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型城市风险之船舶

钟韵瑶/ 文 IC/ 图

无标题
上海这座城市与“水”有着太深的渊源——从无到有,因水成陆;从小到大,因水而兴。江海汇合,沟通了海上航运,也形成了上海独特的城市品格。船舶是水上建筑,也是水域上迎来送往的交通工具。近年来,沪上船舶火灾救援逐年递增,为破解难题,提升船舶火灾扑救攻坚能力,2015 年11 月24 日,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船舶实训基地一期揭牌仪式暨二期工程奠基仪式在上海船厂举行。实训基地一期依托上海船厂教学船“梦想号”,投入800万元改造实训船,二期依托上海船厂退役船“上船四号”和安全体验馆,打造具有一定训练特色的船舶实训基地,预计投入2000 万元,这是上海消防部队实施攻坚专业力量体系建设的重要举措。

船舶火灾历来是扑救难点

2014 年4 月10 日,位于上海长兴岛的江南造船厂3 号船坞一艘在建8 万吨级货轮发生火灾,由于起火船舶燃烧的主要是聚氨酯保温层等保温材料,导致现场烟雾很大,扑救困难,上海消防部门先后调集数十辆消防车赶赴现场,约4 个小时后才控制住火势。
同年8 月17 日,一艘在建的液化气船船体绝缘材料起火,现场升腾起大量浓烟。上海消防部队及时响应,成功控制了火势蔓延,保住了船上价值连城的精密仪器。
上海也曾遭遇船舶火灾救援之痛。2003 年9 月18 日,上海东运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一艘在建船舶失火,消防部门接报后,紧急调派300 名消防队员赶往现场灭火。失火船舶是一艘拥有4100 个集装箱位的新型集装箱船。由于起火点位于船舶底部,加之船舱内部空间窄小,散热、排烟不畅,灭火难度很大。消防队员冒着超过200 摄氏度的高温和浓烟,深入船舱内部进行内攻灭火。灭火过程中,消防战士陈华文不幸牺牲。
船舶既是载运货物和旅客的水上交通工具,也是船员生活和工作的场所,各种舱室和机器设备齐全,分布在船舶各层甲板的不同部位,受船体大小的局限,船舶结构紧凑复杂,这些特殊性使得船舶火灾成了扑救难点。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水上支队司令部参谋长赵锌锦介绍,船舶火灾扑救难主要体现在登船难和内攻难。水上支队现有两艘消防艇,这是救援人员靠近失火船只的主要工具,当开展灭火救援时,救援人员既要预防失火船舶可能引起的后续灾害,又要考虑水面对消防艇带来的影响。
2015 年1 月19 日发生的京杭大运河货船起火事故,便是救援人员难以靠近失火船只的典型案例。当天凌晨,一艘载重40 吨的货船行驶至京杭大运河茱萸湾风景区附近时,船上生活区发生火情。辖区海事部门和消防部门接警后先后赶到事发水域,但因为事发船只距离河岸有200 米左右的距离,一时间消防队员无法赶到事发船只附近。消防队员随后乘坐快艇赶赴事发水域,利用抽水泵、水枪,就地取水灭火。整个过程中,快艇一直在晃动,水枪并不能很好地控制火情。一艘附近船只发现火情后,主动靠拢过来帮忙,救援人员将快艇、海事部门的船只以及赶过来帮忙的船只绑在一起,起到了固定作用,施救才得以正常进行。
“烟总在明处翻卷,火总在暗处燃烧,消防队员必须进入内舱,才能与火魔短兵相接。”内攻是船舶火灾扑救的关键,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斗。崇明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长陈光宏解释说,随着造船技术的不断成熟,船舶的设计功能、内部结构越来越复杂,人行通道往往未建立健全,一些设备、材料也随意摆放在通道上,火灾情况下,救援人员无法按照船舶原有的通道寻找或开辟紧急通道,且船舶内部无法自然采光,火灾时的大量烟雾会迅速降低地下空间的能见度,增大了火灾扑救的难度。
另一方面,大流量的积水容易引发船体倾斜,当船舶发生火灾时,如果贸然使用大量的水来进行灭火,而底部排水孔未打开的话,水会越积越多形成自由液面。一旦船舶发生横向摆动,积水将向一侧移动,不但使重心升高,稳定性减小,而且也产生了一个横倾力矩使船舶继续横倾,容易导致船体倾斜甚至倾覆。
任何一场救援都是专业与速度的考验。在船舶火灾救援中,一旦机舱内部发生火灾,在压力的作用下,火势、烟雾会沿孔洞缝隙蔓延迅速,短时间内整个工作间将充满烟雾。如果初期火灾未及时控制,火势将向邻近船舱和甲板上部蔓延,形成立体燃烧,给灭火和救援造成困难。

