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迪士尼 别了瓦屑牧场

国有牧场是历史的产物,是计划经济时期的“骄子”,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我们正在渐渐告别牧场。

钟韵瑶/ 文 李 超/ 图

“菜篮子”成了企业“孵化基地”

傅龙伯工作的地方,在周浦镇瓦屑,申江路以东,周祝公路往北。第一次寻过去,并不好找,经过狭窄的道路、拥挤的车道,几个转弯后,在一条名为镇北路的尽头,一座三层高的白色小楼就是傅龙伯的办公地点——周浦瓦屑牧场(园区)。如今这幢白色的小楼看上去很普通,或者说有点破旧,但在几十年前,这里是一个相当吃香的单位。
小楼的历史可以从上世纪60 年代说起。1960 年,南汇县瓦屑乡在此地成立了瓦屑牧场,占地108亩,专职养鸡、鸭和猪,饲养的禽类,还有鸡蛋和鸭蛋销往全上海,是上海小有名气的“菜篮子”。计划经济时代,瓦屑乡家家户户养鸡养鸭,养得差不多了拿到“上海”去换粮票,乡民们自己舍不得吃。瓦屑乡远离市中心,郊区的人们习惯将市中心称为“上海”,“去一趟上海”颇费周折,自行车、公交车、摆渡,每次都是“黑博落托(南汇方言,形容黑色)地出去,黑博落托地回来”。这些家禽成了乡民们主要的生活经济来源,瓦屑牧场则是整个瓦屑乡的产业支柱。“我们瓦屑出来的鸡鸭,鸡蛋、鸭蛋销路特别好。”傅龙伯回忆当年瓦屑乡的养禽业,颇有点骄傲。当年能够进入瓦屑牧场几乎等同于能力的象征,这可是一家有100 多名职工、多次获得市先进集体称号的大单位,在牧场的白色小楼里先后产生了4 名市级劳动模范。
1994 年8 月,瓦屑撤乡建镇,2002 年瓦屑镇合并到周浦镇,成为新周浦镇区域。城市结构调整了,经济发展了,百姓的生活随之改善,养家禽的也只有个别人家,当然也不用再去“上海”换粮票了。
瓦屑牧场的转型是在2003 年,那一年的春季,名为“非典型性肺炎”的病毒搅乱了一个中国,并波及了小半个世界。祸起“野味”的病毒牵连了所有的禽类,瓦屑牧场没能幸免,在所有禽类被宰杀后,牧场不得不关门。同一年,在“招商引资,招商退税”的政策下,瓦屑牧场把场地租借给了各小型企业,牧场告别家禽,成为了小型加工企业的“孵化基地”。

颇有年代的牧场遭遇消防烦心事

傅龙伯设立的消防标志,时刻提醒人们注意消防安全。
傅龙伯设立的消防标志,时刻提醒人们注意消防安全。

都说管消防安全的,就像是“坐在火山口”,傅龙伯没想到刚从一个“火山”下来,又到了另一个“火山”。在成为瓦屑牧场场长前,傅龙伯曾在瓦南村任村支书,村里大大小小的企业,他都是消防安全第一责任人。到瓦屑牧场上任时,牧场内有大大小小63 家企业,造纸的、金属加工、塑料制造等等,各种行当。傅龙伯记得自己刚到牧场时的害怕,“这里的安全隐患令人担忧”——包括对企业设施的担忧,对员工消防意识的担忧,对自己能否盯住一切的担忧。
颇有年代的场区显然跟不上当前的消防安全要求。63 家企业紧密相连,有的房屋还是瓦屑牧场建设时的木质房屋或者竹房,有的虽然后期经过改造,但企业主们大都是“夹缝中求发展”,任何一丁点的空间都被挤占,别说消防车进不去,场区最忙的时候连小车都挪不进;横七竖八的电线有的垂落在地上,有的耷拉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大片“蜘蛛网”;原先只有床铺的员工宿舍渐渐成了吃喝拉撒功能齐全的“套房”,五六十名职工和家属仅靠一部楼梯上下,根本不能满足紧急情况时的疏散。
要解决牧场的消防隐患,烦心事不少。比如,房屋间距小、消防水源不足,这是需要追根溯源的问题;再比如,要想改善提升企业的软硬件设施,既要资金上有保障,又要思想上重视,关键在于企业主的态度,可大部分小本经营的业主舍不得把钱花在消防上。另外,企业内的员工流动性强,隔三差五地换人,要盯住每位职工,太难。
企业主不愿配合,可该干的事还得干。傅龙伯先是在辖区消防部门的帮助下,增设了室外消火栓,开辟天然河道用作消防车取水口,还完善了相关标志。剩下的工作,傅龙伯说,只能嘴巴唠叨点,脚勤点,一方面向企业反复灌输消防理念,强调消防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自己盯紧点,一有时间就在厂区里转悠。在傅龙伯的苦口婆心下,企业员工渐渐对消防安全有了改观,积极参与到牧场管理方组织开展的消防宣传工作和消防演练等活动中,牧场管理方还和企业员工联合组成了一支12人的义务消防队,轮流在厂区巡逻。

