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罗店有个约

挥汗如雨的训练,舍生忘 死的战斗,消防战士保卫 着城市的安宁。
挥汗如雨的训练,舍生忘死的战斗,消防战士保卫着城市的安宁。
缪国庆/ 文

但凡命中注定要到上海市宝山区公安消防支队罗店中队当消防兵的人,即使有一天离开了,也必定会与罗店有约:常回来看看。其中的道理说不清道不明,归结为一个字,那就是:缘。
吴建成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是1987 年进的消防,尽管先去的是宝钢二中队、翔殷路中队,但到了1994 年底,就来到了罗店中队,开始了在这里长达6 年的驻留。当时的罗店中队共有4 个战斗班,包括长兴岛、横沙岛各一个战斗班,消防辖区面积大,管理难度高。吴建成来这里当的是代理副指导员,因为不设正职,他就是罗店中队的主官之一。在其位,必须谋其政。为了抓好队伍建设,除了驻扎在罗店镇的两个战斗班、一个后勤班、一个通讯班、一个司机班之外,他还得常常赶去长兴岛、横沙岛。当时的交通不便,必须搭船渡江,一来一去就得花上一两天,如果天气情况不好,风大、雾浓,渡船停航,那就会进不去、出不来。在吴建成去罗店中队任职之前,罗店中队未曾有过先进中队的荣誉,在他和中队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罗店中队终于上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先进中队自有其先进性,先进中队的先进性体现在灭火救援上。在吴建成的记忆里,扑救罗店镇星光商场的大火值得一提,他之所以记得特别清楚,是因为那次抢险就发生在他刚刚到罗店中队任职的时候。
按照中国的习俗,在城市里,一般是到了正月初五,“迎财神”的鞭炮轰然响过,不管财神爷是否真的被请来,这新年就算是过了,喜庆的气氛也就随之淡了下来,人们又开始紧张忙碌起“平常日子”来。而生活在市郊农村的人,则要等到正月十五闹过元宵后,新春的喜悦气氛方从心头渐渐褪去。新年伊始,谁都希望图个吉利、保佑平安、喜迎财神,这是人心所向,但是火神却不捡时日,不被善良的人们美好的愿望所支配,趁人稍有不慎,便悄然降临。1995 年2 月8 日,农历正月初九,子夜0 点40 分,位于上海市郊的宝山区罗店镇塘西街的星光百货商场燃起了猪年第一把商场火,这条有“金罗店”之称的罗店镇中心街顿时火势熊熊。罗店消防中队闻警立即出动了本部仅有的两辆东风牌消防车和几乎所有消防官兵,飞驰前往火灾现场奋力扑救。火虽然被扑灭了,避免了火烧连营、殃及周边,但200 平方米商场内的物品却几乎全部烧毁,直接经济损失24.2 万余元,而更加令人痛心的是,大火还灼伤了23 颗善良的心……火因竟是商场的一只日光灯由于长时间通电致使镇流器因故障发热升温引起燃烧,火星坠落引燃可燃物后蔓延成灾。
离开罗店消防中队,一晃已有十多年了。
不思量,自难忘。转业到地方任职的吴建成时不时地还会去到罗店消防中队驻地,看着眼下显得有点狭小的训练场和车库、有点老式的训练塔,看着那些他叫不上名字来的年轻的消防员,从心底里生出许多感慨来。不止是他,在这里生活过、战斗过的战友们都是。时至2015 年,不少身在外省市的退伍老兵们一致推举吴建成牵头,组织一次“回娘家”活动。于是,就有了三月之行。唐飞从江苏宜兴赶来,杨爱军从江西吉安赶来,还有从安徽、山东赶来的,至于严春刚等人,就在上海青浦、普陀,当然更是召之即来。十多名老兵故地重游,心情之激动不言而喻,叙旧时就叙出一份心愿来:如果有人来整理一份罗店镇的消防沿革、来撰写一篇罗店消防中队的老队新貌就好了,就能够给社会留下一段珍贵的历史、给人们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了……

