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刀疤老辛

童孟侯/ 文

A.刀疤老辛的同行说他是第一个报警的

那个发生火灾的日子很容易记:12 月12 日,双“十二”,S 市又是罕见的大雾。
凌晨,曹西路1401 号“老辛粮店”着火,一家两口全被烧死。死者之一是粮店的法定代表人辛国光,绰号刀疤老辛;死者之二是他老婆林小琴。由于火势太大,烧的时间也不短,大火被扑灭时两个人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黑炭似的。
报案人是曹西路1402 号“正兴粮仓”的鲍康。
1401 号和1402 号这两家店开在曹西路的马路两旁,斜对面。报案时间是凌晨12 点半,正是人们睡得最香的时候。
消防队用了两支移动炮和三支水枪才把大火扑灭。
火调员王大凯和小米警官立刻赶到现场,他们首先调查的就是鲍康:你怎么会报警的?
鲍康说:半夜里我小便急,就起来尿,看见马路对面一片通红,虽然雾气很大,但我还是能看出是“老辛粮店”着火了,我就用手机打了119,就这样。
你报警的时候身边有什么人吗?
没有人呀,我是单身,白天在店里做生意,晚上就睡在店里,就这样。
火调员王大凯顿了一顿,问题立刻像打出一梭子弹:昨天夜间你没有离开过你的“正兴粮仓”?今天凌晨你没有到“老辛粮店”去过?你事先有没有发现“老辛粮店”什么反常?你认识对面店里的老辛吗……鲍康很反感:你们警察是怎么办案的?我报了警,我就成了犯罪嫌疑人?那今后谁还敢报警啊?
小米警官说:贼喊捉贼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王大凯瞪了小米一眼,道:你哪能这样说话呢?怎么能这样开展火灾调查呢?鲍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位小米警官刚到我们消防队,还没有经验,请你多原谅。
鲍康没好气地说:反正我没有离开过我的粮仓,其他的我不晓得,你们走吧,我要准备准备开门做生意了,不睡了。
小米警官的心里很不舒服,她想:我看这个鲍康长得不是好人相,我们做火灾调查,只有用尖锐的问题,才能对付这样的人,才能打开调查的缺口,温吞水怎么行?她又问:你们门对门的两家店都是私营的,都是卖粮食、豆类和食用油的,一定竞争得厉害,你对刀疤老辛很不满吧?
鲍康斜了她一眼:谈不上什么竞争不竞争,大家混口饭吃吧,各做各的生意。你这个警察不要再问了,我鲍康把话说得煞根一点,如果我们两家竞争得你死我活,就算我恨老辛恨得咬牙切齿,就算是我鲍康放了一把火烧了“老辛粮店”,那么我为什么要报警?
当然是把“老辛粮店”烧得越彻底越好,把刀疤老辛烧得越死越好,时间拖得越长越好,我做啥要报警?
做啥要打119 ?你们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们,就这样。
双方僵持,鲍康再也不肯说什么,自顾自洗脸,刷牙。小米再问他问题,他都挥挥手:走吧走吧。
手机铃声响了,王大凯接电话。电话是火调科打来的:王大凯,老辛辛国光家夜间的监控录像我们都调取了,你回来看看,12 日夜间有人到过老辛家,嫌疑很大。
王大凯来个顺水推舟:鲍先生,今天调查暂时到这里,我们要回去了,谢谢你的配合,你休息吧。
小米警官不依不饶:既然你没有到过老辛家……王大凯拉住小米就出门,一边走一边说:鲍先生分析得有道理,他没有必要烧掉老辛家。谢谢谢谢,我们走了。刚上车,又一个电话接踵而来,这一次是妻子打来的,她的嗓门很大:你赶快回来送儿子上学去。
王大凯说:我没有空,正在调查案子,还是你送儿子吧。
妻子说:你老是没日没夜的,一碰到火灾就像打了鸡血似的。车子让你开走了,我拿什么送儿子啊?

B.不速之客夜访“老辛粮店”

