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响过后
河南义马气化厂爆炸致死15人

董晓白/编辑

7月19日,河南三门峡义马市,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小城,一声巨响让方圆几公里的居民都感觉到了震感。现场猛烈燃烧,漫天浓烟,附近3公里内,商铺、居民家中玻璃被震碎无数……灾祸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截至2019年7月20日17时30分,事故共造成15人死亡,15人重伤,部分群众受轻微伤。

红色火光划过长空

义马气化厂发生爆炸时,王女士正在值中班,她从19日下午4点开始接班,点完名后大家像往常一样回到工作岗位。17点45分左右,王女士正在电脑前整理文件,忽然她听到一声闷响,随后看到窗外有红色的光出现,“我们都以为是空分车间在停车,没在意。谁知一位同事举起手机准备拍照,身子还没有完全扭过去,又是一声巨响,窗户玻璃直接拍到她的头上,吓得她直接钻到桌子底下。”王女士从电脑前猛地站起来想要去抓旁边的同事,然而,同事面前的电脑屏幕忽然被砸烂,一片玻璃碴弹到她的脸上,血很快顺着她的脸流了出来。

办公室在四楼,大家几乎同时呼喊着:“快跑,往外跑。”浓烟很快弥漫在楼道里,看不太清路。王女士来不及害怕,“幸亏都是在厂里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对逃生道路很熟悉,我们摸索着拼了命地往外跑”。等她跑到气化厂门口的大路上,周围已经有不少同事。

王女士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哽咽沙哑,大声问她:“打你电话多少遍了,是你们厂爆炸了,你没事儿吧?”此后连续近一个小时,她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亲戚朋友不停打来电话问她的情况。跟她一起跑出来的另在三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

7月21日下午,王女士回到气化厂门口,想进去看看办公室的情况。门口守着的保安将她拦了下来,她被告知,里面还在检修,安全起见,暂时不能回去。但一些中层干部被要求返回气化厂,检修设备,排除安全隐患,详细说明事发时车间内的情况。

张马岭村位于义马气化厂正对面,仅隔一条马路。马岭家具城临着马路,挨着张马岭村村口,距离义马气化厂大门50米左右。马岭家具城的门窗无一幸免,玻璃连着窗框全部脱落,顶层的栏杆弯曲变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20日下午,有工作人员到家具城拍照统计损失情况。家具城的老板娘和女儿受伤,目前在住院治疗。

爆炸发生时,张马岭村村民小云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突然一声巨响,不到四岁的孩子吓得瘫倒在地上,想爬起来找妈妈又爬不起来。小云也吓得腿软,她努力站起来抱起孩子往村后面的大路上跑,路上都是同村人,孩子吓得嚎啕大哭,把小云的胳膊掐破了皮。

7月21日,张马岭村村长带着村里的干部挨家挨户查看并统计房屋受损情况,小云家的窗户玻璃全部破裂,防盗窗变形,铁门凹陷。她把孩子送到了父母家里,自己清理碎掉的玻璃和掉落的建筑材料。张马岭村很多户人家都推着推车,将爆炸冲击的碎玻璃和掉落的砖块集中清理放置在村口。

爆炸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应急管理、公安、消防、卫生、供电、环保等
部门赶到事故现场……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火焰蓝”的身影。

一声巨响是行动信号

爆炸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应急管理、公安、消防、卫生、供电、环保等部门赶到事故现场……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火焰蓝”的身影。这次,一声巨响是他们的出警信号。7月19日17时45左右,义马市消防救援中队听到爆炸声音后,全体队员出动赶往现场并联系辖区2个企业专职队前往增援,三门峡市消防救援支队接警后,立即调派渑池、湖滨、开发、陕州、示范区、灵宝各中队及战勤保障大队前往现场,共8个执勤中队及2个企业专职消防队29辆车209人次。

17时51分,义马中队首批救援力量到达现场开展现场侦查和灭火部署;19时12分,三门峡市消防救援支队全勤指挥部到达现场后,经厂家技术专家介绍了解后,确立了边控火边救人,以压制火势,第一时间救人为原则,所有参战力量分为灭火、搜救、通信、战勤保障四个模块展开战斗;20时05分,洛阳市消防救援支队首批增援力量到场;21时01分,河南省消防救援总队全勤指挥部到达现场指挥;22时45分,除2处明火点继续保持监控燃烧外,火势已得到控制;20日3时30分左右,明火完全扑灭,之后洛阳市消防救援支队增援力量及三门峡消防救援支队灵宝、陕州、湖滨中队相继返回归队,义马、渑池、特勤、战勤、示范区5个中队留在现场继续监控火情和进行人员持续搜救;20日13时25分,完成搜救任务。现场指挥部留义马、渑池、特勤、战勤共13车77人继续监控守护,其余力量返回归队。

