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余名专职安保员上岗公交线路

钟韵瑶/ 文

公交车不能承载一个城市的全部出行,也不能代表一个城市所有的公共交通建设,但它能见证一个城市的发展。即使上海的轨道交通网络已经四通八达,但公交车依然是市民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在申城百姓眼里,能管住公交车的无非两类人:交警和司机。交警在路口执勤,指挥着车辆的前行往来,是最容易辨识的;司机是掌握方向盘的,大家出行的点滴安全都在司机的“腾转挪移”中。
可他们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比如2015 年6 月,上海518 路公交车上,一名乘客冲动刺伤公交司机获刑3 年。为了加强公交运营安全,G20 杭州峰会召开前夕,申城巴士公交安保全面升级,巴士集团所属600 余条公交线路,与申城3 家具备保安一级资质的专业保安服务公司合作,按照每条线路2.5 名保安员的标准,聘请了千余名专职安保员。从此往后,管住公交安全的又多了一批干将。

火眼金睛识别违禁品

8 月10 日,上海天路保安服务有限公司首批260 名身着黑色制服、佩戴“安保检查”绿色臂章的安保员正式上岗,成为全市第一支公交安保队伍。
安保队伍很快发挥威力。8 月12 日,这是侯小伟上岗的第三天。早上8 点,侯小伟值守的仙霞路、芙蓉路公交站迎来一波车流高峰,侯小伟发现人流中有一名候车乘客手提着塑料袋,略显着急地站在站台上,袋子里液体状的物体随着男子不停摆动的身体晃晃荡荡。
男子的异常行为引起了侯小伟的警觉,侯小伟上前询问道:您好,请问您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男子看到侯小伟的装束,神色更加紧张,颤颤悠悠地答道:汽……油……还没等侯小伟继续提问,男子慌忙解释道:自己的摩托车开到半路没油了,加油站又不让用瓶装,说要派出所开证明,自己只好从朋友的车里弄了点油,车子就在2 公里外,不远,坐不了几站路,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侯小伟当即告知男子乘坐公交车携带易燃品的危险性,男子也自知理亏,最后只好步行前往。这件事虽然并不惊心动魄,但对侯小伟来说,也够令人激动的。
侯小伟其实算是一名“安保老兵”了,在此之前,他在铜川路水产市场做保安,尽管岗位性质相同,但在侯小伟心中的分量是绝对不同的。问起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侯小伟打趣地说:这身制服穿着更加气派。
气派的装束让乘客可以一眼识别,也给大家以安全感。安全感从何而来?上海天路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姚兴大提纲挈领地说了四个字:看、闻、问、查。在公司的制度规范中,这四个字被具体解释为四个方面:协助公交驾驶员对乘客携带的可疑物品进行安全检查,防止乘客将易燃易爆等危险化学品携带上车;在公交车辆运营中及时发现可疑人、可疑物品,第一时间通知警方,避免危险事件发生;在发生突发事件后,协助公交驾驶员迅速疏散乘客;围绕公交车厢和站点的安全,加强巡查工作,防止重特大公共安全事件的发生。
四字方针在实际工作中被安保队员们演绎成了“火眼金睛”。8 月29 日下午3 点10 分,离下午的工作开始还有约1 个小时,岳现芳穿戴好行头,搭乘68路公交车前往自己的值勤点。岳现芳上岗时间不长,但已经具备了安保员的机敏和警惕,上车后眼睛习惯性地扫视车上灭火器和逃生锤的位置,随后站立在车厢中部,凡是上车的乘客都经过他的“人肉扫描”。这一看,还真被他看出点了什么。公交车行驶至南京西路延安西路站时,一名乘客手提牛仔包上了车,包的分量看似不轻,男子拎包的手拽得很紧。岳现芳上前问道:请问您包里装的是什么,能否打开给我看一下?男子被岳现芳的提问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是保鲜膜”。能否打开确认一下?岳现芳再次问道。男子无奈慢慢打开了包。包里根本不是什么保鲜膜,而是油漆,大约有5 公斤。岳现芳告知男子,油漆的危险性和公交禁带油漆的相关规定,男子无奈只能在下一站下车。车上乘客赞许道:有了安检员,出行更安全了。

“兄弟,幸苦了”

