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灭火演习 炼就应急联动机制

%e6%97%a0%e6%a0%87%e9%a2%98

张晓虹/ 文

9 月召开的G20 峰会使得杭州在国内外着实“火”了一把,而更让国外友人叹为观止的是在G20 峰会上中国所体现出的安保力量和精神。虽说G20 峰会已闭幕一月有余,但是安保精神不会就此落幕。上海作为杭州的邻居不仅在G20 期间以一方力量支持着峰会的安保工作,在结束了G20 安保工作之后,也丝毫没有放松,而是投入到提升上海自身安保技能的工作中,在安保工作的路上精益求精,追求完美。据悉,根据公安部消防局的统一部署,“全国公安消防部队支队级指挥长指挥能力培训班”举办期间,10 月26 日将在上海市金光白玉兰广场组织开展高层灭火救援实战演练。

高层建筑难点多 消防安全成难题

近年来,高层建筑呈现出数量越来越多、髙度越来越髙、结构越趋复杂、功能多样化的趋势。尤其是大量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的广泛应用,使髙层建筑潜在的火灾风险和危害日益増加。高层建筑内人员集中、设备密集、内部装修和放置的可燃荷载大,给火灾扑救和人员疏散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一旦发生火灾,极易造成大量人员伤亡、重大经济损失和严重社会影响。
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拥有高层建筑最多的国家,许多城市的楼层高度也在不断地刷新着历史纪录。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更是如此,据统计,上世纪80 年代,上海只有121 幢超过24 米的高层建筑,而截至2014 年底已发展至3万多幢,且其中有多达1000 多幢100 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
根据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定义,住宅楼超过10 层,公共建筑超过24 米就可称为高层建筑,而超过100 米的则称为超高层建筑。在这样一个高楼层时代,消防灭火救援能力能否跟上高楼发展速度?高层消防安全该如何保障?这仍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更是消防人员重点研究的对象。

高层演练 增加百姓安全感

据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司令部参谋长陈永胜介绍,此次演练的地点选在位于虹口区东大名路的上海金光白玉兰广场,该建筑地上部分共66 层,高度326 米,专门设有两部消防电梯(直达顶层)和两部消防疏散楼梯。其室内消火栓系统主
要采取重力供水形式(58 层以下为重力供水系统,58 层以上为稳高压供水系统),消防水箱分别设在18、34、50、65 层,58 层以下分别由输水泵向上级水箱串联供水,利用水箱水重力分别向水箱以下楼层分区供水;其防排烟系统主要在办公楼防烟楼梯及消防电梯前室设置独立的正压送风系统,排烟风机主要安装在66、35、3 层。
演练假设有50 人被困火场,浦东、黄浦、杨浦、虹口、徐汇、闸北、静安、长宁、特勤等9 个支队将出动水罐泡沫车18 辆、举高车4 辆、抢险救援车3 辆共25 辆作战车辆,官兵300 人,另有指挥车2 辆,通信指挥车1 辆,战勤保障车1 辆。战勤保障基地出动通信、装备、给养、油料、灭火剂、抢修保障车6 辆,官兵40 人。此外,白玉兰广场微型消防站有队员20 人。
此次高层灭火救援演练,各任务单位将通过开展一系列测试和试验,总结提炼战术战法,指导灭火救援实战。此次高层灭火救援演练不仅是为了展示部队战斗力,更重要的是让市民了解消防官兵在高层救援上所做出的贡献,给予老百姓安全感、幸福感才是终极目标。

分段式演练 突破七大重点

早在三个月前,上海消防奉贤培训基地已经举办过一次“东盟地区论坛城市应急救援研讨班”高层建筑火灾灭火救援联合演练,那次是与马来西亚合作共同完成的一次系统性、综合性、整体性较强的演练,举办得相当成功。而此次演练与前一次的整体式演练不同,这次采用的是分组分段式演练,上海消防总队将演练人员分成一个大组和五个小组,工作领导大组由总队长张兴辉任组长,参谋长陈永胜任副组长,大组下设演练策划组、演练实施组、通信保障组、宣传报道组、现场警戒组五个小组。通过分组的合作共同演练高层灭火救援中的七大重点。
第一,消防力量方面的调整:将分成三级至五级火警升级流程及相应力量调派和3+X 机制联动力量调派两个模块,分别演练微型消防站的出动和城市应急救援机制(“3+X”联动机制)下各联动力量主要的响应动作及流程。
第二,火灾现场的组织指挥:明确现场指挥部位置、指挥部人员构成及任务分工、作战方案制定、战斗段(层)划分及职责、指挥部与战斗段(层)通信联络、现场信息搜集与研判等内容。
第三,固定消防设施的运用:主要分成消防控制室内应用演示、室内消火栓消火栓系统应用演示、防排烟系统应用演示、消防广播和消防电话应急通信演示这四个板块进行演练。目的是要明确如何利用固定消防设施了解灾情发生、发展位置,控制初期灾情以及等内容。
第四,高层火灾攻防技术:通过攻防力量集结、内攻组作战行动、设防组作战行动、自然排烟和移动设备排烟这四个板块明确高层建筑火灾攻防力量集结层面的选择和集结要素。
第五,遇难人员搜救与疏散:主要演练搜救队形、搜救准备、搜救顺序、通信联络、搜救标记、紧急撤离等内容。
第六,高层火灾供水技术:演练过程中展示单泵干线226 米(50F)供水和单泵支线311 米(68F)供压缩空气泡沫的铺设方式。
第七,举高消防车的运用技术:主要展示90 米、78 米、54 米、32 米这4 种高度举高车的有效救援高度及射水范围和32 米举高车破拆灭火救援窗救人以及54 米举高车停靠目标救人。
分段式演练与整体式演练的最大区别在于,可以让观者更清晰地看到各个部分的重点,随后一一击破,总结出经验,这样才能使消防部队高层灭火救援的技能更上一层楼。
高层救援难题属于公共安全问题,一旦发生灾情,其影响范围将跨越单一行政界限,其后果也具有链状衍生性,因此建立共同的应急联动机制显得尤为重要。此次演练除了体现消防官兵长期对抗高层救援难题的经验和带给人民安全感之外,更是想要炼就一套针对高层救援难题的社会应急联动机制,希望在一方有难的时候,八方都能及时来支援。

%e6%97%a0%e6%a0%87%e9%a2%98新闻回看:

2016 年7 月14 日,“东盟地区论坛城市应急救援研讨班”高层建筑火灾灭火救援联合演练在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奉贤培训基地举行。演练对象为一栋地上16 层,地下2 层,总高度48 米的建筑。7 层以下为裙房(模拟城市综合体),设置有超市、影剧院等设施,7 层以上为南、北两幢住宅楼。演练假设建筑物中位于6 楼的影剧院由于电器线路老化引发火灾,火势蔓延迅速,裙房及住宅楼内有多名人员被困。单位安保人员发现火灾后,立刻报警,并组织自救与人员疏散。
公安及公安消防力量于接警后5 分钟到场,展开侦察、警戒、疏散、救人、灭火等行动,其他社会应急联动力量随后到场开展工作。演练投入车辆39 台,参与官兵210 余名,出动直升机1 架。由7 名马来西亚人员组成的战斗小组,先后执行了破拆、搜救等任务,并出水枪灭火,和中方人员合作完成了本次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