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时刻 上海消防官兵风采录

那么远,那么近。上海距离杭州市中心最近的距离是一百多公里,驶车大约一个多小时;上海和杭州是近邻,相隔一个道口便是沪浙两地。
扮演着“入杭守门员”的上海,从8 月开始进入了“G20 时间”。上海消防,作为城市常规却又有些不一样的部门在G20 期间经历着这种变化。上海消防的官兵们成为了G20 安保的主体,为了确保盛会顺利召开,他们开启了全周无休的工作状态……

出沪入杭的最后一道关口

曹昱轶/ 文图

G 先锋突击队队员 在道口为车辆排查隐患。
G先锋突击队队员在道口为车辆排查隐患。

沪昆高速枫泾道口是出沪入杭的最后一道关口。
G20 峰会安保部署开展后,松江区公安消防支队“G 先锋突击队”奉命驻守在枫泾道口,严把消防安全关。突击队的骨干力量是松江消防支队大港中队的官兵,“G”代表着G20 峰会和G6高速,也有“大港中队”和“急先锋”的意思。
8 月,上海最热的那段时间里,大港中队副政治指导员冯迎芝和队员们每天顶着40 摄氏度的高温,挤在一个不足3 平方米的小车厢里,贡献着自己的安保力量。
“指挥中心呼叫,发现可疑液体,消防来复检区检查……”
“指挥中心呼叫,第一安检口查到一罐白色固体,消防来一下……”
“指挥中心呼叫,服务区有垃圾被烟头点燃,消防赶紧来处置……”
每天,这样的电台呼叫从未间断,这也是冯迎芝每天的工作常态。接到电台呼叫,冯迎芝第一时间与队员们赶到现场。厚重的抢险救援服和空气呼吸器、超高温……没走几步,大家伙就已经浑身湿得通透。用战士们自己的话说,每天流的汗都可以把消防巡检车的水箱装满了!
大港中队特勤班班长朱晓晖,当兵已经15 年了,参加过多次重大活动的安保工作,G20 安保,他又一次冲在了最前线。他说,能赶上这么大的安保任务,也是军旅生涯一份难得的记忆。
“地下隧道的灭火器不能用了!”“超市里墙式消火栓的水枪怎么少了?”“茶水室堆这么多纸盒起火危险!”这样的检查是朱晓晖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起初,协助防火参谋开展相关检查的时候,物业、业主、居民有点疑惑,“你们消防队不是搞灭火的嘛,还管这些?”有的对“灭火”的来管防火的事,很不屑,“纸盒子晚上会统一清掉的,白天哪里管得过来!”
朱晓晖面善,也比较健谈。这个时候,他就会同大家好好地聊。队友们管这个叫“畅聊法”。
“G20 峰会你们知道吗?峰会现在是我们国家的头等大事,全世界目光都在这里。上海是世界知名城市,也是杭州的邻居,我们要确保万无一失,这是为上海,更是为峰会,可不能有丝毫闪失。再说,大家居住的环境安全了也是为了大家好,谁不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美好的地方呢……”
就这样,在朱晓晖一次次冒着酷暑、不厌其烦的检查、沟通中,一处处消防隐患被整改!
朱晓晖干劲十足,但新兵们没经历过这么大的阵仗,难免有厌战情绪。“道口熟悉,溜溜弯、随便转转就得了,多大点地,有什么熟悉的?”连日单调而枯燥的“六熟悉”,让战士小王有了看法。朱晓晖又得和他“唠叨唠叨”:“消防工作,不因小而不为,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危险的发生总因为大意……”
态度上的严厉并没有掩盖朱晓晖内心对新战士的照顾。有时候为了让其他人多休息,朱晓晖就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对道口交通和收费站服务区进行排摸巡查,朱晓晖的脚上每天都踩着好几个水泡。看到朱班长一瘸一拐回到中队,小王心里的想法也就变了。
张海峰是上海消防总队最新招录的一期政府专职消防队员。今年4 月,张海峰被分配到大港中队。没过多久就赶上了G20 峰会安保。于是,张海峰主动请缨要求参加安保。按照规定,政府专职消防员“做四休二”,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干好工作,就可以轮休。可是,张海峰不这么想。“以前老想着当兵,可是阴差阳错就是没如愿,现在好不容易进了消防队,可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虽说是位新兵,可张海峰做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到突击队报到的第一天,他就全副武装参加了巡查。看到服务区有人吸烟,他就会立即上前制止;碰到不理解不配合的群众,他能耐心地劝导,细致地讲解吸烟的危害性、危险性;要是哪个战友需要帮忙,不等言语,张海峰总是第一个伸出手来……
G20 安保期间,张海峰一天在道口驻防,一天在队里执勤。遇上人手紧张的时候,经常是又要站岗值班,又要包干内务,可是他没有一句怨言。张海峰说:“虽然我们衣服的颜色不一样,但我们的工作热情是一样的!

