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伏怪 火焰妖舞

编者按:在古典文学作品中,《西游记》涉及火的内容最多。它既揭示了火在造物中的神奇作用,又表现了各种奇火的威力、香火的妙用、灯火的内涵、恶火的凶顽;既想象了火对英雄的锻造和对妖邪的惩罚,又记录了放火、纳火、灭火、避火及用火字取名的宝物和兵器;既描绘了烈火熊熊的壮观,又描绘了灯火灿烂的美丽;既丰富了火文化的内容,又拉近了天堂地狱、神仙鬼妖与人的距离……《西游记》中生动地描绘了各种各样的火,有三场极其汹涌猛烈的恶火,令人叹为观止,其中观音院大火将人性的贪婪刻画得淋漓尽致,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冉利敏/ 文

火之于世界以及人类的神圣性不言而喻,无论是西方神话还是东方神话都崇拜火、祭祀火。古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为造福人类,从太阳神阿波罗那里偷走火种在人间点燃第一堆火,被天神宙斯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崖绝壁上严酷惩罚三万年。中国古代神话中最早关于火的故事是炎火山南、弱水流域的祝融氏,他们认为雷电引起的火灾,是因为昆仑山上的天帝降怒,于是开始保留火种,定时祭祀天帝。
《西游记》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是一部长篇神魔小说。描写了孙悟空、猪八戒、沙僧三徒弟保护唐僧西行取经,唐僧从投胎到取经归来共遇到八十一难,一路降妖伏魔,化险为夷,最后到达西天取得真经的故事。
《西游记》虽成形于明朝,但就其取材来源,有学者认为从汉朝就开始了,后陆续取材于唐《大唐西域记》、元杂剧以及历代民间传说等。南宋《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是《西游记》的胚胎。明人吴承恩从前朝历代传说中塑造了娑婆世界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自开辟以来的仙石孕育而生的“美猴王”。
“美猴王”在花果山享乐天真,三四百年后,为了寻求长生不老的方法,赴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拜斜月三星洞菩提祖师为师,得到姓名孙悟空,并学到了长生之道、地煞变化术(即七十二般变化)和筋斗云等。后因卖弄本事,被菩提祖师逐出师门。
孙悟空在第342 岁时,因阳寿已尽而大闹地府,销毁关于他和世上的猴子猴孙的生死簿,返回人间。继而大闹天宫自封为“齐天大圣”。
既是神魔小说,《西游记》中对火的崇拜与运用颇为精彩纷呈。
孙悟空因大闹天宫被擒后,到斩妖台问斩,因先前偷吃了太上老君冶炼的金丹变成金刚之躯,斩不断,杀不死。最后,太上老君无奈将他带到兜率宫火炼七七四十九天。不曾想,经过大火七七四九天的冶炼,孙悟空并没被烧死,却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在与众天兵天将的争斗中,竟无一神可挡。最后幸得如来佛祖显身,孙悟空斗法失败,才被压在五行山下。
五百年后,孙悟空被大唐高僧玄奘所救,并拜为师傅。唐僧为其取号行者,一同踏上西天取经之路。
唐僧师徒西去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如果没有太上老君的火炼,孙悟空断难一路火眼金睛,降妖伏魔,保护唐僧取回真经三十五部五千零四十八卷。
此处,明人吴承恩既表达了人类对火的崇拜,寓意只有经过火炼才具有金刚之志,才能克服艰难万险,修成正果。与汉朝陈琳《武军赋》“铠则东胡阙巩,百炼精刚”源自同一文化传承。同时又为后面孙悟空西天取经攻坚克难、降魔伏怪作了铺垫。
然而,《西游记》对火的崇拜与精彩描写,莫过于第十六回《观音院僧谋宝贝 黑风山怪窃袈裟》。
话说唐僧在五行山下解放了孙悟空,师徒二人一路西行,在鹰愁涧收伏白龙,白龙化作唐僧的坐骑。途经一山林,闪出一座寺庙,唐僧见是“观音禅寺”连忙前去跪拜。寺中和尚听闻师徒二人来自东土大唐,却衣着褴褛,均露出不屑神态。住持自称276 岁,言语中甚是不敬和轻蔑,虽然唐僧对住持依然恭敬,但孙悟空却对住持及众和尚的势利极为不满。当住持询问唐僧可有携带宝物,孙悟空不顾唐僧阻止抖出锦襕袈裟,一时亮瞎了众和尚的眼。住持对袈裟起了贪念,与众和尚商议要放火烧死唐僧师徒窃取袈裟。
是夜,和尚们在唐僧歇息的禅堂围摆柴火被孙悟空发现,他并未打草惊蛇,连忙上天从广目天王那里借来了避火罩,罩住唐僧和白马。
待众和尚点燃了柴火,大火熊熊之时,孙悟空却施法让火
蔓延席卷到了全寺。
那场火只烧到五更天明,方才灭息。混乱中,袈裟被黑熊精窃走,孙悟空又去南海请来观音,自己变化仙丹,诱黑熊精吞下,降伏了此怪,夺回了袈裟。
这把火将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都融化在神与魔,妖与怪的想象中, 将神性、人性很好地结合起来。吴承恩运用浪漫主义手法,成功地塑造了孙悟空这个豪爽、嫉恶如仇、侠肝义胆、超凡入圣的“美猴王”并“齐天大圣”,几百年来一直深受后人喜欢。《西游记》在神魔鬼怪中反映世态人情和世俗情怀,不仅是中国文学中的一部杰作,也是中国文化贡献于世界文学中的瑰宝。

