焕彩重生百乐门

孙建伟/ 文 汤怡蓉/ 图

1

百乐门转弯楼梯用索菲亚特金大理石装饰的踏步,配上百乐门专属标志的柱头,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和永恒,曾经的时尚与奢华。

2017 年4 月24 日星期一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但这一天对上海乃至全国娱乐圈颇不寻常。是日,关闭修缮三年多的百乐门重新开张营业。她的面孔和体态依旧,却更加精致臻美,优雅大气,满满都是上海人久违的亲切。这个地标尤其储存了久居此地的老上海们自身乃至上一辈太多的记忆,这是一次重新的唤醒。年轻一代中也有不少人知道,虽然当下娱乐场所层出不穷,但比起当年百乐门的气势,那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几天前的试营业,闻讯而来的周边居民把这里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也是有道理的。
从1933 年12 月14 日诞生的那天起,百乐门就是上海娱乐界及时尚高端的顶级标志,没有之一。
不久她又获“远东第一乐府”美誉。一位佚名诗人曾为百乐门题诗:“月明星稀,灯光如练,何处寄足,高楼广寒,非敢做遨游之梦,吾爱此天上人间。”这首诗确实写尽了百乐门的盛况。
不唯歌舞时尚重镇,百乐门也是不少重大活动的首选之地,引得无数著名中外人士在此驻足,留下印记。
京剧艺术家梅兰芳在此出演过折子戏,大明星阮玲玉、胡蝶因参加慈善募捐加盟时装表演,海上闻人杜月笙等出席疗养院募捐宴舞大会。中央通讯社外事记者、美籍华人陈香梅在此结识参与中国抗战的美国“飞虎将军”陈纳德,双双坠入爱河,而后在此订婚。2002 年陈香梅重返百乐门时,写下“第一乐府,首称百乐门”的条幅。百乐之门孵化了一段跨越半个世纪的佳话。张学良从国外返回,迈进百乐门,就被她牵住了脚步。
一个百乐门,世相万万千。她的时髦风雅,她的摇曳舞步,是道不尽的沉醉和苏醒。

1936 年5 月12 日下午,喜剧大师查理• 卓别林携影片《摩登时代》女主角兼未婚妻宝莲• 高黛及母亲三人游历东南亚后,乘日本邮船“鹿岛丸”抵达上海,下船后直奔百乐门,当晚在百乐门大饭店设宴。其间不忍技痒,和高黛一起在舞厅著名的弹簧地板上一展身姿,还不过瘾,又在同样新潮的玻璃地板上纵情舞动。原来卓别林先生离开美国之前早已做过功课。他的艺公司合伙人,集演员、剧作家、导演于一身的道格拉斯• 范朋克告诉他,上海最好玩的地方就是百乐门。范朋克已两次游历上海,百乐门是必到之地。
演艺明星之外,百乐门也深受政要、学界和外交官的青睐。燕京大学校务长司徒雷登先生假座此地举办燕大同学会茶舞会。时任上海市长吴铁城以招待茶会欢迎美国副总统加纳。美国、德国、波兰、西班牙、意大利、捷克、苏联驻华公使还集体出现在百乐门举办的中波跳舞游艺大会上。而1946 年初上海各界民众团体隆重招待盟军茶舞会又使庆祝抗战胜利达到一个高潮。
一个百乐门,世相万万千。她的时髦风雅,她的摇曳舞步,是道不尽的沉醉和苏醒。
为严格符合有关消防规定,池国荣亲力亲为与各方沟通将原先内拐的室外疏散楼梯改成了外拐。

如今,修缮一新的百乐门在三个楼面分设“卓别林圆厅”“少帅圆厅”和“香梅厅”,以此刻录三位中外名人的百乐门之行,唤醒百乐门当年风姿的记忆。
走进百乐门,恍若穿梭于84 年前,却又真切感受着现代设计的时尚和科技之魅。大厅里迎面一盏度身定做的中式元宝形吸顶大灯,大楼内部金箔古铜的装饰系列,老牌的芬兰“KONE(通力)”电梯定制的纯铜楼层指针,还有被历史保护建筑部门定为“特别保护”的“百乐门弯型楼梯”,用索菲特金大理石装饰的楼梯踏步,配上百乐门专属标志的柱头,都让人感受到历史的苍老与永恒,和它留下的珍贵与奢华。

2

焕彩重生、辉煌再现的背后是贯穿整个修缮改造过程的各个环节对消防安全的绝对尊从。
上海百乐门文化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郑鸿河强调,消防安全第一,这是雷打不动的原则。如果改造项目或内部装修方案和这一点有冲突,必须为消防让路。难得的是,在修缮改造的那些日子里,人们几乎天天可以看到这位董事长在工地上的身影。
从2012 年整体关闭修缮改造至今,总经理池国荣也身体力行,参与了所有过程。说起那些琐碎的细节,花白头发的池总有点苦涩也有点自豪。他说,百乐门虽经多次修缮,但大楼外观依旧。大楼整体结构和内部装饰都是构成经典的主要元素,轻易不能动。即使改动也必须在原来基础上予以修饰,并符合大楼和楼面的原有整体风格。这已是风行世界的经典建筑保护铁律,也是几年前接盘百乐门的郑鸿河董事长的再三叮嘱。