整理一份罗店镇的消防沿革、给社会留下一段珍贵的历史,罗店消防中队的现任指导员汪群威和中队长郝好已经完成了。
在他们的电脑里,就保存着这样一份历史资料——
罗店镇在民国以前没有消防组织,大户人家建房时以造高厚的风火墙及铁皮门防火,住宅内置大水缸储水备用,而一般居民房屋简陋,多砖木结构及茅草房,一旦失火,靠鸣锣报警,邻居临时执盛水器具前来救火,河道为主要水源,所以灭火效果微弱。一旦火势失控,往往会波及一片,深为民患。
民国初年,罗店镇始设救火会,公推热心地方公益事业人士为会长,并募集资金购置消防水龙,分设于集镇各处,并建水龙阁储放。共计有亭前街(大石桥桥亭)、庙后街(东南弄口)、韩家湾(财神庙)、南街(钱家弄口)、塘西街(花园弄口)、石驳岸(顾家桥堍)、东西巷街(关帝庙)、西西巷街(薛家桥堍)8 处。另外,潘同兴米行、杨锦茂南货号各自备水龙1 台。救火人员由该地段脚夫(搬运工人)及铁木业工人充当。每年农历五月二十日(相传为火神诞日),全部水龙举行集中演习,比技术,比速度,以出水快、水量足按名次犒赏。
民国21 年(1932 年),救火会改名消防队,镇保卫团出面筹款添置新型机器水龙1 台,消防队址设在东西巷街四都庙内(今罗阳小学处)。
民国31 年(1942 年),镇消防队进行改组,队长由镇长兼任,副队长分别由保卫团团副及罗溪乡乡长兼任,另设干事长、干事若干人负责指挥,消防队员全部由保卫团团员担任,全镇分东、西、南、北、中设消防站,每站配置水龙1 台及配套消防器材。
民国35 年(1946 年),罗店镇各界筹款添置24 匹马力消防车1 辆及其他必需消防用具,由民众自卫队负责管理,驻地在四都庙队部。
1950 年,罗店镇建立民办义务消防站,消防设备除接收解放前消防队器材外,还添置了消防必需之物。1951 年,罗店镇冬防指挥所下设1 支义务消防大队,有4 个中队,队员180 余名,发生火警即以敲打警钟报警,并组织扑救。每个中队配备1 架人工揿式消防水龙,1 架机动泵以及水带、水枪、斧头、钢质球型照明灯、竹梯、太平桶、雨衣等,还备有1 个救护班,有4 副担架、5 至7 只药箱。1956 年5 月,县公安局接收罗店镇义务消防队,创建罗店消防中队,有干警11 人,配备有美制派克轿车改装的消防车1 辆、扯梯2 架、单扛梯2 架、机动泵2 台等消防器材,责任区为罗店、罗泾、罗南、刘行4 个乡镇。
1966 年,罗店消防中队迁址月罗公路荻泾桥堍,并招收了一批民警以充实力量。
1970 年开始,实行义务消防兵制。
1985 年,罗店消防中队共有66 人,设正副队长各1 人、副指导员1 人,主要消防设备有解放牌泵浦车1 辆、解放牌泡沫车1 辆、北京牌轻便消防车1 辆、庐山牌轻便消防车1 辆、750 三轮摩托车1 辆、22 匹马力手抬泵4 台,部队占地面积1500 平方米,建筑面积750 平方米。
2000 年,罗店消防中队仍驻月罗公路2449 号,部队占地面积1440 平方米,建筑面积900 平方米,官兵总数65 人,负责保护面积278 平方公里。添置东风牌140 水罐车1 辆、东风牌140 泡沫水罐车1 辆。
据当地老百姓回忆,每年重大节日之前、农忙季节、天气干燥的冬季,罗店消防中队的官兵就会组织安全检查,发现火灾隐患,及时防患未然。

