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圆明园始末

张晓虹/ 编辑 IC/ 图

%e6%97%a0%e6%a0%87%e9%a2%98
在北京西北角,有一组著名的皇家园林圆明园(别称“夏宫”)。圆明园与附近相连的长春园、绮春园(别称“万春园”)组成“圆明三园”,占地五千亩。规模庞大,气势辉煌,融合了东西方各式园林风格,被中外园林学家一致判定为世界园林艺术巅峰之作,是中国古典园林平地造园、堆山理水的典范,为“万园之园”。
然而遗憾的是,这个园林已经不复存在。人们对圆明园的记忆,主要来源于历史文献。圆明园毁于1860 年这场战争,毁于英法联军,这是历史事实,只是细节、缘由,可能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明争暗夺

因为换约等问题,1856 年爆发了中英第二次鸦片战争。
1860 年8 月,英法联军在天津登陆,咸丰皇帝急忙派出和谈大臣,试图拖延时间,但是没有成功。天津谈判以破裂告终,英法联军向通州进发、直逼北京,清政府改派怡亲王载垣等到通州与英法谈判。然而这次谈判也因为清政府方面不同意英国使臣向清帝亲递国书的要求而破裂。清军随即扣押巴夏礼等英法人员39 人。9 月17 日,英法对于清政府扣押巴夏礼等人的行为做出了强硬的反应,当日中午,清军惨败于通州张家湾。数日后双方在通州八里桥再次交战,清军再次节节败退。
1860 年10 月6 日,英法联军兵临城下,要求清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巴夏礼等被囚外国人。清方拒绝,僧格林沁、瑞麟指挥清军在德胜门、安定门外与联军交战,清军不敌,退至彰仪门、右安门一带。联军随即由黄寺、黑寺直趋西北,进占圆明园。
圆明园为清廷夏宫,在此之前并不被一般中国老百姓知晓。
圆明园藏有无数稀世珍宝,有中国古典文明精华,有西方文物,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无数珍藏让联军垂涎欲滴,而刚占领的混乱也让一些贪心的官兵有了顺手牵羊的机会。联军在圆明园毫无忌惮地大肆抢掠。然而这只是联军先遣部队,圆明园更大的灾难还在后头。
两天后,10 月8 日,联军再扰圆明园。作为东方艺术结晶的圆明园已面目全非,无数珍宝不见踪影,昔日豪华只剩下残垣断壁。
圆明园劫难伴随着清军与联军的争夺。当中方还没有同意联军进入北京城时,联军将领一再要求恭亲王交出安定门或德胜门。恭亲王当然不会轻易就范,于是在北京城外的圆明园一再成为联军囊中之物,随意伸手。
10 月9 日,原本晴朗的北京刹那间变脸,下起了大雨,寒冷的东北风卷地而来。英军司令格兰特来到法军司令拿皮耳将军住处,谈话间拿皮耳将军告诉格兰特,他的副官从圆明园带走了一大块黄金。拿皮耳想将黄金分给他的部下,问格兰特是否反对。
为了表示公平起见,格兰特觉得他无法同意拿皮耳的请求,他决定发布一道命令,请官兵将从圆明园拿来的所有财宝一律交出来,随后平均分配。
许多英国官兵看到法国人对圆明园财宝进行抢劫,认为自己拿点也没有什么妨碍。现在命令下去了,官兵们把财宝拿回来了,这让格兰特很高兴,使他情不自禁为官兵的宽广胸怀、高尚行为感到骄傲,于是格兰特决定甘冒不韪,承担责任,当即把战利品分发给英国官兵。
遵照格兰特的安排,英国官兵将那些战利品先在德胜门外英军驻地进行拍卖,把拍卖所得和法国人交给他们的合在一起,然后成立战利品委员会,负责分发,所得三分之二归士兵,三分之一归将领。
格兰特后来承认,严格意义上讲,他并没有权力这样做,但考虑到法国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宽松政策,格兰特只好尽最大力量制止官兵肆意抢劫。

