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帮工?

吴海/文 何忆雯/插图

正逢周末,天朗气清,老关起个大早收拾好东西出门往街上走去。今天的老关格外兴奋,这一天,他的便利店要开张营业了。

其实老关退休没几天,工作了几十年,上班的时候老盘算着退休后要去哪里旅游,怎么放松享受生活,但真的到了这一天,老关又闲不住了。正好小区配套商铺有一个门面空了出来,老关想着离家近就租下来开了个小便利店,打发打发时间。

店铺不大,简单装修后,老关添置了货架和冰柜,还安装了卷闸门、做了门头,收拾整齐后老关特意挑了好日子便准备开业了。

老关脚步轻快,一路碰到不少熟人招呼几句,10分钟就到了店铺。阳光照着店铺门口的卷闸门微微反光,老关从口袋里掏出卷闸门的遥控器摁下开关,卷闸门“哐啷哐啷地”卷起来,可是拉到一半突然就不上去了。老关用手抬了一下,卷闸门又开始动了,可是动了一点后又停住了。这下老关有点着急了,这开业第一天刚装上的门却坏了,老关赶紧打电话给安装工人小朱。

小朱是负责帮老关安装卷闸门的工人。半个小时不到,小朱匆匆赶到。检查了一番卷闸门之后,说道:“关老伯,这卷闸门的铁销坏了,您用绳子把卷闸门的轴拴住,帮忙托一下卷闸门,我从另一头把门卸下来。”这店铺还没开张营业就遇到这样的事,老关心里万般生气,但当下也没其它办法只好听小朱的,从店里拉了把椅子,自己站在椅子上撑着卷闸门,看着小朱在另一头忙碌。

起初小朱弄得挺顺利,但当他拆螺丝的时候,绳子突然断了,卷闸门一下子掉落了下来,老关没撑住从椅子上跌落下来,卷闸门差点就全部砸在老关身上,老关整个左手都被划破了。小朱见状,赶紧扔下手里的工具把老关送到附近的医院。还好经医生检查只是外伤,没伤到骨头。

从医院出来后,两人回到了便利店,关阿姨接到老伴的电话后已经等在了店铺。看到老伴胳膊上绑着的胶布,关阿姨上去一把拉住小朱嚷嚷道:“小伙子,你看这事怎么会这样?你可要担责的啊,我们家老关是因为你才摔伤的,这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什么的,你都是要付的。”

小朱听了,觉得很冤枉:“关阿姨,关老伯摔下来是卷闸门倒了,这是意外,我也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怎么能让我赔呢?”

关阿姨听了小朱这么说,更加气愤,说道:“小朱啊,说话可要凭良心,这卷闸门是你们家的吧,要不是因为这门质量不行,怎么会找你们呢,而且我们家老关是因为帮你的忙才摔下来的,你当然要负责了!”

小朱又说道:“关阿姨,话可不能这么说,要真深究起来,这更不关我的事。首先,我就是个安装卷闸门的,我安装完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要不是关老伯打我电话我也不会来。真说这事故起因,其实是绳子断了,我让关老伯将绳子固定住,但是关老伯把绳子固定在了铁片上,再加上绳子不结实,磨断才导致关老伯摔下来的,这怎么看也没我的事啊。”

两人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响,这时候保安小王赶了过来,说:“大家都别吵了,刚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大家去物业办公室坐下来好好谈吧。我带了把环形锁,先把里面的玻璃门锁住。”

关老伯说:“对、对,我们别在这马路边上吵了,去办公室慢慢说。”待小王把便利店门锁好后,三人跟着去了物业办公室。 

“你们刚刚说的事情,我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关老伯是给人帮忙结果摔伤了是吧,还好没什么大碍。这种情况其实也不少见。”

关阿姨听后急着说:“我们老关不帮着搭把手的话根本就不用遭这罪。你看看,现在该怎么办呢?”

保安小王说:“这种情况我们国家法律有规定,叫做义务帮工,也就是无偿提供劳务的人,而对于帮工人在帮工过程中受伤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一听这话,关阿姨就说道:“对,没错,我们家老关就是帮这小伙子修卷闸门才受伤的。小王都说了,我们国家法律是有相关规定的,所以就应该让这小伙子赔偿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我并不是无理取闹!”

