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城厢里守护平安
上海黄浦小东门平安办专职消防人员马金胜侧记

孙建伟/ 文

小东门街道地处老城厢,人口稠密,道路狭窄,曾是上海著名的南北货集中之地和各类作坊聚集地。得益于上海新一轮开发,这一深藏历史发展底蕴的地块正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辖区内以老上海人为主,新上海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分不清谁早谁后,然后又有越来越多的老外到了这里。高大上建筑和老旧差简屋就像这里的各色人等一样并存着。
街道综治办也“隐伏”于典型的老城厢楼道里。外面那块狭窄的空地上还有两家住户。空地的中间位置还有一个硕大的铁架箍着的塔,这是上海开埠以后最早也是唯一遗存的消防文物——上海消防瞭望塔。这里也是上海救火联合会旧址。瞭望塔孤单清寂地竖在此地,俯瞰着这一片它熟悉的所在。
因为,这片区域还未被列入相应的市政改建计划。虽然周边已日渐“旧貌变新颜”,甚至令人刮目,但这一片面子夹里还都是“老南市”的格局,局促逼仄,真正是“螺蛳壳里做道场”,消防安全隐患也就随处可见。
前些年,布料市场兴盛,南仓街上的南外滩轻纺布料市场(从南浦大桥上看过去,一个巨大的“布”字悬在空中,颇为壮观)、十六铺的东门布料市场、王家码头丝绸有限公司都远近闻名。闻名之因是这些布料市场催生的裁缝铺。这里买好布料,那边裁缝就等着量体裁剪,做工算不上一流,但经济实惠。工薪阶层和来沪打工人员趋之若鹜。有一阵子,生意好得“热昏”。不久,外仓桥街又出现了一个自发的布料市场。“3 加1”,东门地块生生崛起布料市场一方天地。
“3”毕竟是正规企业,管理还有制度,自发的外仓街布料市场,境况就不一样了。怎一个“乱”字了得。摊子随便摆,今天张三明天李四,王五赵六也伺机挤进地盘,想怎么设就怎么设,无证照不说,完全没规矩没章法。

1

马金胜时常与辖区民警一起在老城厢巡查消防安全状况。

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黄浦支队十分重视老式旧里消防安全,先后出台各项措施完善社区消防建设。消防支队工程师栾荣经常出现在社区,传授示范消防知识技能,组织消防演练,指导排除消防险情,根据辖区特点提出消防建议。马金胜是小东门街道平安办专职消防人员,在老城厢地区开展消防工作格外吃力,也就格外见功力。马金胜深知,消防安全关乎生命财产安全,不能有任何差池。配合驻地消防支队做好消防工作,就是最好的拥军之举。
整治外仓街的告知书贴出去后反响很大。借着告知书晓谕公众的时机,马金胜一家一家跑,一家一家谈。分门别类,对症下药,还算顺利。但在一个年近五旬的无业人员贺姓女士这里搁牢了。贺女士家就在弄口附近,她就在弄口设摊卖服装辅料,“进出便当”成了她在此设摊的“理由”。五米不到的弄口,她的摊位占去三分之二。
弄口设摊属于严重违章,堵塞消防通道,也是逃生通道。尤其是老南市的老式里弄,星星之火燎原起来后果难以设想。她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可是,马金胜上门跟她谈,她竟然无动于衷,实在讲不出道理了,就咬住一句,你们不让我设摊,谁给我吃饭?你们给我找工作啊。马金胜表示会给她想办法,但不能给她拍胸脯。贺女士“哼哼”几声就不接茬了。但马金胜不能知难而退,接着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贺女士还是那句话,口气很强硬:不撤,不撤,就不撤。马金胜恼火,也挠头。她现在这个年纪,找工作太难了,但是消防平安关系千家万户,不能让违章设摊挡了道。这次整治,上级部门要求达到明显成效,都碰上她这样的怎么办。这种事情弄好了有示范效应,反之也然。他把情况与消防和派出所民警沟通后,决定一起上门。贺女士态度是软了点,但回答依旧坚决,不撤。没找到工作,我不撤。马金胜和民警结合一个曾经发生在此地因违章搭建造成四人死亡的事例,向她耐心解释,亮出底线:违章设摊要承担责任的。我们一定会给你想办法,但前提是这个弄口摊位必须撤。前后五六次,贺女士终于松了口。马金胜也在街道帮助下,为她找到一个门面房。弄口难题终得破解。
截至目前,外仓街西段已按规定全部完成动迁,东段地块的房东和租赁户大多已劝退,剩余十多家还在继续工作中。