打造消防水军利剑

为了实现船舶火灾救援的“专业化、攻坚型”,2015 年年初,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党委提出组建船舶消防攻坚专业队的设想,探索构建船舶消防攻坚力量体系,提升部队应对特殊、复杂灾害事故能力。根据构想,船舶攻坚队在崇明支队长兴中队成立。
在此之前,对于船舶火灾救援,上海消防部门进行过多种探索和投入。2011 年11 月,全国首个配备陆用一七式压缩空气泡沫灭火装置的消防船“沪消2 号”投用,重点担负黄浦江水域3000 吨级左右各类船舶火灾扑救,对岸供水及水上搜救等消防灭火救援任务。2013 年3 月,上海消防部门又一艘世界先进水平的专业消防船“沪消5 号”开工建造,这是打造优良水军的又一支利剑。
消防部队的建设取决于城市的发展,城市发展越快对部队的要求越高。船舶攻坚队的成立,是上海消防直面特大型城市消防安保对象复杂、处置难度趋高等风险挑战的又一举措。按照要求,攻坚队除完成辖区常规灭火救援任务外,还要面向全市专业处置难点对象开展个性化熟悉调研和实战训练。
作为船舶火灾救援方面的精英,长兴中队直面的是最急、最险的灾情,他们在平时的训练中每时每刻都要遵循最严苛、最细致的训练要求。“由于每艘船的构造不同,发生火灾时浓烟弥漫能见度几乎为零,专业队员必须对每种类型的船只有一定的熟悉度,掌握不同类型船舶结构布局特点和固定消防设施,并能综合运用开孔、封舱等手段处置火灾。”长兴中队副队长郎强强说,“大型船只往往有20 米以上的高度,容易发生人员在下层遇险情况,因此,消防员还要训练井下救人项目,通过离被困人员最近的孔洞,利用三角架实施营救。”不仅如此,船舶救援行业的通行规则也是队员必须掌握的内容。而本文开头所说的船舶实训基地的建设能帮助船舶攻坚队更加直观地模拟船舶火灾现场,开展实战演练。
针对性的强化训练提升了队伍的作战能力。在船舶攻坚队成立后的一年内,这支队伍处置了4 起船舶火灾,保护财产1200 万,疏散救援8 人。
做消防的,谁都清楚,救灾是本职,也更明白,消防工作,防范在先。上海消防部门在船舶救援力量上的重视和建议,是为了磨亮利剑,确保战时能制服火魔,但大家更希望能将这锋芒隐匿在剑鞘里,说到底,预防火灾的发生才是首要。
针对船舶安全隐患,上海消防部门多次开展联合消防安全大检查。2015 年,水上支队联合上海市公安局水上公安局、长航公安局上海分局等21 家单位,开展水上系统2015 年修(造)船厂明火作业专项整治工作。防火监督员多次深入各修(造)船厂,针对明火作业审批流程、动火现场防护和应急管理预案等环节进行“体检”,重点对现场作业可燃、助燃气体,动火器具的存储、放置、使用和检查的规范制度进行核实比对。
水上支队还对明火作业现场管理做了细致规定:明火作业是否按规定办理动火审批,动火人员是否经培训、持证上岗,上岗前是否已告知操作要求和注意事项,动火现场可燃物是否清除干净,看火人员是否不间断监护,现场是否配备灭火器材等。
崇明支队结合辖区外来渔船聚集的情况,开展了涉渔“三无”船舶及沿岸地区周边陆域的消防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
城市消防安全工作说大也大——需要各职能部门的协调合作,说小也小——关系百姓生活的点点滴滴。船舶消防安全管理也是如此,政府部门在水域安全上的投入是一方面,群众的重视是关键。长航公安局消防总队总队长丁海元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船舶火灾背后的原因主要是部分船舶企业或私人船舶消防安全意识不强,重经营、轻管理,重效益、轻安全。消防安全,关键还是需要群众发自内心的安全意识和自觉地守“规”,政府管理和强制措施是在此基础上的一道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