产业规划调整掀起的大拆迁

当前的时代真的不一样了,当年起早贪黑拿着鸡蛋、鸭蛋去“上海”换粮票的傅龙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住的这片土地,有一天会变成上海的第二个黄浦,并被称为“小上海”,而“洋货”迪士尼竟然会开到家门口。按照国际旅游度假区的规划,周浦瓦屑成了迪士尼的“近邻”。
突然被划入度假区的瓦屑牧场一时有点难以适应,即使在过去几年间,瓦屑牧场管理方和消防部门想方设法地改善厂区的消防环境,可问题依然存在。“有一家厂房面积2000 平方米的纸箱厂,擅自违建了200 多少平方米,没有基本的消防设施,此前牧场管理方和消防部门多次要求其整改,也对其进行过整改,可对方总是应付了事。”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南汇支队徐雷警官举例说,“在被划入国际旅游度假区后,瓦屑牧场的产业形式更显得突兀。”
2015 年3 月,瓦屑牧场被列为当年度浦东新区重大火灾隐患整治区域,消防部门会同属地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决定对瓦屑牧场来一次“大改造”。在消防部门开出的隐患单上罗列着瓦屑牧场的几大“症状”:建筑耐火等级低、防火间距不足,使用彩钢板、泡沫夹芯板等可燃材料装修,消防水源缺乏、“三合一”现象严重。根据瓦屑牧场的情况,消防部门给予3 个月的限期整治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周浦镇政府投入七八百万元改善了牧场的消防水源,增配灭火器等消防应急设备,取缔了“三合一”,可以说能做的都做了,但是如厂房间距不符合规范、防火间距不足、疏散楼梯不符合要求等问题很难彻底解决。
3 个月后,瓦屑镇依然没能摘掉“区重点隐患”的帽子,于是,周浦镇政府决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将瓦屑牧场进行整体拆除。瓦屑牧场的拆除更大的意义在于周浦镇产业规划调整迈出的重要一步。

63 家企业的告别时代

10 多年前,张某从瓦屑牧场租下了3000 平方米开设了一家造纸厂,随后又将多余的空间分租给了10 多位个体户。如张某这样的大房东共有21 人,他们与牧场签订租赁合同后,层层转租,最终发展成63 家企业、500 余名业主。
瓦屑牧场的调整方案确定后,与房东的约谈从去年6 月开始,件件难事也接踵而来。有的企业主很偏激:“当年我们是被‘请’来的,而今却要赶我们走,安全问题应由政府解决,与我们无关。”有的对赔偿金额相持不下:“合同还没有到期,哪能说搬就搬,要搬可以,赔偿要到位。”有的迟疑观望:“不要找我们谈,只要他们搬我们就搬。”
面对僵持不下的约谈,周浦镇政府组织辖区南汇消防支队、地块市场管理方和商户代表召开整治工作协调会,集中约谈63 家企业业主,详细解读搬迁补偿政策,阐明利害关系,劝导主动搬离。拆迁期间,南汇消防支队会同水务、供电部门在区域内全面实施断水、断电措施,在牧场公共部位、出入口以及主干道增设消防安全宣传栏,张贴消防安全小贴士,切实增强居民商户消防安全意识。牧场义务消防队24 小时实行动态巡查,及时清除火灾隐患,防止人员回潮、隐患反弹。
今年3月31日24点,傅龙伯终于谈妥了最后一位房东——造纸厂老板张某的二房东李某。李某当年从张某手中以0.4 元一平方米的价格租下了600 平方米,开设了一家金属加工厂。拆迁的消息明确后,张某与李某两人关于补偿款一直谈不拢,张某无奈只能让牧场方出面与李某交涉。“这次拆迁是为了响应政府政策,希望你能配合,你的困难我们尽量解决。”“搬迁补偿政策很优惠,过渡费、安置费都有照顾,你不用担心。”“场区的消防安全环境不容乐观,拆除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无论怎样,安全总应该放在首位。”傅龙伯与李某谈了不下十次,“协调工作不好做,既要保障李某的利益,又不能违背相关的政策。”在傅龙伯的劝说下,李某终于在拆迁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一刻起,瓦屑牧场也将正式与时代告别。
当破拆机“轰隆隆”地拆除一间间厂房时,傅龙伯觉得有一丝轻松,他再也不用像刚到牧场时那样整天提心吊胆。当曾经轰鸣声不断的厂房变成一片片砖瓦时,傅龙伯又有一点失落,记忆中的牧场、红红火火的时代产物终将在社会的发展中被取代。瓦屑牧场,这次真的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