回到消防支队,王大凯和小米警官立刻查看监控录像——
22 点03 分,大雾四起,能见度只有50 米。隐隐约约中,有个人来到“老辛粮店”门口,敲门。他黑衣黑裤黑鞋,口罩都好像是黑色的。门开了,这个人进了粮店。他手里拎着一个马甲袋,袋子里装了一个长长的方方的盒子,分量好像不轻。
王大凯把录像定格,问:一瓶酒?
小米警官说:一瓶汽油,肯定是!
王大凯说:如果是一瓶酒的话,这个不速之客为什么要在深更半夜拎了一瓶酒来拜访老辛呢?
火调科陈峰科长说:据调查,12 月12 日正好是老辛的生日,那个人是不是来为老辛祝寿的呢?现在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人至少是刀疤老辛的熟人,他不是流窜作案,否则老辛不会开门让他进去。
录像继续播放,那是安装在曹西路上的监控探头 提供的画面——
子夜12 点08 分,雾气更大了,能见度更低了,只有30 米。那个10 点多钟进老辛家的黑衣人离开了粮店。12 点10 分,“老辛粮店”开始冒烟,接着发出很亮的火光。
王大凯警长说:从这个人的身形来分析,可以排除是个女的。他的身高在1.70 米左右。他是不是鲍康呢?身高是差不多的,其他很难辨别,因为他的黑风衣太大太臃肿,他的口罩几乎把他的脸全都遮住了。
大家注意看,这个人没有从马路对面穿过曹西路到达“老辛粮店”,出来的时候也没有穿过曹西路回到“正兴粮仓”,所以现在还很难说是鲍康作的案。
陈峰科长说:这个人确实没有回到“正兴粮仓”去,离开“老辛粮店”后低着头走到万镇路,再转到吉镇路,然后消失了。
小米说:这分明是鲍康和我们兜圈子,他不可能直逼逼地回“正兴粮仓”,他不会那么傻!
天色发亮,案情分析会立刻召开,由消防支队的钟支队长主持,多位参加灭火的消防员也参加了,大家迅速把有用的情况汇总。
一个警官报告:我检查了“老辛粮店”的所有电源,他的卧室里只有一盏台灯和一盏壁灯,营业的那间房间的顶部共安装了5 盏照明灯,电器线路都是暗敷的,照明灯下垂的电源线都穿着铁管。没有发现电线短路的情况。我们也找到了电线燃烧熔化后产生的铜珠子,检查这珠子之后,认定电线是先被燃烧,然后熔化,不是先短路冒出火花,然后再引起燃烧的。所以,可以排除照明灯电器故障引发火灾的可能。
另一个警官接着说:我来汇报,“老辛粮店”的门外有一辆送货的助动车。目前,劣质助动车的电瓶在充电的时候可能发生爆炸,而后引起火灾,本市已经发生多起这样的事故,我们区也发生过。检查了这辆助动车,当时它确实正连接充电器,正通过接线板充电,电源插座在粮店里面。我们在房间里提取了带有熔痕的电源线,送到公安部S 市火灾物证鉴定中心做了鉴定,鉴定中心来电话说,这一处熔痕是一次短路,是火灾发生后的短路。助动车的电瓶没有发生爆炸,电瓶也完好。所以认定起火原因时可以排除电动自行车电瓶爆炸。
检验科科长说:我们挖取了老辛粮店的地板,还有电视机爆炸后屏幕的玻璃碎片,经过化验,没有发现地板和玻璃上有汽油的残留,也就是说没有自燃性的物质。我们发现了大量的虽然不是自燃的但是一经点着就会引发大火的物质——食用油,春雷牌玉米胚芽油。这是“老辛粮店”里的货物,他就是买卖粮油的,店里储存了不少食用油。这种玉米胚芽油的销售价是66 元一桶,周围居民反映说“老辛粮店”里的食用油比别家店便宜3 块钱。
小米摊开手:我说吧,“正兴粮仓”的鲍康老板肯定是很恨他的竞争对手老辛的!
一个警官说:我们调查发现了一个重要情况,鲍康和辛国光都是刑满释放人员,鲍康关了5 年,辛国光关了8 年,他们是同一青浦监狱同一牢房的狱友,关系很密切,联络很频繁。
小米一拍会议桌:犯罪人就是鲍康,基本肯定了!王大凯皱了皱眉头,不说话,心想:你小米把侦查看得太简单了,这么容易破案还要我们火调科干什么?消防队设几个侦查员就行了。要掌握确凿证据才行啊。
钟支队长说:请大家继续汇总情况,先不要下结论,等情况都汇总后再分析。
一个警官接着说:我们和法医一起,对辛国光和他老婆林小琴的尸体进行检验和解剖,虽然烧伤程度非常严重,尸体都已发黑了,面目全非,但是我们没有在他们两人身上检验出遭到袭击的痕迹,没有刀具捅伤的痕迹,没有棍棒击打的痕迹。我们在两人的喉管和气管里发现了烟灰的附着,这说明他们是先窒息,然后被烧死的,也就是说,大火发生的时候,他们两个还活着,还有呼吸,所以吸进了烟灰,要是先死了,那么气管里应该是干净的。
小米警官打断道:要是火烧的时候他们还活着,为什么不……
对不起,我还没有说完,请让我汇报完。我们在他们两人的胃里,找到了红烧肉,菠菜,豆腐,黄豆芽、炒鸡蛋、油煎花生等食物,同时发现了酒精,那是52度的四特酒的液体。说明这两个人在死亡之前喝过白酒。
钟支队长说:陈峰科长的推断是对的,看来这个人是来为刀疤老辛祝寿的,庆祝他的生日,大家一起喝喝酒,吃吃菜。陈科长,那个四特酒的酒瓶找到了吗?小米警官道:怎么可能找到?那上面都是凶手的指纹,他怎么会把它留在现场?
支队长被噎了一下。与会者都用责备的眼光看着小米警官。
小米感到了一种批判,她觉得很奇怪:难道我说错了?等我们最后抓到凶手,可以问一下,他是不是把四特酒的酒瓶带走了?看看我的推断对不对?
钟支队长布置道:继续调查鲍康,继续寻找那个不速之客,要调查那些和辛国光林小琴有关的人,要趁热打铁,要抓紧。老百姓都很关心这个纵火案,我们就把它定为“12.12 纵火案”。
王大凯合上保密笔记本,心里琢磨:这个只有1.70米的不速之客是怎么摆平刀疤老辛的?老辛身高1.88米,相当魁梧,相当强壮,酒量也不错,那个不操家伙的人是没有办法把老辛放倒的,再说老辛家有两个人,小个子要对付两个人哪!

