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哉!神火!

编者按:《西游记》是中国古代第一部浪漫主义的长篇神魔小说,也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初刊于明代,一般认为是吴承恩根据流传的话本加工创作而成的,小说主要描写了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故事。《西游记》的“火文化”丰富,有多姿多彩的火,有英雄、妖魔与火,有用于惩罚的火,也有天上人间的火政值更,还有与火有关的兵器、宝物等。从本期开始,本刊“名著赏析”栏目将对《西游记》中的“火”展开连续三期的品读,通过赏析八卦炉的丹火、观音院的恶火和红孩儿口中的奇火,与读者一同踏上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传奇路途……
徐明中/ 文

吴承恩的《西游记》无疑是我国古代最著名的神魔小说。不仅落笔神奇,立意非凡,而且恣意纵横于“神”、“人”、“妖”三界,塑造了一个个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的艺术形象。其中的孙悟空更已成为当今享誉海内外的公众人物。
孙悟空的可爱,除了具有敢作敢为、“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反抗精神,还与他一身的通天本事有关。特别是他的“火眼金睛”,更是一路降妖伏魔的法宝,细究其因,居然滥觞于太上老君的三昧神火。吴承恩在《西游记》的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中对此作了颇为详尽的描述。
且说孙悟空(当时尚无其名,为叙述方便姑且名之)被玉帝怀柔招安,封为“齐天大圣”之后,仍然不甘安分。
一有间隙,又闯下了“偷蟠桃”、“盗金丹”的泼天大祸。于是玉帝龙颜大怒,命令悍将李天王会同诸方神圣,率领十万天兵,布下天罗地网,大举进剿花果山。后在观音和二郎神的鼎力相助下,孙悟空终于被捉拿归案。原以为故事到此结束,不料作者黠笔一转,又引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原来孙悟空偷食“仙丹”“仙桃”之后,神力大增,通常的刀砍斧剁、放火煨烧根本奈何不得。于是,老奸巨猾的太上老君向玉帝献上一计:“……不若与老道领去,放在八卦炉中,以文武火煅烧,炼出我的丹来,他身自为灰烬矣。”
太上老君的计谋不可不谓阴毒,玉帝自当欣然允奏。谁知真正实施起来事与愿违,精心打造的如意算盘反酿成了“大闹天宫”的更大灾祸。正所谓“玩火自焚”“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孙悟空原本就是绝顶聪明的神猴,一进入八卦炉后就机警地钻在“巽宫”位下,巽乃风也,有风则无火,猴哥虽处险境而无虞。只是双眼被风搅来的烟熏得通红,后被唤作“火眼金睛”。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孙悟空在炉内毫发未损,反而意外获宝。四十九天后,当太上老君开炉取丹时,金猴奋然跃出,举棒便打,“大闹天宫”的好戏正式上演。什么“兜率宫”、什么“凌霄宝殿”、什么“玉帝诸神”……统统都在大圣的金箍棒下嗦嗦发抖。若不是如来佛的及时救驾,真不知这个朗朗乾坤今后该是谁的天下。
作者落笔八卦炉之火看似偶然,却隐含着独具慧眼的创作意图。吴承恩借助这把火,无情地鞭挞和嘲讽了天庭统治者的愚蠢和虚弱的本性。玉帝的无知和自大且不说,那个一辈子与火打交道的太上老君竟然也不识八卦炉的特点与火性,结果闹出大笑话,不仅颜面扫地,而且差一点颠覆了天庭的威权统治。这把火也进一步凸显了孙悟空的机智和反叛的性格。吴承恩在此诠释了一个全新的理念:火可被统治者用于杀戮,也可成为反抗者新生的摇篮,孙悟空意外获得“火眼金睛”就是一个明证。这不仅体现了吴氏的幽默,也符合事物发展、转化的辩证法。
在这回书中,作者想象力丰富,构思大胆新奇,全局宏大却繁而不乱,表现出驾驭重大事件的超凡能力。作者以火为脉,立意高远,不仅引出了孙悟空“大闹天宫”的起因和“火眼金睛”的来由,还为如来佛将其镇压五行山下待五百年后护送唐僧西天取经作了巧妙的铺垫。
设若没有这把火,一切情节都将归于平淡,一切形象都将黯然失色,一部旷世杰作也无法出彩。因此,我们理当盛赞:妙哉!神火!