公交安保队的工作时间为“两个高峰”:早上从6 点半到9 点半,下午从4 点到7 点半。安保员看似每天搭乘公交车兜兜转转,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但每时每刻都会有不同的事情发生,随时随地要求队员们能够及时发现在旁人看来是很正常的“坏人”,及时处置突发事情。
8 月15 日9 点左右,早上的阳光有些刺眼,奔波的人流匆匆忙忙地开启一天的工作,张广亚上午的工作暂告一段落,他和队员张营部站在漕溪北路裕路公交站点,等候着其他队员,准备收队回公司。
958 路公交车驶进站点时,车窗处突然传来呼叫声,张亚广定睛一看,正是他的同事刘德全。张广亚和张营部赶紧挤上车,此时刘德全正蹲在车厢内,他的旁边躺着一名20 多岁的女青年。
刘德全说,这名女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下车时,突然毫无预兆地昏倒了。张广亚和队员们一边疏散车上的乘客,一边对女子进行紧急救护。
医疗急救技能是安保队员上岗前培训的内容之一,在两个多月的岗前培训中,他们要经过四方面的培训,除了军事化的队列训练,还有上岗前的专业培训和保安学校为期3 天的资质培训,最后还有巴士集团开展的安全生产培训。
培训不仅让对队员们从思想上转变,更是让他们具备专业技能,这不,在工作中派上了用场。张广亚不停地掐女子的人中,给她灌水,起初女子还能喝几口水,但后来意识渐渐模糊,好在,救护车及时赶到了现场。
长久以来,大众对“穿制服”的总是有种特别的要求,有困难找“穿制服”的成了思维定式。“公交车怎么还没来,小伙子你该去反映反映。”“大妈腿脚不好,帮忙找个座位。”安保员常常需要解答乘客的各种询问,有一次张广亚为了帮助一位老太找到要搭乘的公交车,陪着老人家边问边找,走了半个小时。这并非是他的第一次出手相助,也绝不会是他最后一次施以援手。
社会总是公平的,付出多少就有多少回报。跟了几天车的队员们渐渐和老乘客熟络起来。“兄弟,又见到你了。你们辛苦,你们坐。”“乘友”一声招呼,让张广亚感到了温暖,这是一座城市给予他们的肯定和温暖。

安保员的尴尬

舒家阳和徐熠的工作岗位与侯小伟、张广亚略有不同,这是因为他们有着特殊的工作经历。
舒家阳曾经在云南火箭军当过兵,公交安保队组建初期,舒家阳参与了队员的招聘工作。作为巴士集团二公司公交安保队队长,舒家阳的工作重点是队员的日常管理。舒家阳没料到,一个公交安保员会有如此高的要求,这让他有点惊讶,又有点惊喜,舒家阳想,这下自己的一身“武艺”不会被浪费了。队伍已经上岗,接下去,舒家阳将担任督查的职责,每周不定时地下到一线抽查安保员的工作。
徐熠的兵龄更长,当了12 年的兵,今年年初转业后来到了天路公司。与巴士集团的合作开始后,徐熠成了项目经理助理,负责安保员线路的调配和队员管理,每名队员的信息都在他的花名册中,每个人的工作情况也都在他的掌握中,谁若是不符合规定,那就得拎包走人,安保队从人员招聘到目前已经有5%的队员被“请”出了公司。
安保员在为上海公交行车安全做出贡献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问题的困扰,最让他们尴尬的是没有执法权。姚兴大举例说,安保员工作时,所有的询问只能委婉地表示,不能强制要求对方,如果遇到不愿配合的可疑人员,只能报警请警方处置。
其实,关于公交安保执法权的问题,上海曾在世博会期间有过新的尝试。朱德明曾经是公交公司的老员工,专门负责消防安全工作,退休后到天路公司发挥余热。朱德明介绍,世博会期间,全市临时组建了一支公交安保队伍,配备在码头、火车站、机场等重点区域的公交车辆上,这支队伍最大的特点是,具备一定的执法权,当遇到可疑人员时,他们有权限制对方的行动。公交安保员虽然未必有能力发现所有的潜在隐患,也未必有力量可以杜绝所有危险行为的发生,但是这些训练有素的人员,最起码可以减少事情的发生。此次巴士公交安保升级是都市公交安全长效管理的一个措施,如何确保安保员既能发挥作用,又不触碰法律底线,是否该给予他们的一定的执法权,权限有多大,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每天,数以万计的乘客通过公交车来来往往;每天,公交安保员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确保车辆安全。他们既是公交车行进中预防危险事件发生的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也是政府为做好民生工作释放善意的窗口。透过这扇窗口,我们感受着一路阳光的行车体验。

%e6%97%a0%e6%a0%87%e9%a2%98

消防专列亮相申城

8 月18 日,消防专列驶入上海隆德路地铁站台。
当日,以“消防安全伴你行”为主题的上海地铁消防宣传周暨消防专列首发活动在上海举行。在上海地铁11 号线投入使用的消防专列利用车身外包、车内横幅、海报、车厢内LED 显示屏和拉手设置标语等方式进行消防知识宣传,提升乘客消防安全意识。

新华社/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