C.鲍康一口咬定刀疤老辛是他的恩人

第二次走进“正兴粮仓”,还没等王大凯开口,小米警官就开门见山:鲍康,你和刀疤老辛是狱友吧?
你们一起吃过官司吧?
鲍康一愣,说:是啊,怎么啦?我是因为盗窃罪被判5 年,我刚进监狱的时候狱友都看不起我,说我是个小偷小摸的贼,没有胆量,没有魄力,干不了“大事”,所以都欺负我,经常揍我,他们从来不打我的耳光,总是踢我的腹部,叫我内伤,叫管监狱的队长看不出我身上的伤,真是恶劣到透顶!他们什么生活都叫我做,还抢我的饭菜吃,我日子难过啊,我想我大概要死在监狱里了。刀疤老辛绝对是我的恩人,他后来摆了一句话:不要欺负鲍康了。从此,我在牢里日子就比较好过了,我立刻成了他手下摇旗呐喊的人,我愿意为他冲锋陷阵。
王大凯问:刀疤老辛在监狱里有仇人吗?
鲍康说:仇人?没有。要说仇人,我鲍康才有仇人。
大家都怕刀疤老辛,从来不敢惹他,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如果他看到有什么不舒服的事,只要给我一个眼色,我就跑过去教训那个人,打他,打到他服帖为止。
就这样。刀疤老辛就是牢房的老大,但是他从来不打人骂人,有点像解放前的青红帮的老大。
小米说:那你就是老辛的狗腿子,狐假虎威!鲍康纠正:是助手,是小弟。没有刀疤老辛,我会在监狱里被人打死的!我一直想要报答他,他是我的恩人。
小米警官问:你们出狱后又混在一起了?
我比刀疤老辛早一年出狱,出狱后我就在这里开了一家“正兴粮仓”,卖卖大米小米红枣核桃,还有食用油什么的。想不到生意很好,也赚了钱。因为这街面房本来就是我们自家的,所以没有房屋租费成本……王大凯不问什么,他四下里查看,看看鲍康的店里有没有宽大的黑色滑雪衫,有没有黑色的旅游鞋,哪怕是一只黑口罩都行。但是没有。王大凯继续用眼睛搜寻着,他相信凶手百密一疏,总有漏洞的。看了一阵,王大凯忽然说:鲍先生,你店里有没有矿泉水卖,我口渴了。
鲍康起身到仓库,取来两瓶“农夫山泉”:买什么买,你们就喝吧。
其实,王大凯并不口渴,他是想看看鲍康走路的形态,比较一下监控录像里的那个黑衣人的走路姿势。人的走路姿势是很难掩饰的。
小米警官说:鲍康,你是想说你和刀疤老辛是兄弟,你是不会放火烧自己恩人的?
当然啦!一个人要有良心,要知恩图报,就这样。
小米冷笑了一声:后来呢?说下去。
后来老辛也放出来了,我就劝他跟我一样开个粮店,做做小生意,过过太平日子,不要再犯法。我想帮帮老辛,解决他养家糊口的问题,他没有工作,失业了;其次是因为我们这附近只有我一家粮店,孤零零的。你不知道,相同的商店扎堆开,反而生意好。
老辛不肯开粮店,我就死活劝他:老辛阿哥你想啊,我们国家有13 亿人,算他每个人每天吃一斤粮食,那么一天就要吃掉13亿斤,一年就要吃掉4745亿斤粮食。
中国一年的粮食产量哪能达到4745 亿斤?我国肯定是个缺粮大国,你说对不对?所以我们既是卖粮食也是囤粮食,万一这个国家有个什么情况,比如自然灾害,比如金融危机,比如外国人侵略打进来了,我们就可以抬高粮价,赚它个盆满钵满……我好说歹说,总算说动了刀疤老辛,他的“老辛粮店”就在我的马路对面开出来了,我们兄弟俩也算有个照应,我还借给他10 万元的开办费。
小米警官说:我再问你一句,12 月12 日,你有没有到刀疤老辛家里去过?什么人能证明你?
鲍康跳了起来:我在我自己家里难道还需要证明?
你一个人在家里也要得到别人证明吗?你这个警察怎么老是胡说八道?你怀疑我,就把我抓进去好了,问什么问?
小米警官也火了:我们掌握了证据立刻就来捉你!
王大凯立刻站起身:好吧好吧,今天的调查就到这里,谢谢鲍康先生的配合,我们走了。
一上警车,王大凯就叹气:小米啊,你怎么能这样调查火灾呢?你能不能看看我是怎么调查的?我们和调查对象搞僵,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我看他在极力掩饰自己,凶手就是他!
王大凯说:即使你认定他是凶手,也要循循善诱啊。
你应该多想想,凶手就算是谋财害命,为什么还要放一把火把“老辛粮店”烧了呢?有没有这个必要?
小米发动警车的时候说:我觉得他对刀疤老辛一定有深仇大恨,不但要了老辛和他老婆的性命,连一点家产都不给他留下,叫他到了地狱是个讨债鬼!也可能他借给老辛的10 万元老辛不还!
小米警官原来在R 大放射科做护士,也许因为个性过于直率,无遮无拦的,同事之间产生了矛盾,也许因为放射科的射线对人体有影响,她再三要求换工作,后来机缘巧合让她调到消防支队的火调科当了助理,钟支队长指定她和老练的王大凯警长搭档。

