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文庙淘书去!

谭 婧/ 文图

在各种消防设施设备的保护下,书友们在上海文庙旧书市场里品味一本本时光撇下的书香。

从1977 年恢复高考至今,高考已走过40 年的光阴。虽然已经远离高考数年,但每当时间来到6 月的7、8 日,我心里还
是感慨万千。高考,是经历过的人脑海中最鲜活的记忆,每个夜晚的挑灯夜读,趴在课桌上的奋笔疾书,还有成绩公布后的喜悦和忧伤,都是难以忘怀的热血青春。毕竟高考一过,可能我们很难再有这样的3 年时间,单纯又执着地为某一件事全力以赴了。
但好在,我们对读书的渴求,并不会随着学生时代的结束而消失。
面对那些消费越来越高的概念化、创意性书店,对不少人来说,旧书的质感和书香味反而有着不可替代的市井魅力。每到周日,这些书友会从四面八方相聚到老西门附近的上海文庙,在这个沪上著名的“淘书圣地”品味被时光撇下的书香。

做一个“念旧”的人

提到位于黄浦区文庙路上的上海文庙,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淘书、买书、看书的文庙记忆。尤其是对住在附近的一代代居民来说,几乎每个人小时候都逛过文庙,也都曾对这里的文具动漫、小吃书市所着迷。特别是从书市淘来的那些小人书,更给不少人的童年生活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如今,虽然小时候淘来的东西早已不知所终,好在文庙旧书市依然在城市喧哗里透着古意的书卷气,吸引一批批的书迷。
由于文庙旧书市只在每周日早上7 点半到下午4 点半间开放,我这个“伪书迷”便挑了个晴好的周末去寻宝。在文庙路的入口处,穿过标有“上海文庙”四个大字的牌楼没多远,眼前便出现白墙黑瓦、石狮石门等古色古香的建筑。为了保证秩序,门口还有身着统一服装的保安在站岗引导,治安办公室也就设在入口附近。买票的过程很顺利,把钱放进墙上的小小窗口,售票员便很快会把门票递出,并用手指指旁边的棂星门,表示从那里进入。和其他景点相比,文庙的门票并不贵,成人只需10 元一人,如果只逛周日的旧书市,那便仅仅掏上1 元钱就能入场。
走过棂星门和殿前空地,便来到通往大殿的大成门。
还没进门,就看到一位男书友坐在台阶上翻着刚淘的书,一边和女书友聊着天,说话间还惊奇地发现书里夹着一封信件。女书友言语间的羡慕,男书友口中的惊喜……即使我匆匆而过,所听到那种淘到心仪书籍的快乐也是难以形容的。
当我跨过侧门,还在回味刚才的画面时,一抬头,大成殿前广场的旧书市便已然呈现在眼前。旧书商们以殿前广场中心为圆点,沿着广场四周和回廊铺设自己的书摊。顺着几级台阶走进这片“书海”,每个摊位上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种年代、不同品相、多种内容的二手甚至N手旧书,价格大多在每本5 元以下。初步估算了下,这样的摊位大约有几十个,但秩序井然,时不时还会穿梭着保安的身影。
趁着此时书友不多,我便拿起一本书和书商闲聊起来。
这才得知,原本文庙还有一个书刊交易市场,最鼎盛时期发行量占全市九成以上,只是好几年前就搬走了。为什么生意如此好的市场要搬走呢?交易市场和旧书集市一起存在,不是更方便书友们和批发商吗?……一连串的好奇在我心中涌现。追问下去才明白,原来由于当年市场里以书为主的易燃品太多,人员又比较复杂,在消防安全上存在巨大的隐患,甚至被列为了当时的区级火灾隐患督办单位。
再加上文庙周围道路狭窄、建筑老旧,这个书刊交易市场对安全的威胁太大。而如今留下来的旧书市在消防安全的管理上则有所侧重,整个殿前广场的灭火器、消防栓等设施设备一应俱全,几乎覆盖了每个摊位方圆20 米内,还及时张贴着最新的禁烟规定,确保着逛书、淘书、买书、卖书的消防安全。

许一个“及第”的愿

不过,在电子书的蚕食下,旧书市的红火已不比当年。
这还不到下午4 点,不少旧书商就开始收摊了。少了空气里的旧纸气息,我踩着台阶走上大成殿。巧的是,正有学子手握香火举过头顶,在殿前举行祈福仪式,为即将到来的高考增添信心。其实,早在有旧书市集之前,文庙就已经存在,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属于上海市文物保护建筑。这里曾是元明清时期上海地区培养人才的最高学府,也是中心城区唯一祭拜孔子的儒学圣地。

文庙大成殿前的所有香火一律不得入内,以保证大殿内的安全。

作为上海的地标之一,它虽没有东方明珠、南京路那样如雷贯耳,但却以其厚重的历史在上海的文化发展中享有一席之地。可惜的是,在漫长的历史中,上海文庙遭受到战火和革命运动的几经破坏,如今看到的文庙建筑大多是解放后和改革开放后重新修复的了。即便如此,这些建筑也经历了数十载的风吹雨打,尤其以木材为主要建筑材料的庙宇更怕“火魔”的侵袭。所以,文庙大成殿前的所有香火一律不得入内,特别是在高考前夕,前来祈福祝愿的考生和家长络绎不绝,更有专人指导祈福者摆放香火,以防意外。
目送着眼前的女考生郑重地将香火摆在殿前鼎中,我穿过伫立的孔子铜像,走进了文庙的核心建筑——大成殿。
除了孔子像外,殿内墙壁四周还镌刻着上万字的《论语》,其刻工精细在各地孔庙中堪称独一无二。绕过大成殿右侧走进明伦堂,整个殿内便是一间仿古课堂,一排排木质的低矮长课桌,让一股浓烈的学术氛围扑面而来;而始建于明代成化年间的尊经阁则是藏书楼,更是上海最早的市立图书馆;三层高的魁星阁曾能让人看到旧时上海老城厢的全貌……
文庙里还有着美不胜收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这些建筑的保护措施和大殿不相上下,不仅绕着外围每走十几步就能看见两三种消防安全设施设备,甚至在内部也一应俱全。特别是像明伦堂、尊经阁这样存有木头、书籍等易燃物品的殿堂,除了在一些关键位置张贴“消防安全重点部位”的标志,并明确部位名称和防火责任人外,还有专人值班的办公室设在室内,保证第一时间应对各种突发情况。更有一双双联网报警系统的“电子眼”24 小时监控着文庙的安全,用现代科技守护这一闹市中的江南园林。
一圈逛完回到大成殿前,夕阳洒在平坦的广场上,旧书市早已收场。不知怎的,当我抱着淘来的书缓步离开清雅的文庙时,竟有了种类似毕业的心态。在这样一个高考季与毕业季重叠的6 月,用一句最近流行的话共勉吧:愿历经千帆,归来仍少年。山高水远,我们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