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两会” 点赞烟花爆竹禁放新规

董晓白/ 编辑

今年1 月1 日起,《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新修订法规对上海烟花爆竹的燃放范围和销售、运输、储存等做出了明确规定,可谓是一条“最严禁放令”。
近年来,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在“两会”上呼吁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在今年的上海“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纷纷表示,在上海这样高楼林立、人口众多、情况复杂的国际化大都市,外环以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是必要的,对新规条例的顺利实施,他们充满信心。

“禁放”有利改善申城环境

对于《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出台,上海市政协委员曾垂宇感到十分高兴,他曾建议上海市全面禁售烟花爆竹。曾垂宇说,上海城市高楼林立,人口密集,燃放后产生的有毒有害气体难以快速消散,对城市空气的污染影响极大。此外,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的火灾事故连年不断,一旦在上海发生,其危害程度远高于其他城市。
从事环卫工作的市人大代表李影每年春节都要清扫大量烟花爆竹燃放后留下的垃圾。她认为,为了“图个热闹”,浪费这么多资源,有点不值。“燃放烟花爆竹虽是中国传统文化习俗之一,却总给市民的生活带来麻烦,每年都有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伤眼、伤身的悲剧发生。燃放烟花爆竹不仅会引发消防隐患,更会使节庆期间空气质量急剧下降,不利于市民的身心健康。”
市人大代表厉明从2013 年起就连续提出涉及烟花爆竹的议案,2014 年他还在会上发起倡议“从我做起,春节不放烟花爆竹”,得到了138 名代表的响应。在他看来,禁放是改善申城环境的第一步。“治理雾霾每个市民都有责任,一个人燃放烟花爆竹也许不会对环境造成很大影响,但大家都燃放,就会带来明显后果。在环境治理问题上,需要大家齐抓共管,必须‘勿以善小而不为’。”

庆祝方式应移风易俗

为何燃放爆竹会与欢度佳节画上等号?不少代表、委员认为,究其原因是没有更新、更大众化的欢庆方式取代爆竹声声。市政协委员何赛飞建议,在全面禁止生产运输销售烟花爆竹的同时,文化部门应组织文化艺术专家、创意设计专家和民间民俗研究专家,设计出更多能让百姓喜闻乐见、通俗易用的节庆形式,取代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
“就目前而言,除了燃放烟花爆竹,市民们可以通过写对联、吃汤圆、猜灯谜等形式来欢度佳节。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发掘民俗年味的内涵,设计一些更环保、更安全的活动来替代燃放烟花爆竹。”
市政协委员李明磊提议,老百姓可以通过其他形式营造过年气氛。“虽然禁放以后,老百姓会觉得年味儿淡了点,但是和燃放爆竹产生的空气污染、安全隐患等相比,禁放烟花爆竹利大于弊。”李明磊建议,使用电子烟花爆竹等替代品也需要控制噪音污染,照顾其他市民的感受。
老百姓可以用播放音乐代替,比如,国外新婚播放婚礼进行曲,圣诞节放圣诞歌曲等都是一种很好的庆祝方式。
市人大代表王玉香认为,不少新人结婚都有燃放烟花爆竹的习惯,现在出台了《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相关部门在严格执行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定的同时,可以做些精细化考虑,让“预防多一点,违法少一点”。“比如可以在婚姻登记处与新婚夫妇签署《禁放烟花爆竹协议书》,对签署协议的新人赠送纪念品,如鲜花、纪念卡通、新婚贺卡等。”《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从出台到实施时间很短,实施后公安部门依法重拳出击、雷厉风行的态度,也让王玉香感觉到政府解决问题的决心,“我对条例落实充满信心。”

外环外仍可体验“爆竹声”

喜爱燃放烟花的市民,可以在外环外进行燃放,外环线以外的娱乐场所将不受烟花爆竹的燃放新规限制。
迪士尼乐园作为2016 年上海市民最期待的节目之一,开园日期已经确定。烟花表演是迪士尼乐园的特色节目之一,可是今年元旦起实施的《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规定,重污染天气期间,本市一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不少市民担心,迪士尼乐园的烟花表演是否可以天天与游客见面?
市政协常委、上海申迪集团董事长范希平表示,迪士尼乐园地处外环外,平日里不受烟花爆竹的燃放新规限制。
不过无论烟花在哪里表演,迪士尼都要尽量做到对当地环境的影响降至最小,烟花的选择上也将使用最先进最环保的产品。对于重污染天气期间迪士尼是否能燃放烟花,市消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在重污染天气期间,即AQI(实时空气质量指数)达到201 以上,本市一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而对于类似世纪公园等大型焰火表演,则将实行许可证制度。未经许可,焰火晚会以及其他大型焰火燃放活动一律不得举办。

链接:“两会”热议消防议题

在海南省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省人大代表林刚建议在省内众多风情小镇上建立“微型消防站”,以有效应对初起火灾的扑救。林刚认为,目前海南省现役消防站大多数都驻扎在大城区(县城),配置现役消防队的小城区仅有老城、兴隆、博鳌、崖城等个别重点镇,政府专职消防队的建设也因地方财政、编制等原因进展缓慢。边远乡镇尤其是风情小镇一旦发生火灾,现役消防队难以在5 分钟内到达火场,错失扑救初起火灾的有利时机,极易导致火灾蔓延扩大,造成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重大损失。林刚代表建议,结合当前风情小镇建设,将“微型消防站”建设纳入统一规划、设计、建设,并作为强制性建设要求。
湖北省人大代表何俊涛建议政府今后加强乡村消防建设、加大乡村消防投入,确保乡村消防安全,更好地实现中央提出的美丽乡村建设宏图。2014 年1 月,湖北省政府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专门对省内各级政府及其工作部门,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其他组织等消防安全责任作出规定。在省政府的领导下,省内各地方特别是乡村消防工作得到加强和提高。以襄阳市为例,截至2015 年襄阳市13 个全国重点镇均已建成政府专职消防队,完成率100%。但除全国重点镇外,襄阳只有78.1%的镇完成政府专职消防队建设。“襄阳市各乡镇在加快发展专职消防队伍工作方面取得的成效是明显的。”何俊涛说。但他同时表示,由于受各种条件制约,目前乡村消防工作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部分乡镇对消防工作重视程度不够、消防人员配备不到位、消防装备建设落后、综合保障机制不完善等。
厦门市人大代表、进明寺住持、思明区佛教协会会长释普端建言,应加强宗教活动场所消防安全。释普端提出:宗教文化遗产是人类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宗教活动场所明火多、人员密集,极易引发火灾等安全事故。厦门作为著名的旅游城市,五大宗教文化盛行,很多宗教活动场所已成为重要旅游景点。厦门市很多宗教活动场所地处岛内闹市区,每年游客人数众多,消防建设工作更应在全国率先开展落实。
立足厦门市宗教场所消防安全现状,释普端建议,市政府要树立一盘棋思想,发挥主导作用,加大宗教活动场所消防安全专项工作经费投入,对公共消防设施进行统一管理,并统一聘请设计、施工单位,科学编制和严格落实消防安全规划,全方位改造诸多消防设施,完善消防安全管理体系,提高消防安全整体水平,确保公共消防设施完好有效,筑牢消防安全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