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脏乱差 今天好清爽

7 月的第一个工作日。虹口区提篮桥街道党工委书记王益洋像往常一样准时来到了办公室。开灯、烧水、打开电脑查看工作计划……突然,他发现办公桌上多了一个没有邮戳的牛皮纸信封,信封上只写了 “提篮桥街道(收)” 寥寥几个字。
带着一丝纳闷,王书记从边缘撕开了信封。打开来一看,原来这是一封提篮桥禄寿社区36 位居民代表联名写的感谢信,“这排十几年的临房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和困扰,这下再也不用担心了,感谢党和政府,想居民之所想,急居民之所急。”看到这里,王书记顿时明白了缘由。

一份感谢信的回忆

感谢信里所说的,正是前段时间在街道的牵头下,“北横通道”周家嘴路沿线禄寿区块的近万平方米违法建筑群被夷平,居民的生活不再被安全隐患、环境污染所困扰。“谢谢居民的来信!那么多历史遗留问题一朝化解,居民高兴,我们也很兴奋。”王书记说,他准备把这封感谢信拿给共事的几个部门看看,“让大家也开心开心。”
今年是长三角地区的安全大年,世界级盛会G20 峰会在杭州举行。在全国一片“护航G20”的号角声中,上海用“补短板”的行动诠释社会治理工作,“五违四必”是一大方向。
在此基础上,虹口区根据自身老城区的实际情况,将重点工作定为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租赁、危化品隐患和环境脏乱差的“四违一乱”专项整治上。其中,提篮桥街道的这场拆违创下了今年虹口区“四违一乱”拆违规模之最。
翟云翔从事市场监管工作已有30 年之久,对自己管辖的片区情况心知肚明,也对居民心中的苦闷了然于中。在周家嘴路沿线的安国路到保定路,这短短180 米长的路段上,有着成排的临时建筑,自从“落脚”在禄寿区块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一间间临房就像拥有了“永久居住权”,不仅逾期后一直没拆除,甚至变本加厉、随意加盖。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一二层小平房都“长高”了一倍,原本可以两人并肩推行自行车的道路,也被压榨成了一人身宽的狭窄过道。
拿到王书记转交的这封感谢信,仿佛像是打开了翟云翔这些年的记忆匣子。他清楚地记得,这些“长高”的房屋大多是彩钢板搭建的,用来做群租生意。此外,铁制的鸽笼、鸡鸭棚、狗窝等见缝插针地布满整个楼顶,俨然成了一座小型“动物园”,污水横流,毛发乱飞,场面令人咋舌。

虹口区重拳对周家嘴路、江西北路等重点路段进行“四 违一乱”专项整治,共拆除违章建筑近万平方米。
虹口区重拳对周家嘴路、江西北路等重点路段进行“四违一乱”专项整治,共拆除违章建筑近万平方米。

读到“餐饮店的污水排向健身点,严重影响居民们活动”时,翟云翔心里起了波澜,这既是居民郁积多年的苦闷,也是他心里的结。近些年来,大量低层次的住宿需求让原有租户们看到了商机,他们把房子租给五金、茶室、洗浴、夜排档这些小型业态,从中赚取房租。然而小饭店随意倾倒的污水常常堵塞窨井,导致小区花坛、道路污水四溢,一到热天臭气熏天,大家都得踮起脚走路。
原本就杂乱无章的临时建筑已经让居民如鲠在喉,现实版“72 家房客”带来的群租、治安、“三合一”等问题更是扰民不休。尤其是在前年,看到两名消防员为救群租房火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更让他提醒自己,“一定要为老百姓解决好这件事”。
此次在街道的牵头下,提篮桥市场监管所针对投诉的焦点——无证餐饮店为突破口,取缔封门无证无照经营户144家,再也不会有老人被满地的污水滑倒,或者因为群租发生意外,翟云翔觉得自己长舒了一口气。