“宝宝,爸爸要工作出差一趟,你有事就去找邻居爷爷奶奶。”7月19日晚,因妻子外出,三门峡铁塔公司维护部经理张松将年仅7岁的孩子留在家中托付邻居照看,第一时间赶赴义马组织抢修工作。“我需要立刻返回三门峡。”事故发生后,正在西安休年假的三门峡铁塔公司义马市办事处经理杨涛决定立即返程回到工作岗位。这次爆炸引起的停电造成受灾周边区域11个基站的通信中断。

当晚20时左右,三门峡铁塔公司首批车辆、人员、油机全部到达现场开始通信基站抢通工。同时积极会同三门峡移动、联通、电信三大通信运营商成立联合通信保障指挥部,协同开展抢险保障工作,22时,受灾区域方圆3公里内通信信号临时恢复。当时空气中漂浮着黑灰色的粉尘,空气也比较刺鼻,但工人克服一切困难持续奋战了18小时。”杨涛告诉记者,工作服完全被汗水浸透,渴了喝口水,饿了啃面包,困了席地而睡,一直坚持到抢通为止。

据了解,三门峡铁塔公司共累计出动车辆20余次,26台油机,2台静音发电车,人员47人次,紧急抢通10站,配合运营商开通应急基站4个,处理各类故障告警53个,排除安全隐患32个。

装置带病的“省级标杆”

发生事故的义马气化厂始建于1997年4月,2006年9月二期全部建成送气,是亚洲最大的煤制气生产企业。河南省实施“气化河南”战略之后,气化厂改送天然气。目前占地面积86万平方米,现有员工1091人,主要生产天然气、化工产品甲醇、二甲醚、醋酸等。

义马气化厂先后荣获“安全生产标准化一级企业”“全国安全文化建设示范企业”“河南省安全生产先进单位”“河南省十佳科技型最具竞争力企业”“河南省节能减排示范企业”“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状”“河南省质量管理先进单位”“河南省青年文明号”等荣誉称号。在今年7月9日发布的豫安委【2019】7号文件中还显示,义马气化厂名列河南省“2019年首批安全生产风险隐患双重预防体系建设省级标杆企业”之列。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优秀的“标杆企业”,发生了如此震惊全国的事故。经初步调查分析,事故直接原因是空气分离装置冷箱泄漏未及时处理,发生“砂爆”——空分冷箱发生漏液,保温层珠光砂内就会存有大量低温液体,当低温液体急剧蒸发时冷箱外壳被撑裂,气体夹带珠光砂大量喷出的现象,进而引发冷箱倒塌,导致附近500m3液氧贮槽破裂,大量液氧迅速外泄,周围可燃物在液氧或富氧条件下发生爆炸、燃烧,造成周边人员大量伤亡。

据了解,义马气化厂净化分厂2019年6月26日就已发现C套空气分离装置冷箱保温层内氧含量上升,判断存在少量氧泄漏,但未引起足够重视,认为监护运行即可。7月12日,冷箱外表面出现裂缝,泄漏量进一步增大,由于备用空分系统设备不完好等原因,企业却仍坚持“带病”生产,未及时采取停产检修措施,直至7月19日发生爆炸事故。

此次爆炸事故暴露出义马气化厂安全意识、风险意识淡薄,风险辨识能力差,装置泄漏后处置不及时、带病运行,设备、生产等专业过程管理存在重大安全漏洞。事故还暴露出工厂设计布局不合理,对空气分离等配套装置安全生产重视不够等突出问题。7月29日,应急管理部对外发布消息,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向河南省政府发出重大生产安全事故查处挂牌督办通知书,对河南义马“7·19”重大爆炸事故查处挂牌督办。8月1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当日约谈了河南省三门峡市政府主要负责人、河南省应急管理厅及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人,强调要深入检视“7·19”重大爆炸事故暴露出的问题根源,狠下功夫拿出管用实招,认真整改,举一反三,着力化解危险化学品系统性风险。