D.小凤说鲍康对不起刀疤老辛

王大凯和小米警官找到了被害人林小琴的妹妹林小凤。小凤和他姐姐长得很像,漂亮、身材高挑、体态丰满,曲线优美,她是那种走在马路上回头率极高的女人,美人胚子。
王大凯说:你姐姐被烧死了,你也得到了噩耗。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搅你。你是不是可以提供我们一些线索,比如,你姐姐是不是有仇人?“老辛粮店”最近有什么反常?你姐夫怎么啦?
小凤立刻大哭起来,摇着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反正我姐姐是个正派人,她这一辈子好苦啊,太苦太苦了!
王大凯觉得林小凤有隐衷,为什么她要强调姐姐“是个正派人”呢?是不是一种心虚?是不是有一种“风流”对抗着“正派”?王大凯把一张餐巾纸递给她,放慢了语速,说:是这样的,我们没有说你姐姐不是正派女人,我们是说你姐夫辛国光曾经是个不正派的人,后来经过政府教育,正在改邪归正。可是正派的人也可能有仇人的呀,比如嫉妒就会产生仇恨,生意做得好也会让别的老板仇恨。
小凤低垂着头,泪水一滴一滴掉在她的裤子上:我不知道,我姐姐死得好惨啊,她这一辈子好苦啊!姐姐啊姐姐!
小米警官启发道:林小凤,你冷静一点。我们警方现在要做的事和你要做的事是一样的,都要抓到凶手,都要为你姐姐伸冤,你说对不对?她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小琴不吱声,她的心里反复斗争着:反正姐姐已经死了,也不用怕坍台了,也不用怕被别人说三道四了。
我还不如把姐姐的事情说出来,可能会对警察破案带来好处,至少能给含冤而死的姐姐一个交代。是谁要杀死她呢?这么善良的姐姐,这么漂亮的姐姐,她守了8 年的活寡,结果还是没有得到好下场。这是一个多么冤的谜啊!
小凤擦干了眼泪,说出了姐姐林小琴曾经告诉她 的隐秘故事——
有一天晚上,“老辛粮店”关门打烊,刀疤老辛一把把小琴扛在肩上,然后往床上一扔,开始解皮带。
小琴说:你先去洗澡,人那么脏哪能做啊?你这么急做啥?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呢!
老辛不由分说骑到了小琴身上,一阵呼风唤雨,足足有一刻钟,然后才停歇了,他咬着小琴的耳朵问:过瘾吗?适意吗?你讲你讲你讲呀!
小琴把压在身上的刀疤老辛推开,喘了口气说:还过瘾?你那家伙可没有以前厉害,以前你一次起码要做三刻钟,一夜起码要干两次!
老辛叹息一声:那娘的,不要讲了,我漏气了。
关了整整8 年,不要说和女人睡觉,牢房里就是连女人都看不到,我们偶然见到一个女警察过来办事,都渴得哇哇叫:小姑娘,过来,过来,阿哥喜欢你!
小琴接口说:那鲍康也是从牢里放出来的,人家裤裆里的家伙冲劲不要太足哦!
刀疤老辛说:好吧,今晚我就操你两次!说着又扑到小琴身上。刚刚折腾起伏了几下,突然就停止了,身体也僵硬了,脸也发白了,他问小琴:你怎么知道鲍康冲劲足?
小琴知道说漏了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是猜想的。
第二天一大早,刀疤老辛就把对面“正兴粮仓”的鲍康叫到自己店里,一进门,鲍康就看见刀疤老辛的脸色阴沉,左脸颊那道长长的从眼角一直延伸到嘴角的刀疤却鲜红鲜红的。牢房里的囚犯都晓得,刀疤老辛的刀疤发红了,那是他要发脾气了,甚至他要做掉谁了,他那两只大手只要把别人的脖子掐上一分钟,对方就会没气了,他的一只手可以握住一只篮球呢。鲍康还看见桌子上插着一把铮亮的匕首,心里就慌了:老辛阿哥,侬找我有啥事体啊?
刀疤老辛指着匕首道:怪不得你要和我做邻居,怪不得你要叫我在你对面开店,你还想占便宜啊。
鲍康赔笑:我是为了我们兄弟俩有个照应,大家一起卖粮卖油赚钞票嘛。
兄弟个屁!你跟我说实话,我还没有从监狱放出来的时候,你对我们家做了什么?
鲍康的笑容很勉强:我做了什么?我照顾嫂子嘛,不信你可以问问嫂子。每当我外出购货看货时,我就让嫂子来帮我看店;每次大卡车把大米玉米送来时,我就叫嫂子帮我照应一下。我每个月给嫂子两千块,这就是我做的。我对老辛阿哥绝对忠心耿耿,不信你问嫂子。
刀疤老辛拔出台子上的匕首,刷的一下,刀尖就顶住了阿鲍的脖子:你是说还是不说?你把我逼急了,我最多再坐8 年牢!可是我要跟你讲清爽,是你先对不起我,不是我老辛先对不起你!
