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期

化工园区陷入管理困境?

钟 琳/编辑

盐城响水以78人死亡的教训引起了人们对化工行业安全管理的反思。在 “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后,盐城市委常委会指出,要以壮士断腕的意志和决心整治化工企业,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尽管专家们表示,响水园区的关闭会对市场原材料的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相对经济而言,在尚未具备安全生产能力的前提下,追求利益毕将产生严重后果。

化工园区是事故易发的行业领域,也一直是安全生产监管的一个重点。我国的化工行业,在经历粗放式发展和以产能扩张为主的发展导向后,造成了小散乱化工企业遍地,环境污染严重、安全隐患突出等问题,亟待规范有序的管理整顿。西方不少化工园区都经历过安全发展的阵痛期,在经营管理方面逐渐形成了值得借鉴的经验。

化工先锋的公开透明

德国是世界化学工业的先锋,培养了巴斯夫、拜耳、汉高等业界霸主,全德国一半的化工企业都在向国外销售产品,而80%的德国化工企业能保证每3年向市场提供至少1个创新产品。德国也是化工园区模式的起源地,自上世纪90年代起,至今全德国境内大约有60个化工园区。

德国没有明确的企业安全准入制度,能否入驻园区主要基于各园区的产业链和市场需求,由各园区自己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园区具有完全的自主权。各化工园区在进行规划时应遵守严格的审批程序,政府部门从技术、管理、安全、人员疏散等方面对项目进行审批,园区的申请文件必须向社会公布并视情况召开听证会。

在环保方面,德国的化工企业也曾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批评,但通过长期坚持安全环保标准和公开透明的沟通机制,最终取得了社会的信任。以勒沃库森化工园区为例,园区内的所有企业都要执行统一且严格的安全管理体系,包括风险评估、工艺危害分析及编写安全报告。其中,安全报告是获得生产许可的必备条件,在报告中企业必须对整个工艺安全管理进行详细描述。企业还必须建立安全委员会,每年至少召开四次会议,研究职业安全和卫生事项。为保障企业生产和职工安全,工厂会建立一个对所有员工开放的、严密的化学和工艺危害信息系统,告知有关安全的所有信息和指示,同时每年对职工进行安全培训,确保掌握必要的安全防护技能。

除了严格的审查生产设备和规范工艺流程之外,德国政府还建立了安全生产事故通报系统。任何人都可以在网站上查询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设备类型、登记、原因等相关信息。政府规定,企业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后,必须上报录入该系统,如不上报就会被取消办厂资格。这样一来,不仅事故信息清晰明了而且有助于研究事故发生的原因,以总结规律,防患于未然。此外,德国化工园区与周边居民也有一些独特的相处之道,例如在企业内部设立“民众接待室”,向民众答疑解惑,对有争议部分举行听证,让民众充分参与决策。

花园工业镇的一体化响应机制

位于新加坡西南部的裕廊岛是新加坡的能源与化工中心,也是世界级的炼油石化基地。虽然,裕廊岛是新加坡工业污水排放最为集中的地方,但与一般的化工区位于郊区不同,裕廊工业区与居民区最近的仅相距约9千米,而且在这两地中间,则是有着东南亚“鸟类天堂”之称的裕廊飞禽公园,栖息着数千只飞禽。在裕廊岛开发前,新加坡政府规划保留了10%的土地用以建设公园和风景区,裕廊岛因此成为风光别致的工业区兼旅游区,被称为“花园工业镇”。

花园工业镇的成功之道是什么?裕廊岛的企业排污处理必须符合新加坡《环境保护与管理条例》的标准,然后才可以安全地排入大海或者进行工业再利用。任何管理规范的制定,必须要有相应的措施予以落实到位。2007年,裕廊岛最大的水处理企业胜科集团与联合环境公司携手创建了新加坡第一个化工污水处理膜生物反应器(MBR)项目,出水质量优于一级A标准,该项目也成为整个亚洲地区最早的MBR项目之一,实现了回用于厂区循环水的目标,每年为企业节省新鲜水200余万吨。

为确保工业污水达标排放,根据法律授权,新加坡公共事业局的官员可以进入企业对非法排放进行调查,如果发现非法排放事件必须迅速处理,包括开展详尽调查、提取污水样本和现场照相等,与相关方一起采取行动减轻潜在的不良影响,并对违法者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公共事业局还建立了监督和执行体制。在监督方面,公共事业局主要借助科技力量,在遍布新加坡工业区的排水管道上中下游,有许多用于实时监控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感应器。一旦向公共管道排放的工业废水中挥发性化合物浓度过高,这些感应器就会发出警报,公共事业局随后开展执法行动。

裕廊岛化工园区还建立了民防消防一体化应急响应机制,岛内形成了商业消防与企业消防联动机制,确保在8分钟内可到达裕廊岛的任何地方。消防站除了配备消防水炮等常规消防装备外,还配置了危害物质处理柜、危害物质净化柜等特殊装备。岛内的公共消防局由新加坡民防部队管理,民防部队的成员由自愿役消防干部及义务役现役消防人员组成,负责全国消防救灾。管理部门也鼓励大型企业成立自己的企业专职消防队或者是相邻的企业联合成立消防队。

为了提升响应小组的处理能力,民防部队与企业的应急响应小组保持密切联系,共同开展消防演习以培养协同救灾的默契,各企业之间也不定期地开展小型演习或联合演练,使员工熟悉紧急响应机制和方案,在事故发生时提高救援效率。

石油化工中心的集约化发展

鹿特丹港是欧洲最大的港口,港口附近先进的现代物流产业形成了巨大的临港工业园区。在发达的临港工业中,鹿特丹化工园是世界最重要的石油化工中心之一,拥有集化工、炼油和造船为一体的临港工业带,园区内不仅集聚了如壳牌、英国石油公司、科威特国家石油公司等世界著名化工公司的石油化工生产装置,而且园区内的炼油厂和化工企业通过管道,与比利时安特卫普港、德国切姆西特、赫斯特园区和巴斯夫路德维希港化工区形成了化工集群,实现了一体化和集约化发展。

为了提高石油化工等危险品液体散货作业的安全性,鹿特丹港务局在为超大型油船提供直接靠泊原油专业码头并完成卸载的基础上,建设了专用管道,将原油输送到其他厂区,炼化后的各种石油产品和用于化学工业的原材料通过地下管道、内河船舶、铁路以及油罐车等多种运输方式运抵内陆腹地及周边国家。针对危险品船舶进出港,鹿特丹港务局在港口管理处下设协调中心,负责规划和管制危险品船舶在港区内的航行、分配危险品船舶在港作业泊位、监督实施相关规定,同时对整个港区进行巡逻以保持航道畅通和作业安全。协调中心24小时工作,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为了防止园区内工业生产排放出的污染物对人口健康引起危害,根据当地法律要求,企业必须在设计阶段考虑环保问题,只有按照标准拿出最佳的技术方案并经审核通过才能拿到环保局发放的环境许可证。在企业运营过程中,环保局与政策部门、消防、劳动监察和公共健康服务部门了联合监测区域的环境质量,同时负责核查企业违规行为。如果出现意外排放,企业必须在15分钟内通知环保应急中心,以便管理部门了解事故信息,第一时间采取干预措施,降低事故的危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