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逻在老城乡的高端地界
记周家渡街道安监队队长项伟

 

陆幸生/ 文

老城厢实际是老城乡

顾名思义,周家渡原本就是黄浦江上的一个渡口,“老早”辰光,是南市区管辖的一处浦东地块。南市区是上海的老城厢,但是浦东的这块南市老城厢,实际上是一个“老城乡”。今天的周家渡街道辖区约5.52 平方公里,所住居民14.35 万人口。街道安监队队长项伟的工作职责有四大块:生产安全、食品安全、消防安全、交通安全。项伟的概括有些幽默:我的工作,除了“计划生育安全”我不管,剩下来的我都要管。
在街道安监队的工作条例上,第一条是提纲挈领式的学习要求,第二条就确定具体的内容了,其中,突出的是:年初,根据上级安全生产宣传教育工作的主体要求,制定年度宣传教育活动方案,有计划地开展全年安全宣传教育活动,扩大安全文化的影响力和辐射力。尤其在“元旦”“春节”“安全生产月”“夏季百日安全竞赛”“119”等重大节日和活动期间,充分利用社区宣传栏、黑板报、拉横幅标语、安全知识咨询、安全讲座等形式,开展家庭防火和安全生产等方面的安全宣传。
特意点出的各个时间节点,连接起来,实际就是“一年无休”的意思,也就是安监队的这颗“忧郁的心”得天天悬在半空中。再者,在应该被关注对象的最前列,白纸黑字就已经这么写着了:家庭防火。项伟这么说道:老城乡的防火,难就难在这个“老”字上。记得,若干年前的一次春节晚会上,有相声演员如是描述中老年人的黄昏恋:老房子着火,没个救,
“为什么?那不明摆着的嘛,木头门窗什么的,材料都干透了呗。”
项伟所说的老城乡防火的难,自然也是包括了这个干透了建筑材料易燃的意思的,但在实际工作中,比“干透了”更难的事情,有的是。当下周家渡常住人口中的30% 为老年居民。这些老年居民,相当部分是原来钢铁厂的职工,所住房屋是当初的职工宿舍,经过购买产权这一过程,房子成为自己的了。但是,这个已经属于自己的房子,“腔调”还是老样子,居住条件没有任何的变化。从“使用明火”这一角度出发,也就是这些老房子是没有厨房间的。没有公用的厨房间,更不用奢侈地谈论独用的厨房间了。早、中、晚三顿饭,家家户户都挤在本来就狭窄的走廊里,以前是烧煤球炉子、煤饼炉子,后来有所改善,烧液化气钢瓶了。“即使这些钢瓶都是正宗产品,但是怎样使用才是安全的,很多老人们是不太明白的。”
不太明白的结果是,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爆一颗炸弹”。
“这样的事情,报纸上的报道已经有很多了。”
防止这样“定时炸弹”的爆炸可能,就是改装管道煤气。道理简单:一千只钢瓶的开关掌控者是一千个居民自身,而管道煤气的管道,始终在专业人员的检测之中,而且有个总开关,一旦出现事故苗子,由一名专业人员及时关闭,就可
以避免灾祸的发生。
“可是”来了:数十年前建造的房子,没有留有铺设公用管道的地皮,必须打通每栋居民楼的每个楼层;申请铺设管道的用地,要打报告“走程序”,少则数月,多则半年;报告批下来了,资金又在哪里?居民自用的煤气灶由居民自己购买,管道铺设的钱,“从来都是政府出来托底的”。说白了,从管理者的街道财政账本上,拿钱来。
这是一笔宏大的支出。项伟说,挑一个小数字来说吧,每个煤气灶上的管子,以前是橡皮的,用了几年要老化漏气的,现在要换成金属管,“周家渡全部的管子、开关阀门要换一换,不算人工费用,人民币就要用掉‘三位数的多少万’。”
商品房的消防设施是配套的,可项伟发现,高层商品房每一楼面所配的小型灭火器,“时有失窃”。查下来,是买得起商品房,同时也买了小轿车的业主,顺手牵羊,把楼道里的小型灭火器“摆到”了自己的轿车里。可见,非老年居民的“素质”也是不均衡的。发现遗失容易,现场抓住很难。
结局还是:政府托底,重新购置。

