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迎来巅峰时刻

张晓虹/ 文

1 月23 日,春运迎来“巅峰时刻”:8300 万人次匆匆行走在春运旅途上。与往年春运人潮汹涌、拥挤喧嚣的“人在囧途”相比,今年的春运亮点频现,正在向快捷、方便、舒适演变。“今年春运客流比去年同期和我们早前的预测相比有大幅增长,这得益于高铁网络进一步扩大,运力资源进一步释放。”上海铁路局客运处处长朱文忠说。

春运也玩“黑科技”

人们总觉得春运就意味着“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火车和吵吵闹闹的人潮,还有一系列的食品及如厕等问题。
而今年上海,春运有秩有序、快而不乱,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今年的春运,那就是“潮”。
春运期间的上海火车站,几乎人手一个行李箱,滚轮与地板摩擦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声音很大、很快,却有一种轻快、幸福的味道。1 月13 日,全国近30 亿人次的2017 年春运大迁徙正式拉开序幕,上海三大火车站也开启了一年一度的“战时状态”。由于今年春节是近五年来最早的春运,因此春运期间将出现学生放假客流与务工人员返乡客流叠加更为明显的情况,春运首日当天就发送旅客近31 万人,安保任务艰巨。好在今年上海春运引进了一种“黑科技”,

依靠“刷脸”神器进站,整个过程只需2至5秒。

传说中的“刷脸”神器——票证人自助核验闸机,人们依靠这个“刷脸”神器进站,整个过程只需2 至5秒,1 分钟内就可以过检20 余名旅客,快速又方便。以上海火车站为例,今年春运前,上海火车站北广场的4 号检票口被改造成了刷脸验票通道。在空间不变的情况下,原本只能允许一排旅客通行,现在能允许两排旅客同时验票通过,增加了验票通道数量,提升了通行效率,解决了人流过多导致的拥堵问题。
手机摄影、自拍成了当下的流行,春运期间,朋友圈都或多或少被各类回家过年的照片给刷屏。今年春运上海火车站不仅引进了黑科技,还给旅客提供了晒照片的设备!没错!现在旅客的自拍不止能晒朋友圈,也能晒在火车站里啦。上海火车站专门设计了一个照片墙,并配了2 台照片打印机,旅客们在候车室内拍下的任何照片,不管自己的、别人的,哪怕是拍行李的,只要照片存在手机里,再用手机在打印机上扫一扫,就能把照片传到打印机,立刻打印出来,贴到照片墙上,与其他人一起分享回家的快乐。

贴心“红马甲”

虽说高科技带来了便利,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立马接受新事物,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一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人群,他们可能对新事物充满了疑惑和不解,这时候就需要有人在旁边引导。小华是一名来自上海海事大学的大学生,放寒假前她在学校官网上看到了上海火车站招募春运志愿者的通知,于是毅然报名成为了一名春运“红马甲”。小华是上海本地姑娘,以往每年过年都是在自己家里度过,对她来说繁忙拥堵的春运就是新闻报道里的新奇事物,她对春运充满了好奇,这是她第一次做志愿者,也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春运。

手持二代身份证且已领车票的乘客可通过“刷脸”神器快速进站。

小华今年被分配到新引进的“刷脸”机器旁边,负责指导人们如何使用机器以及给在“刷脸”过程中出现问题的旅客提供帮助。这和小华想象中的志愿者工作大相径庭,她原本以为只是站在某个岗位指导一下方向这种简单的工作,没想到一来就让她在那么重要的岗位工作,一下子让她乱了手脚。好在有前期培训傍身,小华的志愿者之路走得还是比较顺利,她说“刷脸”进站虽然新潮,但也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比如有个旅客突然剃了光头和他身份证上的照片不符,就无法“刷脸”通过,只好由志愿者带他去人工验证再进站。还有遇到一些不会使用机器的老人,小华也会耐心地帮助他们顺利进闸。
在小华做志愿者期间,发生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故事,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的拎着大包小包,行色匆匆向他们询问候车室位置;有的买不到火车票而去长途客运站碰碰运气;还有的滞留在售票厅希望能买到退票,这些都是结束了一年的辛勤,终于能回到温暖家乡的旅人。对于志愿者来说,或许感触最深的就是这些在服务过程中遇到的身影,身为志愿者的他们可能没有办法得知这些旅客的提问背后的缘由与心情,唯有用热情和细心帮他们解决烦恼,默默地守护人们归家的旅途。