《西游记》里的火

第十六回 观音院僧谋宝贝 黑风山怪窃袈裟(节选)

好行者img1510,一筋斗跳上南天门里,唬得个庞、刘、苟、毕躬身,马、赵、温、关控背,俱道:“不好了,不好了!那闹天宫的主子又来了!”行者摇着手道:“列位免礼,休惊。我来寻广目天王的。”说不了,却遇天王早到,迎着行者道:“久阔,久阔。前闻得观音菩萨来见玉帝,借了四值功曹、六丁六甲并揭谛等,保护唐僧往西天取经去,说你与他做了徒弟,今日怎么得闲到此?”行者道:“且休叙阔。唐僧路遇歹人,放火烧他,事在万分紧急,特来寻你借‘辟火罩儿’,救他一救。快些拿来使使,即刻返上。”天王道:“你差了,既是歹人放火,只该借水救他,如何要辟火罩?”行者道:“你那里晓得就里。借水救之,却烧不起来,倒相应了他;只是借此罩,护住了唐僧无伤,其余管他,尽他烧去。快些,快些!此时恐已无及。
莫误了我下边干事!”那天王笑道:“这猴子还是这等起不善之心,只顾了自家,就不管别人。”行者道:“快着,快着!莫要调嘴,害了大事!”那天王不敢不借,遂将罩儿递与行者。
行者拿了,按着云头,径到禅堂房脊上,罩住了唐僧与白马、行李。他却去那后面老和尚住的方丈房上头坐,着意保护那袈裟。看那些人放起火来,他转捻诀念咒,望巽地上吸一口气吹将去,一阵风起,把那火转刮得烘烘乱着,好火,好火!
但见——黑烟漠漠,红焰腾腾:黑烟漠漠,长空不见一天星;红焰腾腾,大地有光千里赤。起初时,灼灼金蛇;次后来,威威血马。南方三炁逞英雄,回禄大神施法力。燥干柴烧烈火性,说什么燧人钻木;熟油门前飘彩焰,赛过了老祖开炉。正是那无情火发,怎禁这有意行凶;不去弭灾,反行助虐。风随火势,焰飞有千丈余高;火趁风威,灰迸上九霄云外。乒乒乓乓,好便似残年爆竹;泼泼喇喇,却就如军中炮声。烧得那当场佛像莫能逃,东院伽蓝无处躲。胜如赤壁夜鏖兵,赛过阿房宫内火!
这正是星星之火,能烧万顷之田。须臾间,风狂火盛,把一座观音院,处处通红。你看那众和尚,搬箱抬笼,抢桌端锅,满院里叫苦连天。孙行者护住了后边方丈,辟火罩罩住了前面禅堂,其余前后火光大发,真个是照天红焰辉煌,透壁金光照耀!
不期火起之时,惊动了一山兽怪。这观音院正南二十里远近,有座黑风山,山中有一个黑风洞,洞中有一个妖精,正在睡醒翻身。只见那窗门透亮,只道是天明。起来看时,却是正北下的火光晃亮,妖精大惊道:“呀!这必是观音院里失了火,这些和尚好不小心!我看时,与他救一救来。”好妖精,纵起云头,即至烟火之下,果然冲天之火,前面殿宇皆空,两廊烟火方灼。他大拽步,撞将进去,正呼唤叫取水来,只见那后房无火,房脊上有一人放风。他却情知如此,急入里面看时,见那方丈中间有些霞光彩气,台案上有一个青毡包袱。他解开一看,见是一领锦襕袈裟,乃佛门之异宝。正是财动人心,他也不救火,他也不叫水,拿着那袈裟,趁哄打劫,拽回云步,径转东山而去。
那场火只烧到五更天明,方才灭息。你看那众僧们,赤赤精精,啼啼哭哭,都去那灰内寻铜铁,拨腐炭,扑金银。有的在墙筐里,苫搭窝棚;有的赤壁根头,支锅造饭;叫冤叫屈,乱嚷乱闹不题。

(栏目编辑:谭 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