心的伤痛最难修复

在本次事故善后工作中,三门峡政府召开群众房屋修缮工作专题会议,组织全市79个单位,分包受灾社区,组织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职工到居民家中安抚群众情绪、统计受损情况、联系施工企业免费修复门窗,争取在10天内基本完成修缮任务。义马市还制定了《事故受损门窗修缮办法》,对门窗质量、规格和指导价格进行明确;发布了《门窗玻璃安装企业信息》,公布了近200家企业联系方式和相关信息;发布了《施工安全提示》,严防施工安全事故发生。

由于发生爆炸事故的是气化厂,爆炸以后可能会有一些物质排放,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环保部门已采取拦截、活性炭稀释等方法进行处理。三门峡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卢华朝表示:“这次气化厂爆炸事故对工厂内及工厂周边造成一定污染,但随着空气扩散,空气指标会逐渐恢复正常,暂时没有对义马市居民造成较大影响。”

针对遇难者家属以及受伤人员,三门峡政府特别邀请了国家、省、市11名心理咨询师开展心理疏导工作,帮助他们释放情绪、平复心绪,走出心理阴影,重建生活信心。组织志愿者50余人分别到承担救治任务的医院,安抚伤员情绪,维持救治秩序,提供引导、咨询等服务工作。

“都是在一起上班的同事,见面开玩笑打招呼,生龙活虎的,谁能想到……没办法回忆跟他们相处的日子,接受不了。”气化厂职工小李表示,自己这两天在气化厂门口和小区里往返了好几次,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爆炸事故后的厂区逐渐恢复了平静。幸免于难的同事们又回到了一起,但大多都相互沉默着,没人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小刘的工位离开爆炸的地点距离她仅有几百米,在爆炸中,她亲眼见到近在咫尺的同事被气浪掀飞,而自己躲在桌下得以侥幸逃生。“昨晚睡的怎么样?”“迷迷糊糊的,也就睡了2个小时吧,脸疼的厉害。”小刘指着右脸颊上被飞溅的玻璃碴划出的数道血痕说,“晚上怎么都睡不着,现在只要一闭上眼,脑海中就会浮现爆炸时的一幕,细微的声响都会让我惊恐万分。”蓝天救援队心里医生陈明一边倾听刘芳的描述,一边观察她的情绪变化。“您现在出现的紧张、害怕、睡不着,都是一种常见的应激反应。很感谢您愿意说给我听。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们一起来解决这些问题……

陈明表示,灾难事件亲历者在应激期会出现情绪、行为以及生理方面的应激反应。情绪方面包括紧张、恐惧害怕、抑郁等,行为方面则会出现回避、退缩、过度警觉等,“生理应激反应常见为失眠、被噩梦惊醒、心动过速等。我们在医院设立了心理干预小组,很多受伤的市民多少都有一点应激反应,在通过心理干预后,大部分都已经恢复正常。”陈明坦言,相比自然灾害,事故灾难的心理危机干预难度更大。人们普遍认为自然灾害属于不可抗力,但事故灾难则不同,其中有更多的人为因素,因此,在进行心理危机干预时,部分伤员会表现出对周围环境和人更强烈的不信任,需要帮助他们重新树立起对社会的信任以及对未来生活的信心。

相关链接:2019年化工行业重特大事故回溯

江苏响水“3·21”事故

2019年3月21日14时48分许,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化工园区内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学储罐发生爆炸事故,并波及周边16家企业。发生爆炸的是该厂内一处生产装置,爆炸物质为苯。截至3月25日,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其中56人已确认身份,22人待确认身份)。4月15日,公安机关对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及为该公司相关项目作虚假评价的中介组织涉嫌犯罪的17名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山东济南“4·15”事故

2019年4月15日,山东齐鲁天和惠世制药有限公司发生一起安全事故。截至4月15日,该事故致使现场作业的10名工作人员中8人当场窒息死亡,其余2名工作人员在抢救过程中死亡,另有12名救援人员受呛伤,无生命危险。事发当时,齐鲁天和惠世制药有限公司冻干车地下室正在进行管道改造,因电焊火花引燃低温传热介质,产生烟雾,导致事故发生。4月29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约谈了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政府主要负责人、分管负责人及应急管理局主要负责人、山东省应急管理厅主要负责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