要维护百乐门的正常运转必须有一套完备的消防安全系统和全员消防的理念。

这种一切为消防安全开绿灯的思维,一直贯穿于百乐门修缮的全过程。消防安全规定随着城市建设发展要求不断更新充实,具有强制和束缚的刚性,对百乐门修缮工程而言,是确保形成一个融安全和美观于一体的长效管理机制。郑鸿河和池国荣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强调,我们是按照百年大计的思路来实施这项工程的。作为一个具有世界性影响的时尚娱乐地标,管理层的这种理念是极其重要的。当然,对于一幢年逾半个多世纪的经典历史建筑,要达到这个要求,尤其是消防上的要求,难度不可谓不大。
先说大楼里的楼道,包括楼内步行主楼梯、消防通道和室外疏散通道等三种结构。
按原标准,1.28 米宽度的内步行楼梯符合消防要求,但按2015 年出台的新消防条例,宽度应达到1.4 米。当然,按原标准验收也可通过,但郑鸿河认为,新标准自有它的道理,而且也确实增加了消防安全系数。那就按新标准改。这一改,就必须重做地基层,追加了几十万的成本。
如果说加宽主楼梯还不算难度太大,那么把室外疏散楼梯由原来的内拐改成向外,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但按消防要求,疏散必须向外。这不仅涉及“动”老建筑内部结构的问题,还与周边发生一些纠葛交集。方案搞了好几个,也推倒好几个。
郑鸿河还是一句话,严格按消防要求办。池国荣全程跟踪监督,他成了消防支队的常客。这边搞定,那边还得与相邻居委会沟通,与各色居民打交道。
百乐门凝聚了上海的历史,重修之后再次成为辉煌的现在。

人家拍桌子的骂娘的耍无赖的什么人都有。“那段日子,简直把我搞得焦头烂额,一个人好像要拆成几个用。”池国荣回忆说。历时一年多,这根硬骨头终于被啃了下来。池国荣站在改造后的室外疏散通道旁,绘声绘色地还原着当时的场景,都是各种烦恼各种辛酸哪。
原先,大楼内部四层消防通道只贯通了一到二楼,而在这次改造中,四层全部打通。这个改造方案同样源于对消防安全的关切。
再说消防控制室。原先它安置在楼梯下面的狭小空间。管理层认为,控制室很关键也很重要,应该放在最好的位置。但是,这么一幢老楼,空间局促逼仄,哪里是最好的位置呢,这就需要挖潜了。
底楼原来有个杂物间,工程部经理顾志刚动起了它的脑筋。经过反复考量测算,他认为虽然空间有限,但这个“螺蛳壳”里还是做得成“道场”的。把消防泵和喷淋泵的位置加以调整,适当拓宽面积,这个消防控制室就基本达到要求了。
还有增设排烟窗。这又是一个保护建筑的难题。
楼道结构不能动,所以不能用机械增压排烟窗,唯有自然排烟一途。但因为楼层层高太低,装置上存在一定问题。在消防部门建议下,顾志刚带领他的团队搞出了一个兼容排风排烟的混用装置。平时排风,遇火警时排烟,两者可相互切换。
池国荣说,要维护百乐门的正常运转,没有一套完备的消防安全系统和全员消防理念是不可想象的。从百乐门修缮工程开始起,管理层就选送员工去上海消安职业培训学校接受“消防设施操作员”专业培训,学成回来后指导保安部及全体员工操作,并进行考试,力求全员学会使用灭火器、消火栓、防毒面具等专业灭火设施,并知晓场内消防应急预案。目前百乐门已建立起一套消防安全定期检查以及应对突发事件工作机制。总经理兼任消防安全领导小组组长。试营业之前,百乐门消防安全系统和员工消防安全知识必备全部通过消防部门审核。

3

董事长郑鸿河先生在港澳两地经营娱乐和影视业多年,也一直是百乐门的忠实粉丝。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小时候一听到百乐门三个字就会莫名激动,可当年只能在书籍、电影和电视里看到她的芳容。

走进百乐门,可以走进三十年代,追寻岁月的履痕,也可以感受到二十一世纪的科技创新。

2010 年他应朋友之邀来到这个朝思暮想的地方,却是满眼的失望,“我真是大吃一惊,一个简陋破旧的舞厅,只有稀稀拉拉几个老人在跳舞。连沙发都是破的。”不过,作为一个积攒了多年娱乐业经营经验和远见卓识的实业家,短暂的失望之后,郑鸿河萌生了一个想法,要让百乐门重新焕发光彩。毕竟这是一块不可替代的金字招牌。2012 年,他对百乐门“怀旧加时尚”的整体修缮改造方案得到静安区文化主管部门的批准。方案确定后,郑董事长又定下调子,舍得下本钱,重金打造全方位娱乐高地,重塑百乐门金身。在保持歌舞表演、爵士乐队等经典韵味的同时,倾力打造百乐门影视业态、歌唱大赛等文化时尚专属和衍生产品。至今已累计投入1.2 亿。郑鸿河说,重塑仅仅是开始。公司将以百乐门历史文化为根,继往开来,百乐门光辉重现正在开始……
著名诗人赵丽宏说,走进百乐门,可以走进上世纪30 年代,追寻岁月的履痕。也可以感受到21世纪的科技创新。今天的百乐门,是一颗展现历史记忆和现代艺术的荟萃明珠。曾经淹没的辉煌,正以繁花盛开的景象在后人眼前重新呈现。
其实,百乐门从来就是时尚的,正是当年的时尚凝聚,成就了她永恒的经典。作为一张光彩夺目、文蕴深厚的城市名片,她不仅是过去式,还是现在时,也是未来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