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禁燃 守住安全底线

钟韵瑶/ 文 吴佳伟/ 图

年关将至,烟花自然又成话题。烟花禁燃,有人欢喜有人忧。今年10 月,表弟举行了婚礼,按照婚礼习俗,爆竹是必不可少的,燃放的节点也有讲究,接亲、送宾客都要放上几挂。可遇上禁燃令,爆竹算是哑了火。阿姨是上世纪60 年代生人,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按她的说法,结婚放爆竹是老祖宗传来下的规矩,爆竹一响,邻里街坊都会随之热闹一番。表弟却不以为然,想想那些男士们叼着烟点爆竹的样子实在不安全,如今换成电子鞭炮安全又省钱,一举两得。
或许是为了应对如阿姨这样的“老传统”的“念叨”,社区居委会做足功课,凡是谁家要办喜事的,居委会工作人员提前上门告知:居委可以提供电子爆竹,用完再还。居委这一招,倒是更加环保了。
对于爆竹的记忆,并不止于婚宴,小时候,谁家造房子上梁都要放爆竹,爆竹响起的同时,房主会从高处抛下不少的钱币、包子和糖果,这对孩子们是最具诱惑力的。诱惑让人记忆深刻,也因此喜欢上了这代表喜庆的声音。在城市化的进程中,这样的娱乐渐渐不见了踪影,诱惑的声音却成了记忆深处的回声。

上海的腔调——无穷大的社会力量

2016 年1 月1 日起实施的《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几乎将烟花打入了冷宫。《条例》规定,上海全市外环线以内一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环线以外限放。
禁燃并不是反对烟花,只是反对它可能带来的不安全因素。很长时期以来,烟花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引起安全事故和污染环境。在2016 年开年的第一个月内,全国就发生了多起重大烟花爆竹安全事故,先是河南开封通许“1.14”重大烟花爆竹爆炸事故造成10 人死亡,紧接着安徽马鞍山和县“1.15”非法生产烟花爆竹事故造成3 人死亡,后又有4 人在“1.20”江西上饶广丰烟花爆竹爆炸事故中死亡……如果说安全事故的受害者是有针对性的集体,而环境污染影响的却是每一位个体。解剖一下烟花爆竹就不难发现,烟花爆竹浑身充斥着危险信号:化学成分氧化剂、火焰着色物、可燃物质,还有各种油脂和硝基化合物,个个都不是“善茬”,释放在空气中不仅会造成有机污染,如果大量吸入有可能使人中毒甚至死亡。在高温高压作用下,烟花爆竹体内的各种物质发生化学反应,当硝烟弥漫时,燃放烟花爆竹所产生的噪音、二氧化硫、垃圾,都成了环境污染的“能手”。事易时移,烟花爆竹换来的不一定是祝福,而是反感。
从禁燃令开始,城市面貌的改变让社会瞩目,让市民舒心。
上海市统计局于年初发布的《猴年春节市民心态调查报告》显示,89.4% 的市民支持通过立法规定,在外环线以内和重点防控区域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仅有8.4% 的市民选择不支持,另有2.2% 表示无所谓。当被问及如果身边有人违反相关法规燃放烟花爆竹,是否愿意出面劝阻时,54.2% 的市民表示会;只有38.7% 的市民表示不会,有7.1% 表示不知道或视情况而定。