鲍康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我交代我交代,老辛阿哥留我一条命!我不是故意的,我昏掉了,我喝醉了,我不是人。
原来,那天傍晚又是“正兴粮仓”进货,大卡车到了,鲍康照例把小琴叫过来照看照看,他自己则忙着清点进仓数,前后奔跑,一直忙到天黑,大卡车才开走了。
小琴说:鲍康,卖掉了两桶油,140 块放在收银台上,我回去了。
鲍康拦住她:嫂子啊,这个月的工钱我还没有给你,你再坐一坐,今天我买了四只都有半斤重的大闸蟹,你在我这里吃了饭再走,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我从来没有请你吃过饭,我们还要庆祝一下。
小琴问:庆祝什么?
鲍康说:你忘啦嫂子,还有一个月,老辛阿哥就要放出来了,还有四个礼拜啊,总算盼到这个日子了,我要到青浦监狱去接他,就这样。
小琴笑着在饭桌旁坐下了:我一天一天都记,在日历上一天一天划掉,你以为我忘记了?
蟹香满屋,阿鲍打开一瓶暖暖的古越龙山,给小琴倒一杯,给自己倒一杯。
两人对酌,一口又一口,一边喝一边剥大闸蟹吃。
小琴的脸色泛红了,她说:鲍康啊,我来敬敬你,这一年你总是照顾阿嫂,还给我工钱,其实我什么生活都没做。阿嫂心里有数,你是个重义气的人!
鲍康摆摆手:你这是什么话?老辛阿哥是我的守护神,在监狱里一直照顾我,否则我就要被人欺负,我会死在牢里的。他关8 年,我关5 年,我出狱前答应过他,一定要照顾好嫂子。如今我的粮仓还是蛮赚钱的,给嫂子一点是毛毛雨,就这样。
小琴说:来,我敬你一杯!
一大杯黄酒下肚,小琴就有些恍恍惚惚,也不吃蟹,也不说话,开始吃吃地笑。鲍康赶紧起身走到她身边:嫂子,你要不要在沙发上靠一会儿?
小琴说:这点酒算什么?我是高兴,你要放出来了,老辛啊,你放出来……
阿鲍把小琴扶到沙发上躺下,没想到小琴一把抱住鲍康:我想死你了老辛,我要你,你快一点啊,我等了你8 年啊,你来啊!说着就拉鲍康裤子上的皮带搭扣。
鲍康浑身热血沸腾,顺势扑到了小琴身上,脱下了裤子,很快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小琴叫唤起来,哦哟,哦哟,爽啊爽啊,你再快点快点猛点猛点……
鲍康跪在地上对老辛说:这就样,我不是故意的,只有做过一次。不信你……
你还想有第二次?那娘的!老辛吼叫起来。
鲍康求饶:老辛阿哥,我不是人,是我欺负了嫂子,我愿意赔给你一根金条,今天就给你,是老凤祥的可以回购的金条,1000 克,我向你赔罪,我马上回家拿。
老辛问:一根老凤祥的金条就把我摆平了?放那娘的屁。你的老婆也要让我操一夜!
鲍康泄气了,坐到地上:你晓得的老辛阿哥,我一抓进去,老婆就和我离婚了,我现在没有老婆,我单身一个做生意,我刚谈了一个女朋友。
那么好,等你的女朋友成了你的老婆,让我操一夜,怎么样?你答应不答应?讲!刀疤老辛手里的匕首戳得鲍康脖子上的皮肤开始流血。
鲍康说: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刀疤老辛咬牙切齿地说:等我操过你老婆,我再做掉你,不能让你这么便宜!
我不是已经答应让你睡我老婆了吗……
小米警官分析说:王警长,看来案情还是比较简单,这个鲍康是“12•12 纵火案”最关键的嫌疑人。他的想法其实很直接,既然刀疤老辛说要做掉他,他想,与其让你做掉我还不如我先下手为强,我先做掉你。
所以他在“老辛粮店”放了一把火,烧死了刀疤老辛!
王大凯没有说话,还是觉得疑点重重:1.70 米高的小个子进入“老辛粮店”的时候是赤手空拳的,没有带刀带棍子,他只带了一瓶四特酒(已经检验过了,酒里没有毒),他难道直接把玉米油浇到老辛和他老婆小琴身上,然后点燃,然后把他俩烧死。这场景几乎不可能……
手机铃声响,是王大凯的妻子打来的:你晚上回家,帮我到超市去买半个冬瓜,一斤扁尖。王大凯说声“晓得了”,微微摇头,调侃道:我的老婆真是烦啊,成天派我做那些鸡零狗碎的小事情,没看见我正在办人命关天的大案子嘛,烦不烦呢?
王大凯说是这么说的,其实他对自己工作繁忙照顾不到家里一直抱有歉意,所以,凡是妻子叫他做事情,他只要有空则一定去做,在家里,他就是“妻管严”。
他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古训很反感,一个男人难道对家庭没有责任吗?明明到了家门口,就不进去看看?
小米大笑:王警长,我如果结婚了,我也要叫我老公“妻管严”!