撰写一篇罗店消防中队的老队新貌,给人们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罗店消防中队的指导员汪群威和中队长郝好也正在努力完成。在罗店消防中队里,他们已经设置了一个荣誉室。
他们把荣誉室的“前言”写得激情澎湃——“这里闪动着英雄的壮举,这里承载着警营的点滴。
“这里是当代军人的向往,这里是我们扬帆的起点。
“她将让我们体验军旅的真谛,她将为我们注入奋发的激情。
“来吧,让我们翻开这光辉的一页,用心灵去聆听热血和青春谱写的动人乐章。
“在美丽的东方明珠——上海的西北角,有一支默默无闻的英雄群体,他们是常年与火魔作斗争的英雄部队,她就是上海市宝山区公安消防支队罗店中队……“自建队以来,一次又一次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中队官兵始终发扬了革命大无畏精神,谱写了消防战士舍生忘死为人民、赴汤蹈火铸忠诚的壮丽诗篇。”
他们把荣誉室的“板块”衔接得紧密连贯——
从“政治建设”到“部队管理”,从“抢险救灾”到“防控宣传”,从“双拥共建”到“警营文化”,还有建队以来获得的“主要荣誉”,还有不能忘却的“历任主官”,让所有的荣誉都有迹可寻:“政治建设”是红门的生命线,以“守一方热土、保一方平安”为己任;“部队管理”立足于“建设一支过硬的消防队伍,争创一流的消防业绩”,开展“争建优秀警种、争创优秀警队、争当优秀官兵”活动;“抢险救灾”以“险情就是生命、火场就是战场”为口号,确保部队“拉得出、冲得上、打得赢”;“警营文化”唱响了四部曲:一是“教育曲”、二是“谈心曲”、三是“纪律曲”、四是“和谐曲”。
有荣誉的绚丽,就有生命的闪光——
2014 年2 月4 日的那场火灾,对于陆晨和孙络络来说,是一次注定不平凡的出警。那时,美好的未来正在向年轻的他们招手。陆晨,23 岁,在最近的一次院校生预考中,他的成绩名列全宝山支队前茅,如果一切顺利,就有可能进入昆明或廊坊的指挥学院学习;孙络络,19 岁,曾获评2013 年优秀士兵,正努力向士官的目标迈进。不过,这一切,都在2 月4 日的那场火灾中戛然而止。那天上午10 时52 分许,宝山区民科路36 弄内的上海环震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仓库发生火灾,由于起火地点主要生产、加工塑料气泡包装材料,仓库内存有大量原料和成品,极其易燃,因此,当消防队员抵达现场时,起火建筑南侧一楼的火势已经从窗口窜出,北侧二楼则有大量浓烟翻滚冒出。作为第一到场力量,罗店消防中队迅速在起火建筑东西两侧靠南处设置分水阵地,出5 支水枪分别堵截火势向东侧和西侧厂房蔓延。陆晨和孙络络两人都在1 号车上,孙络络是头枪手,陆晨是3 号水枪手。经过艰苦的扑救,火势得以控制,但是,仓库内部堆积的大量原料和成品依旧处于阴燃状态。现场宣传指挥部决定组织内攻后,陆晨、孙络络、袁超超跟班长张积福组成一个4 人内攻小组,向火场内部挺进,开展近距离翻垛灭火。13 时左右,数十吨的横梁、楼板、砖墙突然坍塌,瞬间就将内攻小组的4 人埋压……14 时,搜救人员在坍塌厂房西侧中间大梁下方发现陆晨;16 时54 分,又在近十米深的废墟中找到孙络络……2 月7 日,公安部政治部批准陆晨、孙络络为革命烈士,颁发献身国防金质纪念章;同日,上海市公安局追认两人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追记一等功,团市委追授“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

“2.4”火灾,战友们在现场向遇难英雄致敬。(吴学华 图)
“2.4”火灾,战友们在现场向遇难英雄致敬。(吴学华 图)

英雄在危难中孕育,英雄在奉献中诞生,英雄本是寻常人。
说起陆晨和孙络络,担任罗店中队中队长的郝好不禁情动于衷:陆晨和孙络络牺牲当日,罗店中队的战友在火灾现场向遇难英雄敬了礼、鞠了躬,以后每逢他们的忌日,罗店中队都会举行一个纪念仪式,怀念曾经一起战斗的那些栩栩如生的日子。陆晨的家在上海,而孙络络的家远在湖北,家里现在就剩下了他母亲孤身一人,中队的兄弟们曾经对他母亲许过一个诺:您儿子牺牲了,今后,我们都是您的儿子!一诺重千金,孙络络的母亲每年都会来罗店中队一次,因为孙络络的魂还在这里;每逢节假日,中队的兄弟们也会轮着去看望这位“妈妈”,给她以最大的慰藉。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这是老人家说的,没错,尤其是消防兵。
郝好在读大学时就毅然决然地当了兵,当了消防兵。他喜欢那种奋不顾身的奋勇,他喜欢那种视死如归的壮烈,此举让他周围的许多亲友想不通,可是,有什么必要让他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呢? 2003 年,他从浙江来到上海,走进了消防部队,先在大场中队,再去顾村中队,由于各方面表现突出,2005 年被选送去昆明消防指挥学院深造。
来罗店中队当中队长,那是2012 年1 月间的事情,其时,他投身消防已近10 年。
罗店中队的消防辖区早已不包括长兴岛和横沙岛,眼下的消防辖区面积45 平方公里,有25 个行政村。
作为基层消防中队的一个指挥官,郝好知道“一切为了实战”的道理,他在2012年写了《郊区灭火救援探讨》,对郊区及农村火灾的特点进行了分析,对郊区及农村火灾扑救的难点进行了梳理,并对郊区及农村火灾的应对措施进行了探索;针对有效疏散和抢救火灾中的被困人员,他在2013 年写了《论火场救人的几点战术方法》,总结提炼了火场救人的基本方法,特别关注了火场救人组织指挥中的相应问题。作为基层消防中队的一个带兵的人,他知道“一切服务实战”的道理,针对中队体能训练中存在的一些误区和盲区,他在2014 年写了《浅谈基层中队体能训练注意事项》;当下,现役制、合同制混编消防队伍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的消防建警模式,如何管理好这支尚未成熟的新生力量,无疑给新时期消防队伍管理带来了新的思考,郝好在2015 年写下了《浅谈混编合同制中队相比现役中队存在的薄弱环节和处置对策》,就实现合同制消防员与现役官兵的深度融合、不断推进消防部队混编合同制中队建设,作出了自己的思考。
作为在罗店中队的黄金搭档,指导员汪群威当年也是走出大学校门前来当兵的,按郝好的说法,“要说‘学霸’,指导员可是真正的‘学霸’。”眼下,他还在就读清华大学在职研究生。汪群威曾经是罗店中队的副中队长,去年下半年调任指导员。
还有一名比谁的资格都老的老兵,他的名字叫祝尧东,是罗店中队里唯一的一名四级警士长。2002 年入伍以来,一直都在罗店中队,毫不夸张地说,中队现有消防班的所有班长都是他一手带教出来的,在带教过程中,他还写下了自己的心得:“浅谈如何提高基层中队班长的素质”。想起当兵那会儿的事情,祝尧东自己都觉得奇怪:家在浙江农村,可他已经进了城,读了技校,到了实习期,包分配,去国有企业,可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报名当了兵,父母自然不答应,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改变家境的机会,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呢?再说又是独生子,去到上海当消防兵,远离父母不说,就说那份危险,父母也不放心。可他就是铁了心,一转身就走了。十多年如一日,即使到了中队长助理的岗位上,他也始终把自己当作是普通一兵,按时起床,按规定出操训练,到了火场,冲在最前面。他曾经被称作“抱火哥”,那是在2008 年6 月的一天下午,罗店镇联合村一村民家发生火灾,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一个“非法液化气充灌点”。罗店中队消防官兵闻警出动到达火场时,火势已经将整个二层居民楼包围,且不说烈焰腾腾、浓烟滚滚,就说面对那些个被烧得灼热的液化气钢瓶,也让人心惊,每一个液化气钢瓶都可能是一颗炸弹!祝尧东没顾得多想,只说一句“给我掩护”,就冲进了火场,抢出了第一个正在吐着火苗的钢瓶,随后,他又冲进火场,这次一下子抢出了两只钢瓶。在全体官兵的努力下,20 余只钢瓶被全部安全转移。大火扑灭后,祝尧东这个“抱火哥”累得趴在了地上……这些年来,他先后三次被评为“优秀士兵”、两次荣立三等功、一次火场嘉奖,并获得消防总队“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怀着勇于献身公安消防事业的坚定信念,无数热血青年相聚在一起,战斗在一起,将青春无怨无悔地挥洒在熊熊烈火之中,保卫着我们这座城市的安宁。
罗店消防中队的官兵们同样见证着消防历史的足迹,缩影着不辱使命的历程。
罗店中队的官兵们将青春挥洒在熊熊烈火中。
罗店中队的官兵们将青春挥洒在熊熊烈火中。