小朱一听,也气不过,说:“阿姨,这卷闸门可是你家的,是你家关老伯叫我去维修的,我才是刚刚小王所说的帮工人,关老伯才是被帮工人,我们国家法律可没规定,被帮工人受伤要帮工人赔偿的呀。”

说罢,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保安小王赶紧劝架,但大家都在气头上,一时也劝不住。吵闹声惊动了隔壁办公室的李队长,“大家都不要这么激动,有事好好说。”李队长又向关老伯问道,“关老伯,你的卷闸门还在保修期之内吗?”

关老伯回答道:“当然,我10天前才买的,当时老板跟我说保修期是6个月,我还跟老板说保修期太短了,用6个月就坏的话质量也太差了。没想到,别说是6个月了,6个星期都没到就坏了。”

李队长又问小朱:“小朱,你是这家卷闸门厂家的员工吗?”

小朱回答道:“是的,不过我只负责安装,安装的时候关老伯留了我的电话,碰巧今天上午没什么安装的活,所以接到关老伯的电话我就过来了,平时我不负责维修,早知道这样我也不来了,现在说都说不清。”

听完这话,李队长想了想,说:“那这么说来,关老伯才是义务帮工人,小朱并不是。”

小朱一听,吃惊道:“我也是来帮关老伯干活的呀,为什么我不是呢?”

李队长不紧不慢地说道:“无论小朱你是负责安装还是维修,对关老伯来说,你都代表了卷闸门的销售厂家。你可以告诉关老伯拨打厂家报修电话正式报修,但是你直接来了,关老伯足以认为你可以代表厂家。事故发生时,距离安装卷闸门的时间不足6个月,电机和卷闸门都在厂家承诺的保修期内,所以你作为销售者在卷闸门出现质量问题时,在保修期内负有维修义务,你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义务帮工,而是基于产品服务合同的行为。反而是关老伯,他帮助你对卷闸门进行维修,关老伯才是义务帮工人,小朱你是被帮工人。”

小朱听后还是有些不服,说:“可是导致关老伯摔倒的直接原因是绳子断了,绳子是关老伯自己找来的,就算我有责任,他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呀。”

这时候关阿姨坐不住了,说:“我们就是开个便利店,谁知道固定卷闸门的绳子要多粗多长,而且你不是也没发现那绳子正巧固定在铁片上吗?否则也不会突然磨断了。”

李队长接着说道:“关阿姨说的确实有道理。关老伯拿错绳子固然有一定的过错,但是小朱,你作为卷闸门的销售者、安装者和维修者,应该对维修过程中的安全负有更多的注意义务,因为没有对绳索的承重能力作出正确的判断,也没有发现绳索固定在铁片上的潜在风险,从而导致事故发生,所以你还是应当负主要责任的呀。”

小朱听了,一时间无话可说,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委屈。关阿姨看到了,拍拍小朱的肩膀说:“小伙子,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也是好心帮我们老关修门,不过有时候好心也容易办坏事。”

小朱听了点点头,说:“我本来以为维修下是很简单的事,所以才让关老伯帮忙。以后我还是要按照公司的流程,让负责维修的人过来。现在这事我要跟厂里汇报一下,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具体还是要跟厂方再沟通的,出了这事,我这一个月算是白干了,奖金什么肯定没了。”

小朱这一说,关老伯也有点不好意思,说:“以后我们都按照规定来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也不可能让你自己承担责任。”

小朱说:“现在我就帮你们向厂家报修,一定帮你把门都弄好,医药费什么你们也放心,单位会处理的。”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  

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可以在受益范围内予以适当补偿。

帮工人因第三人侵权遭受人身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第三人不能确定或者没有赔偿能力的,可以由被帮工人予以适当补偿。

法条释义

义务帮工是指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帮工人在帮工过程中致人损害或受到损害均应由被帮工人承担赔偿责任。需要注意的是,法律上的“义务帮工”是指并无先前义务存在而实现的帮工,如存在雇佣关系、合同关系等均不应算作“义务帮工”。

(栏目编辑:钟 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