不听,不停,引以为戒

项伟要向上打报告“走程序”,往下还会被个别居民“骂山门”。
由于老住房面积小,公用设施不健全,楼梯过道、走廊等等的公用部位,就成了有些住户的“扩大使用面积”的“兵家必争之地”。有个小区,这一家住户在走廊当中自作主张地装了一扇金属栅栏门,栅栏门里面到自家房门前的这一块地盘,就成了“我加出来的面积,一平方就是几万元啊”。
然而,这一扇栅栏门把邻居家的一扇窗户也“关”在了里面,邻居家便有了“居家私权被侵犯”的愤怒,“我的窗户外边,原来是公用地方,走路用的,现在变成人家的私用用地了,这是侵犯产权,这是窥探隐私。”于是,“上诉”到相关部门,项伟等上门规劝,告诫私装栅栏门的居民:你私装栅栏门,妨碍救火通道,这是违规的,必须拆除。但是,项伟当面得到的回答是:你如果要拆,我就死到你的办公室去。
项伟再次来到矛盾之地,继续做两家的“思想工作”。
装栅栏门的人家情绪则更加激动,手抓栅栏门,将自己的头狠狠地撞向邻居家的那扇窗户:你如果真的要拆,我就跳楼!当然,在经过两个星期耐心细致的工作之后,栅栏门还是被拆除了。事态平静,过程安稳,原先装门的那家,无人跳楼;原先上诉的那户,照常开窗。虽还有小小的“隔阂”存在,但是,防火防灾的法规明摆在那里,无论何人都不得违反,违者后果自负。
但是,也有真不好办的。老城乡的“乡”字,就是这个不好办的根由。在老公房一二楼的拐角处,有些住户采用非常简易的材料,搭起一个“小房子”,这是一个小小的空间,存放的是这家住户老人的物件。这些东西,如旧式的衣物等等,早已不再穿用,但是,就是要摆着,不用,但也绝不扔弃。
于是,你一楼的住户“创建”了一个自家的老物存放根据地,那二楼也就照样画葫芦,在二三楼的拐角处也来搭上一个小房子,甚至有将这样的“违建”吊在了半空中的。项伟上门解说规则,讲述道理,这样的违反规则的东西,是会妨碍一旦发生火灾时候的及时救援的,但就是没有一家主动拆除这样老物摆放的违规“建筑物”。原来,老城乡本为上海城市与乡村的接合部,此地颇多出身农家的住户,本地旧式规矩,这些老物之所以不扔弃,就是为了一旦老人去世后,后辈是作为一项祭奠的礼仪,“用来烧给老人在另一个世界里用的”,没有就是不敬,不烧就是不孝。
现代社会的规则,遇上了如是的民间旧俗,真正是不能采用强硬手段来解决问题的。小小的违建物就这样存在着,而项伟们能做的,就是将这些“东西”记在脑海,挂在心头,经常巡视,时时提醒。
好心好报,但是好心也并非都能得到好报。项伟会经常地接到各式各样的群众来信,说这说那的,甚至有点名道姓地写到,安监队的某某人在为某某事的执法时间,与相关的某某老板吃饭“收取贿赂”,言辞强硬,愤怒不已。但是,当项伟查看工作录像的时候,发现被举报的某位工作人员,当时正在办公室里值班,根本不可能到某某饭馆与某某人吃饭。周家渡这个老城乡,“房子老,隐患多,意识旧,火气大”,可是确保一方平安,碰上这些不实或补缺的事情,项伟说,我们的职责就是多做工作,做好工作,至于闲言碎语,“只好把耳朵塞起来,第一,闲话不听;第二,安监不停;第三,引以为戒。”

快刀斩乱麻的“慢动作”

在安监队的工作条款里,在“家庭防火”的后面,紧接着的是这样的对属地企业的规则要求:督促企业严格按照国家安全生产法律法规的要求,开展“三级安全教育”、全员安全培训、换岗复岗前的安全教育、特种作业人员的培训等方面的工作,进一步提高企业员工的安全意识和能力;对检查中发现的一般安全隐患,要求企业立即整改,对要求限期整改的项目,实行后续跟踪,直至隐患消除为止;对不符合安全生产基本条件且存在重大事故隐患的企业,采取果断措施,迅速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
似乎,遇上某个“事件”,一个企业,不论大小,总比单独的某个个人要“知书达理”,要懂规矩、好协调。然而,不。