禁燃令实施后,消防部门在大街小巷发放宣传告示。

对个人而言,禁放烟花爆竹是一小步,对社会文明来说是一大步。2016 年的春节,每一个小我的大力支持,使得上海格外干净。春节期间,上海外环线以外烟花爆竹燃放情况也明显少于往年,62.1 吨的清扫垃圾同比下降八成多,烟花销售量环比少于去年的1/10,申城空气质量始终保持优等水平。
禁燃令对现实生活的穿透力,不仅仅表现在数据上,更表现在对传统习惯的颠覆上。2015 年年末,邱阿姨早早买好了价值3000 多元的烟花爆竹,准备2016 年儿子结婚时好好热闹一番,谁料元旦出台了禁燃新规,邱阿姨懊恼不已,如何处置这些烟花着实把她为难了一番。纠结了好一阵子,邱阿姨最终下定决心,把烟花爆竹送到了属地派出所,派出所给邱阿姨送上一对公安小熊,为她即将举办婚礼的儿子送上祝福。
颠覆带来的不仅是习惯的改变,还有社会治理的创新。
谢老伯年近古稀,今年年初他主动报名成了一位志愿者,职责是“参与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工作”。从小年夜开始,谢老伯就上岗了,除夕、年初四、正月十五是重点时段,一旦看到小区有人放烟花,他就上前劝阻。谢老伯说,现在楼与楼之间离得很近,烟花蹿得又高,很危险,还污染空气,禁放是好事情。
“中国人喜欢把工作细致形容为‘做到了家’”,社会学家邓伟志说,“我们的禁放工作是名副其实地‘做到了家’”。
在全市,谢老伯的同伴有30 多万人,除了赋闲在家的“爷叔阿姨妈妈”外,还有不少是机关党员干部、国企员工等,他们与5 万公安民警、消防官兵一起参与了禁燃行动。民以吏为师,干部的楷模作用固然重要,然而民风的作用力也许更大。
春节过后,曾有记者采访市相关部门的领导时问起对于此次禁燃表现的评价,对方说,春节前我们挺紧张的,所谓紧张就是忐忑,是对民众接受这项新政的程度还有怀疑,然而事实证明,民众的表现可圈可点。
人心齐,泰山移。人心齐,烟花禁。

烟花之fine——学会驾驭自己

作家胡展奋在他的散文集中写过一个故事,说是自己的一位朋友从新加坡回来,抱怨新加坡是个“罚款俱乐部”,上公厕没冲水、随地吐痰、公交车上抽烟都要被罚,回上海后立马觉得还是吾国好,抽烟、吐痰都是自由之事。胡展奋却大为赞赏,新加坡真是个fine 之地。fine 在英文里是个双关语,既有美好之意,也有罚款的意思,而在新加坡这两层含义恰巧对立统一,因为“美好的东西大都是罚出来的”。
这不是上海第一次禁燃,全国其他省市也纷纷出台过法规“叫停”烟花爆竹,但令欲行而禁难止。可这次,上海却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想来这与其背后的fine 之意不无关联。
仅从烟花禁燃令开始实施起至2 月22 日,就有1059 起烟花爆竹违法犯罪案件被查处,68 人被刑拘,206 人被行政拘留,3.8 万余箱非法烟花爆竹被收缴。
上海的烟花管控工作并未因春节的过去而暂告一段落,禁燃令实施那天起就反复强调“全年无休”,四个字很简单,责任却重大。
全年无休,全面管控是基础,层层落实是关键。在禁令实施起,市级层面成立了由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市综治委,以及市烟花爆竹安全监管工作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负责领导为组员的市烟花爆竹管控工作领导小组,具体负责烟花爆竹管控工作;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深入分析研判本区域、本条线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工作形势,主动作为,齐抓共管,刚柔并济,加强监督。
自上而下的监管不可谓不有效,全年中,有关非法销售、运输烟花爆竹的新闻屡见报端。报载:刘某自2015 年年底起在网上销售“三无”烟花爆竹,还给自己的产品贴上了“上海消防局、公安局指定销售,全市最大的烟花爆竹网络销售平台”等标签,刘某的生意风生水起。今年3 月,刘某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松江检察院批准逮捕。报又载:9 月2 日,一批烟花爆竹试图通过水路进入上海,上海水上消防支队与上海港公安局经过前期布控,在上海港港区内将其抓获,一清点有各类烟花近1000 箱。
细究起来,频频发生的烟花爆竹非法案件,更直接的由头,恐怕是高利润下的铤而走险。据一烟花生产商向媒体透露,鞭炮从出厂到消费者手中,经过进货、批发和零售三大环节,每个环节的利润在30% 左右,市场上30 元左右的一千响“大地红”鞭炮,出厂价仅5 元左右。于是,斩断利益链成为处罚违法者的重要手段之一,但凡涉及违法的,都处以罚款,严重的还被处以行政拘留。可即便如此,违法者大有人在,因为盈利是百分百的,而被抓是小概率事件,再说罚的也只是些小钱,一定意义上“交纳罚款”变相成为了销售烟花爆竹的“通行证”。而新修订的《条例》将罚款的最高比例提高至10 万元,这一数额让许多人不敢轻举妄动,再者,上海将禁燃与个人信用机制挂钩,如果违反禁燃规定,会按照法定程序归集到统一的公共信用平台,如此一来,带来的损失可不止“一点小钱”了,“信用污点”的震慑力远大于罚款。
禁燃令在上海的成功实施,被视作上海社会治理和群众工作方法的一次创新,上海市人大代表厉明说,“这一关过得很漂亮,在社会上实现了共识,老百姓享受到了法律的红利。”这不,禁燃的成功经验还被移植到了沪上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中——所有警力都压到街面,划分责任区,责任落实到每一个执法者的肩头,以坚决的态度、超常的措施和过硬的担当,开展集中整治并在此基础上持续开展常态长效治理,确保全市道路交通秩序得到改善。