铿锵玫瑰比肩儿郎

“巾帼防火”突击队 以永不言弃的精神投入G20 安保工作。
“巾帼防火”突击队以永不言弃的精神投入G20安保工作。
沈锦杰/ 文图

G20 峰会安保开始后,黄浦区公安消防支队成立了一支“巾帼防火”突击队,她们宛若红门绿花,不爱红装爱武装;她们演绎的巾帼之美,足以比肩儿郎;她们以女性独有的执着与坚韧,挺立在G20 安保的最前线!
“发现隐患问题,督促尽快整改,是我的职责。不管跑多少次、说多少遍,我都会一直盯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作为一名防火战线上的老兵,黄浦支队防火处监督指导科科长李佳育有一股和工作较真的倔强劲儿。
G20 安保期间,辖区火灾防控工作任务重、压力大,作为“巾帼防火”突击队队长,面对迎面而来的挑战,李佳育奔走在监督执法一线。位于黄浦区的K11 是全球首个率先将艺术、人文、自然三大核心元素融为一体的购物中心。按照地下空间、民防工程使用的相关规定,地下三层只能用作设备房和地下车库,然而在K11 地下三层近3000 平方米空间内,有三个展览同时在卖票迎客,不仅没有设置明显的疏散安全标志,还擅自改变部分消防设备的性质。此外,还有一个近200 平方米的空间在开展儿童绘画培训班。B3 层不少区域还被当成了仓库和员工休息区域,各类货物堆到了天花板,甚至有人在物料旁抽烟。李佳育当场约谈了管理方,开出整改通知书,以最严的措施落实整改、加强管理。在G20 安保期间,李佳育共检查单位100 多家,发现隐患120 余处,督促整改火灾隐患或违法行为100 多处,2人被行政拘留。
很多人称赞李佳育是警营里的花木兰,检查现场的指挥官。面对赞扬,除了欣慰外,李佳育更多的是感到压力,她曾在日记中写下《诗经·小旻》中的句:“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也许,在赞美与荣誉背后,是一颗咬紧牙关、永不服输的心。
在“巾帼防火”突击队中,监督指导科工程师郑莉莉也是一名“拼命三郎”。自峰会安保进入动员部署阶段的第一天起,郑莉莉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第一时间高效地完成了支队社会面火灾防控工作方案和区消防委通知;细致、周密地做好区政府层面的安保会议组织工作;提炼工作亮点撰写简报。为了抓紧工作进度不耽误他人时间,郑莉莉休假期间匆匆赶到单位编写人员密集场所消防安全管理规定,协助战友收集撰写市级重点区域泛东街的事迹材料。每每领导问起:“你怎么来了?”郑莉莉总是答一句:“下次调休呗。”
监督管理科技术员倪皓是一位“可爱萝莉”,风格与前两位略有不同,但丝毫不影响她在工作中的表现。身在宣传岗位的她深知这份工作的重要性。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她在新调任的防火宣传岗位上已游刃有余,无论是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宣传,还是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宣传,她不断创新思路,改进工作方法,使得支队宣传工作有了一个全新的改变。
进入G20 安保决战阶段,她的孕期也进入最后时段,还有一个月即将生娃的她本可以休假安心待产,但她依然挺着孕肚坚守在岗位上,有时还要加班加点写稿发布。
“巾帼防火”突击队,是黄浦消防支队16 名女警官中的先进典型和代表。她们奋战在防火、政工、后勤等工作岗位上,用“顽强拼搏、永不言弃”的女排精神全力投入G20 安保的各项工作中,以实际行动誓夺峰会安保决战决胜!

消防船艇“魔术师”