E.郑刚和刀疤老辛是同班同学

王大凯和小米警官一踏进郑刚家的门,故意冲口就说:刀疤老辛死了!
什么什么?郑刚大惊失色,跳了起来:他放出来才半年就死了?他跟我一样50 岁都不到啊?生什么病?
王大凯注意到郑刚的身高是1.70 米左右。立刻换了一个话题:你和辛国光是怎么认识的?
郑刚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给来客倒了两杯绿茶,
然后才说:我们不是认识,我们是小学的同班同学,
一起读书读了6 年。
小米警官的目光像两道灯塔的光:你和老辛一起干了什么坏事?你爽快一点好不好?
王大凯立刻打圆场:小米,你让郑先生慢慢说嘛。
郑刚给自己的杯子里续了一点开水,然后说:唉,这件事还提它干什么? 8 年前的3 月25 日凌晨2 点,他要去撬一家肉铺,偷店里的钱,那家店叫阿忠肉店。
他说不要小看卖肉的,其实很有钱,现在猪肉多少钱一斤?一天只要卖掉两头猪,就赚了大钱。我说你当心被警察抓住关进去坐牢。他说所以我叫你帮我望风啊。我说我才不去呢,厂里给我几千块钱一个月工资我够用了。老辛说我不会白白叫你望风,偷到钞票我们三七开怎么样?我还是说我不去我胆子小。他说又不是叫你进肉店去偷,你只要在肉店门外帮我看着,有事情叫我一声就可以了。我说这是犯法的。他说你真的不去是不是?但是现在你已经知道我要去抢阿忠肉店的事体了,我万一被举报万一还没有偷就被捉牢,肯定就是你告发的。我还是说我不想去。刀疤老辛用两只大手掐住我的脖子问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不要怪他杀人灭口。他这个人杀气重,脸上的刀疤就是和别人打群架打出来的,缝了17 针。我说不同意的话他立刻就会叫我断气。
小米警官咄咄逼人:后来你就去了,两人一起实施了对阿忠肉店的抢盗。
郑刚垂头丧气,歇了一会儿,说:有什么办法呢?
我不去他就会掐死我,我没有办法就去了,我想我还是把我的小命先保牢,风还没有望就死了不是白死了吗?我想我反正要见机行事。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公安局的审讯记录上都写得很清楚,法院的判决书也……小米警官说:你再交代一遍!
郑刚喝了口茶,缓缓说:凌晨两点,刀疤老辛撬开阿忠肉店的门,用手电筒四处找寻肉店里的钱匣子,没想到阿忠肉店的老板阿忠就住在肉店,发现刀疤老辛闯入之后就大喊大叫:捉贼骨头啊捉贼骨头啊!我听见肉店里有动静拔腿就跑。结果他捅了肉店老板阿忠一刀,抱上钱匣子就跑。老板阿忠没被捅死,一个电话打到110,警车和警察在半道上就把他包围了。
小米逼着问:后来呢?
郑刚把十个手指插进头发,痛苦不堪地说:这么伤心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好不好?你们警察明明是知道全过程的,为什么还要挑开我的伤疤?这有什么意思?
王大凯说:我们是代表警方作调查,不是和你聊天。你只要把事实说清楚就可以了。
郑刚又喝了口茶,歇了一会儿,然后呆呆地说:后来我和刀疤老辛都被你们警察抓住了。我说我没有偷盗,没有抢劫,没有分到钱,也没有伤人,我只不过在门外给老辛望个风。警察说你虽然是望风,但你和老辛是同伙,罪名是一样的。最后,判了老辛关8年判我关4 年,我真是触霉头啊,又没有抢,又没有偷,又没有分到赃款,结果白白坐了4 年大牢。
小米在提问的当口,王大凯一直环顾四周,他在找那件宽大的黑色的滑雪衫,还有那双黑色的旅游鞋。
门边倒是有一双旅游鞋,黑色的,可是鞋口有一道白色的滚边,鞋帮上还有一个大大的荧光的“N”。而那晚进入刀疤老辛家的那个人穿的旅游鞋是全黑色的,鞋底鞋帮鞋带子全部是黑色的,如果有白色的镶嵌,监控录像里就会看得很清楚。王大凯默默断定门边的这双黑色的旅游鞋不是黑衣人穿的那双旅游鞋。
小米警官还在问:12 月12 日晚上你在哪里?
郑刚挠了挠头,反问:你的意思是我杀了老辛?我已经坐了4 年大牢,整整4 年啊!难道我还想去坐牢?
我们没有告诉你老辛是病死的还是被杀死的还是被车子撞死的还是服毒自杀的,你怎么知道他是被杀死的?
郑刚一愣:你们警察来找我,肯定不是好事,我是这样推测的。
小米警官说:我们是在作调查,就是要证明你不在案发现场。我们已经调查了老辛和林小琴的所有的亲朋好友,你也不能例外。你不是他的同学吗?
郑刚问:你是问12 月12 日?你是说前天晚上我在哪里?
王大凯指了指桌子上的那本月历:对,12 月12 日 晚上。
前天晚上我在嘉兴呀,我老爸要吃正宗的嘉兴五芳斋粽子,我就坐了火车到嘉兴去给他买,这个老头子太疙瘩,太难弄了,牙口还好得不得了。反正来来回回也快,到嘉兴一个小时都不到,回来也是一个……小米刺了他一句:你倒是个大孝子嘛,这么孝顺的儿子现在社会上不多了。
王大凯把话题拉回来:你怎么证明你到嘉兴去过了?你老爸能证明吗?
郑刚一下子愣住了:怎么证明?老爸他能证明什么?他在家里什么都不知道,只晓得吃五芳斋。我去过了就是去过了,回来了就是回来了,买粽子就是买粽子了,要证明什么?我难道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王大凯说:你能证明一下更好,我们能排除对你的嫌疑。
没办法证明。郑刚又发呆了,想了一会儿,突然说:哦对了,我看看我的火车票还在不在,好像没有扔掉。
说着,郑刚掏起了裤兜,从一大把纸头里抽出几张票据来:一张是S 市到嘉兴的火车票,一张是嘉兴到S市的火车票,还有几张是市内的公交车车票和出租车车票……
王大凯接过火车票细细查看出发时间和到达地点,手机铃声响了,又是他妻子打来的:大凯啊,儿子发烧了送医院吊针,你快到泰山医院来。我们换班陪他,我要回家给他烧点好吃的,你快点过来!
王大凯说了声“好吧”,关上了手机。儿子发烧吊针这件事是没有办法克服的,他必须赶过去,好在已经到下班时间,他可以下班了。
小米警官猜出个八九,她能料到电话是谁打来的,也大概清楚电话的内容是什么。她想说:你这个老火调员原来也是有私心的,不是大公无私的,你想溜了吧?
王大凯把火车票还给郑刚,笑着说:这就对了嘛,你把事情都说清楚,就排除了你的嫌疑。那我们走了。
谢谢你的配合。
小米警官反问一句:他难道说清楚了?

