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匹兹堡历史进程的两场火灾

张晓虹/ 编辑

2015 年5 月14 日下午,位于美国匹兹堡松鼠山的Murray 和Forward 路口的一处闲置多年的红砖建筑突然发生大火。很快浓烟密布,远在几十公里外的奥克兰都能清楚看见浓烟。火灾被扑灭后,这幢红砖建筑立刻被拆除了。位于该建筑旁边,也已闲置多年的Poli 餐厅则被宣布为危房,不日也将拆除。
本来早在2008 年时,曾有开发商提出对该处地块进行拆除,并新建集饭店、公寓、商店于一体的混用建筑的计划,不过却迟迟没有付诸实施。在大火以前,红砖建筑层曾被用作某些候选人的竞选总部。在此期间,位于红砖建筑背面的松鼠山影院也于2010年底关张,于是又有开发商提出干脆对这三幢建筑所在地快进行统筹规划,一并拆除新建,“5·14 大火”无意中加快了这一进程。
若说“5·14 大火”有望成为“松鼠山门户要地”改造最终实现的催化剂的话,那么匹兹堡历史上这种改变进程并促成城市发展的火灾并不鲜见,最明显者莫过如下两起。

1845 年大火

1845 年4 月10 日中午,一名上校的女仆没有看管好正在加热的水壶,导致火种点燃旁边的木屋,虽有周围居民前来扑火,但火仍一直烧到第二天清晨,结果造成了相当于现今600 万到1200 万美元的经济损失,而且毁掉了相当于今日市中心斯密斯菲尔德大街以西区域的1/3,连带将当时为匹兹堡建造的第一座木桥斯密斯菲尔德大桥也烧毁了。当时匹兹堡大学校址在今日同盟大道和斯密斯菲尔德大街路口(原址现为一车库,但有1957 年所挂的纪念牌清楚说明该处即匹兹堡大学发源地),其木结构建筑在大火里也未能幸免,还害得匹兹堡大学有几年时间无法运作,处于瘫痪状态。
当时匹兹堡四至就是周围的三条河流外加斯密斯菲尔德大街为其东侧界限;至于斯密斯菲尔德大街以东的区域,则因当时格兰山比现今要高出三十几米,所以当时只有零星住户和建筑在山上和半山腰。
匹兹堡并没有被这场大火所击垮,而是在废墟中新建起几百家住户。由于越来越强劲的煤矿、钢铁和玻璃制造行业,加上运河和铁路相继建成,所以匹兹堡在大火后不到十数年,便已是全美工业重镇之一,并为19 世纪后期吸引大批欧洲和其他国家移民的到来打下坚实的基础。
匹兹堡也并没有忘记这一场大火,在今日之斯密斯菲尔德大街411 号处的两间建筑之间外墙上嵌了一块纪念砖, 上头写着“These buildings formthe bordering line of the burnt district of April 101845”,即“这一排建筑即为1845 年匹兹堡大火时受影响区域的最远界限”,从侧面说明当时斯密斯菲尔德大街即市中心东侧界限,而今日之梅西百货商店、市县政府大楼和法院等等其实则在已在1913 年铲掉的山上。

1946 年的火灾

1950 年以前,在斯坦威克斯大街、自由大道和钻石大街(今之佛布斯大道)处有一高大且美轮美奂的大楼,那就是当时匹兹堡- 西维吉尼亚铁路局的沃巴什火车站大楼。由于该大楼非常靠近三河交汇处的铁路调度站等,加上当时匹兹堡不仅是工业重镇,而且还是非常繁忙的铁路枢纽,所以该火车站大楼的建成,大大提升了匹兹堡当时的交通和工业方面的地位。
但是,当时匹兹堡由于长年工业发展,导致空气和水污染很厉害,以至于市中心渐渐不宜居住。甚至到了二战后期,已开始有总部在匹兹堡的一些公司因为空气质量太差而扬言要搬家。只是,1946 年上任的匹兹堡新市长戴维• 劳伦斯(David Lawrence)和当时美隆家族的老大RK 美隆有达成共识,即匹兹堡市中心非经一番改造,空气和水污染非经一番控制不可,而三河交汇处的市中心区域便是最佳切入点。重中之重就是把沃巴什火车站大楼以及原来经过三河交汇处的铁路统统拆除,然后新建办公楼和大公园,以便逐步改善市中心的环境。但是,当时宾夕法尼亚铁路公司势力庞大,其他“铁老大”亦只是虚与委蛇,能拖则拖。

1946年3月22日,火灾几乎毁掉整座匹兹堡沃巴什火车站大楼。

到了1946 年3 月,沃巴什火车站大楼先后发生两次火灾,尤其是3 月22 日那一次几乎毁掉整座大楼,对铁路公司而言是很大的损失,因为虽然该火车站的客运服务早在1931 年便已停止,但尚存货运功能的剩余价值,灾后则连维修都成问题。然而,对有心改造市中心的匹兹堡市政府而言,火灾不仅不是凶信,反而是“天赐良机”,正好可以利用政府公权力的方式跟铁路公司谈判,劝诱后者放弃火车站大楼及附近调度站的地块,而且市政府应允将收购的地块用来建造办公楼,并以各种方式挽留诸如琼斯- 拉林钢铁公司(J & L Steel),保持其总部在匹兹堡不外迁。
到了1954 年,沃巴什火车站大楼附近的地块上原来拥挤且脏乱差的“贫民窟”和厂房悉数拆除,新建了三幢现代风格的办公楼,这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Gateway Center 一、二、三号楼。至于沃巴什火车站大楼原址,则到1954 年才拆光,原来与沃巴什火车站相连的铁路大桥亦拆除(仅余两桥墩仍留在河中,成为对那逝去的岁月的无声见证),之后在原来地块上先后兴建Gateway Center 四号楼、贝尔电话公司大楼、IBM 大楼和西屋公司总部楼等。
20 年之后,位于三河交汇处的汇点州立公园终于落成启用,第一次市中心改造宣告结束。原来脏乱差且污染严重的区域脱胎换骨,面貌一新,空气质量亦较前大为改善,部分大楼外墙经过高压水柱冲刷,亦重新以原来面目示人。
虽然说火灾在不少情况下,都会产生各种财产经济损失和无法修复弥补的缺憾,可是在一定历史条件和各种因素合力下,也会成为城市发展改造的契机。
匹兹堡1845 年大火以及1946 年火车站大楼火灾,不仅没有让匹兹堡就此衰落,反而一则促成匹兹堡市中心日后大发展,一则加速市中心的第一次面貌翻新和污染整治。从改变匹兹堡的历史进程方面而言,火灾是福音而非噩耗。
匹兹堡大学校园建设规划史上也有这样一个例子。1970-1972 年间,当时已弃用,但尚未拆除的原匹兹堡海盗队的佛布斯球场发生火灾,大大促成当时匹兹堡大学加速拆除和转化该地块成为学校建筑用地。1976 年前后建成教育学院大楼,1983 年又建成玻璃墙外观的商学院大楼,并在原来的球场上挖出一条马路来,以已故海盗队球员罗贝托克列门提命名,还将原来在匹兹堡大学主图书馆和球场之间的Sennott 大街路段改造成为校内步道,从此海盗队老球场除了两段外墙、本垒和一些纪念点以及旗杆以外,彻底走入历史。
松鼠山“5·14 大火”虽然造成了短期损失,产生大量浓烟而造成不便,从长远来看未必不是改造门户区域的大好机会。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便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