《西游记》里的火

第七回 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节选)

富贵功名,前缘分定,为人切莫欺心。正大光明,忠良善果弥深。些些狂妄天加谴,眼前不遇待时临。问东君因甚,如今祸害相侵。只为心高图罔极,不分上下乱规箴。

谁知悟空正在炉里揉眼睛,听 见炉盖声音,连忙用力一纵, 跳出炉外,接着“哗啦”一声, 踢倒了八卦炉,往外逃走。
谁知悟空正在炉里揉眼睛,听见炉盖声音,连忙用力一纵,跳出炉外,接着“哗啦”一声,踢倒了八卦炉,往外逃走。

话表齐天大圣被众天兵押去斩妖台下,绑在降妖柱上,刀砍斧剁,枪刺剑刳,莫想伤及其身。南斗星奋令火部众神,放火煨烧,亦不能烧着。
又着雷部众神,以雷屑钉打,越发不能伤损一毫。那大力鬼王与众启奏道:“万岁,这大圣不知是何处学得这护身之法,臣等用刀砍斧剁,雷打火烧,一毫不能伤损,却如之何?”玉帝闻言道:“这厮这等,这等……如何处治?”太上老君即奏道:“那猴吃了蟠桃,饮了御酒,又盗了仙丹,我那五壶丹,有生有熟,被他都吃在肚里,运用三昧火,煅成一块,所以浑做金钢之躯,急不能伤。不若与老道领去,放在八卦炉中,以文武火煅炼。炼出我的丹来,他身自为灰烬矣。”玉帝闻言,即教六丁六甲,将他解下,付与老君。老君领旨去讫。一壁厢宣二郎显圣,赏赐金花百朵,御酒百瓶,还丹百粒,异宝明珠,锦绣等件,教与义兄弟分享。真君谢恩,回灌江口不题。
那老君到兜率宫,将大圣解去绳索,放了穿琵琶骨之器,推入八卦炉中,命看炉的道人,架火的童子,将火扇起煅炼。原来那炉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他即将身钻在“巽宫”位下。巽乃风也,有风则无火。
只是风搅得烟来,把一双眼熏红了,
弄做个老害病眼,故唤作“火眼金睛”。
真个光阴迅速,不觉七七四十九日,老君的火候俱全。忽一日,开炉取丹。那大圣双手侮着眼,正自揉搓流涕,只听得炉头声响,猛睁睛看见光明,他就忍不住,将身一纵,跳出丹炉,唿喇一声,蹬倒八卦炉,往外就走。慌得那架火、看炉与丁甲一班人来扯,被他一个个都放倒,好似癫痫的白额虎,风狂的独角龙。老君赶上抓一把,被他一捽,捽了个倒栽葱,脱身走了。即去耳中掣出如意棒,迎风幌一幌,碗来粗细,依然拿在手中,不分好歹,却又大乱天宫,打得那九曜星闭门闭户,四天王无影无形。好猴精!有诗为证。
诗曰:
混元体正合先天,万劫千番只自然。
渺渺无为浑太乙,如如不动号初玄。
炉中久炼非铅汞,物外长生是本仙。
变化无穷还变化,三皈五戒总休言。
又诗:
一点灵光彻太虚,那条拄杖亦如之:
或长或短随人用,横竖横排任卷舒。
又诗:
猿猴道体配人心,心即猿猴意思深。
大圣齐天非假论,官封弼马是知音。
马猿合作心和意,紧缚牢拴莫外寻。
万相归真从一理,如来同契住双林。

(栏目编辑:谭 婧)