暗流涌动

军队进入圆明园后很快就抢完了、毁坏了几乎所有值钱的东西,法国人甚至对皇帝私人寓所放火。后来大多数运到英格兰的文物,都是英国人从法国士兵手中买来的。英国军事当局不允许他们的官兵进行抢掠,尽管也极少数发生这样的行为,但就本意来说,英国人确实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
对于圆明园惨剧,恭亲王向英法公使表示强烈抗议。为避免更大灾难,恭亲王同意将安定门交给联军。咸丰帝也对圆明园遭洗劫极端痛心,10 月12 日,咸丰下令革僧格林沁、瑞麟爵职,理由是他们在联军焚烧抢劫圆明园时没有及时前往救护。
联军在圆明园的抢劫,在一定程度上看应该是其军事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一种威慑力。在这种压力下,中方在10月13 日中午将安定门向联军开放。联军将领、外交官认为这是一个巨大收获,以为对抗大致可以结束。然而恰恰在这个时候,联军发现此前准备移交的被囚外国人中,竟然有十多人命归黄泉了。其中英人26 名,死伤各半;法人13 名,七死六伤。
《泰晤士报》记者包尔贝更惨遭分尸之祸。
在巴夏礼当时写给他妻子的信中提到,联军获知被囚同胞悲惨遭遇后引起普遍性恐慌,死难同胞所受到非人待遇无法用言语描述,令人发指:手脚被捆绑着,在空旷的庭院里暴晒了三天三夜,只有少量的食物和水,却受尽拳打脚踢,绳子在他们身上勒出了血印。
悲惨的描述、不堪目睹的惨状,引发联军官兵复仇之心。
联军将领,还有两国外交官,不得不设法采取重大行动,以惩罚中国皇帝、政府,更是为了平息官兵的愤怒。
处罚是必然要发生的,只是怎样进行,联军将领、外交官,还有争议。有人提议让中国支付巨额赔偿,其他人则提出焚烧北京城,或者火烧紫禁城。

火烧夏宫

英国公使额尔金经过审慎考虑,决定火烧圆明园。巴夏礼也在家信中提到了英国人的想法:我想额尔金勋爵的决定是正确的。圆明园是皇帝的夏宫,离北京城只有五英里,皇帝和他的朝廷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这里度过,这里也是我们可怜的国人最初受到拷问和虐待的地方。联军已将这些地方收入囊中,虽然有人说这样的复仇行为是不高尚的,但是看来除了毁坏城市里的宫殿,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既然圆明园是我们的同胞受难的地方,我认为毁掉它是非常合适的。把整座北京城烧掉太过残忍,毕竟这城里的人民有很多是无辜的,他们并没有伤害我们。在圆明园,我们针对的只是朝廷。它对中国人而言就像是我们的白金汉宫。如果我们只是要求赔偿金,那无异于用国民的鲜血来换钱。圆明园注定要灭亡。
烧掉了圆明园,确实可惜,但面对愤怒的英国人,面对死而不能复生的那些被囚禁的英国人、法国人,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是巴夏礼不太清楚中国的社会结构与英国并不一样,圆明园与白金汉宫依然有差别。白金汉宫或许是英国皇室的私产,而圆明园实际上是中国人民的血汗,与将要让中国人支付的赔偿金一样,最终都必须由人民买单。
基于这样的思路,英国公使额尔金、法国公使葛罗于10月17 日向恭亲王提交了一份照会,提出两国原本被中国方面囚禁的共26 人,今被送还的仅13 人,其余13 人被处死“甚凶”,因此为抵偿,英法两国决定将圆明园中未经毁坏的殿宇全行拆毁。
中国方面意识到了理亏,所以北京留守大臣面请俄国公使伊格纳切夫出面调停。伊格纳切夫表示同意,但要求恭亲王正式照会,要求中方向他介绍与英法两国交涉的内情。当然,伊格纳切夫不忘趁火打劫,要求中方必须同意他此前提出的领土要求。
还没有等到俄国公使出面调停,数千名英国骑兵于10 月18 日奉命到圆明园放火。大火三日不熄,圆明园以及位于万寿山、玉泉山、香山三山的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三园等处的宫殿、文物,全部化为灰烬,一代历史文化也就此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