我与罗店有个约。
在罗店消防中队举办的军民联欢会上,或在欢送老兵、欢迎新兵的仪式上,常常有一个保留节目,那就是诗朗诵:红色梦想——“红色警营——让男儿成长的地方/ 警营/ 让男儿学会了成长/ 掌握了技能/交到了朋友/ 承担了责任/ 屹立在天地间/ 警营/ 这个大熔炉/ 让血气方刚的男儿在这里百炼成钢/ 警营/ 这道壮阔的风景线/ 让一切都充满着生机和活力/ 警营/ 这个大舞台/ 让男儿在这里成就自己的事业/ 得到人民的信任/ 实现自己的理想/ 完成自己的诺言/ 走进警营/ 生活就多了几分从容和扎实/ 少了几分浮躁和冲动/ 保卫国家的信念/ 是男儿的愿望/ 也是男儿的期盼/ 是男儿的目标/ 也是男儿的责任”
“挥汗如雨的训练/ 舍生忘死的战斗/ 血与泪的交织/ 首长的关爱/ 战友的深情/ 一声声赞扬/ 一片片温暖/ 一份份真诚/ 铸就了警营男儿的铮铮铁骨/ 身在警营/ 默默地望着窗外的繁星/ 牵挂在身边萦绕/ 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 身在军人这样的岗位/ 让军人知道什么是牵挂/ 什么是放弃/ 警营给予了军人足够的勇气/ 去权衡孤独与寂寞/ 没有当过兵的人/ 想不到军人的清苦与寂寞/ 没有当过兵的人/ 不会懂得军人的价值在于奉献/ 没有当过兵的人/ 不会感觉到在光阴流逝的岁月里/ 军人那种思乡念亲的苦/ 但是/ 警营取代了军人的空虚/ 警营让军人知道/ 在烈火燃烧时要冲到最前面/ 在儿女情长时要忘记思念/ 勇于追求/勇于奋斗……”
当吴建成带领着“老兵团”在时隔多年后走进罗店消防中队的红门,听到这首由年轻一代消防员创作的诗朗诵时,他的脑际也不由浮起了两句唐诗:“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眼眶,随即也湿热起来……
呵,岁月如歌!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由上海市宝山区公安消防支队罗店中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