年关将至——强力掀开2017 火灾防控大幕

2016 年春节,一张细密的大网把整个城市罩住了,充满生气,却又把烟花爆竹罩得密不透风。春节过后,这张大网依然没有放松,依然兜紧着各个角落。最细小的变化是,小区“更夫”每天傍晚时分响起的那句“门窗关好,小心火烛”,又多了一句“不要燃放烟花爆竹”。
年底将至,在往年,这是烟花销售商最忙碌的时节,进货、运输,各环节忙得不亦乐乎,不过在2016 年上海全力实施最
严禁燃令后,销售商们波及不轻,想明白的纷纷转做其他行当,可偏偏也有不死心的,各出奇招,上演了一幕一幕的“猫捉老鼠”。
9 月24 日,一批申报出口的玻璃壶杯套装引起了洋山海关工作人员的注意,集装箱内的货物包装不一,参差不齐,工作人员心里一愣:同样的物品为什么要用不同的包装?于是海关工作人员决定彻底清查。这一查可不得了,集装箱里面竟藏着近20 吨的烟花爆竹。海关迅速联系相关部门,将这批危险品转移至专用仓库。这是近两个月来,洋山海关查获的第3 起走私出口烟花爆竹危险品案件。
为了烟花爆竹,有的“乔装打扮”,有的“潜伏”在闹市。来沪打工的郭某是从今年6 月才开始倒卖烟花爆竹的,货源是从广告上看到的一家位于湖南浏阳的厂家,郭某不懂这一行当的规定,不知道销售烟花爆竹是需要有销售许可证和合格证等证件的,双方谈拢价格后,郭某就订了1500 箱烟花爆竹。为了这些货物,郭某花了不小的代价,先是用货车集装箱运到上海,又租了两间屋子用来存放。随后,郭某到上海郊区的各大贸易批发市场寻找下家,可销路并不好。11 月中旬,屡次往返各批发市场的郭某进入了民警的视线中,经过半个多月的追踪侦查,12 月4 日凌晨1 时许,郭某被松江警方抓获,并在郭某藏匿非法烟花爆竹的窝点收缴非法烟花爆竹1138 箱。这也是上海公安机关今年查处的规模最大的非法储存烟花爆竹案。
写到此处,想起前段时间的一个新闻,说是某市交管局在一天晚上10 点突然发布限行消息,次日起实行重污染天气机动车禁、限行;三天后的晚上9 点45 分,市管局又通知自次日起取消限行。由于两份通知都十分突然,且都在夜间,因此被吐槽“半夜鸡叫”。为了保护环境,实施限行无可厚非,让人措手不及的发布方式却值得商榷。法治政府,提倡公开透明,与公众利益紧密相关的事项,政府都应该与公众有充分的沟通交流。
再回到申城的禁燃令,从禁令的制定到实施前,上海全市广泛组织了民意调查和市民讨论,又在大街小巷贴满了各种宣传告示,媒体反复宣传告知。而2016 年中,媒体关于“非法烟花爆竹”的新闻从未间断,这何尝不是禁燃令天天有效的另一种有力宣传和生动诠释?
眼下,年底未至,2017 年的烟花爆竹管控工作又已开始。10 月26 日,在上海全市冬春火灾防控工作动员部署会议上,烟花爆竹被列入了专项整治的六个重点领域之一,与其并列的还有电气火灾、低端商贸市场、群租房、大型城市综合体和区域性重大火灾隐患等五大领域,这是烟花爆竹首次被纳入重点监管对象,也是历年来申城开展春节烟花管控工作最早的一次,用专业的说法是:堵塞非法烟花爆竹流入本市,最大限度减少社会面存量、控制增量,以减轻春节期间禁燃的压力。此外,明年上海的烟花爆竹管控工作将升级,入沪道口将设卡临检。
政策已出,能否持之以恒地保持2016 年的禁燃成绩,在禁燃令实施后,消防部门在大街小巷发放宣传告示。 于执行和落实,这需要你、我、他积极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