和制服,不变责任和担当

长期以来,消防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队伍,是一支特别听指挥、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讲奉献的队伍。作为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消防肩负着保障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命安全的责任。作为和平年代的守护者,他们用青春、忠诚和奉献守护着一方平安。70年风里来雨里去,消防体制完成了从军营绿到火焰蓝的重大转变,但变了的只是身份和制服,不变的是责任与担当。

新中国成立之初,城市的建设工作急需展开。在城市建设管理中,消防工作无疑是十分重要。但由于相应的体制还不够健全,各地消防部门均由当地公安机关设立,直到1955年公安部才成立了消防局。2年后,国务院颁布的《消防监督条例》中明确规定:“在城市,根据和灭火的需要,由市人民委员会负责建立专职消防组织,列入公安机关编制,所需消防经费由市人民委员会预算开支。”这也就有了“公安消防部队”的说法。1965年,随着《关于公安消防民警实行义务兵役制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的印发,义务兵役制在公安消防部队中得以实施。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让消防事业发展受到严重影响,消防队伍一度交由军队代管。随着1973年国务院、中央军委下达了《关于公安消防队伍领导关系问题的通知》,公安消防队伍又转由公安机关统一领导。

改革开放后,各地的企业逐渐增加,火灾预防的重要性和任务的特殊性也更加体现出来。1978年注定是一个载入史册的年份,那一年经国务院批准,公安部恢复设立消防局。此后,全省各地的消防管理机构快速建立起来,消防工作开始走上快车道。1982年6月,武警部队成立,消防民警也纳入其中。1985年8月,公安部下发《关于改进和加强消防部队领导管理》的通知,确定消防部队是公安机关的警种之一,公安部消防局和各地公安消防机构统一由各级公安机关领导。1999年,根据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的规定,消防员实行义务兵与志愿兵相结合的兵役制度。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全国公安消防部队实有146254人。

随着城市的发展,时代对应急管理提出了更为复杂化和综合化的方向性要求,对消防队伍的管理体制进行调整更是趋势所在。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将公安部管理了六十九年的消防工作改由应急管理部管理,这也是新中国建立以来,多次消防体制改革中力度最大的一次。同年10月,公安消防部队正式移交应急管理部,转制成为综合性消防救援队,53年的消防现役及橄榄绿制服成为历史。同年12月起,全国各地消防救援队伍开始换装火焰蓝制服。消防体制的改革,对推动消防事业的科学发展、维护公共安全、促进社会和谐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从军营绿到火焰蓝,从消防战士到消防队员,半个多世纪的消防事业变迁与征程,是新中国70年恢宏组诗中最值得咏叹的章节之一,它流传着无数催人泪下的故事,也回荡着铿锵前行的呐喊。但无论身份如何、体制变化,他们永远都是冲锋在前、令人钦佩的“最美逆行”。

平台——进入自媒体物联网新时代 延续专业化优点,创新多元化渠道

事实上,在各项消防事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消防工作的危险性也在与日俱增。70年以来,一代代中国消防人以无畏、牺牲、奉献,时刻要求自己迸发出强大战斗力,为我国成为最安全的国家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同时也使“消防员”成为和平年代里离牺牲最近的工作之一。新中国成立以来,仅消防现役部队组建期间,我国已有近千名官兵在灭火救援、抢险救灾中牺牲并批准为烈士,用行动换来了立体多彩、繁荣生动的社会平安大环境。大到一场与火魔鏖战的胜利,小到一个火灾隐患的解除,都是对那些为守护城市安全献出生命的英雄们最好的慰藉。

有句话叫消防工作,预防为主,宣传先行。如果说流汗、流血乃至牺牲是消防工作道路上无法完全避开的一个点,那么119消防日活动则是防火工作发展的一个有力平台,也是发起消防宣传的大好时机。1985年,中宣部、公安部、广播电视部、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出了《关于定期公布火灾统计数字加强消防宣传的通知》,同日,公安部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首次公布了全国火灾情况。1991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在全国率先将11月9日定为“119消防活动日”,从此消防宣传工作有了一个崭新的舞台。1995年,11月9日被确定为法定消防宣传日,消防日活动也已经从行业化的宣传转变为职能部门组织、政府全力支持、全民广泛参与、社会各界联动的综合性宣传活动,推动消防工作社会化的进程。如今,经过近三十年的努力,“119”消防宣传已经十分成熟,全民参与、私人订制、氛围建设、创新机制成为“119”消防宣传的特点。

当然,消防安全从不是消防部门唱的一出“独角戏”,多年来消防部门不间断地通过自身资源,开展常识普及、案例教育、疏散体验、流动宣传、职业培训,利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96119、微博微信、抖音短视频等平台,加强宣传消防文化、消防知识和消防工作。特别是在当下的信息时代,每个人都是“自媒体”,每台手机都是“记录仪”,这更为大力普及消防技能、查找身边隐患、举报消防违法行为等消防社会化宣传工作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和空间,在全社会营造防范化解风险的浓厚氛围。

新时代给消防工作带来了腾飞的机遇,也给消防工作带来了发展的空间。要掌握与火作战的主动权,除了实现法治化、社会化,还需向信息化要战斗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电话还没有普及,且电话设备价格昂贵,倘若需要报火警得先接通电话话务局,通过话务员一层层转接才能实现报警通话。有时候,甚至会出现因报警电话转接程序繁琐,导致火势变大。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电话技术突飞猛进,数字电话的出现让消防接警更加直接。进入二十一世纪,信息化的发展让报警接警工作有了飞跃式的提升。以上海消防来说,2001年上海消防部门专门组成课题小组,利用计算机、网络、数字等技术,开发了灭火救援预案计算机软件管理系统,并以当时的全国第一高楼——金茂大厦为主攻目标,历经4个月的实地勘察,制作了50万字的电子版《金茂大厦灭火救援预案》,迈出了消防工作信息化的坚实一步。2002年,城市火灾自动报警信息系统通过专家鉴定并正式开通,成功实现火情判断智能化、信息传输网络化、状态监控实时化和性能分析定量化。如今,上海消防救援队伍已完成了数字化灭火救援预案1.6万个、各类抢险救援和反恐排爆类预案近1900个,全市所有消防安全重点单位、高危区域全部联网接入消防远程监控系统,消防工作正式进入了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时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波澜壮阔,70年弹指一挥沧桑巨变。70年风雨兼程,中国消防同祖国和人民一起,经历了伟大的变革,走过了壮丽的征程。70年岁月流淌,时代在变、社会在变、面孔在变,但唯一不变的,就是中国消防人“御火防患”的初心和责任。

消防,不仅仅是你我的守护者,也是中国的守护者。在新时代消防事业的追梦路上,中国消防从未止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