2

回到小区, 面对的是近年来一个更恼人的难题——群租房。群租房里事体多,消防隐患一大摞。群租房这种“居住形式”可与极大风险画等号。潜在风险与真实灾难之间,只要出现某个转化诱因就可以酿成灾难。
就在本文撰稿时的2017 年7 月16 日凌晨,江苏省常熟市虞山镇漕泾2 区74 幢发生火灾,现场22 人被烧死,另有3 人轻伤。据媒体报道,附近居民称,起火建筑为群租房。6 月,曾有当地居民通过论坛投诉称,该幢群租房存在安全隐患。

上海救火联合会火警钟楼依旧矗立于此,俯瞰着这片老城厢。

绿地名人坊是东门地区著名的商品房小区。十八楼的两间房,加起来近二百平方米,竟然被隔成十五间。马金胜跨进门槛,吓了一跳。满目皆是易燃的简易隔断板材、高低铺、违规使用大功率电器、电线私拉乱接,纵横交错,随心所欲。在马金胜眼里,这些都属于火情。联合整改小组向房东发出限期整改要求。期限一到,令行禁止。联合整治行动按时展开。敲掉违法隔断,恢复房屋结构。可一段时间后“回头看”,隔断依旧。动作够快,胆也够大,公然挑战整治行动,你敲掉,我再搭,重新来过。猫捉鼠,鼠戏猫。
马金胜再次向房东发出整改通知书。房东来了,走进自家房子一看,气不打一处来。我根本不知道被承租人搞成这副腔调。可是这里地段一流,借出去容易,要收回就难了。大房东给二房东打电话,不回,然后直接关机。
马金胜对大房东说,有了开始就不会半途而废,不达到整改目的我们不会收兵的。其实群租房查访是个犯难的事,那些二房东或躲或藏,让你白天黑夜都找不着。找不着你就没办法。也有找着了,顶头货,摆出一副宁折不弯的架势,也让马金胜长了见识。但马金胜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软硬不吃。他说,“其实大多数人知道自己是违规操作,不然为什么要躲避我们?少数敢于顶撞的也是虚张声势,我们毕竟是依法管理,他还能吃了你?邪不压正嘛。”几天后,马金胜的办公室里来了个人,自称是要求整改群租房的二房东。嬉皮笑脸地说一定配合工作,主动要求联合整治工作组前往整治。
绿地名人坊这个二房东顶风作案,但最后还算识相,配合了整改。但同在辖区内的圣莲大厦的二房东就有点自讨没趣了。二房东是外地退休来上海,租了多个房子,拿二房东当职业做。他自己也在群租房里隔出一间栖身。联合行动组上门的时候,老头正在吃饭,见整治行动组来,喉咙喊得山响,“不准敲,我看你们谁敢敲。”一边还推推搡搡地使劲。
马金胜见过这种无赖的人,他正告老头,群租房违规违章后果严重,整治行动早已公告,如果拒不执行,将要承担法律后果。老头不买账,似乎还把群租房当作了正常营生。在民警协助下,老头被带到派出所教育。小区居民盯着这个老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向马金胜反映,这个群租房也像钉子户,不把它拔掉大家都不开心。马金胜意识到,如果整治行动无功而返,将使这些靠违法群租获利的人更加肆无忌惮。
也损害了正常居住的居民的利益。所以,必须拿下。前后三次,马金胜和他的同事们紧盯不舍,这个顽固的群租房终于被整治。掐灭这种危害极大的生财之道,震慑效应极大,居民反响也极好。无不称快。一段时间来,马金胜和他的同事们在街道的支持下,共集中整治绿地名人坊、圣莲大厦、金南新园、跨龙路15 号等地块群租房共58 户109 间,当场清退外来人员158 人。
四牌楼沿线属于市级综合治理重点区域。“市级”模子对街道是一种压力,对从事地区平安消防的马金胜更像一道紧箍咒。尤其是泛东街天天绷着他的神经,让他常常处于紧张和不安之中。从城隍庙出来,一转就是这条“餐饮一条街”,马路小吃,路边烧烤,烟熏火燎,一家越线,大家模仿。用的又是液化气钢瓶。不同程度的消防隐患明显。那天他接到了一个火警举报,称路口第一家“小江西”出现了火情。到那儿一看,果然。及时制止,整改。就以这件事为由,展开集中整治。在消防支队指导下,马金胜对餐饮一条街的违规整治绝不手软,由消防支队开出罚单,取缔占道餐饮。为了达到长治的持续功效,在消防支队的支持和马金胜的努力下,成立了一支拥有20 名特保队员的微型消防站,24 小时不间断火警巡视。对餐饮一条街这个综合治理重点区域的消防平安有了制度保障。可喜的是,这块“重点”牌子现在已被摘除。从挂牌到摘牌,马金胜付出了很多。培训、巡逻、处置,哪一样不是烦心事。他认为很值得。

