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访许浦村
上海“五违四必”综合治理铲除“城中村”火灾隐患>

谭 婧/ 文 IC/ 图

在上海,目前恐怕找不到第二个像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这样的地方。
从去年7 月到今年3 月,短短8 个月的时间,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脚步先后三次踏上这里。8 个月去了3 次,许浦村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为什么偏偏是许浦村?

2015 年7 月,正是一年中暑热当头的时候。22 日这天,一辆车缓缓开到闵行北翟路上的一家批发市场附近停了下来。车上的人踩过地上滑腻腻的菜叶,穿过市场里杂乱的小路,一路来到了许浦港。
这正是韩正书记轻车简从,对许浦村进行的第一次不打招呼调研。
作为苏州河的一条支流,许浦港纵贯整个许浦村。许浦港上有座许金桥,这也许是曾经“小桥流水人家”的最后证明。许浦村东临长宁区,北临苏州河,紧靠外环线和虹桥交通枢纽。坏就坏在这“地理位置优越”,再加上低廉的房租,村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来租客。这个户籍人口仅2000 人的小村庄,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涌进了3 万多人。
大量的外来人员聚集在此,也带来了层层膨胀的住房需求。许浦港的四周原先是工厂仓库,如今成了密密麻麻的群租房。这些房子新旧不一、样式各异,唯一相同的就是都被隔成了一个个小间,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生存、生活、生意,全都集中在十几平方米甚至几平方米的小屋里,显得混乱不堪。许多房子已经“长高长胖”到几乎没有间隔的地步,每到傍晚下班时分,狭窄嘈杂的小巷更是被堵得水泄不通,稍不留意还会一脚走进死路。抬起头眼花缭乱的晾晒衣服遮住了大半个天空,一根根自行拉起来的晾衣绳横七竖八地架在违章建造的小楼之间,与村子上空的电线组成一张网,有种上世纪落后棚户区的味道。
街巷狭窄、管线无序、缺乏水源……许浦村的火灾隐患肆意丛生,消防安全成了大问题。此外,村里拥有注册企业157 家,“六小”行业500 余家,消防安全上岌岌可危的“群租”再与各类厂商混杂交错,“非改居”“三合一”、违法建筑、无证无照经营等“城中村”有的毛病,许浦村都有。
问题一环扣一环。由于村里公共基础设施严重滞后,3万多人的生活污水及工业废水,都直接排入许浦港内,这里成为了天然“化粪池”。站在许金桥上,韩正书记目睹了黑臭的河道里漂着生活垃圾,裸露的河床上泡沫饭盒、饮料瓶随处可见,人员庞杂、隐患滋生、环境脏乱、水体黑臭……这,就是眼前的许浦村现状。
在韩正书记这次暗访后,“五违四必”(即在整治五违现象中,要做到四个必须)综合治理全面开始,许浦村这个上海城郊接合部最大“城中村”的补短板大幕拉开。

许浦村的火患整治有多难?

整治“城中村”的火灾隐患对消防部门来说不是第一次,但此次许浦村的火患整治更加艰难。只有根除违建这块“土壤”,“群租”“三合一”等隐患才会随之根除。
村里也不是没有尽过努力。从2009 年开始,许浦村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改造生活硬件、消防设施,填埋臭水沟、增加消防取水点、建公共停车场等。但究其根本,还是得拆掉每家每户建起的违法建筑,才能铲除火灾隐患。

许浦村的不少老居民对于拆违、火患整治拍手称快,也期待这场整 治能带给他们一个安全美丽的“新”许浦。
许浦村的不少老居民对于拆违、火患整治拍手称快,也期待这场整治能带给他们一个安全美丽的“新”许浦。

然而,我们先来算一笔账:许浦村525 户人家对应60万平方米违法建筑,户均1000 多平方米。按往年来算,全村每年靠违建民房的租金就能赚上6600 万元,村集体违建出租给企业的年收益也有5000 多万元。分到每家每户,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巨大的经济利益,甚至有不少家庭就指着这些租金过活。“每个月主要就靠收房租,拆了收入就少了。”村民说。把这些摇钱树“连根拔起”,需要撼动太多村民利益。
“五违四必”综合治理工作启动后,拆违的道路依然任重道远。眼看140 家原先建于违章地块上的许浦村企业都与整治小组签订了搬迁协议,原本说好“抱团”抗法的计划彻底泡汤,始终不愿配合搬迁的良维食品厂终于坐不住了。
去年11 月17 日一大早,综合整治及相关职能部门来到许浦村这家食品厂,准备对其进行检查,消除消防隐患。可就在这时,惊险的一幕即时上演:只见这家企业的负责人突然从厂里拎出一个液化气钢瓶,并摆在通往厂区的唯一通道口。话还没说两句,他竟伸手迅速拧开气阀,想要恐吓执法人员。这还不算完,在周旋间,被利益冲昏头脑的他又开始使劲地往地上洒汽油,一边泼一边满嘴骂骂咧咧:“今天你们要是敢进去,我就和你们同归于尽!”见此情形,消防官兵立即用水枪喷出水柱。可谁知此人还不罢休,他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比划着要点燃已被拧开气阀的钢瓶!此时消防官兵早有所准备,在钢瓶被点燃的那一瞬间立即展开扑救,成功化解险情。随后,消防官兵又从厂区内搜出多个钢瓶、烟花等可燃物。这名企业负责人,也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被警方控制。

