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水费应有主
黄浦破解消防实事工程遗留难题


在上海中心城区,人口密集的老式砖木结构居民楼,火灾隐患尤为突出。因此, 被作为政府实事项目推进的“老式住宅增添消防安全设施”成了老城厢居民的“守护神”。黄浦区局门后路93 弄就是一处砖木结构的旧里,布设在其楼外的简易消防喷淋是区政府在2002 年“为民实事工程”中所建,然而这些消防喷淋里的水却没有用在灭火上而是流去了其他地方……

张晓虹/ 文

消防水箱暗藏玄机

49 岁的黄阿姨住在局门后路这个弄堂里已有三十余年,她说其实早在2002 年的时候这里就有这些消防喷淋了,一开始的时候周围里弄的邻居图个新鲜都会来围观这些喷头,不过时间一久那股新鲜劲儿过去了也就没什么人关注了。黄阿姨却留了个心眼,她说这些消防喷头原本就是为了在紧急时候救命用的,平时没什么人打理也是正常,但是久而久之她发现弄堂从未发生过火灾但喷头的使用率却很高,她经常看到有人往消防水箱的地方走去。黄阿姨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一直保持沉默。
转折点出现在2017 年。物业的一纸通告引来了众人惊呼,看着通告上的巨额水费,不少居民当场就跳脚准备去找物业说理。而黄阿姨则是在旁边提议不如去消防喷头专用水箱那里探个究竟,于是浩浩荡荡的居民大队冲向了水箱的地方。
一打开水箱,众人惊讶地发现,密密麻麻的私接水管线缠绕着非正规的“黑户”水表。“这个是违章表,不是我们上水的表,是物业管理的,他们私接的表,然后还想让我们这帮居民出水费。他们觉得自己装这个表,不算违法,他们就掩耳盗铃地自己欺骗自己。”这下,黄阿姨终于坐不住了,直接投诉上新闻了。
上了新闻的事儿就是大事儿。闻讯而来的供水公司工作人员急忙打开井盖,果然露出了没有条码的“黑户”水表。通常,“表前供水,表后物业”是两家划分领地的依据,面对确凿的“罪证”,管理局门后路的永理物业却连连喊冤。
黄浦公安消防支队的黄警官闻讯也立马赶来了解情况。一时间,物业、供水局、自来水公司三方各执一词,让人剪不清理还乱,责任主体一团乱麻,一时竟成“无头”公案。最后原黄浦供水所孔所长站出来讲话,大家这才得知,这项最早可追溯至2002 年的为砖木结构老式居民楼安装简易消防喷淋的实事项目,又被黄浦区在2014 年列入实事工程项目,而长年累月积下来的巨额水费却成了拦路虎。黄浦区房管部门在申领新表时,遭到供水部门拒绝。
黄浦区房管局朱先生也说:“这些‘黑户’水表的确是我们安装的。当年供水公司提出,全区的简易消防喷淋拖欠水费已达600 万,不缴清欠款不能批准给予正规的消防喷淋水表。迫于压力,我们只能决定写一个承诺书,因为2014 年预算已经造好了,我们想等2015 年再把水费全交到供水所。但是他们迟迟不同意,那我们就很为难了,因为这是政府立项的实事项目,我们没有办法交代。后来我们实在没办法就去市场上买普通的水表来进行安装。”
随着事情的水落石出却并没有让整件事变好。局门后路93 弄只是“被偷水”的其中一个弄堂,还有其他装有消防喷头的地方也存在着偷水的情况。据悉,至2016 年9月30 日,仅黄浦区有表可查的拖欠水费已经从600 万变成了1158 万。如此“天价”水费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

谁偷了你我的救命水

消防栓里的水本是火灾时的“救命水”,却成了许多人随意盗取的“免费水”。
消防水也能偷!
以江西南昌为例:据估算一年被盗水达可供严重缺水的甘肃通渭县所有居民生活至少7年。

“天价”水费谁来承担

面对这些无迹可循的偷水现象,相关部门也感到很无力,调查根本无从下手。唯有一些支离破碎的线索。
线索一:私人盗接!相关部门在已经动迁的肇周路281 弄的老式三层砖木结构住宅顶楼发现被私人改接的消防喷淋。
线索二:“公益性”窃水!在四川南路25 弄17 号门外,一处弄堂里的消防立管被安上了水龙头,被环卫工人用来打扫卫生。
无独有偶,在黄浦区苦恼于“天价”水费的时候,虹口区也表示有苦说不出,虹口供水所透露,虹口整个区装简易消防设施,压根没跟他们打招呼,是“有组织”的私接,别说水费,没有水表计量连漏水都不易发现,损失根本无法计数,更为供水安全带来不小的隐患。
无论是居民窃水,还是不装水表擅接供水管道的“有组织”违章,都反映出自上而下淡漠的规则意识。“公益性窃水”之所以“不算偷”,说到底是因为法律法规的罚则至今没有落实。
《上海市供水管理条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改装公共供水设施;《上海市消火栓管理办法》规定,擅自使用消火栓取水的,应收取5 到10 倍的水费。
3 月头,黄浦区的房管、供水所、消防支队终于坐在了一起准备共同厘清老式住宅简易消防喷淋的管理养护职责。市级层面,市消防局防火监督处、市水务局供水管理处负责人也列席会议。各方态度积极,很快就达成共识:区房管、区供水所共同排摸并核对现有简易消防喷淋,就实事项目的基数达成共识后,一起协商缴清欠水费的应缴金额。
一个看似简单的消防喷淋水费问题,竟拖了十几年,人们不禁要问:相关职能部门怎么就不能跨前一步,主动作为?然而其实每个部门都有解决问题的强烈意愿:供水局专注盯着追债,缴不齐欠款你就别想过我这关,然而账单却无人认领,眼看着窟窿越来越大忧心如焚却毫无办法;房管所则是一心想赶实事工程进度,不料却被供水部门卡了脖子,情急之下干脆绕过这大债主,自立门户;消防部门同样坐立不安,矛盾毕竟因消防设施而起,想拉架却不知从何拉起。理论上来讲,市政府就是个协调机构,在规划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这个事。
现在没考虑到,我们也不必苛求,谁也没有这么大的先见之明,只是出现了问题之后,就得及时担起责任,尽快建立一个协调机制来协调这个事,而不是让下面的七手八脚,手忙脚乱,乃至手脚并用地去解决问题。这次好在有新闻媒体主动挑起了协调的担子,总算是有了个结果。
随着这起“偷水事件”的落幕,黄阿姨那颗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踏实了。“那些被偷掉的水以后都是要拿命来还的,真的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了。”现在,黄阿姨依然对这些消防喷头留了心眼,只是她不会再选择沉默了。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便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