3

在未经改造的小东门地区,火情控制无疑比其他地方更难,这就需要有“耳目”。小东门地区有一支由社区志愿者组成的义务消防队。全街道1790 个义务消防队员绝大多数是本地“土著”,一辈子生于斯长于斯,从没离开过。他们熟悉这里的一楼一阁,一草一木,一家一户,也怀有深深的情感。
施晓是这里的老住户,也是先进党员和社区建设热心人。当他听说马金胜正酝酿建立一支社区消防队的想法时,就立即报名成了志愿者。施晓原先在企业里接触过一些简单的消防知识和技能,马金胜非常高兴施晓来助他一臂之力。
乔家路166 号。二级旧里。全部砖木结构。七十二家房客。
这四个句号代表了消防安全与这种老旧建筑的极端不对称。一旦酿成火灾,瞬间就有“火烧连营”的效果。
某日施晓等人巡逻到133 弄,一股焦味窜入鼻腔,他们迅速判定焦味的方位,直奔而去。果然,一老太烧菜不慎,油锅已冒出青烟,老太束手无策。施晓等立即上前,兜头一盆凉水,将可能的火灾顷刻扑灭。不要小看了这个举动,火势迅猛的速度可是以秒计算的。不是有句俗语说:“老房子着火,救也没法救。”这不是玩笑话。施晓说,初期扑救,消灭萌芽,是控制火灾最好的办法。他还说,小马(指马金胜)经常给我们培训,功不可没。其实,小马也是五十有五的人了。
马金胜坦言,小东门地区的特点决定了“平安消防”的重中之重和关键性意义。施晓等义务消防志愿者是这个地区不可或缺的。别小看他们365 天一天三次雷打不动的“火烛小心”的“最原始”的告知,这样的声音给居民带来一种安全感和踏实感。
当然,专业的问题还得让专业人士做。黄浦消防支队对老式旧里一直牵挂于心。火调工程师栾荣针对性地设计出一种灭火带。它最小可收缩到7 米,进水后可长达25 米,2 公斤的压力,再接上消防喷淋。在乔家路居民区的演练效果非常好。
老社区老人多,敬老院、福利院等应运而生。然而,消防又成了一个大问题。社区里的养老机构由于历史原因年久失修,却又无法关闭,消防隐患无处躲藏:无消防喷淋、疏散通道不合规、居住空间捉襟见肘,有些老年公寓地处居民区内,连消防车都无法进入……
在消防支队指导下,马金胜一一查访,一次次督促,不间断培训灭火和逃生演练,渐渐形成制度,隐患相继消除。
马金胜的努力使小东门地区的消防态势有了明显改变,但我发现他并不乐观,却始终保持着战战兢兢的姿态。他反复说,老城厢消防跟别的地方太不一样了,地块复杂,通道逼仄,老屋陋屋,结构差,人员杂……我一天都不敢掉以轻心。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