F.刀疤老辛和郑刚几乎互不来往

王大凯调查过老辛和郑刚的手机信息,发现两人之间没有加微信,平时也极少打电话联系,上一次打电话还是半年之前,也就是刀疤老辛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还是老辛打给郑刚的,不是郑刚打给老辛的。
倒是鲍康和老辛有频繁的通话记录,每个星期都通话。
调查遭遇瓶颈。
王大凯想:要不要到市消防局去请教火调专家赵乔呢?要是由他来侦查,肯定很快就能找出其他的破绽,也许早就破案了。但是老是请教赵专家,我怎么会进步?我自己哪一天也能成为火调专家?哪一天能取代陈峰当火调科科长?算了,还是我自己来破案吧,争取一下,坚持一下,也许是“黎明前的黑暗”。
王大凯陪儿子在急诊室输液,护士说还要四个小时才能输完第六瓶,时间还长,家属不要离开,要注意不要让瓶里的输液滴光。当儿子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睡着时,王大凯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虽然他很困很乏,脑海里却飘舞着那几张票据:S 市到嘉兴的火车票,嘉兴到S 市的火车票,12 月12 日晚间的,火灾发生那天晚上的……
王大凯心里弥漫着疑云,他琢磨:你郑刚越是票据齐全,我就越怀疑你!哪个人到外地去,回来后会把所有的票证都保存得完完整整?你又不是保安公司派你出差去,你一个小区的保安出什么差啊?你保存着发票到哪里去报销?你给老爸买了粽子难道要找你老爸报销去?要想过我王大凯这道关不是那么好过的!
犯罪嫌疑人越是给我看的东西,越说明不靠谱,越说明没有什么可看的,只有挖到他不愿意给我看的东西,才能找到突破口……可是,万一郑刚没有犯罪呢?
第二天一上班,向火调科陈峰科长报到,然后汇报昨天的调查进展,王大凯和小米警官又一次来到郑刚家,刚坐定他就说明来意:我们还想再找你调查一次,了解得详尽一点。
郑刚很无奈地说:调查吧,反正说来说去就这点事,我和刀疤老辛一起犯过罪,一起被判了刑……王大凯发问:你是20 点50 分从嘉兴回到S 市站的,对不对?而刀疤老辛家22 点才发生大火的,这中间有一个空出来的时间段,你要是作案的话还有空隙,我希望你排除这段时间。
郑刚说:你是说我从火车站出来,拎着粽子立刻到老辛家去放火?是这个意思吗?这点时间来得及吗?
天方夜谭嘛!再说了,我杀了他干什么?杀了他我又要去吃官司。要是说我杀了你们警察倒还说得过去,你们无缘无故把我抓了进去,坐了4 年牢,我是冤枉的,我没有犯法,我吃了冤枉官司!
小米警官说:你把12 月12 日你做过的事情再说一遍,要详细。
郑刚絮絮叨叨,又说了起来……王大凯的目光在郑刚家闪来忽去,他站起身问道:你归你说,我在你家四下里看看,你不介意吧?
郑刚摇摇手:我不介意。虽然你没有搜查证,但是我还是同意你看,甚至可以让你搜一下我的住处,你上上下下搜吧,我不在乎,不做贼不心虚嘛。说实话,王大凯确实是太想找到那黑色的滑雪衫、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旅游鞋了,眼下什么证物都没有,要是找到这些黑东西就好了。
王大凯的这点动态这点想法,小米警官看出来了,郑刚也看出来了。但是有一点思考郑刚没有看出来,王大凯在肚子里对自己说:犯罪嫌疑人又送上门来了。
他越送上门来,我越没有接受的价值。我可以断定,他一定是事先清理过了。如果我面对的不是犯罪嫌疑人而是一般的人,他如果也表现出这么配合调查,这证明什么呢?证明他很坦然。那三样黑色的东西肯定已经不在郑刚家了,我不用看了,也不用搜了。再说,我没带搜查证去搜查,万一郑刚翻毛腔,我们就是违纪了,就是非法了,这也许是郑刚给我挖的一个坑呢!
我跟你开玩笑呢。王大凯没有四处走动,站了一站,又原地坐下了,他指着台子上的月历说:12 月12日那天,你到嘉兴……突然,他的眼睛扫到了月历上写着几个字:LX8733,那行字写在月历12 月13 日那个小框框里,这是“12.12 纵火案”发生的第二天,13日。为什么在刀疤老辛家着火后的第二天,郑刚要写下这些字呢?难道是一种巧合?难道是一种记录? LX两个字母正好是“老辛”两个字汉语拼音的第一个字母,LaoXin,LX。那么8733 代表什么?是“老辛粮店”的门牌号?不对,老辛家是1402 号,不是8733 号。
那么是老辛家抢来的钞票款数?也不可能,郑刚不会那么傻,把老辛的钱数记在自己的月历上不是露马脚吗?
LX8733,8733,8733……难道是我王大凯钻牛角尖了?
难道我无路可走胡思乱想了?
手机铃声响了,把王大凯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又是妻子打来的:大凯啊,你快到“宁邦”超市来一趟,我买了一个空气净化器,你帮我来扛,帮我带回家,我一个人扛不动。
小米哈哈笑了:又是嫂子打来的电话吧?你们两位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像小青年那样如胶似漆,时时刻刻打电话“查岗”,她唯恐你在外面“彩旗飘飘”吧?她又想你了吧?
王大凯中止了调查,五点三刻驾车赶到了“宁邦”。
妻子已经在超市门口焦急地等着他。他停下车,把空气净化器塞进轿车的后备厢,汽车立刻发动,呼的一声离开了超市,往家里而去。
妻子突然叫:停停!我忘记拿包了。
王大凯说:啊呀,什么包呀?你这个马大哈,把手提包忘记在超市里,还能找得回来?早就被人顺手牵羊了。
妻子说:不不,我锁在“宁邦”超市的寄存箱了,别人拿不掉的。
王大凯把轿车的发动机关了,跳下车说:你坐着,我去拿。
等一等。妻子把一张寄存小票交给王大凯,那上面是箱子的密码:BO3396。他跑到寄存箱边,按下了BO3396,一个箱子的门自动打开了,里面果然是妻子的黄色拎包。他取出拎包,立刻钻进轿车,呼的一声,轿车离开了“宁邦”。
刚刚开出80 米, 王大凯就踏了一个急刹车:BO3396 ! BO3396……妻子冷不防往前一冲,头撞到前面的座椅背上,她大叫:你干什么呀?王大凯你发神经啊?
轿车开到家,王大凯急急忙忙把空气净化器搬到自己家里,然后返身下楼,又钻进了车,直往区公安消防支队驶去。他自言自语:郑刚家那本月历上写的数字是LX8733,这个数字会不会也是超市寄存箱的号码呢?
回到办公室,王大凯立刻调查S 市各家大超市,调查那个LX 的代码。他首先打电话给“家乐福”超市。
超市办公室说:我们以前用过顾客自己按密码取东西的那种,现在改进了,小纸条上有一个条形码,只要放到鉴别口照一照,门就会自动打开,比自己按密码的那种更加保险,更加方便。
王大凯不甘心,他推测那些中小超市可能还在用寄存箱的密码条,于是一家一家超市打电话询问。终于,半个小时后他查到了LX 是“露西”超市寄存箱的代码。
他立刻开车赶到“露西”超市,亮明警察身份之后,在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寄存箱前,他请工作人员按下密码:X,L,8,7,3,3。没想到“砰”的一下,左上角的一扇小门弹开了,里面是一个红布包。王大凯打开红布包一看,不由惊叫起来:我的天哪,有了有了,对了对了!
那是一根1000 克的老凤祥出品的可以回购的金条!