每次来到居民楼,项伟都不忘检查一下每个楼面上放着的灭火器,发现有遗失损坏的,就及时补上。
每次来到居民楼,项伟都不忘检查一下每个楼面上放着的灭火器,发现有遗失损坏的,就及时补上。

就在项伟办公地点的马路拐角处,就有一个相当规模的二手货市场。今日的二手货市场,就是以往所言的旧货市场,对于市民生活,二手生活用品的买卖,是一个互通有无、物尽其用的市场经济方式。然而,市场须有规划,交易必须规范。
而此地的这个地方,店户门面杂乱,间壁简陋,物件胡乱堆放,人员来往复杂,物品来源模糊,火灾隐患不绝,这样的地方一旦发生火警,后果将不堪设想。
解决问题,从头找起。寻到业主,打探根由,得到的回答是“搞活经济,事出有因”,然而,“年头已久,过程繁杂”,况且已“形成规模,居民需要”,如何理清租赁头绪,如何解决期限长短,一刀切或几刀切,如此这般都让业主颇感为难。但是,项伟的安监队的职责所在,清理和清除这样一块“蚊蝇滋生地”,势在必然。于是,要搬走这个“市场”,就必须先走进这个市场。一家家登门约谈,一户户记录要点,项伟解说得口干舌燥,家家户户都知晓了“肯定撤销,决不后退”的安监决心。终于,开始有了按照规定先走的租赁商铺。
有了走的榜样,后续的也就渐渐多了起来。大抵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所有几十家商铺撤了个一干二净。原有商铺简陋的间壁建材,被推平扫尽,一块干净的空地显露出来,项伟看到了安全,更看到了周围居住小区的安全。随着这个二手货市场的撤除,市场前面两车道的道路,也恢复了通行的功能。
可是,安监队最不愿意见到的“可是”还是来了。那一块好不容易被清空的场地,地坪七高八低,无法他用。业主便雇来一施工队,负责平整事宜。只是,业主并不拿出钱来,给了施工队一个“政策”,在该队施工期间,允许由施工方“利用场地进行若干展销活动”,施工方收取的展销活动场地租金,就作为业主付与的施工费用。这似乎是个合乎市场经济规则的双赢合同,业主不出一文钱,场地却获得了平整,施工方也得到了相应施工成本,可能还会产生盈余;合同是有时间限定的,展销活动的起始和终结似都在掌控之中。
问题出在施工方与前来参与展销活动商贩之间的“商业协议”并不透明,漏洞百出。待合同规定的施工时间一到,业主发现,参与展销活动的商贩们没有撤出场地,并且已经“发展壮大”成为了又一个二手货的交易场所,宛如上次被驱逐市场的拷贝。面对再度展示在自己眼前的混乱局面,项伟明白,事情难办,事情再难办还得再次从头做起。
安监队询问业主:你们怎样又让这样的混乱市场“长”出来了?业主似乎也挺生气:我们是一分钱也没付,但也一分钱也没收,给个政策,平整场地,干完了活,施工队撤出,“双方签有合同,他们不按照合同办事,我还很有意见呢。”安监队向着具体的一个个商贩发出整改指令,得到的反馈是“不服”:我们都是付了租金的,租期还没到,凭什么让我们提前撤出,我们的经济损失由谁来赔偿?对于此类扯皮拉筋的事情,项伟见得多了,问题的关键缘由之一,是施工方这个“中介”在作怪,继而是展销铺位的转包再转包,事情就此又成了一团乱麻。
作为一名复员军人,已经在安监岗位上工作了8 年的项伟,他履行职责的最高境界是快刀斩乱麻,然而他又清楚地知道,这啰嗦且又麻烦的事情,手中的“刀”一定要锋芒毕露,但是“斩”下去的过程,则肯定得类似电影里的“慢动作”。太快了起冲突,过慢了没效应,最终得由自己工作的韧劲说了算。在为快而慢的工作过程中,商贩们居然还到相应的部门去上访了:我们交租金,合同没到期,继续营业有根据,提前撤离不合法。当然,这个故态复萌的二手货市场,最终还是第二次被取缔了,只是,这个“斩乱麻”的时间,从2015 年的3 月开始,直到年末方才刚刚结束,前后整整花了10 个月的时间。

