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烧垮了一个王朝的大火

张晓虹/ 编辑

火是人类文明进步之光,火与每一个民族的发展历史交相辉映,但有句老话说得好:玩火者必自焚,火也能带来无情的灾难与毁灭,熊熊燃烧的历史烈焰背后,记录的可能是时代的画卷,也可能是国家的荣辱。中国历史上,有一场超级大火,除了烧掉天文数字的库存,还烧掉了一个王朝的台柱,导致不久后王朝便告倾覆,堪称史上最昂贵最要命的大火灾。

防火重地离奇起火

晋惠帝元康五年(公元295 年)闰十月初四,一个普通的冬日。天气晴朗。晋都洛阳东北角的武库内,秩序如常。突然,有一排库房里冒出了滚滚浓烟,灭火人员迅速赶到,开始救火。不一会儿,伴随着人哭马叫,大火腾空而起,火势猛烈,不一会便吞没了整排库房。
管库的官员纷纷被惊动,武库令一开始尚强作镇定,指挥灭火,很快便跟手下一样,如没头苍蝇一般乱了套,因为大火蔓延得极其迅速,连他们站的地方也被烧着了。武库令无奈,只得安排人继续灭火,自己也顾不上通报,打马奔向顶头上司的官邸报信求救。
武库又名甲库,本来是存放武器装备的国家军备仓库。后来,随着儒家王朝崇文宣武的需要,武库的地位也一升再升,到了晋代,洛阳武库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武器仓库,而升华为一种立国理念与国家的象征。皇帝皇后用的全套仪仗、皇家的奇珍异宝、历代政府积累下来的宝贝等等,都存了进去。洛阳武库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军械仓库+ 博物馆+ 藏宝阁+ 皇家杂货铺+ 军事后勤机构,地位十分重要,连日常的看守警戒工作,也由担纲皇宫警卫的禁军负责。
武库历来是防火重地,晋代武库尤为注重灭火防灾。硬件上,库房全由砖石建成,禁绝木质建筑,堪称狂拽酷炫。武库内各处均放置大铁镬,这些铁制的大锅与皇宫里的完全一个尺寸型号,里面常年存放着清水,按每只大铁镬能存放一万升水计算,当时洛阳武库内就有五百万公担的水可以用于灭火。软件上,平时武库戒备森严,出入均有严格检查和禁忌,晋惠帝的父亲武帝司马炎在世时,朝廷制定了根本大法《泰始律》,专门规定了“水火”一章,里面系统规定了用火、灭火、防火等措施。当然,洛阳武库自己也有更加详细严格的防火办法。
可是,饶是这样,它还是着火了,而且一着就不可遏止。不到半个时辰的光景,武库常备的灭火队伍已经损失惨重,束手无策。

