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厦着火 吞噬两名消防员

 

周欣然/ 编辑 新华社/ 图

无标题2016 年6 月21 日11 时许,香港九龙一栋工业大厦内的迷你仓发生火灾,至25 日晚间11 时15 分被扑灭为止,这场大火共燃烧了108 小时。此次火灾扑救中,消防队员张耀升、许志杰不幸殉职,另有12 名消防队员受伤。当地媒体指出,这是香港近五十年来燃烧最久的一场火灾,也是香港有史以来最困难的救火。

救火难度大,周边地区受影响

火灾发生后约3 分钟,有近十辆消防车赶到现场救援,消防员打破大厦的窗户进行扑救,大厦内有大量浓烟冒出,气味刺鼻,牛头角道一带也被烟雾大范围笼罩。消防处表示,起火的大厦三楼约有200 个迷你仓,每个仓房用铁皮隔开,救火最大的困难在于把上锁的迷你仓全部打开。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现场的火场温度维持在600至1000 摄氏度。参与救火的消防员形容,场内的火焰“五颜六色”,情况罕见,而且“烟一时猛一时弱”,令有二十年救火经验的消防员也心生恐惧。消防工会形容,这次救火差不多是香港有史以来最困难的。
火灾同时也使得周边地区的空气质量大受影响。据现场报道称,烟雾波及大厦附近的养老院,近三百名老人被安排迁往其他地方暂住,两所小学和一所幼儿园宣布停课。

大火燃烧108 小时,两名消防员殉职

21 日晚间,火警升为四级。其间,高级消防队长张耀升与另一名队友组成烟帽队,负责爆门及拖灭火喉入火场。后由于火场温度突然急升,两人撤退时被困,同伴最终成功撤离,可是张耀升却被困数十分钟后才被救出,送院后终告不治。
张耀升今年30 岁,任职6 年,已婚,如今不幸殉职,留下了妻子和仅4 个月大的儿子。另有四名消防员因身体不适入院接受治疗。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对高级消防队长不幸殉职表示难过。
23 日傍晚,消防队员改变了灭火策略,从以外围喷水的防卫式改为进攻式,在进行爆破后消防员携带灭火水管进入火场,但在行动中又有3 名消防人员受伤,其中高级消防队员许志杰送院后不治身亡,成为这场火灾中第二名殉职的消防员。许志杰隶属观塘消防局,今年37 岁,已婚并育有一名7 岁大的儿子。最令人难忘的是,他在出发前说的话:“终于到我出发了,我要带队击败大火,看看它到底有多凶恶。大家放心,我会带各兄弟齐齐整整返回的。”
两名消防员相继殉职,令香港特区消防处处长黎文轩在23 日的记者会上情绪激动,痛心落泪。
25 日,救火取得进展,起火大厦三楼约200 个迷你仓全部爆破。消防处助理处长梁冠康表示,三楼火场的火已扑灭,消防员仍在四楼及五楼洒水,以助降温和散烟。晚上11 时23 分,消防处宣布焚烧108 小时的四级大火已被扑灭。
消防处高层被多番质问是否救火策略不当,如错用鼓风机、不当时机“转守为攻”救火,才导致了多名消防员的死伤。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回应道:“请大家相信并且尊重消防处人员的专业。同事的伤亡,我们非常痛心难过。我希望市民大众给予他们支持,而不是责难。”
香港保安局同时指出,火场环境复杂,如果消防处不派人员入内救火,任由火势蔓延,是不负责任的。

迷你仓若违规存放危险品,经营者或担刑责

这场导致两名消防员殉职的夺命巨火,仍有大量疑团未解,包括火源何来、是否涉及刑事成分、消防装备是否不足等。
29 日,香港特区消防处成立牛头角道淘大工业村迷你仓火灾调查专案组,并公布了专案组的成员名单。消防处发言人表示,专案组将由消防处牵头,循四个方向调查火警成因,包括是否涉及刑事成分、导致消防人员殉职和受伤的原因、工业楼宇的使用及营运模式,以及如何优化消防处的行动程序。
消防处透露,起火大厦一、四、五及六楼均发现存放有第2 或第5 类危险品,专案组将调查是否有人违反《危险品条例》。已从现场捡走逾百件危险品,包括压缩气体罐、雪种罐、汽车油漆及爆炸风险最高的风煤樽。有大律师指出,若证实有人储存过量危险品,租客及迷你仓经营者都有可能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