高端地界的全天候巡视员

项伟的安监队是周家渡街道安全委员会的一个职能机构,不过,项伟这个工作范畴绝不仅仅是在“街道”上,或在里弄里,浦东乃至上海的文化地标性建筑,如中华艺术宫、梅赛德斯-奔驰文化艺术中心等等建筑的防火警戒,也在项伟的工作视野之内。

在5.52 平方公里的 周家渡街道辖区里, 街道安监队队长项 伟( 左三) 同时负 责着生产安全、食 品安全、消防安全、 交通安全, 工作事 务巨细无遗。
在5.52 平方公里的周家渡街道辖区里,街道安监队队长项伟( 左三) 同时负责着生产安全、食品安全、消防安全、交通安全,工作事务巨细无遗。

现代化的高科技建筑,在建造时候当然地配置了所有的消防设备,也制定了相应的防火防灾预案,建筑的防火措施以及安全性能,有着最可靠的保证。不过,这是对建筑的硬件而言。在项伟的眼睛里,中华艺术宫每天都举行着的各类展览参观活动,尤其是奔驰文化中心每月都要举行的各类演唱或演艺活动,都是必须时刻予以关注的工作要点。
建筑硬件肯定到位,只是每次不同演出都有不同的灯光、背景等等的布置要求,这就要配置电源,这就要拉接线路。
每次演出都必须得到大功率的电力保证,这电源配置是否合理,线路排设是否可靠。还有,当下的演出往往会采用各种
可燃性的粉尘,现场“燃烧”以获取炫眼的舞台效果。安监队纸上规定的条例,就是这样写着的:重点是对梅赛德斯-奔驰演艺中心文艺演出、三林体育中心体育赛事及其他群众娱乐等大型活动,使用可燃性彩色粉尘的行为加强监管。同时加强粉尘爆炸危害性的宣传,普及安全防范知识,加强警示教育,增强风险防范能力。
项伟与安监队的职责就是,每有一场新的演出即将举行,他就要为这场演出到实地去打前站:所有场地所有的消防团队各司其职,所有措施必须到位,守土有责,确保一方平安。
每次演出安然落幕,项伟才能平稳地进入梦乡。这次又平安地过去了,不过,下一场演出又要来了。项伟的脑筋,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地紧绷着。
项伟2014 年个人的工作小结,写得“安逸闲适”:在今年的安全社区创建工作中,“一直保持着军人勤俭的作风,它培养了自我克制的习惯,约束了自我放纵,使我具有平和的工作心态;使我能自觉抵制诱惑,防微杜渐。团结同志,帮助同事,共同进步”。在街道领导下,有地区消防官兵的辅导,“圆满完成了央视曝光、区府督办的某某轻纺市场、某某大酒店的消防隐患整改,街道被新区消防委评为消防工作先进单位,个人被评为消防工作先进个人;圆满完成了新区食安委交给的各项任务,对世博演艺中心的餐饮单位进行了统一规范、为社区的食品示范创建工作打下基础”;“积极联络跨界组织,互相沟通,互相配合。在分管领导的带领下,在创建办同志的帮助下,通过自身的努力,兄弟单位的交流,紧紧围绕创建工作,最终取得市级安全社区创建的称号。”
周家渡安监队2015 年的工作情况汇报,同样显得非常“宁静”:围绕市、区重点,开展专项整治工作。一,完成昌里路段13 家单位消防安全重点区域火灾隐患综合治理任务,100% 的整改销案。二,完成37 幢15 年以上居民住宅大楼的消防喷淋系统改造任务。三,完成昌里路12 处燃气管线占压工作。四,完成10 家企业标准化创建。五,完成了1003户70 岁以上独居老人燃气灶具安全整治工作。六,完成了街道5 个市场和3 处涉老场所的消防管网排摸并设计消防改造方案。七,在巩固去年的30 家商铺的基础上完成60 家“三合一”门面房的整治。八,组织兄弟单位联合整治居民高层楼宇216 幢,消除堆物364 处。“周家渡街道安全生产状况总体稳定,到目前为止,共发生6 起火灾,未发生人员伤亡事故,未发生安全生产事故,有效维护了辖区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安监”两字重千斤。纸上的安宁、安定,来自安监队项伟和他的伙伴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穿街走巷的不懈奔波,登楼攀高的全力警戒。

(本文图片由上海市浦东新区周家渡街道安监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