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烦恼

初曰春/文

这是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事情。

小顾是新招收的一批专职消防员,在此之前,他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每次跟兄弟们聊起加入消防的原因时,他总说是看了央视的直播,习大大的训词叫人热血沸腾,年轻人就该在合适的岗位上干出一番事业。

他有意无意地隐瞒了内心的一个小秘密。

小顾算是个“富二代”,父亲在当地开的连锁酒店颇有名气,熟悉他的人根本无法理解他的选择。其实道理很简单,他觉得父亲的发家史并不光彩,是靠很多年前的夜总会起家的。用他的话说,夜总会是什么地方,藏污纳垢之处。

父子两人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动不动就会闹个离家出走。直到11月9日那天,因为一件小事儿,他跟父亲再一次翻脸,情急之下,他冒出一句,我要去当消防员。父亲也是在气头上,说滚,最好一辈子别回来。

那天,他刚从电视上看了习总书记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的仪式,现场消防救援人员的集体宣誓如雷贯耳。别说,他记性不错,进了消防之后,时常把誓词挂在嘴边。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向父亲表明态度后内心是后悔的,可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

真正到了消防之后,小顾全然没有公子哥的架子,适应能力很强,比所有人都能吃苦,成绩是同一批入队的人员当中最厉害的。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向父亲证明自己的实力。

素质过硬的队员通常会招人喜欢,但他却让班长头疼,因为他骨子里是那种不甘寂寞的人。打个比方吧,碰到其他队员动作失误,他会在一旁指指点点,摆出严肃的样子,让人心烦。班长让他闭嘴,他会反问自己说的不对吗?兄弟们私下里说他好出风头,他不以为然,我行我素。班长批评两句,他嘴上应付着,心里却认为对方是嫉妒他优秀,害怕日后取代了自己的班长位置。

很显然,小顾自认为很成熟,实际上却干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儿。

队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新队员会在各个岗位上轮岗锻炼。周末午后,轮到小顾去通信室接听电话,他本来就有些厌烦,赶巧接了一个孩子的电话,让他唱“小星星”。小顾总算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扯着嗓子把孩子训了一通。在基层消防,这类无厘头的骚扰电话是家常便饭,谁赶上了都不会客气。偏偏小顾倒霉,人家家长到队上索赔,说你们消防把孩子吓出了毛病,还要挟要把事儿发到网络上。小顾不服,但班长还是把他骂了一顿,说干消防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由着性子秀优越的,如果不消除影响,就等着受处分吧。小顾吊儿郎当地拿出手机,打给了父亲,说姓顾的,你抓紧去找某某,拿钱把事儿摆平,否则小爷跟你断绝关系。他就这副德行,支使父亲跟训孙子似的。

孩子家长确实没再来闹,小顾就有些自我膨胀,说班长纯属羡慕嫉妒恨,为人民服务也得靠人民币,钱能搞定的事儿都不是事儿。班长提醒他说话注意分寸,他摇头晃脑地反问,这不就是现实吗?班长没料到他会顶嘴,一时词穷,说你只需要服从。他说,对的我百分之一万执行,错了的我不伺候。班长脸上挂不住,命令他一个礼拜不许出警。这是很丢人的事情,小顾心想班长这是故意整人呐。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闹得很僵,他时不时在内心诅咒班长,在公开场合下说,巴不得班长被火烧死或者被整个残疾啥的。

之后不久,一次出警,班长为了救他身受重伤。在医院走廊,小顾提着消防斧追赶医护人员,嫌人家动作太慢。他忽然间感觉自己特别龌龊,甚至猪狗不如,他怕班长有个三长两短。还好,班长转危为安,但他却不断自责,情绪低落,严重影响了工作和训练,以至于不得不求助于心理医生。

搞笑的是,小顾自我认知能力超强,他不但分析了自己的问题所在,还把心理医生怼了回去。说自己心理上没毛病,是犯了自以为是的错误。

事后,小顾给班长写了一封长长的道歉信,在信中专门提到个人的苦恼。他说,过去总想着这个世界应该给予他什么,别人应该为他做些什么,从不考虑自己该为别人做什么,这种念头掳走了自己的心智,导致恶性循环,毫无幸福感……

班长在病床上看完信,给他发了一条语音微信:林肯说过,一个不犯错误的人,通常不能成就任何事业;一个没有缺点的人,往往优点也很少。

小顾回复说,一位伟人也说过,误入歧途不可怕,只要不再犯类似的错误,他的人生依然是一片坦途。

班长问,哪位伟人说的?

小顾答:顾某人是也。

瞧,小顾已经恢复了状态,用他自己的话说,已经满血复活了。班长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比如,希望你早点成熟起来,不再做愤青。可他想了想,还是保持了沉默。

 班长觉得,时光会把小顾身上的棱角打磨掉,只是早一天迟一天的问题,再者说,所有人都会经历这个年龄段,或多或少都会碰到同样的困惑。

想到这里,班长会心一笑,他琢磨着,这可能就是成长的烦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