肖峰的日常工作就是在单调而沉闷的船舱里, 同各类机械零件打交道。
肖峰的日常工作就是在单调而沉闷的船舱里,同各类机械零件打交道。
张昌溇/ 文 曹 珺/ 图

盛夏,黄浦江上,一场水域实战拉动演练悄然上演。
室外气温39 摄氏度,舱内温度50摄氏度。烈日炙烤着甲板,更“烤验”着战士们的耐力与战力。
8 月,G20 峰会召开前夕,水上支队会同水上、崇明公安开展了一次跨区域实战拉动联合演练。接演练指挥部紧急调派,上海消防“沪消2 号”消防船从基地码头出发,开赴崇明岛以东水域担负长距离跨区域增援船舶灭火救援任务。
航行里程50 海里,规定时间4 小时。
确保紧急调派任务下的船艇正常运行,是技术保障二班班长肖峰此次实战拉练的主要任务。
在狭小、闷热、充斥机械轰鸣噪音的机舱里,肖峰一呆就是3 个小时。他时而目光如炬,紧紧盯着指针的摆动;时而双目紧闭,在杂乱的噪音中辨听着各类金属发出的声音;时而翻开手中的本子,记录下来回巡视得出的系列数据。
一切轻车熟路,一切又信手拈来。
汗水滑过鼻尖,滴落在船舱的地面上,瞬间蒸发。此刻,肖峰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甚至可以拧出水来。又一轮巡检完毕后,肖峰转身往舱门外走去,想要到送风口呼吸一点微凉的空气。然而就在此时,一个极其刺耳的声音骤然响起,打破了原有轰鸣的旋律。肖峰心里猛地一惊。“警报?没错,那是故障警报声!”肖峰脑海里快速展开自问自答。他迅速冲到蓝控显示屏前,故障显示“空压机出现漏气”。
空压机的主要作用是为操舵、汽笛供气,并供给空调使用。这其中,操舵的供气一旦缺少,就会直接影响船舶航行方向的掌控。好比一辆正常行驶的汽车突然方向失灵,情况十分危险。
确定故障出处,肖峰向操作台发出紧急故障信号,果断切换紧急备用空压机。紧急备用空压机的理论使用时长是30 分钟,而此刻距离任务指定水域还有1 个小时的航程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主空压机的故障不能完成修复,“沪消2 号”不仅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指定水域,而且必须停航靠岸等待维修。
这样,演练任务就彻底宣告失败。
十余年同船艇打交道,肖峰经历了多次紧急故障情况处置,这也练就了他扎实过硬的技术和沉稳老练的心态。肖峰清楚,故障足以致命,但并非不可修复。他操起工具就钻进了机房,不到5分钟,就熟练地把机器外部的基本构件全部拆卸下来了。
“果不其然!”肖峰心里一阵欣喜。
长时间高速运转,加上机舱内部的高温,空压机内部一处密封橡胶圈老化破损导致漏气。故障既已确定,肖峰随即展开修复工作。螺丝刀、扳手、尖刀、固体软化油……专业的维修工具在肖峰的手上不停地轮转,他像极了一个高明的魔术师,在狭窄的、仅能容下一人身位的空间里,纯熟地变换着手中的道具。不到10 分钟,新的密封橡胶圈稳固地安装到位。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连贯动作,覆膜、外构件会装、拧紧、通知驾驶台、切换主空压机。至此,整个故障从发生到排险用时不到20 分钟。
官兵们知道,在杂乱无章的噪音中,能够如此精准地辨析出故障点,然后又迅速地排险修复,绝非一日之功。
作为船艇技术保障师,肖峰的日常工作就是在单调而沉闷的船舱里,同各类机械零件打交道,听声辨音,把脉测量……十余年练就了一身非凡武艺。
正常人置身在气缸压缩的撞击声、齿轮传动的摩擦声、涡轮增压的轰鸣声、排气管道的咆哮声中不消5 分钟就有可能抓狂、崩溃,肖峰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12 年。对别人而言,这是一份工作,而肖峰则把它当成热爱的事业,他爱船舶,更爱“沪消2 号”。12 年里,他始终把岗位当成战位,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恢复正常的“沪消2 号”全力开赴指定演练水域,到达现场时,比指挥部下达的指定时间提前了近半个小时。广阔的江面上,一艘巨大的货轮“起火”停泊,战士们全副武装,做好了“灭火救援”的全部准备。
“沪消2 号”的机舱内,肖峰从容不迫地守护着船艇,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牙白。
也许,有人会认为,水上消防官兵日夜驻守黄浦江畔,用平凡的日子守望着平安和平淡,仅有的出警任务量,很难体现出军人的血性。
肖峰曾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我不知道,在噪音如此之大的机舱里工作,算不算得上有血性,但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船舱外是40 摄氏度的酷暑,船舱里是50 摄氏度的高温,整个人浑身湿透喘不上气来,工作根本无从谈起;我还记得,最初的一个月,100 多分贝的噪音令我心烦意乱,几个小时下来脑子里一直嗡嗡作响,有时候甚至彻夜难眠。
印象深刻的一次长距离出航,因为船体的剧烈摇晃、汽柴油味的过度刺激,我一边守着机器,一边抱着垃圾桶在吐……然而,12 年了,就这样磨练着,坚持着,成长着。
肖峰的工作虽然不一定是冲锋陷阵,但在中队指导员殷枭尧的眼中,只要有肖峰,船艇航行就能百分百放心。
战斗不会天天打响,G20 峰会安保更重要的是一种日常的坚守,平安的守护。
而坚守,就是一种军人血性!