现场指挥行为反常

消息一级级报了上去,当时的晋王朝,皇帝司马衷是个傻子,无法管事,生杀大权操在皇后贾南风手中,在中央主持日常工作的,是皇后的侄子兼外甥贾谧和大臣张华。
63 岁的张华正坐在官邸里办公,他那保养得很好的脸,有些发福的身材,使我们很难把这个老人与“百科全书”的外号联系在一起。张华时任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侍中、中书监,是不折不扣的政坛老将。贾谧是个有文化的公子哥,既没有从政经验,也没有兴趣应付繁重工作,因此,王朝中央的日常事务便落到了张华的肩上。
收到警报,张华下令积极救火,对于增援的请求,却不置可否。很快,告急的人如赶集一般涌来,张华终于坐不住了,急忙套上官服,带随从匆匆赶到火灾现场。
到现场的张大人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大火已经烧红了半边天,火势最烈的几处,救火的人乱成一团,却无法靠近灭火,因为泼上去的水不仅不能灭火,反而越泼火越旺,吞噬了不少救火的人。原来,这些仓库一部分是用来存放食用油的,一部分是用来存放丝绸的。
灾情紧急,不过,当在场的官员们一迭声催促张华调兵时,这位朝廷柱石却没有立即表态。看到火势急速扩大,张华命令调卫尉孙旗手下派出宿卫军前来灭火。这点人马完全无异于杯水车薪,在场人等又一起请求张大人增调力量,张大人这才命人调来积弩将军刘彪所部,然而,当刘彪手下生力军赶到后,眉头紧皱的张大人却又命刘彪率队在武库外待命,命令孙旗率手下宿卫军到皇宫四周去加强警戒,同时,张华悄然派出数人,分别到赵王司马伦等人官邸附近打探消息。
到场的宿卫禁军按兵不动,眼睁睁看着武库内越来越多的库房化为灰烬。在场的大小官员们个个面如死灰,纷纷哀求张华大人赶紧放大招儿,不然不仅武库难保,恐怕半个洛阳城都会烧光。
张华不为所动,如同一头沉默的老牛。
他派出去的几个人先后回来,在他耳边报告未发现异动,张华的神色这才缓解,下令孙旗和刘彪将全部力量投入救火。
然而此时放大招儿,为时已晚。大火已经烧掉了大半个武库,所有的救火努力都变成了徒劳。张华不得已,只好命令先别管救火,全力把库中尚存的宝物抢运出来。还没抢出多少来,火便烧了过来,张华只得采纳了孙旗等人的建议,下令将正在燃烧的库房全部推倒。这一破拆战术终于收到了些许效果,保住了武库一角。

大火究竟烧掉了什么

熊熊大火燃烧了一天,直到深夜才被扑灭。这次火灾,大晋朝廷损失极其惨重:共计烧毁各类兵仗器械208 万件,其他后勤物资则不计其数。这次火灾损失到底有多大,史书上已经无法查实,只知道盛极一时的大晋王朝在此后几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新作武库,大调兵器”,国力遭到严重损耗,以至于在此后不久的异族攻击中便告倾覆。
 
除了这些物质损失外,珍宝的损失更令人扼腕疾首:由汉传至魏再传至晋的“累代异宝”几乎全被烧尽,武库作为皇家博物馆的魅力指数一下子腰斩。
由于资料奇缺,现在能确切知道在这次火灾中烧成灰烬的宝物有:孔子穿过的木屐、汉高祖刘邦起兵造反斩白蛇用的宝剑、王莽被漆过的头颅。其中,孔子的木屐已经在各个朝代辗转传承了700 多年,刘邦剑已经在武库保管了500 多年,就是那个奇葩的王莽头,也已经是超过270 年的绝世文物了。此外,比这些头等宝贝低一级的宝贝还数不胜数,如王莽统一度量衡时精铸的铜斛量器“嘉量斛”等,也在此次大火中不知踪影。
与这些有形的损失相比,无形的损失才是最大最可怕的。张华博学多才,为人正直,却因为早年主张由司马炎的弟弟司马攸继承皇位而被贬,本来已经是一条政治上的死鱼,多亏贾南风拉他进班底,让他翻了身。可他上台时,“八王之乱”已经开始,八王中的头两个王司马亮和司马玮已经挂了,张华上边是野心勃勃的皇后,旁边是政治低能儿贾谧,一个人支撑危局,数年间已经左支右绌,看着赵王等人暗中串连,他已经麻木了。这场大火彻底烧去了张华的政治责任感与敏锐性,虽然他在救火时优先考虑防范赵王等人,但在他内心里也已经明白,宗室与朝廷内部裂痕至为严重,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随他去了。武库大火之前,张华曾经见到武库内的灵异现象,其实正是这种心态的反映。
一场大火,烧出了重臣的无所作为和宗室的离心离德。四年半之后,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废杀贾南风,庭诛贾谧,认了命的张华也被捕杀,并夷三族。
接着司马伦称帝,“八王之乱”进入高潮,大一统的西晋王朝元气大伤,变乱蜂起,不久就告灭亡。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