G.郑刚说刀疤老辛是最不讲义气的

警车呼啸着把小米警官接上车,然后飞速赶到郑刚家。王大凯一把搂着郑刚的肩膀:走走,我们跑一趟。
郑刚反抗、挣脱:你们警察干什么?为啥乱捉人?
王大凯笑着说:没说要捉你,我们只是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看完后大家都“解脱”啦。
警车来到“露西”超市,王大凯和小米警官一左一右把郑刚带到寄存箱前,王大凯按了一个密码:L,X,8,7,3,3 !一扇小门弹开了,里面是一个红布包。
他在郑刚耳边轻声问道:还需要我把红布包打开吗?还需要看看超市的监控录像吗?
郑刚主动伸出双手,要求戴上手铐:我交代。
审讯室,灯光明亮。小米警官给郑刚倒了一杯水:说吧,想抽烟吗?
郑刚没打什么格愣,开始了他的交代:12 月12 日是老辛的生日,他和我是同岁的,都是49 岁。那天晚上10 点多,我拎了一瓶四特酒到他家去。特地挑选这一天,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为了让他感动,老同学还牵记他。
小米警官说:等一等,12 日晚上你不是到嘉兴去了吗?
郑刚抬起头,摇摇头。
小米警官说:你没去嘉兴?那么火车票怎么来的?
现在是实名制的,车票上有你的名字郑刚。哦,对了对了,我明白了,你确实买了到嘉兴来回的火车票,但是你根本没去,你去了刀疤老辛家!
郑刚点头:对的,买了车票但我没去嘉兴,我要造成我不在现场的证明,或者说我来不及赶到现场的证明,这样,你们就排除对我的嫌疑。
小米警官追问:这么说你没有买到嘉兴五芳斋的粽子?
S 市有五芳斋的粽子店,我在那里买了5 个,送到老爸家里去了。
王大凯微微摇头,他觉得小米真是太幼稚了。他对郑刚说:你交代吧。
我特地买了一套黑色的滑雪衫和滑雪裤,还有黑色的运动鞋,连口罩都是黑色的,我要把自己“化装”一下,为了不让你们和路人发现……
小米警官说:等一等,你那套衣服现在藏在哪里?
郑刚说:用完就让我扔了,我跑到很远的小区,那里不是有接受废旧衣物的熊猫箱子吗?我就分别把衣物和鞋子都塞进了不同的熊猫的“嘴”里。这些东西我怎么敢摆在家里?
王大凯对一开始审讯,小米就连续打断郑刚的交代很不满意,他侧了她一眼,故意提醒道:让他继续说。
他心里嘀咕,小米啊小米,也许你只能去当你的护士,我们搞火调的,怎么老是直来直去,怎么能露出自己的“嫩”?调查要有章法,审讯要有技巧,多让嫌疑人开口……
小米能感觉到王大凯的不满,但是她的心里也不满:你这个老警官的做法实在是太传统太老法了,社会在发展,老的一套要被打破,你为什么不尝试用新的方法来展开火灾调查呢?老是按部就班,老是墨守成规,怎么能适应新的调查研究?
郑刚继续交代:老辛一打开粮店的门就觉得奇怪:你怎么会来的?这么晚了。我说今天不是你老辛的生日吗?我来祝贺老同学嘛,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小琴笑着说:快坐快坐,正好我们刚刚开始吃晚饭,粮店刚刚打烊,你和我们一起吃吧,我去多炒几个菜。我就坐下来,打开带去的那瓶四特酒,和老辛一起喝酒吹牛,天南地北的什么都说,可就是不提偷盗阿忠肉店的事情,一句话都不提我们坐牢的事情,就说小学的同班同学的事情。他说他要把全班同学叫到一起吃顿饭,然后在手机里建立一个朋友群,他来当群主。
我奉承他说:当然由你来当群主,群主一定要有威信,一定要讲义气,倒不在乎钱多钱少。他高兴极了,满脸通红地说:对对对,我们干了,感情深一口闷!
我们三个人一起喝酒,我只喝了二两,小琴大概喝了三钱,其他都是老辛喝的。喝到11 点45 分,小琴打着哈欠说她要睡了,就进了卧室。当我们两个男人把最后一口白酒都干掉的时候,老辛的舌头就有点大,说话含糊不清,脸色发青。他其实也就四两白酒的酒量,我了解他,我今天让他喝超量了。我看时机差不多就说我要小个便,起身进了厕所,关上门,把我事先准备好的毛巾拿出来,然后在上面喷了很多迷药……
王大凯心里咯噔一下:啊呀!我想到了匕首,想到了棍棒,想到了砖头,想到了拳头,想到了助燃剂,就是没想到迷药!怪不得郑刚这个小个子能对付高头大马的刀疤老辛!
小米又打断道:等一等,什么迷药?是迷魂药吗?
郑刚说:是啊,就是迷魂药,我在网上买到的,它能叫人闻了顷刻之间就昏迷,但是不会致死。我拿上喷了迷魂药的毛巾走出厕所,看见老辛的头已经歪在饭桌上,就用毛巾在他的鼻子上一捂,他顿时就从饭桌上倒下来,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我立刻去敲卧室的门:小琴小琴,老辛喝醉了,你来帮帮我把他扶到床上去。小琴披上衣服走出来惊慌失措,大喊大叫,使劲把老辛从地上拖起来。我趁她不防备,把毛巾往她的鼻子上一捂,她也昏迷了,倒在地上。我立刻翻箱倒柜,找到了一块很重的金条,是老凤祥出的,还找到了5000 多块的现金。
然后,我就打开4 桶玉米油,统统浇到他俩身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着,然后离开了“老辛粮店”。
王大凯沉吟片刻:你为什么非要杀了他呢?
郑刚咬牙切齿说道:我心里最看不起刀疤老辛,他外表看起来很讲义气,很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其实他是一只最垃圾的阿胡乱!当初我不愿意和他一起做犯法的事情,他却偏要逼着我去做,不做就要掐死我。
太太平平做人不是蛮好,去偷去抢干什么?要去偷要去抢证明这个人没有生存能力,没有让生活过得好一点的本事。我在永久自行车厂的电镀车间当工人,那时三千块一个月,日子过得蛮平稳,我不想偷不想抢,他却逼我去偷去抢。我和老辛去偷阿忠肉店的时候我没有进肉店,我只是在店外帮他望风。老辛撬入肉店被老板发现之后,我听见“救命救命”的喊声,晓得事情坏了,我就立刻逃跑。老辛被警察抓住了,我没有事,因为现场没有我郑刚。可是刀疤老辛这只垃圾立刻就把我“喷”出来,说同伙作案的还有郑刚,他是我的同学,住在……害得我也白白坐了4 年牢,让我家破人亡,我妻子和我离了,带着儿子走了。我老妈当年就死了,我连送终都送不到。我刑满释放之后,没有一个单位要我,谁要一个劳改犯啊?还是街道说服了保安公司,让我当了一个收入只有两千块的保安。老辛害了我,把我害得好苦啊,我下决心一定要灭了他!
王大凯问:这就是你纵火的全部动机?因为他“喷”了你?
是的,我要杀了这个叛徒,叛徒比敌人还要坏!
小米跳起来:你知不知道你杀了两个人,小琴是无辜的,你这个混蛋!
郑刚说:我愿意杀人偿命,反正我的仇报了,无怨无悔。对了,问一下,两位警察是怎么发现我藏在超市里的金条的?
小米说: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尾巴。带走!
“12•12 纵火案”宣告侦破,消防支队表彰了所有参战人员,特别表扬了王大凯警长和小米警官。王大凯悄悄跟火调科陈峰科长打招呼:跟你商量个事,不要让小米做我的搭档行不行啊?能不能把她调离火调科,到别的内勤科室工作一段时间,磨一磨,练一练,改掉毛毛躁躁的自以为是的毛病,然后再回火调科也不迟。她的腔调会耽误火调大事的,我给她揩屁股都来不及啊!
陈峰科长笑了:这事我不能决定,要跟钟支队长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