首个“交卷”的中心城区

谈起上海的服装批发市场,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个地方叫七浦路。作为整个华东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这里拥有着爆棚的人气,每天的客流量和出货量在全国服装市场里都榜上有名。
但随着G20 峰会在杭州举行,这里也受到了“峰会效应”的波及。
市场里的人多了,对于生活上的需求也多了。民以食为天,不少无证无照的饭店偷偷开了起来,并迅速拥有一大批固定的食客。可是,这些饭店却让周边居民很头疼,每每晾晒在外面的衣服不是变成糖醋排条味,就是香锅烤鱼味,洗了比不洗还难闻。有些小饭店为了省成本,还暗地里使用非法灌装的液化气钢瓶,这种气罐的质量,让居民们不敢苟同。
“有一次出去打牌,我牌友还神秘兮兮地问我最近是不是去饭店帮忙了,搞得我哭笑不得。”从出生起就住在附近的61 岁爷叔袁志伟,将整治效果看在眼里,脸上止不住笑意,“原来还有很多租仓库堆放货品的,后来也被拆了。现在到处干干净净的,感觉比过年还开心!”
老袁说的便是另一个名气响亮的小商品街,名叫“华庭小街”。一开始,面对这里30 多间彩钢板搭建的仓库,执法人员深知它的隐患却有些无从下手。因为长时间的经营中,这里早就被层层转包,租赁关系盘根错节。目前真正在使用的仓库,可能早已是从三房东乃至四房东手上借的了。
但是,要合法拆除违章建筑,就必须提前告知并通知对方搬离。看着眼前鳞次栉比的小仓库和里面满满当当的货物,却找不到房东,执法人员只能采用最“笨”的方法——一户户上门发放违法建筑拆除的告知书和协查函。从高温黄色预警到橙色预警,长时间埋在不透气的仓库里,有的工作人员还出现了中暑的症状,大家都笑称“面对3000 多个商户,我们就像在大海捞针”。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商户看到告知书后主动联系四川北路街道,通过倒追的方式,执法部门一层层查到了房东。可有的商户贪图相对低廉的租金,并不愿意搬离。
执法人员只能继续冒着酷暑,在仓库里一次次地做工作。解释原因、分析隐患、解答疑惑……半天下来口干舌燥,一瓶矿泉水常常是一饮而尽。
7 月底,“华亭小街”的违章建筑终于被顺利拆除。趁着拆违,四川北路街道还推行了“美丽弄堂”“漂亮楼道”等巩固措施,翻修道板、种植绿化,让原来“脏乱差”的地方看上去“清清爽爽”。
短短3 个月的时间,仅四川北路街道“四违一乱”市级地块就整治违法建筑1376 处共40331 平方米、生产安全隐患7 处、消防安全隐患2 处、危化品经营使用单位1 家,100% 完成了市级地块整治目标,成为了今年全市中心城区首个“交卷”并通过验收的市级地块。

执法有底线也有温度

这一违建位于周家嘴路一侧,安国路至舟山路段,原 来这里乱七八糟,店里油烟、污水经常影响到居民生活, 面积多达7500 多平方米。
这一违建位于周家嘴路一侧,安国路至舟山路段,原来这里乱七八糟,店里油烟、污水经常影响到居民生活,面积多达7500 多平方米。

不仅是提篮桥街道和四川北路街道,细心的居民还发现,不少街道和区域也后来居上,顺利甚至超额完成了目标。除了市场和马路,这场“四违一乱”的行动还“啃掉”了不少老旧小区里的“硬骨头”。
欧阳路街道的一个老旧小区公共车棚被人承包经营已经十多年了,遗憾的是车棚本身就属于违建,承包人还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擅自在里面搭隔间并对外出租。如此一来,外面还是车棚,电动车常常整日整夜在这里充电,里面是狭小灰暗的群租房。居住在里面的人要想出去,就只有车棚这一个出口,一旦外面的电动车充电起火,将阻断这些群租者唯一的逃生通道,这样的后果,谁都不能承担。好在随着“四违一乱”的大潮,这颗老旧小区里的安全炸弹也一并拆掉了,居民们放心了不少。
当然,执法有底线,也有温度。了解到车棚承包人的确生活困难,执法工作结束后,工作人员也告知了他救济途径,并帮他联系了街道的民政部门。
还有翟云翔所在的提篮桥街道,在公平路上有一户居民,三口人都吃着大病医保,靠破墙开店收租为生。“儿子罹患癌症,40 多岁也没有工作。为了看病,家里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医药费上,一家人的日子不好过。”参与执法的翟云祥当时就觉得,一定要帮帮这家人。可是,由于房屋性质的局限,执照是办不下来的。“四违一乱”整治中被封门取缔后,翟云翔等人联络了另一家人租了这户人家的一间屋子当仓库,每月给他们交租金。如此一来,双方都真正得了实惠,也保障了平安。
过去“老大难”的消防安全和环境安全隐患,能在整治“四违一乱”的东风中被逐个击破,离不开态度坚决的工作执法。面对隐患“先公后私”,也在社区中形成了带头作用,更打消其他整治对象的侥幸心理。而有温度的执法,则换来了高质量的治理效果,让居民不再备受安全隐患的威胁。探索“四违一乱”整治长效机制,只要带着执法为民的初衷,进一步改变传统执法模式,让百姓群众感受到法律的厚度和善意,何愁法治观念进不到群众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