这块“短板”到底怎么补?

“群租”隐患带来的伤痛,可能上海这座城市更加明白。
2014 年,两名上海消防员就在扑救群租房的火灾中陨落了年轻的生命。然而即便如此,谁都不想最先拆掉自家用作“群租”的违建,“这么多家房子,怎么可能都拆完哦!”“人家都还没拆呢,我家不能做第一个!”那段时间,村民们嘴上议论着正在进行的综合整治,眼睛全盯着村干部家的那几间违建房。
村委会主任秦伟忠家是一幢与主体建筑紧挨着的四层楼高的违建,曾出租给了16 户人家。秦伟忠明白,若是自己率先拆除自家200 多平方米的违建,一定对村民有所触动。于是从晚上8 点到11 点,他和妻子一家家上门劝退租客,两人常常是说得口干舌燥,回到家一口气就能把一杯水喝完。这一忙就是好几个晚上,面对有困难的租客,秦伟忠还帮他们找租房信息,协助他们尽早搬家。如此良苦用心也换来劝退工作的顺利,秦伟忠实现了带头拆违的承诺。
“80 后”村党总支副书记王萍是土生土长的许浦村人,后来因为村里实在脏乱差,8 年前父母便带着她举家搬出了这里。原先家里住的老房子旁边再盖上一间,租给别人开店。那些天,她与父亲一起帮着工作人员加快自家的拆违。面对此次拆违触碰的村民利益,“等环境变好了,我们村的有证房屋紧俏起来,租金也会跟着上涨的。”王萍说道。
“大家也看得见,这几年几个‘病号’都是住在河边的人,这和环境污染肯定有关。”生产一队的金队长也和村民交心,“还有我们这里消防车明摆着进不来,万一来场大火,救都救不了。”
仅仅20 天,已有521 户在工作组的动员下,签下整改承诺书。自从“五违四必”综合治理开始后,村委会的墙上也多了块崭新的牌子,上面不仅有安全隐患整治组、违法建筑拆除组等具体分工,就连各方单位、负责人、联系电话等信息也一目了然。通过排摸调查,许浦村的重大消防安全隐患清单、产业结构调整淘汰企业清单等六类问题及其他问题的“6+X”的大清单也一一完成。

“许浦速度”可以复制吗?

随着大拆违的顺利完成,许浦村已远离了过往的嘈杂与喧嚣。从2015 年10 月16 日整治算起,不过短短51 天,许浦村完成了57 万平方米违章建筑和153.81 亩违法用地的拆除、6000 余间违法搭建房屋的清退和1.3 万人次来沪人员的搬离,彻底铲除消防安全隐患的温床,创造了“许浦速度”。2016 年第一个工作日的傍晚,韩正书记第二次不打招呼前往许浦村。
韩书记二度登上许金桥,两岸野蛮生长的违建都已拆除,河道清理工作也即将展开。走进村子,半年前纵横交错的脏乱小道变成了大片空地,露出村民老宅的真容。这些改变的背后是“举全区之力”的效果,是消防、环保等11 个部门组成的综合治理指挥部及相关镇职能部门和18 个区委办局不断的自我加压,也是干部和村民“没有例外”“统一标准”的实施拆违,使得预计2 个月半才能完成的进度大大超前,塑造出这般“许浦速度”。
3 月31 日下午,当韩正书记第三次来到许浦村,这里的面貌更是焕然一新。走上许金桥,眼前河道两侧拦上了整齐划一的木栅栏,河岸的空地建起了休闲绿地,让人提心吊胆的火灾隐患也早已无处寻迹。未来,这里还将设置市民健身设施、塑胶跑道、儿童乐园等,建成后可供村民晨练、运动、亲子互动等娱乐活动。
许浦村这场“五违四必”的综合治理告一段落,在韩正书记三访许浦村的脚步中,我们看到的是一场曾经“臭”名远扬、火患突出的“问题村”的改变。有了“十三五”对补短板的细致规划,上海对啃“硬骨头”的决心,“许浦速度”一定会再度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