他们都是“无名英雄”

无论是新奇的黑科技还是辛勤的志愿者,其实他们都是在为春运顺利而服务,而还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为了让广大旅客顺利回家与家人团聚也在默默奉献。
在火车站,有一个非常重要却不为人所知的部门——综控室。“这里就是一个‘中枢机构’,24 小时有人值班。包括站台、候车区、进站、出站等车站的各种信息都汇总到综控室,再由综控室发送通知。”上海火车站有关负责人说。
有一次上海去天津的动车出现晚点状况,综控室工作人员小周赶紧修改闸机检票时间,从10 点49 分推迟到11 点30 分,到时还要人工设置开检。在小周的工作台上,摆着调度电话、座机、对讲机,还有五台电脑。“一心要好几用。一台电脑负责检票,一台电脑负责开闸机,一台电脑负责广播,一台电脑负责客运业务,还有一台处理杂务。”小周说,“春运期间,车多人多,客车的正点、晚点状况,综控室的协调指挥,关系到整个运输秩序。出一个差错,可能就会引发连锁反应。”
依靠“刷脸”神器进站,整个过程只需2至5秒。 小周以前是从事客运员工作的,现在的工作看起来好像轻松一些,但实际上“非常烧脑”。要整天对着电脑、电话,还不能出一丝差错,但小周却毫无畏惧,表示这是对她的挑战。
“春运期间,我们站一天的垃圾量大概有20 吨。”上海火车站保洁工作负责人李师傅说。由于大量人员在春运期间出行,垃圾量大大增加。正是在保洁人员辛勤工作下,才保持了一个相对干净、舒适的出行环境。
“我们要求随脏随扫,污渍随时清理,没有旅客的地方就要保持干净。”李师傅说,平时上海火车站有118 名保洁人员,春运期间,加时、加岗,一共再增加80 个人。同时,运用洗地机、尘推车、垃圾车等设备进行清理。每天早晨5点半上班,一直到晚上最后一班车检票结束,再进行一次深度保洁,将边边角角做干净了,要到晚上12 点多才能下班。
有许多远途的普速车,候车时间很长,乘客就在候车室吃很多东西。瓜子壳、饮料瓶等垃圾非常多。尤其是方便面,很多汤没喝完,吃完就放桌椅下,不小心碰倒在地上,油都洗不掉。”
春运期间,旅客很密,有时连通廊都是人,一趟车下来,垃圾清理任务很重。而且前面一批旅客刚走,后面一批旅客又来了,对垃圾清理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保洁人员要将垃圾用垃圾车运到垃圾转运站,平常大概十七八趟,春运期间至少有二三十趟。
问李师傅有没有怨言的时候,他坦然一笑表示自己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不会有半点怨言,就是希望乘客能够主动地把垃圾都扔到垃圾桶里,大家一起创造干净、温馨的出行环境。说实在的春运期间工作很辛苦,希望旅客也能多多理解。
每年春运都是各大火车站、客运站最繁忙却又最温馨的时刻。在上海奋斗了一年或更久的来沪工作者,终于在年终时找到难得的休息时间,陆陆续续登上一趟趟充满温暖、期待与希望的回乡列车。团圆,相聚,即是生命中的小确幸,为了千家万户的团圆梦用心搭建一条关爱之路,即便严寒刺骨,也能感受如春的温暖。

(本文图片来自资料库,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便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