“不含糊”的周氏兄弟

双胞胎兄弟周佳、周丰 是各自队伍中出色的战斗员骨干。
双胞胎兄弟周佳、周丰是各自队伍中出色的战斗员骨干。
葛照溥/ 文图

在宝山区公安消防支队的灭火救援突击队中,双胞胎兄弟周佳、周丰总是格外引人关注。弟弟周丰2001 年在武警内卫部队服役,两年后,哥哥周佳到海军部队服役。哥俩在部队练就了一身武艺后,于2007 年同时投身上海消防部队,成为专职消防员,也因为业务技能出众、体能出类拔萃成为了佼佼者。
2016 年8 月25 日凌晨, 位于宝山区罗店镇的一户彩钢板简易房发生火灾,房内有多人被困,且火势影响着周边民宅,情况十分危急。市应急联动中心立即调动罗店、顾村等中队9 辆消防车参加救援。
罗店中队到场后,彩钢板简易房已猛烈燃烧,部分已烧坍塌,而熊熊火舌又随时威胁着对面一幢3 层民宅的逃生出口。周丰作为乙车班长指挥员,带领队员冒着烈焰浓烟,出水枪突入火场沿,翻查烧坍的铁架、床铺,直至将负责区域火源彻底扑灭,为人员疏散赢得了时间。火场归来,天已破晓,发烫的汗水在周丰脸上肆意滚下,映着一块块灰渍,烟熏火燎的痕迹一一刻在了脸上。
哥哥周佳的故事也在另外一片时空上演着。新的一天,罗泾中队3 号车外出救援归队途中,遇到一起面包车和电瓶车相撞事故,骑电瓶车女子栽倒地上,头部流血不止。情况紧急,指挥员当机决定展开救援,周佳和另一名战士在车内找来了纱布,对伤者进行了简单的止血包扎。之后,又把女子送到附近的罗店医院进行抢救。从医院得知,因抢救及时,女子幸免于难。
灭火救援场上,兄弟俩人,各有千秋,互不服输。此前,弟弟周丰在顾村中队工作,之后调至罗店中队担任首任专职消防员战斗班班长。在年均1500次的出警单位顾村中队里工作8 年之久,周丰被培养成一名出色的战斗员骨干和班长指挥员。而哥哥周佳长期被单编到特勤班,也是中队30 余名政府专职消防员的骨干队员,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和过硬的本领,每每在灭火救援中出奇制胜。
2016 年8 月,火辣辣的烈日炙烤着大地,官兵们刚拧干的衣衫又很快被汗水浸透。周佳、周丰兄弟双双被选入执勤岗位练兵竞赛项目队伍中,参加总队的练兵会操,巧合的是,两人是同一轮次,拎着两盘水带冲过100 米,之后爬六米拉梯进入二楼冲锋塔出水枪灭火。这个轮次,要有绝对的速度和耐力,而指挥员看中他们的恰恰就是这个。
33 岁,在参赛队员中的年龄中有些偏大,但俩人用事实证明了他们不输其他人。哥哥周佳3000 米长跑11 分半,弟弟周丰甚至时常突破11 分钟。
然而,对他们来说,参加练兵比赛也是一种考验。哥哥周佳腿上有旧伤,每次训练完之后,双腿就开始隐隐作痛,有时要蹲在冲锋塔边上缓一缓。“为了继续参赛,他就经常拿出扶他林来止痛,真是用了‘洪荒之力’。”中队长郁佳铭也提出换人,却被周佳的请求给挡了回去,“既然参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废。”
其实,队长心里都明白,周佳是适合这项比赛的最佳人选。
弟弟周丰,在一次训练中,像往常一样爬过六米拉梯,迅速打开水枪射水,然而,水枪压力突然过大,开始不听使唤,甚至试图从他手里摆脱出去,周丰拼命地用尽力气抱紧水枪,才将水枪压住。在周丰的眼里,“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绝对不能出错。”
只要有比赛、有任务,兄弟俩必然成为中队长的座上宾。说起在中队的日子,周佳说:“除了值班、出警,就在训练。”这也是兄弟俩的真实写照。如果给自己打分,周佳说:“我给自己打90 分。不足的地方,就是偶尔放松了一点对自己的苛刻。但是,只要中队用得着的地方,我决不含糊;到了火场,我更不含糊。”一名消防队员,能做到“不含糊”三字,足以体现一名合格消防队员的本色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